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17 瞬时交锋
    巨大的黑球恶魔伫立在广场上,而在它的四周,一直向后蔓延到山崖的空间里,乃至于蚁穴般的山洞房间中,都满是生命体——人形、非人生物,就好似沉默的军队,等待着,俯瞰着我们。这支军队和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超出了连锁判定的范围,但是,我仍旧可以感受到,他们仅仅是站在那一边,就已经让空气产生了异常的流动,就好似畏惧着什么。

    远远眺望着他们,这些末日真理教的战斗人员有一部分的外形打扮让我充满了熟悉感,尤其是那些畸变的人形,外壳苍白,整个五官就好似用厚厚的白色角质物雕刻而成,手脚的数量超乎常人,整体给人一种冷酷无情又坚硬的感觉,那是死体兵。我绝对不会认错,那是在过去的世界里,我和富江、席森神父结识的那场冒险中,所遭遇到的强大战斗兵器。它们的存在,让我有些恍惚,仿佛当初的战斗,跨越了时空延续到这一刻。

    然后,还有打扮得更接近正常人的魔纹使者,以及身穿黑袍,头戴面罩的巫师,这群人的数量远比死体兵的数量少,但是,其中又有一批既没有魔纹,也没有身穿黑袍,仅仅是头戴面罩的家伙,他们的面罩和普通的巫师相似,但是,遮掩面孔部分的花纹图案却更加个性化,仿佛充满了各种暗示的意义。

    那是精英巫师,我曾经在玛尔琼斯家的领地小镇上,和他们打过交道。我更清楚,在精英巫师之上,还有一个巫师的阶位,那个阶位的巫师身穿铠甲,比起斗篷罩身的普通巫师。和仅仅头戴面罩,其他形象和正常人没有太大区别的精英巫师,这个阶位的巫师,毋宁说更像是骑士。过去在玛尔琼斯家的领地战斗的记忆,在我的脑海中迅速勾勒着相关的角色画面,我可以肯定。在巫师骑士之上,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江”曾经利用巫师的力量将自己武装成为身着全覆盖式铠甲,拥有一对翅膀,形如神话中片翼的天使骑士。

    不过,这里似乎并不存在精英巫师以上的阶位,魔纹使者的神秘等级,也应该和精英巫师相若,最强的首领。应该还是拥有六百六十六变相的爱德华神父——那个仍旧无比巨大的黑球恶魔。

    我在一个眨眼的时间内,将敌人的战力分析了一遍,尽管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没能张开到最大,不过,这些敌人的形象,几乎和过去的印象重叠,这个世界和过去的世界。并没有我所顾虑的那般截然不同。虽然不能完全肯定这批数量极大的敌人已经倾尽全力,不过。如果真如我所判断的那样,除了爱德华神父之外,其它存在的神秘度,维持在精英巫师的水平线上,也是理所当然的。

    巫师骑士的强大令人叹为观止,而“江”所展现的飞翼骑士。更是凌驾其上。这样的角色,即便背景年代从1998年延伸到了2012,即便玛尔琼斯家的天门计划,并没有受到过多阻挠,让这个家族彻底掌握了末日真理教。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资源和经验去制造自己的“巫师”们,应该也不可能制造出太多的巫师骑士。以我过去和巫师骑士交手的经验来判断,这个阶位的敌人,实力绝对超过一般的三级魔纹使者。如果末日真理教真的有一大批这样的强力手下,这个世界可不会像现在感受到的这般平静。

    无论从哪种角度来看,将巫师骑士全都调入伦敦,都是一件十分奢侈的行为。巫师骑士的力量和制造困难程度,必然令其在末日真理教中占据较高的地位,从而形如坐镇一方的统领。在如今的伦敦,有一位六百六十六变相的爱德华神父主持大局,应该不会再调派巫师骑士前来镇场。

    以爱德华神父为首脑,精英巫师等级为主力,死体兵为高级士兵,普通巫师等级以下,包括巫师学徒在内的人作为普通士兵,配合现在所能观测到的数量,已经达到了某种作战的平衡。

    说实话,这样的一支军队竟然可以在网络球的眼皮子底下发展壮大,哪怕是用了十几年的时间,也足够让人惊讶了。究竟是网络球的疏漏,亦或是末日真理教的能耐,都已经不是最优先考虑的事情。这支军队必须击溃,否则,一旦它们从这个藏身之地蜂拥而出,就算是聚集了众多神秘组织,准备成立国际联合的网络球,也不可能取得决定性的优势。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只要这支军队可以在正常世界制造战争,哪怕是时间短暂,都足以让整个伦敦城变成废墟。

    不仅仅是我有这样的认知,在我得出结论的同时,身旁已经传来一阵阵的抽气声,放眼望去,可以保持镇定的人可没几个。我可以理解这些临时战友的恐惧,敌人的数量和神秘性让他们获得了压倒性的气势,与之相比,我们加起来也就不到六十人。要以五十人的战队配置,去面对数量过千的敌人,是何等让人绝望的景色。

    而且,这些家伙可没有多说几句,嘲讽敌人的想法。他们以这样的规模,于这个时候聚集在这里,必然是早有预谋,而这便是爱德华神父布置的陷阱,也已经确认无疑。这样的陷阱,的确在理论上,可以歼灭如今聚集在伦敦的所有神秘组织成员,除非网络球可以及时撤回人手,集中精力进行总攻。

    爱德华神父的陷阱,显然不是临时起意,正因为如此,的确让人觉得,仅仅捕捉到了五十几头猎物,不免有些小题大做了,而自己这边竟然遇到了这样的敌人,简直没有挣扎的可能——正常的情况下,这种想法是完全正确的。

    不过……

    我看向席森神父,他的魔纹已经超出了三枚,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听说在这个世界里,他是爱德华神父的教子,想必爱德华神父的谨慎。也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能被敌人视为“必须结集这种程度的兵力才足够保险”,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件让人自豪的事情吧。

    空气中,响起生锈的齿轮转动起来的声音,让人觉得,整个空间都在嘎吱作响。在我思维转动的同时。密集的法术、超能和炮火倾盆而落。从我们从正常世界转移到这片广场,不过是几个眨眼的时间,敌人没有任何犹豫,就如同等待得太久,终于得以宣泄出来般。

    大部分攻击效果的抵达,需要时间和过程,但是,也并非每一种攻击都是如此,一些神秘性的效果。是毫无理由,也不遵从常规理论的,在空气中响起齿轮咬合声的时候,效果已经在我们这些人的身上呈现出来。

    虽然并非直接攻击,但是,那奇异的现象,却绝对不会给人带来欣喜——一片片宛如机械内部的精密复杂的齿轮机括,如同幻象般。从坚硬的地面上升,形如四面墙把我们圈在广场上。绝对不止是我第一时间想到“牢笼”这个词汇。虽然下意识就认为,这个“牢笼”绝对不是轻易就能破坏的,但是,我仍旧在第一时间发动了速掠。

    和我同时奔驰的,还有另一个我,但是。我的速掠超能,远比他的更快,更自由。在速度相对快的无形通道中,齿轮机构的上升,似乎停顿了那么一下。但是,随后的上升速度却仍旧相对我的速度保持之前的均速。这可不是常见的现象,不,应该说,是至今为止,才是第二例。

    我第一时间就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这样的感觉,是基于我对速掠超能的理解和体验出发的。在一个相对快的速度中,存在“匀速”的东西,本身就是一种矛盾。如果这个牢笼的构成速度,和我的速掠超能拥有相同的性质,那么,“相对快”的概念就已经被破坏,理所当然的,速掠也就失却了神秘性——相似的场景,我曾经在最终兵器身上体验过,那些和“江”相似的怪物,甚至可以比速掠超能更快——结果就是,我自以为自己很快,但实际上,那可能只是一种错觉,速掠超能的概念被打破,失去神秘性后,我或许仅仅是以常规的速度在奔驰而已,而感官则停留在超能起效的时刻,从而形成了致命的破绽。

    当时的情况十分诡异,因为没有第三者的视角进行观测,所以,我并不清楚究竟是不是这样,只是,这个解释,已经是我所能得到的最好结论。否则,在“相对快”的概念中,我是绝对不会“被追上”的。

    既然“相对快”就是“没有均速”,那么,出现均速现象就是异常,但是,和过去一样,我仍旧无法从其他的角度去参照,去观测自己此时的状态。我所能感知到的,体验到的,仅仅是基于我自身的现象而已。即便如此,我却一点都不觉得,如今的情况,可以和当初遭遇最终兵器围杀时划上等号。

    也许,这个齿轮牢笼的神秘构成,拥有末日真理教对最终兵器的研究成果在内,爱德华神父的六百六十六变相,据席森神父说,也是参照最终兵器的神秘性才完成的。既然如此,在这里出现和最终兵器的部分特征相似的神秘,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也可以因此认为,这些有一定相似性的神秘,仍旧和最终兵器是不等的,甚至于是低劣的。

    如今齿轮牢笼的“均速现象”,一定还有别的什么秘密。

    或许,这仅仅是一种视觉现象而已。通过营造视觉误差产生“异常”,可比切实意义上的“异常”要容易得多。而且,考虑到意识力量的话,一旦意识中产生了“赶不上”的想法,或许就会真的赶不上——在我所猜测的所有可能性中,幻觉、幻听和意识力量的配合,的确是从另一个方向,模仿最终兵器特性的一种极佳方式。

    尽管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按照这种猜测行动,远比“对方真的和最终兵器一样”的顾虑更好,我的直觉告诉我,敌人虽然很强大,但在神秘度上。可没有上升的那种程度。

    另一个我正在身后加速,一开始他的速度挺慢,但是,他的加速度却一直在增长,不过,从这个角度来看。是否可以证明,并非牢笼的构成变快,而是我的速度在之前对“均速”的顾虑,的确已经影响到了速掠超能的发挥了呢?正因为我下意识变慢了,所以,另一个我才能如此之快地赶上来。

    事实似乎也在证明这样的想法,当我认定自己的判断后,另一个我又开始落后,而齿轮之墙的上升。再一次产生了停顿。我们之间的距离,加快缩短。

    对于我来说,拥有足够思维时间的速掠,相对于外部环境来说,却是难以反应的急速,尽管如此,就在我跃起,踩着齿轮之墙向上攀升的时候。突然传来突如其来的强烈感觉,就像是整个人都被压缩。拧紧,塞进某个看不见的孔洞中。下一刻,眼前是一片黑暗,身体也已经不复存在,能够确认的,只有自己的思维还在运作。再下一刻,黑暗消退,而自己正站在一片灰蒙蒙的广场上。

    这种“灰蒙蒙”的形容,可不仅仅是光线。

    沉重的灰雾,好似充满了某种规律般潮涨潮落。时散时聚,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漩涡,以及依稀的某种怪异存在的轮廓。

    很多东西,紧紧地盯着我,就好似自己已经被包围起来了一般。

    “意识态?”我戒备着,抬头看向某个方向,这里不辨西东,但是,那个地方传来的存在感,无比强烈,比这片灰雾中所隐藏的“异物”都更要显得异常。

    “这位高川先生,你的速度太快了,莫非忘记了我们的计划吗?”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我回头望去,只见l从近在咫尺的灰雾中踏出,伴随他的出现,好几处灰雾随风散去,露出更多的身影。这些人,理所当然都是意识行走者,按照席森神父的计划,这里才是我们的战场。

    我没有立刻回答,将目光停留在这些意识行走者身上,在他们和席森神父交流的时候,我可没有参与,即便现在就要配合行动,也必须重新认识一番。而那存在感极为强烈的方向,在感知中不存在变化,就如同巨大的山岩,仅仅是存在于那里罢了,只要它不移动,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到那边,我想,那一定是六百六十六变相中的其中一只或几只恶魔呆着的地方。根据l的说法,爱德华神父对自己意识的防护十分保守,恶魔也是难以控制的东西,那么,恶魔被限制的地方,自然就是爱德华神父的意识所在地。

    那个存在感强烈的方向,就是我们这一行的目的地,或是目的地之一。

    不过,也无法否认,我最初的行动,的确有暂且搁置这个意识斩首计划的想法。黑球恶魔用牢笼将自己和我们束缚在广场上,如同刻意制造了一个对自己有利的角斗场——先不提爱德华神父自身的战斗力,放任那种规模的军队,从牢笼外进行远程覆盖打击,一定会给接下来的战斗带来极大的麻烦。要在那种不会有任何喘息的压力下,和爱德华神父进行死斗,绝对不是什么好选择。

    必须有人脱离牢笼,去剿灭,至少是牵制那支上千人的军队,这就是我的判断,而另一个我的判断也明显相同。而在这支临时构成的队伍中,我们的速度毫无疑问是最快的,也是最有可能脱离牢笼的。除此之外,还有携带了临界兵器的锉刀,她虽然速度不够快,但是,超能配合临界兵器,也足以发挥出极大的作用。我们三个人联手,拥有临时情况下,最快的速度,最自由的移动,和最锐利的攻击,就算末日真理教的军队中,有不少外壳坚硬的死体兵,超能奇异的魔纹使者和法术精湛的精英巫师,我也有足够的把握,在牢笼内的众人被爱德华神父干掉前,结束牢笼外的战斗。

    虽然席森神父等人的最初计划已经宣告失败,但是,我可没看出来,在面对爱德华神父时,他们有什么地方落入了绝对下风。席森神父那样的人,若不是有周全的准备,是绝对不会轻易挑起争端的。在只有黑巢自己人时,他们仍旧对爱德华神父发动了袭击,如今他们身边还有更多的帮手,就算仍旧无法战胜对手,也应该可以支持更长的时间。

    不过,虽然我这么想,但是,其他人显然不那么认为。我如今出现在意识态,应该并非是齿轮之墙有问题,被恶魔力量拉进了意识态中,如果l的情报是正确的,那么爱德华神父在意识层面的被动和保守,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所以,你把我拉了进来?”我对l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