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12 愚者的方式
    被我捉住的男人没有任何犹豫回答了我种种问题,他自称隶属于名为“三弦琴”的一个小型神秘组织,参与这次行动是为了“纠正网络球的错误路线”,让默契的网络球和末日真理教双方在各自准备妥当之前,就爆发“本应该出现的战争”。和“三弦琴”抱有类似目的的神秘组织并不在少数,完全可以统称为“网络球反对派”,但是,具体的人员到底有哪些,却不是他可以了解的,而且,“网络球反对派”也并不是一个紧密结合的盟约团体,虽然做出的行动,看起来都是那么回事,但底下到底还怀有哪些心思,就不是他人可以臆测的了。

    这个男人并不认为参与了这一次战斗的人员都是“网络球反对派”,除了自己组织内的伙伴,他甚至不清楚其他人的来头。这批人的成份在他看来十分复杂,根本就不值得信任,看似默契的出手,只不过是思维方式在某一个阶段上的重合,并不意味着,对方就是“同志”。

    从这个男人的口中,无法得到更多的情报。他看起来顺从,却让我无法信任他说出的情报。果然,还是得从意识方面着手吗?如果从一开始就使用意识力量,又何必浪费这么多的时间从他的口中套话?两相对比之下,越发让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件缺乏效率的蠢事,然而,在我的内心中,却意外的有一种感觉,即便早就知道这是一件缺乏效率的蠢事,自己也不会改变当初的做法。

    不通过任何对话,不尝试和他人交流,直接使用意识力量窥探他人的心灵,是我很难接受的行为。粗暴而直接本身。或许并没有什么不对。也许是因为,即便拥有了这样的力量,我的内心深处,仍旧渴求着一种人与人之间的婉转的思考和交流吧——不是刻意的追求,也不是一种喜好上的倾向,而是发自人性中的渴求。这让我觉得没什么不好,因为,我认可这样的行为,从而认为它是美好而正确的。

    自己所希望的方式,无法获得理想的效果,这是常有的事情,但是,一开始就否定这种行为,并不是符合我梦想的英雄所为。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在内心中,勾勒着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后来,我将自己代入这个仍旧有些朦胧的轮廓中,于是,就演变成了如今的自己。

    也许,真的有一个假想的英雄高川,在我的心灵中。阻止着那些看上去“聪明又高效”的行为吧,而将我改造成了一个愚者吧。

    每时每刻。我的思维的一部分,都在反省着自己的所作所为,确认自己是否已经偏离自己所期望的方向。但是,这不会让我的反应变得缓慢,就像是,有另一个自己在内心的深处。本能地观测和思考着,而表面上的自己,则对这个男人说:“看着我的眼睛。”

    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男人这一次不再顺从,甚至可以说。反应变得激烈而狂暴。这并不是说他发动了攻击,而是在他逃跑的时候,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感觉——让人觉得,他明白自己要面临什么,并强烈地抵制这种下场。他的反应让我感到欣慰,就像是验证了我之前限制自己的愚蠢行为,的确是正确的。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圣人的名言,而我很少可以做到,但是,做不到的事情,并不代表它是错误的。在面对乔尼的时候,在这个楼顶上,我都曾经尝试过正确的做法,这已经让我满足了,即便,我认为的正确,圣人的名言,没有给我带来理想的答案。我的确尝试过了,或许,失败只是我没有能力——我清楚,这是给自己的借口,但是,在直面正确和失败之间的矛盾时,我接受了这个借口。

    我失败了,我无能为力,所以,我需要做一些简单而粗暴的事情,来获取一个也许更好,也许更差的结果。

    我凝视着暴烈逃窜的男人,内心中充满了宽慰和平静,也许,窥视他的心灵,我会看到各种欺骗、痛苦、愤怒、恶意和各种各样的负面东西,但是,我十分确信,自己并不会因此厌恶对方,因为,我用的是错误的方法,所以,直面这些恶意和负面,就只是一种对错误的惩罚而已。

    我知道什么是正确的,而采用了错误的,我并不懵懂,仅仅是愚蠢而已,我知道自己的愚蠢,并接受了它,那么,又何必为愚蠢的苦果而烦恼呢?反过来说,这本就是自己需要承载的。

    在我的眼中,男人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乃至于由此映衬出的他的内心,就好似抛光了一般,充满了让人无法忽视的光芒。这光芒就像是一团混沌的资讯,无法描述,无法分析,但是,接触它的时候,却是一种神奇的体验。

    我下意识就明白,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他内心深处的方向又是何处。但是,他永远都无法完成这种抵抗,无法去到他想去的地方。因为——

    我比他快。

    速掠通道就像是我的思维于体外的延伸,在我行动之前,它就已经完成了构建。我一直都无法描述,速掠超能发动的速度有多快,过去的无数次体验,已经证明了,只要存在于我的视野和感知范围内,它总是比我主动去想象的速度更快。

    我疾走在无形的速掠通道中,男人的双眼充满了血丝,挣命一般舞动着手脚,但是,这一幕在我的眼中,就如同定格下来般。

    我抓住他,然后按在地上,他的身体正在发生异变,坚韧的肌肉和骨骼,正变得橡皮泥一样柔软,这是他的神秘,在正常的情况下,应该是极为快速的过程,我可以想象,如此柔软的身体,完全可以承受更强的重击,更容易逃离物理上的禁锢。这个男人早就准备好了。可惜的是,在速度面前,他没有任何机会。

    我脱离速掠,他的后背在地面上发出强烈的撞击声,肌肉好似一层层的波浪在推动震荡,这是他的本能。而不是他的主观反应,他的意识还停留在上一秒,自己跨出两步的时候,他的眼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他无可避免地,对上了我的眼睛。

    然后,我就如同暴徒和窃贼般,闯入他的心灵之窗,推开了一扇又一扇的心灵之门。朝着意识的最深处前进。这个男人没有意识力量,所以,他无法亲自保护这些“门”,只能本能加上了一道道“锁”,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锁”被我粗暴地打开。他无法阻止,徒劳、愤怒和恐惧,就好似炸药桶扔入了火山岩浆中,狂暴、混乱且汹涌。他的个性。从一开始,就不是特别冷静的类型。

    我承载着种种压力。第一次尝试过这种粗暴的意识力量后,我就已经明白,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对方是意识行走者,恐怕还需要在这个世界,和对方真枪实弹地干上一场。这个男人看似顺从的外表下。藏着一颗酷烈的内心,由此演化出的惊涛骇浪,远不是我今后所要面对的最强压力,只要我一天不放弃这种粗暴的行为,即便不是现在。也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在某个人的身上,体会到比这更强大的抵抗。

    至少,现在,我顺利地通过了考验,拿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全身而退。

    躺在地上的男人双眼翻白,身体好似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这可不是形容,他的神秘没有在这段时间里中止,他的意识遭受冲击,让这种一直在进行的神秘产生了失控。即便如此,烂泥一样的身躯,在这之后,一直都在抽搐。他的痛苦,十分直白地表现出来,而乔尼也曾经如同他这般痛苦。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我的内心从来都不是无动于衷。

    我将他拖到墙壁旁一个较好的藏身之所,再次发动速掠拐向被揉得稀烂的战场。冲击波已经过去,就连发起了这波冲击的人们,都无法避免自己藏身之处遭到波及。不是所有人都能立刻平静自己的心情,也不是每个人,都尽快切入战场。在我越过垮塌的建筑和深深的沟壑时,我能观测感应到的,和我的方向一致的人,只有原先的三分之一。

    那个“三弦琴”的男人没有说谎,只是没有说完全部的情况,他和他的同伴,的确只是按照自己组织的盘算,临时参与了这次行动。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到底会有多少人参与进来,也没有足够的情报,对自己将要面对的敌人进行辨认。他们最开始的目标,并非爱德华神父,只要是可以激化末日真理教和网络球之间关系,并打击末日真理教的所有可能性,都不会错过,才逐渐演变成当前的情况。

    这是一种,他们自己也无法预知的必然。

    而他所隐瞒的情报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其实明白,那五十多名说不清身份的“同道中人”里,潜伏有网络球的人员。因为,那个人员是他很早之前,就已经注意到,还打过交道的熟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揭发对方的身份,因为,通过关注这个熟人,他可以推断出更多的情报,也可以释放一些刻意的情报。

    这一次,他从这名熟人身上推断出来的东西,间接证明了我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网络球的确对有可能发生的,超规模的破坏性战斗,有着足够的防范。这个网络球的潜伏者和观察者,拥有的神秘可以驱散无辜市民,制造一个入口,让战场转移到更合适的地方。这个人,是在半路才跟上大部队的,一出现就被“三弦琴”的男人锁定了。太多的人员同时在暗中行动,方向性也十分一致,即便没有网络球本部的报告,也足以让人判断出会发生何种糟糕的情况。

    如今黑球并没有在冲击波中受损,直接被波及的黑巢一方,也在席森神父强有力的保护下安然无恙,参与攻击的人随时都有可能卷土重来,当他们意识到这种混乱冲击的强大,必然会刻意再次运用。也就是说,战况不可避免要持续扩大化,而这个后果绝对不是这个城市的管理者想要面对的。

    所以,必须再那之前。一定会将战场转移。

    而网络球的潜伏者,大概就准备完成这个任务吧。

    风在持续狂飙,席卷在废墟的墙壁之间,沟壑之中,阴沉沉的声响在风中回滚,剧烈的破坏带来的不是一个清场的爽朗。而是更沉重的压抑,进一步的变化,随时都有可能以更激烈的方式到来。在我和一部分人返回战场的同时,席森神父等人则在脱离战场中心。他们没有受伤,足以证明席森神父的强大,但应该不会想要再承受又一次类似的攻击,如果有办法和我一样逃脱那种出乎意料的强力冲击,即便是席森神父,也不会刻意直接承受这种冲击吧。

    如果继续呆在最中心。之前的攻击方式必然还会重演,最开始,他们或许只是没想过,这种攻击竟然会如此暴烈。

    而一直没有动静的黑球恶魔,终于有了更进一步的行动,无数的光芒从黑球内部喷涌出来,好似一丝丝被引导的电流,沿着被揭了好几层皮的地面上急速窜动。朝四面八方蔓延,这种蔓延的速度极快。几秒钟内就追上了席森神父等人,然后在他们的躲避时,溅起燥烈的火花。席森神父等人不得不跳上残桓,躲开这些不知道是什么的危险。当这些光芒的蔓延,抵达更远处的时,没有来得及躲开的人们。则立刻被捆束起来,他们本该拥有的神秘,都在此刻失去了作用。

    在我的连锁判定中,身旁的数人就像是毫无反抗之力般,一下子就变成了阶下囚。

    在大地上蔓延的光芒越来越多。因为某种“碰撞”而激溅起的电火花也越来越密集,当我站在高处向下俯瞰的时候,已经可以确认,这些光芒正在构成一种复杂的,覆盖面积及广的魔法阵图案,夸克飞翔在接近魔法阵边缘的地方,让我观测到,根本就没有人可以逃离这个范围。

    或许是不想逃离,或许是无法逃离。总之,所有参与到这一战的人们,大概都要留在这里,继续面对进一步的变化了,不管他们是不是有信心,一场更加激烈的战斗,却是可以预期的。看似各顾各,只在默契时,才一同出手的人们,开始相互救援,呼朋唤友,试图在变化完成前,构筑起一个暂时却有效的攻守同盟。

    “三弦琴”的男人所识破的那名网络球潜伏者,也已经和几个同伴聚集在一起,尝试施展转移战场的神秘,但是他们个个脸色阴沉,因为,他们的动作没有具体的效果。构成巨大魔法阵的光芒,似乎拥有一种干扰神秘的力量。

    “不是彻底禁止,也不是被持续压制。”当我接近席森神父等人的时候,被称呼为k的男人已经用实际行动验证了自己等人所要面对的情况,“它只会产生一瞬间的巨大干扰,但是,已经足以打断有效行动必需的节奏。”

    “这位高川先生,你怎么看?”席森神父仍旧足够沉着,他看似没有任何戒备地对我问到:“爱德华神父的阴谋是什么?”

    “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尽可能吸引猎物,将所有到来的猎物一网打尽,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我平静地说:“这里本来就是陷阱,爱德华神父把自己当成了诱饵。不过,我倒是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人主动跳进来。”

    “看来您是主动跳进来的了,但是,其他人可不是全都明白情况的。”席森神父笑了笑,“爱德华神父总会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

    “高川少年,你是为什么而来的?”q开口问到,“是即便主动跳入陷阱中,也要完成的事情?”

    “不跳入陷阱,根本就没办法锁定末日真理教在这里的位置。”我看向黑球恶魔,回答到:“一开始,我也没想过,主持陷阱的竟然会是这样的大家伙。但是,就算事先知道,也不会改变决定。而且,正是因为他拥有这样的身份和实力,才是最好的目标。他会带我前往他们的藏身之所,现在,他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真有自信呀。”h耸耸肩膀,揶揄般说到。

    和我一样,黑巢的这些家伙,完全都没有被当前壮观而剧烈的变化影响。也许,他们和我一样,的确暂时拿爱德华神父没有办法,但是,他们同样自信着,就算步入陷阱,也不会变得更加糟糕。我能感觉到,他们也有必须面对这一幕,也要完成的任务。到底是什么任务,我并不清楚,但是,以我对席森神父的了解,绝对不是什么不足轻重的小事。

    “联手吧。反正,都是要干掉这个家伙,不是吗?”我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