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一二章 无奈抉择
    “可你们又因何故遇袭?又是何人出手?”

    张信有些奇怪的问着,他们乘坐的这艘,可是‘裂风梭’,在中原大名鼎鼎,是古器楼建造出的神物。这东西不但速度快,且飞行的高度,也能达到罡风层与劫念层之间。此外还极度的灵巧,在高速飞行之时,依旧可以变化轨迹,观测距离也达三百里之巨。总之平常人想要将之击落,可不容易。

    不是张信小瞧了外面的那位断山神魔,只凭那一位,可远没有将‘裂风梭’击沉的能力。

    听到张信发句,在场几人都面面相觑,随后目光都往后方移动,张信随着他们几人的视线看去,就望见了几具尸体,都是做奴仆的打扮,身上有着古器楼的标记,

    张信略一思忖,就已猜到了缘由:“这么说来是内应,是师匠的下人,从内部动的手?”

    “不错!”

    那吴波苦笑着道:“有两人突然发难,不但斩杀同伴,更破坏了核心符阵。我们猝不及防,等到出手将他们诛杀之时,这艘飞梭已经无法飞行,开始坠落。再之后不久,外面那位断山魔主,就已率众赶来。速度快到让我们无法反应,都还没来得及有逃走的念头,就已把我们围住。”

    张信了然,随后又目光灼然的看着上官彦雪:“你们还没说,到底是什么缘故?这些人明显是早有预谋,在彦雪小姐身边布置已久,只等合适的时机,这总不会无缘无故吧?

    这次那吴波左易二人,都一阵沉默,这次遇袭的缘由,他们也同样不太清楚。

    上官彦雪也同样是默然无声,思绪了久久之后,她才开口道:“应该是神文。”

    道出这句之时,她就见张信的眼角一阵抽搐。她在意外之余,反而放下了担忧,肆无忌惮的说着:“我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在这北地,有一个名叫神教的神秘势力,他们使用的一种符文,与我们灵师使用的截然的符不太相同,却也同样有着神通异力。这种文字,被他们称之为神文。就在两年之前,有人以重金委托我研究部分神文的结构与字意,可在我好不容易,研究出一些眉目之后,那人却一直不见踪影。反倒是我自己,不知如何就泄露了消息,让自己陷身到了险境之中。在四个月前遭到了两次刺杀,因当时是在古器楼的总堂之内,对方并未得逞。”

    “那么师匠你又是如何得知,对方是为你研究的神文过来?”

    “是搜魂索魄得知的欣喜。”

    上官彦雪镇定的答着:“我们古器楼,有人拥有奇法‘心眼观’。”

    “原来如此”

    张信知道‘心眼观’,那是一门更凌驾于‘天心神照’之上的功法。

    “其实这次,也是我太过大意,以为知道自己行踪的,都是从小跟随我的亲近之人,使用的也是裂风梭,自信无人能够拦截,出入北地当可无碍。却不意自己身边之人,已经出了问题。”

    上官彦雪叹息着说道:“是我连累了几位,真过意不去。”

    张信的胸中是波澜起伏,也万分好奇。不知这位到底研究出了什么,引得神教之人,布局截杀。

    不过他随后就压住了思绪,淡淡的吩咐左易与吴波二人:“你们稍稍准备一二,稍后跟我一起突围。不要吝啬丹药,以尽快恢复最佳状态为宜。这里已是死地,不可久留,需得尽快离开为上”

    “突围?突围要去哪里?”

    上官彦雪的脸色疑惑不解:“再有五六个时辰的时间,我就可以把这些烈风梭修复了。其实这中枢阵,已经没有问题了,两刻之后就可以启动。有了烈风阵,再有你们二人相助,在这里坚守几天都绝没有问题。”

    相较于突围强闯拿性命去搏,她更相信自己布置的法阵。相信几天之后,日月玄宗那边必定会有反应的。

    此外她也已向古器楼求援,尽管这里非是中原地域,可古器楼在这里,一样有着不小的势力。

    上官彦雪旁边的左易吴波也都神色不解,明显不认可张信的命令。都知在这个时候突围,必将冒着极大的风险。

    此刻他二人,倒也不是担心自己的性命,也自认与张信二人联手之后,自己定可安全脱身,

    可是他们身后的几个弟子,却都是灵师之境的。突围之时这六人,皆是累赘,也是最易被魔灵截杀的,生机渺茫。

    可对面紫玉天见状,却是嘲讽的一笑。张信也有些无奈的的解释:“他们不会让你们再有五六个时辰从容布置,最多三刻之后。这里就有至少三万魔军,四位十五级神魔赶来。”

    在场几人闻言,这才吃了一惊。左易吴波都是眼神惊疑不定。上官彦雪却疑惑的问着:“可阁下是怎么得知的消息?我进来之前带来了一件宝物,可观千里之内所有动静,可以比肩最顶级的灵感师,没可能感应不到圣灵级的人物。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发现有大量的魔灵靠近。”

    “本座的窥照之法,岂是你能那区区灵宝能够比较。且本座即至此间,之后赶来这里的魔主,又何止是四位?”

    张信冷哂,他已懒得与这上官彦雪纠缠,他直接将头上的抹额撕开,显露出眉心处的‘玄’字印记,转而向几位日月玄宗的同门逼问。

    “本座身为摘星使,也是一级高功!你等几人,难道要抗命不遵?按照宗门法规,本座即便出手斩了你等,也是理所当然。”

    他想上官彦雪的宝物可能的确神奇,可又怎能及得上叶若散出去的浮游探测器?

    虽然还没有卫星图片传下来,可他现在的视界里,就能够看到半空中,正有几道往这边飞速接近的光影。那是两枚拥有高倍望远镜的探测仪,监测到的画面。

    随着张信的话音,左易吴波二人不禁再面面相觑了一眼,都发现对方眼中的无奈与惊意。随后都毫不犹豫的就各自将一枚丹药服下,尽全力恢复。

    二人都意识到张信之言,绝非危言耸听。如果说这上官彦雪一人,只能引来一位断山神魔。那么张信现身的消息,却很可能会让整个荒原骚动。

    在北方地带的那些黑市,有人已为张信。开出五十滴灵渊神露,三件十五级灵装,一枚太乙神元丹的天价悬赏金,再如能将之生擒,酬劳还能加倍。

    在他们的眼中,这位摘星使的重要性,要远远胜过上官彦雪。

    从张信到来开始,他们就必须以张信的安危为第一优先。

    可他们身后的几个灵师弟子,却都是面色苍白,眼现绝望之色。知道如果往外强闯,可能他们的两位师尊没事。他们六人却很可能死在这里,可谓是十死无生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