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节 人皇禅让
    第二百四十四章节人皇禅让

    虽然说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并不在意参加这没有意义的禅让大礼,可是太上老君这么做却是在打天庭的脸,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这对天庭的威望有着不小的打击!太上老君的此举给天庭造成了巨大的危机,原本刚刚有所转机的天庭又一次被太上老君给打压了下去。

    恨!对于太上老君这种举动,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是恨之入骨!玉皇大帝怒声说道:“太上老君太无耻了,竟然如此打压我们天庭,人族又不是他一个人的,凭什么如此嚣张,这一次我倒要看看,我们直接去他能拿我们怎么样?”

    在刑天对太上老君的那一战结束之后,很多人对太上老君、甚至是圣人没有了畏惧,而玉皇大帝便是其中之一,刑天以准圣之尊能够正面对抗太上老君,他们又为何做不到这一点,当太上老君如此打压天庭之时,玉皇大帝自然恼羞成怒想要与太上老君较量一番,毕竟他是鸿钧道祖亲点的天帝,他不相信自己会不如刑天。

    王母娘娘虽然也很恼火,可是对于玉皇大帝之言,她则是摇了摇头说道:“昊天,这件事情我们犯不着这么做,也没有必要去直接面对三清,太上老君想要打压我们,无非是担心我们天庭发展的太快了,影响到了他们的利益,既然如此,那我们又何必如此在意,只要我们有老师所赐下的蟠桃在手。他又能够打压我们到什么时候,与其前去参加人皇禅让大礼,不如我们开办一场蟠桃盛会。而且太上老君那险恶的用心你又不是不清楚,好好一个大典礼却被他给改成了大礼,这分明是有意在打压伏羲,这样的大礼我们参加又有何用!”

    蟠桃大会?听到王母娘娘的话,玉皇大帝则有些心动了,只不过心动归心动,可是要将这蟠桃拿出来给那些于天庭无用之人享用。玉皇大帝则有些舍不得,毕竟这蟠桃并非凡物!

    看到玉皇大帝那犹豫的样子时,王母娘娘自然明白他心中所想。并非是玉皇大帝小气,而是如今天庭对这蟠桃的需求很大,毕竟想要从无到有建立起一支强大的势力那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不仅仅需要大量的时间。还需要无尽的宝物方才能够堆出来!

    其实。王母娘娘又何尚愿意这么做,不过在面对太上老君的打压,她想不到其他办法反击,毕竟她们手中的可用之牌少之又少,只有这蟠桃方才可以一用,能够吸引住洪荒诸多大能的目光,能够吸引那些散修!

    王母娘娘说道:“昊天,我们不比刑天。刑天是以强大的实力与那凶残的威名让整个洪荒众生为之恐惧,他的强大不是我们一时半会就能够追赶得上。能够正面与圣人一战,这不是你我所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我们唯一能够吸引大家的只有蟠桃,而且我相信我们若是能够办好一场盛大的蟠桃大会,对于我们天庭的发展十分有利,毕竟如今的洪荒已经不是以往的洪荒,蟠桃这样的宝物那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若是能够操作得当,我们自然能够打响天庭的威名,能够吸引诸多的洪荒大能,最重要的是这个时候有许多人对三清不满,我们稍微做一点点反击便能够得到诸多洪荒大能的支持!”

    在想通王母娘娘的这番算计之后,玉皇大帝没有犹豫,立即行动起来,无数的请柬向洪荒天地的诸多大能,以及各方势力撒出,这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可是够阴险的,蟠桃大会的时间与伏羲的人皇禅让大礼相差不过两日,紧紧地排在了人皇禅让大礼之后,不仅仅给自己不去参观人皇大礼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同样又借用了三清的力量,让他们的蟠桃盛会更加兴盛,这可是对太上老君强有力的回击。

    在接到玉皇大帝的请柬之后,太上老君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用那无尽杀意的声音低声说道:“好一个昊天,好一个瑶池,也敢与我玩起心眼来了,你们真得以为我不敢拿你们怎么样吗,竟然敢借我的力量来壮大自身,我倒要看看你们的蟠桃盛会开得怎么样!”

    对于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这明显的挑衅之举,太上老君动了真怒,天庭所举办的这一场蟠桃大会只怕不会那么顺利,太上老君可不是一个愿意吃亏的主。

    相对于太上老君的愤怒,洪荒之中许多人则为天庭举办这一场蟠桃大会而激动万分,特别是那些散修,他们可没有三清那样的底蕴,也没有巫妖两族的底蕴,在洪荒灵气消弱之后,他们所需要的天才地宝是越来越多,可是以他们那点实力根本找不到多少,现在有一个白吃的机会他们如何能不兴奋。

    蟠桃盛会还没有开始,在洪荒大地之中的那些修行之人中则是迅速传开,无数人想要获取这样一个机会,相要与天庭拉上关系,一个个疯狂地在寻找着关系,希望自己也能够前去天庭举办的这一场蟠桃大会,这些人的疯狂一下子让蟠桃盛会火了起来。

    天庭要举办一场盛大的蟠桃大会,那需要多大的底蕴,需要多少天才地宝,天庭有如此的实力,如何能不让一些在洪荒大地之上混得不怎么如意的散修为之动心。

    身处于洪荒大地的刑天在接到玉皇大帝的邀请之时,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刑天还在纳闷着,如今洪荒天地已经变得如此疯狂,为什么天庭有名的蟠桃大会却没有一点踪影,原本刑天还以为是自己的出现让这蟠桃大会出现了意外,现在看来自己想的过多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很渴望参加这蟠桃盛会,去品尝那天地灵根蟠桃。对于刑天来说,这些所谓天才地宝并不怎么在意,他的内世界之中比蟠桃好的宝物那是应有尽有。不过对于打太上老君的脸,刑天还是愿意去做的,他不去参加人皇禅让大礼,却参加天庭之上的蟠桃盛会,这记耳光想必会让太上老君记忆深刻!

    人皇禅让大礼,很快在太上老君的主持之下开始了,各方势力都前来观礼。当众人看到少了刑天与天庭这两方之时都不由为之一怔,刑天还好说,他与太上老君之间有着深仇大恨。不来那是正常之举,可是天庭怎么也没有来,这引许多人的猜疑。

    不过这些人的猜疑来得快去得更快,他们的心很快便被太上老君又一举动给吸引住了。伏羲在禅让出人皇之位后。太上老君竟然让伏羲这位人皇前去天外的火云洞闭关,镇压人族的气运,太上老君此举一出让前来观礼的众人为之震惊。

    做为伏羲的妹妹,女娲娘娘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太上老君的此举太过份了,这分明是在断去伏羲对人族的影响,更狠毒的是要把伏羲这位人皇给监禁起来,这样的安排分明是在挑战女娲娘娘的底线。在打女娲娘娘这位人族圣母、妖族圣人的脸。

    对于太上老君这种阴险的行为,女娲娘娘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沉声说道:“大师兄,你未免太过份了,伏羲是人皇,不是你的囚犯,你不觉得这些人举动让人难以接受吗,这就是你当初与我所做的交易的诚意吗?”

    当女娲娘娘将囚犯这两个字说出口时,所有人都明白太上老君与女娲娘娘之间的冲突暴发了,而且没有了缓和的余地,对于女娲娘娘的愤怒,在场的很多人都能够理解,别说是女娲娘娘,就是他们这些无关之人在看到太上老君如此针对伏羲之举也看不过去,更何况是女娲娘娘,若是女娲娘娘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够忍得下去,那谁还会在意她这位圣人。

    太上老君淡然地说道:“女娲师妹,当初我们的交易只是让伏羲证得人皇大道,这一点我已经做到了,而且我为人教教主,主持人族的教化,自然要为人族着想,我并不认为让伏羲前去火云洞闭关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难道说身为人皇的伏羲连这点觉悟都没有,不肯为人族牺牲一点点的自由,我可记得当年巫妖量劫之中无论是巫族的十二祖巫,还是你们妖族的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他们为了自己的种族可以延续下去,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牺牲,难道说让伏羲付出这么一点点的代价,他都无法接受,若是如此,他还有什么资格为人皇!”

    太上老君的反击让女娲娘娘是无言以对,毕竟太上老君所说的都是事实,所有人共知的事情,不过太上老君却偷换了一个概念,当年巫妖量劫是什么情况,而现在又是什么情况,两者之间没有半点可比性。

    女娲娘娘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可是这话不能出自她之口,无奈之下,女娲娘娘只得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盟友玄冥祖巫,希望能够得到玄冥祖巫的支持。

    看到这样的情况之时,玄冥祖巫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原本她并不打算在这人皇禅让上与太上老君对上,可是她又不能看着女娲娘娘白白被太上老君给算计,今天太上老君能够算计女娲娘娘,那么明天便能够算计巫族。

    玄冥祖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太清圣人,你这是在偷换概念,巫妖量劫是什么情况,而现大又是什么情况,巫妖两量,巫妖两族因果纠缠,已经到了不解决不行的地步,双方都没得选择,所以大家只能拼命,而现在人族正在快速发展,却要让人皇退避火云洞受那监禁之苦,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若是身为这样的人皇,只怕没有人愿意接受,这样的道果又有何用之有!”

    虽然太上老君早有准备,知道巫族与妖族之间达成了和解的约定,可是当玄冥祖巫当着众人的面前出手相助女娲娘娘之时,太上老君还是感到意外。

    太上老君淡然说道:“身为人皇那就得为人族负责,要不然人族还要人皇做什么,而且这也不仅仅只是针对于伏羲一人,所有人皇都必须要为人族承担起这份责任,并非是我太上老君心恨,要有意为难于伏羲,若是伏羲连这点责任都不想承担,那我可以做主解除伏羲人皇的身份,不知这样的结果女娲师妹可愿意接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