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509章 又是你!?(求订阅)
    喧哗声,惨叫声,哀嚎声,各种各样的声音,从地表方向传来。在狭窄的山洞里,声音的回响可以传出老远。

    小队里谁能听到,人类正处于下风。

    跟部落兽人兴奋的口号声相比,人类的喊声充满了悲剧主义的色彩!

    “坚持住!”

    “能拼一个是一个!”

    这是处于上风的人会说的话吗?

    头顶上方从排气孔不时传来的悲观气息,到了眼前就成了另一个景象。

    杜克快速走着,一股半径超过30米的寒冷气浪也跟着杜克的移动而移动。走在内里的四人还没什么感觉,兽人一旦碰到,立马就是一阵清脆铿锵的华丽结冰声。

    看也不看,悬浮于杜克身周空际的法师之手就会直接一发【冰枪术】射过去糊脸。

    在冰冻状态下,冰枪术的攻击力是极为夸张的。那种好比火上加油似的魔法链式反应所产生的庞大魔力,足以把绝大部分兽人在瞬间变成尸体。

    杀猪杀狗都没有杜克这么轻松惬意。

    头顶上,洛丹伦人的精锐被杀得溃不成军。传送门业已崩塌,残存的人类不得不杀到更为狭窄的支路上,仗着各种地形反过来予以顽抗。他们像盲头苍蝇一样在格瑞姆巴托要塞复杂的通道里乱冲一气。可以想象,最终能杀出一条血路逃出生天的幸运儿,只会是极少数人。

    地底通道里,杜克却反过来撵兔子一样撵着部落。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杜克快速推进着,当然也没有忘记拉两位苦逼的家伙一把。

    上面,阿比迪斯和赛丹*达索汉仍旧苦战着。

    他们俩个难兄难弟早已不在最初的位置上了。哪怕不想承认也必须承认,这次洛丹伦的突袭是完蛋了,光是这次赔进来的老本足以让泰瑞纳斯国王好多个月睡不好觉。

    在奥格瑞姆带着酋长们大杀特杀的时候,赛丹直接开了一次无敌,趁着【愤怒】的圣光威能,一口气逼开缠着自己的两个酋长,杀到阿比迪斯身边。

    战场上顾不得那么多骑士风度,赛丹直接一锤子从后把围攻阿比斯迪的一个酋长后脑勺给敲个粉碎,大吼一声:“走——”

    “走去哪里?”伤痕累累的阿比迪斯同样一招逼退了剩下一个酋长。

    “哪里都行,不要在这里等死!”赛丹算是豁出去了。

    这时候,在满是腥气的风中突兀地传来了奇异的声音,一个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声音。

    “哟,我是杜克,你们没死就滚下来。小爷带你们翻盘。”

    噗!

    呸!

    赛丹是喷了,阿比迪斯是狠狠地吐了一口嘴里的腥沫。

    见鬼了!我们这群人在这里打生打死,为毛杜克会石头里蹦出来似的,突然出现在最为关键的那一点上?

    赛丹和阿比迪斯对视一眼。

    阿比迪斯还有点狐疑:“马库斯不是死了吗?”

    风中再次传来杜克的声音:“尼玛,你再不给我滚下来,我就先弄死你!”

    没有高高在上的命令口吻,也没有平日在指挥部那种客客气气的气氛,有的只是一种阿比迪斯前所未闻的痞气。

    赛丹倒是耸耸肩:“我赌一个铜币,一定是他本人。”

    “不跟你赌!”阿比迪斯将军龇了龇牙,一扬手,招呼起附近不多的十来个联盟精锐,爆发出一声巨大的呐喊声,然后从一条小路杀了过去。

    杜克踩着殷红的鲜血,伫立在一扇巨大的铁闸前面。在他身边,自然是四人组,以及一地的兽人尸骸。

    哪怕以兽人的身高,在如此一个高度超过四十米的巨大铁闸面前都会有种渺小的无力感。

    “红龙女王就在这里面?”温雷莎小声问道。

    杜克点点头:“嗯,不过,在这里才是考验的开始。”

    其实刚才也有考验,不过杜克把那头小母龙吓得屁滚尿流,直接算过关了。

    瞥了一眼视网膜里的提示,杜克开口:“玛丽安,你跟我进去。而你们三个,在我们进去收拾守护者的时候,尽可能守住这里。如果对方酋长太多,那就退到铁门里。”

    杜克指了指铁闸边上那一扇铁门。

    一个圣骑士、一个游侠、一个半吊子法师,这个奇异的组合要坚守这条巨大的通道,怎么看都不是一件靠谱的事。

    没有人反驳,因为这是杜克的决定,也是一个合理的决定。

    【恶魔之魂】的守护者绝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值得填入杜克和玛丽安两个最高战力。

    而他们则要死守这里。

    加文拉德再次检查了自己的装备,他先是把盾牌背在后背,将单手锤挂在腰间系好,然后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一把巨大的双手锤,再绑了一次锤柄上的绑手。

    温雷莎跳上铁闸旁边一个高高的凸石。因为这石头外高内低,温雷莎直接把这当成是箭塔了,她出来的拿出足足三壶箭,在墙壁上固定好。

    罗宁一咬牙,开始疯狂地吸纳从杜克那里得来的魔法水晶……

    就在这时候,洞口方向传来一阵喧哗。

    狼狈不堪的赛丹*达索汉和阿比迪斯将军带着六七个骑士,终究是赶来了。只不过,在他们身后追杀不止的,赫然是以部落大酋长奥格瑞姆为首的一大票最强的一线氏族酋长。

    看到赛丹和阿比迪斯真的有命滚到这里来,杜克也笑了,远远朝着被追杀成狗的圣骑士喊了一声:“帮我守二十分钟!”

    说罢,也不管赛丹反应如何,直接带着玛丽安进入了铁门之内。

    “不好!又是杜克*马库斯!”如同被一盆冰水浇个透心凉,几乎是视界里捕捉到杜克这个物体的瞬间,奥格瑞姆一颗心就直坠冰冷的深渊。

    杜克!杜克!还是杜克!

    几乎每一次部落即将大获全胜的时候,总有杜克出来搅局!

    一次再一次!

    一次再一次又一次地把他从触手可及的胜利云端踹到地狱当中。

    奥格瑞姆忍无可忍!

    “杜——克——”恍若来自天际的雷鸣般咆哮,震得整个巨大通道都嗡嗡作响,数不清的砂石从洞顶上降下,一副地动山摇的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