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一一章 上官师匠
    “注意小心了,这个人应该是鬼刀一族,”

    紫玉天正在高空中,与那位身躯魁梧的神魔大战。可她看似吃力,应对艰难,可却还有余力提醒张信,并且语声闲适自若:“别人都以为这鬼刀是我们骨系一脉,可其实不是。主人要特别注意他的第五只手与毒刀,可以从身体内的任意部位出手。如果要我出手,只管吩咐。”

    “没必要”

    张信以心念回应着,目光闪动着冷冽光泽。他眼前这人,乃是一个‘魔种’级的魔将,并且修为高达十四。

    可为此人,还没必要暴露紫玉天的真正实力。他这次也没必要,一定要将这人击败不可。

    双方相距七百丈,张信的位于左臂与左边腰侧的辅助推进器,就开始喷出火焰,骤然爆发出的巨大推力,让他的身形也以不可思议的方式横向挪移。

    可就在张信,准备以s型的路线,将眼前这位鬼刀魔将绕过之时。那人的身影,却也挟带狂风,闪身拦截在张信的面前,右臂的丈余大刀,航空怒斩。

    “给我滚回去,此路不通!”

    张信的目光中精芒一闪,随后毫不犹豫的一拳挥出!悍然轰向了对手,这一刻,不但他的斗战圣甲发力到了最大,体内也有丝丝雷电滋生,刺激着他的所有肌肉,所有的潜力,没有哪怕半点的保留,

    当拳刀相撞,地面立时在巨大的力量冲击之下坍塌,狂烈的风暴席卷四方,罡劲四溢,使一切披靡。

    张信右臂上的盔甲,在这一霎那片片粉碎,那鬼刀魔将手中的大刀也现出了裂纹,并且在巨力反冲之下高高扬起,

    可后者的另一口小刀,却正宛如幽灵般,无声无息的穿梭而至。

    张信则早有防备,袖子里的独霸刀飞空而起,与那黑色小刀交斩,在一瞬间斩切交锋数十余次,爆射出了无数的火花与刚猛的气劲余波。

    张信的周身,也在这刻打出了整整八道紫色光束,这使那鬼刀魔将面色大变,在其胸腹之中忽然探出了一只手,那手掌之前,也瞬间聚结出了一面巨大的铁盾,厚度足达一尺之巨。

    可即便如此,这巨盾也依然被那些紫色光束瞬间烧穿,并且余力不绝,在后方那鬼刀魔将的身上,烧出了数个创口,

    此举顿时使周围的魔灵,都震惊失神,远处飞梭之内的几人,也是骇然失色,他们想不到。张信与鬼刀魔将的第一次交手。竟然会是平分秋色之局。甚至那位鬼刀,竟然还略略处于下风,被张信击伤。

    那两位神师原本还打算出击接应的,可在这个时候。这二人却也是一阵愣神,呆在了原地。都在心想这个家伙,怎就能拥有如此骇人的巨力?

    还有张信的那身铁甲,刚才施展的那门灵术,都是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二人在很早之前,就听说这位摘星使,曾将金灵力士这门灵术改良,且被多位圣灵,评价为将掀起一场灵术革命的强横术法!

    可今日那‘金灵力士’他们还未见到,只张信本身的战力,就让他们大吃了一惊。这到底是多少等级的斗术?

    这些人的思绪万千,念头起伏,可时间却只经历了电光火石的一霎那。

    那鬼刀魔将受伤之后,只眨眼间就让所有的伤口恢复如初。可这刻张信早已不在他的眼前。

    早在十分之一个眨眼之前,张信就已化成雷光,闪身到了他的身后五十丈处。

    “雷遁术?”

    那鬼刀魔将吃了一惊。忙挥动大刀往后一斩,可那犀利而又霸道的刀芒,却又一次斩在了空处,只在大地之上留下了一道深达百丈的刀痕。

    张信的身影,已经再一次化为雷电。而这次他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那艘飞梭残骸的旁边。独霸刀在他的身后飞速旋斩,闪动着冷冽光影。就如一面盾牌似的,把那鬼刀魔将打出的二十一口小毒刀,全数弹飞斩碎。

    张迅身影定立,冷冷的回望了后方的对手一眼。就漠无表情的,走入到了飞梭残骸之内。

    上空中的紫玉天。也在这刻发出一声轻笑。之后她身影就疾扑而下,同时后方的一双骨翅张开,在雷光电闪之中。紫玉天的整个人化为残影,在顷刻之间将那位身躯魁梧健壮的神魔,甩开了足足三个身位。同时那翅膀上的骨刀,也都仿佛活了过来。由一只只枯骨手臂紧握着,往她的后方斩击,编织出了一片严密的刀网。

    尽管这刀网,被被魁梧神魔一击就碎,可也成功的使后者暂时无法追击。只有那鬼刀魔将,提前拦在了紫玉天的遁光之前,意图在这必经之路拦截。

    可就在二人接近的瞬间,鬼刀魔将的心灵之内,却忽然生出了一丝丝的惊悚之感。它下意识的就往后退去,连续数步,然后它的脖颈与前胸,忽然间血液飘散,出现了两道深可见骨的狭长伤口,尤其是他的脖颈处,那颈骨几乎就已被彻底斩断!

    在刚才接近的那一刹那。紫玉天斩出的骨刀,竟然让他无法感应,也无法捕捉。只觉心神一个恍惚,自己的整个人就几乎,被对手一刀两断!可之后他都来不及恢复伤势,就不得不挥动大刀,全力遮蔽身前。他对面的少女,分明还有再接再厉之意!苍白色的刀光继续在他的视界之中幻动着,完全无法捉摸。

    这令鬼刀魔将心中发寒,一片寂冷,忖道这就是道种与深渊之间的差距?

    同为顶尖神师,二人的战力就相差这么多?他原以为自己,还能够抗衡个三招两式的,可最后却迎来了碾压般的结果。

    就在它以为自己就要死在对面紫玉天刀下之时,忽然一条条巨大的葛藤,从地下爆发伸展,并且刺出了无数的荆棘木刺。

    这令紫玉天的动作一顿,刀光一窒。同时远处传来了一声沉冷闷哼:“还不退下!你不是他的对手。”

    紫玉天闻言一哂,也不再停留留恋。紧随在张信的身影之后,进入到那飞梭之内,也将后方鬼刀魔将那怒恨忌惮的目光隔绝。

    当张信步入飞梭残骸中的时候,里面的几个人,犹自在发呆。张信见状不禁微一蹙眉,冷声问道:“你们是什么身份?出自哪一家上院,哪一个峰系?姓名为何?不知这荒原凶地,圣灵之下不得擅入?”

    “我等参见摘星使大人!”

    那年轻神师与四旬男子,这才清醒了过来。忙同时行礼。后者更是肃然答着:“在下左易,旁边这位是我师弟吴波,都是神静峰古慧上师门下的真传弟子。我们二人这次,是为护卫这位上官师匠,前往日月本山与师尊见面,结果在回归途中。被人袭击,结果坠落于此,遭遇邪魔围攻。”

    “师匠?”

    张信惊讶的微一挑眉,向众人之中,那个白衣少女看过去:“不知是哪里的师匠?”

    这个世间,凡是被称为‘师匠’的存在,都是在某一项技艺上,接近于登峰造极的宗师人物。

    而他之所以会第一时间,往此女看去,一是这位衣饰与其余的日月玄宗弟子不同,二则是气质不凡。

    “不敢当师匠之称,小女子上官彦雪,出身古器堂!”

    那白衣少女落落大方的朝张信一礼:“就在两个月前,小女子才侥幸通过考核,成为十三级的炼造师,”

    张信不禁动容,他知道‘古器堂’,那是中原地域最大的灵商,以经营法器法宝灵装的生意为主,此外还兼营丹药符阵盘等等。

    据说这‘古器堂’中,不但有着整个天穹大陆最好的炼造师,还有着至少三位排名前三的炼丹师,以及阵符师。

    而十三级的炼造师,虽距离‘师匠’之称还有一段距离,可他却知这眼前女子,年纪只怕还不到三十,修为才不到五级。

    这就极为可怖了,在这个年纪,就有了这样的造诣。

    而这时那吴波,又加了一句:“上官师匠,还是十二级的阵符师。”

    这次不止是张信,便是紫玉天,也往那白衣少女,投以惊异视线。

    张信心神震荡之余,也是释然。这就难怪二人对这位如此尊敬,以‘师匠’二字尊称。

    除了是十三级的炼器师之外,还拥有着十二级的阵符造诣么?

    这可远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炼制法宝法器时的成败,很大程度都决定于器阵器符的完善与否。

    如果这方面的能力过人,还有着各种的好处。能够让各种材料,发挥出极限之上的能力就是其一。

    等到眼前这女孩的修为,再强一点,炼造神宝都够资格了。

    想到‘神宝’,张信就眼神微动,不过他随即就把这念头压制了下来:“原来如此!那么二位这次,是为请上官师匠至日月本山,为古慧上师炼器?”

    眼见那左易吴波二人都纷纷点头,张信却又往周围扫网,眼神万分不解的问:“可你们又因何故遇袭?又是何人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