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20 山丘巨人
    红色和白色的卵石铺在平台上,构成一个奇诡的图案,当我们看到这样的景状时,就没觉得它真的只是无害的图像而已。这个悬崖的位置看起来和我们之前行进的空间并不接续,这里的景象,是之前那灰蒙蒙一片的地方所没有的,就好似从灰雾中拔起,就像是在暗示着什么。我们要寻找的敌人,就呆在这里,这一点,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疑惑。

    在意识态的世界里,越是在意的东西,就会显得与众不同。而这片山崖,乃至于直通山顶的道路,就是这样的东西。爱德华神父的防御方式是很保守的,这种保守的特点反映在这片景色中,就构成了这里的景象,每一个细节,乃至于整体的特征,都足以让经验丰富的意识行走者明白,自己的对手到底有哪些特点。

    我和其他人都知道,爱德华神父自己的存身之所,在这个意识态世界里,是无法进行转移的,这就是山崖的体现。我们之前就好似遥望山崖,却难以靠近,如同是一般人面对这样的情况,或许会在抵达山崖前,就被梦魇杀死,亦或着,来到山崖脚下,却找不到抵达平台的道路,而我们所面对的困难,被牧羊人和l轻易解决了。

    当我们第一眼观测到这片山崖的景色时,就已经清楚,自己要找的人,就位于山顶,而通往山顶,就必须沿着台阶向上攀爬,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道路——爱德华神父的保守防御,既是对自己的一种约束,也是对入侵者的一种约束。

    我们都明白,这条台阶可不像表面上这般没有妨碍。l一马当先。我们紧跟其后,但还没踏上两三步,身下就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犹如平台变成了巨大的磁铁,硬是要将我们拖向后方。身体变得灌了铅般沉重,l已经停住脚步。所有人都回头俯瞰下方的平台,红与白的卵石,正散发出幽幽的光芒,这些石头构成的图案,就好似波涛一样起伏着,就连环绕在半山处的云絮状灰雾,也随之旋转起来,不消片刻,就形成了一个巨大可怖的漩涡。而这座山崖。便置于漩涡的中心处。

    “第一个敌人总是得花上一些精力。”l突然说,“谁留下来?”他的意思,大家都能理解,虽然面前的变化声势浩大,但是,仅仅是当前表现出来的力量,并不足以钳制所有人。不过,虽然要抵抗这股力量继续上行不是什么难事。但眼前的问题总要有人应付,否则很可能会在台阶上遭到敌人的两面夹击。不可能所有人都留在这里。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向上攀爬,兵分两路已经是势在必行的事情。眼下的平台变化,只可能是恶魔力量的显现,恶魔就在这里,但却不一定仅仅就在这里。

    一般情况下,只要有人牵制住恶魔。其他人就能轻快上山,然而,爱德华神父不可能没有考虑过这样的情况。在自己无法移动的情况下,他不可能任由自己的恶魔被调开,所以。眼下的恶魔反应只能确认为,这个山崖存在复数的恶魔。

    “我留下。”防毒面具和鸡尾酒异口同声说,随后,他们彼此看了一眼,似乎也在为这种异口同声感到意外。

    “只有两个?”l看向其他人,不过,包括我在内,似乎大家都打算继续向上,而防毒面具和鸡尾酒再一次异口同声说到:“两个就足够了。”

    声音刚落下,脚下便是一阵地动山摇的剧烈震动,在我们试图维持平衡的时候,只见悬崖平台和台阶的交界处出现一道裂痕,紧跟着是更多的裂痕,平台渐渐远离台阶,大块的碎石不断从嶙峋的断截面处剥落,坠入下方的灰雾漩涡中。下方的台阶也因为这个剧烈的变动开始崩塌,还没等呆在队伍最后方的鸡尾酒反应归来,他脚下的台阶就断成四截,向下陷落,要不是头马恰时抓住了他的手臂,他就要掉了出去。

    即便现在,鸡尾酒也身体悬空,只依靠头马的右手吊在断裂处,灰雾漩涡好似要吞噬一切般,让人觉得平台就是因为它的力量,才被从山崖上撕扯开来。完整的一座山崖,已经裂开两半,我们所在的台阶正在向外倾斜,坡度逐渐变缓,但却也让人觉得,这座山峰会不会就这么倒下去,彻底落入灰雾漩涡中,而平台所在的那一半,已经距离我们足有十几米远,同样也在向外歪斜,看样子是要彻底垮塌了。

    直到这个时候,恶魔的正体仍旧没有出现,不过,所有人都觉得,只要呆在台阶上,这般看似剧烈的动荡,应该还是安全的。如果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碎片就在山顶上,这个地方绝对不可能就此崩塌——在意识态世界中,“崩塌”本身,也并不是一个好的状态反映。

    台阶还在碎裂,从底部开始,一层层地坠入深深的鸿沟中,下方灰雾弥漫,看不清底部在哪,不过,那宏伟壮观的灰雾漩涡,让人不想尝试落入其中。我们彼此援手,拉上头马和鸡尾酒,各施其能抵抗越来越沉重的身体,迅速向上攀登,直到我们到了台阶中部,才感到动荡缓和了一些,回头望去,只看到距离自己只有十几步的下方,已经彻底断裂,整个山峰,就好似被劈砍了三分之一后,接近顶部的一段,又向一侧折了出去,就像是一个钩子。

    不过,原本十分陡峭的台阶,如今因为山顶一段的歪斜,坡度变得缓和起来。

    平台那一边也没有彻底垮塌,只是歪斜的角度,让我们已经无法再看到遍布红白卵石的一面了。

    “我还以为恶魔会直接出现……”有几人哑口无言,之前平台上的那些卵石的动静,不免让人联想到恶魔召唤魔法阵,也意味着,大家都认为,会有恶魔直接出现在平台上。但现在的样子,却有点儿打破了之前的想法。

    “不!它来了!它就在这里!”牧羊人陡然大叫,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l猛然转头,继续向歪斜的山顶攀爬,其他人回过神来,连忙赶上。无论恶魔出现与否。都早已经有所布置,防毒面具和鸡尾酒之前就表示愿意留下来阻挡下方的恶魔,那么,当前的情况,自然是归他们两人处理。

    我跟在其他人身后,尤能感觉到,防毒面具和鸡尾酒的目光落在背脊上。我回头看了一眼,牧羊人没有跟上来,他紧张地凝视着平台的方向。此时的平台已经比它原来所在的高度低了许多。

    鸡尾酒和我的视线对上,便挥了挥手,露出平和的笑容。虽然牧羊人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但是,另外两人却显得相当轻松。三个人的话,应该可以对付一只恶魔吧?而且,牧羊人出身宗教,在对付恶魔上。理所当然是一名专家。

    我正要返身前行,却看到歪斜的平台再一次抖动起来。它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卵石所在的一面,已经彻底变成了背面,而原本是内腹的部分,则面朝着我们,一颗颗巨大的光源。镶嵌在那里,穿透灰雾,冉冉生辉。

    平台开始耸动,就好似一颗巨大的头颅抬起来,那巨大的光源。就是一个个的眼睛,而灰雾漩涡也开始紊乱,扬起的雾气串成一条线,就好似从这个胖然大物的鼻孔中喷出的吐息。

    平台的高度,很快就超过了我们所在的台阶,阴影从上方罩下来,天色一下子从阴沉变得更加阴沉。这样的变化让人再也没办法无视下去,除了l之外的人,再一次停住脚步,眺望着平台——那里已经出现了一张宛如雕刻在石山上的面孔,整个平台所在的山体,就是这张面孔的头部——十三颗眼睛,左七右六,并成两列,镶嵌在似人非人的面孔上。

    “恶魔!”我听到有人抽了一口凉气,毫无疑问,对面这头恶魔,仅仅是体格就让人感到心惊,用身边的参照物进行对比,它的体积绝对超过我于过去,在玛尔琼斯家领地遭遇到的巨大沙耶怪物还要庞大。这已经不是十几层楼可以形容的高度和体积,这只恶魔,看上去原本就是我们所在的山峰的另一半,而卵石遍布的平台,以此时的位置来说,大致是它的后脑勺。

    “太大了!”有人喃喃说了这么一句,即便是在意识态世界里,虽然个人的意识和想法在雕塑“现象”的过程中了很重要的一部分比例,但是,也不全然是只需要“想”就能实现一切的,在正常的世界中有着“只要存在就有意义”这样的说法,放在意识态世界中,却是颠倒过来,“有意义才能存在”,哪怕看似再荒谬不羁的现象和体现,也必然有诞生的机理,而这个机理,很多时候,并非是一个人的主观想法,甚至于,不仅仅来自于一个人。

    在“集体潜意识”的理论得到认知的现在,一个人的意识态世界,已经不仅仅只有这个人的成份,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所看到的那些藏在灰雾中的怪异,是无法肯定,它是基于爱德华神父本人的意识而产生,亦或着糅杂着恶魔的变异,更甚者,是来自于与他的潜意识相关联的集体潜意识的其他部分。

    正因为,理论上无法对意识态世界的所有展现追根究底,所以,意识态世界中无论出现什么,都不足以为奇。然而,不足为奇并不代表它是没有意义,不需要重视的。无论这只恶魔此时的形态和它展现于正常世界的形态是否相符,它于这里表现出的巨大山体形态,本身就体现出它的特质和力量。

    巨大。

    如山峦一般。

    它正在直起腰杆,因为块头的巨大,而产生了一种迟钝的错觉,但是,它每一秒的动作,就越过的距离来说,都超过了三百米,巨大的响声好似闷雷一样在天空炸裂,掀起的气浪让环绕在它腰间的灰雾不住翻滚。山丘巨人般的恶魔,从七只眼睛的面孔中喷出鼻息,就好似加压的蒸汽,发出呜呜的声音。

    l还在台阶上攀爬,但是,在我们的视野中。他和山顶的距离却越来越远。他的速度的确在变慢,山丘巨人恶魔的出现,让我们承受的压力比起之前翻了好几倍,如果不是自身的神秘在起作用,恐怕一下子就会趴倒在地上吧,而l和山顶的距离在拉远的原因。并不仅仅如此,正常情况下,无论行进多慢,总能越过固定的距离,但是,如今山顶的位置,在以l为参照物的观测下,却似乎在不断上升——仅仅是在以l为参照物时产生这样的感觉,而以其他静止物体作为参照物的时候。山顶并没有升高。

    这几乎就类似于我们抵达这座山峰之前,所行进的路线上,所出现的现象的翻版。正如l所说,没有特殊的手段,是无法拉近距离的,爱德华神父的防御策略十分保守,但却通过恶魔的力量,在这种“保守”上做到了极端。他绝对是不会逃跑的,也不会躲藏。更无法直接攻击远离自己的敌人,哪怕这些敌人入侵了他的意识态。他没有掌控自己整个的意识态世界,而是将恶魔的力量,自己的意识,浓缩在这个固定的范围中。

    他的防御,第一条就是。让人永远都无法接近自己,而完成这种“神秘”的方法,应该正是基于自己的“保守”才能实现的。在“神秘”中,制约是一个很奇特的词汇,它并不仅仅代表着限制。也代表着通过“限制”,打破平衡的力量。

    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持久性“咫尺天涯”的神秘,应该就是爱德华神父的自我制约,配合恶魔力量才能实现的。

    l终于意识到这一点,他停下脚步,低头像是在查看什么,思考什么。而在我们的身后,原本打定主意留下来对付恶魔的牧羊犬、防毒面具和鸡尾酒三人,正在朝我们这边撤离。我不清楚他们的能力到底是什么,但他们的身份,是久经考验的意识行走者,熟悉在意识态世界中的战斗,也必然拥有让自己不在这种战斗中死亡的力量,他们的撤退,绝对不可能是无的放矢。

    是因为敌人的类型,超出自己可以应对的范畴吗?敌人的身躯庞大,看上去也很坚硬,彼此之间的距离,对它来说也许很近,但对我们来说,却是一般方法无法跨越的。我这般想着,看了一眼山顶,又看了一眼身后的恶魔,现在,我们真的被堵在中间了。

    山丘巨人恶魔已经将手臂扬起来,这里的每个人,都能想象它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挥臂击打。不过,虽然脸色难看,我却没有在其他人的脸上,发现一丝丝的慌乱,即便是撤退回来的三人,表情也只是凝重而已。显然,他们不觉得,山丘巨人恶魔的攻击是决定性的,他们十分确信,面对这个敌人,自己并非毫无还手之力。

    当然,我也一样。

    我想,现在众人的无作为,或许只是在等待l。这个斩首计划是由对方提出的,虽然口中并不承认,但的确是以l为核心展开的计划,但这也意味着,l必须展现出让人心悦诚服的能力,而这一次危机,不过是必然的考验罢了。如果l只能束手待毙,那么,就算借助其他人的力量获救,他的立场,也会变得微妙起来。而这次斩首行动,就会较之最初的计划产生许多细节上的改变。

    其实,我不觉得,l会在意自己于团队中的地位和立场,如果可以让自己的行动更加顺利,主动削弱自己在队伍中的存在感,对他来说,应该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他在这里的表现,并不关乎整个行动的成败,却涉及他的想法。我无法判断出,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而哪一种想法的成功几率更大,所以,我需要通过他的行动进行观测。

    我,在观测着。

    我需要了解,这个l到底是怎样的人。因为,我有一种直觉,比起席森神父,他似乎才是黑巢这次行动的核心,而黑巢的行动,涉及着网络球的某个重要的秘密。两者的互动,将会对这个世界的走向,产生巨大的影响,而这种影响,也将无可避免地波及到我的身上。诚然,“江”的力量是绝对的,但是,“江”的意志,却是不可捉摸的,我的计划,终归还是只能我用自己的力量和意志去执行。

    而对我来说,黑巢也好,网络球也好,末日真理教也好,乃至于更多的神秘组织,都不是可以忽视的存在。我知道自己很强大,但是,也十分清楚,自己并没有强大到“绝对”的程度。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还有从网路球的基地脱离前,察觉到的那种隐晦的陷阱威胁,都证明了这一点。

    我要夺取精神统合装置,就避免不了,将要和这些庞然大物成为敌人。在那之前,我必须更了解自己的敌人,过去的经历和认知,只能作为参照,此时此刻,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是似是而非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