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04 一往无前
    这座教堂的神父在研究恶魔召唤,我们差一点就被他干掉了,如果没有阴影跳跃,单凭速掠是否可以突破那个扭曲空间还尚未可知,时机、地点和行为的吻合,让我和乔尼对这座教堂的神父隶属于末日真理教再无怀疑。一个正规宗教的清修士竟然也被末日真理教侵蚀,可以预想,现存的所有正规宗教都潜伏有末日真理教的人,若是在中央公国也就罢了,而在欧美地区乃至于西亚各国,都是足够震撼的信息,信仰的动摇,在信仰发达的地区所造成的影响力,绝对不下于一个国家政府被腐化。

    我们不清楚这个神父呆在伦敦有多长的时间了,他的情况,很可能真的没有被网络球和政府察觉,一名清修士在真正暴露出手段之前,内心的变化是很难察觉出来的,甚至于对意识力量的防御力,也更甚于其他人,而他过去的行为、名声和身份,就是最好的掩护网。就在他表面上兢兢业业主持教堂事务的时候,已经不为人知地完成了恶魔召唤,其中的布置绝对不可能是一朝就能成功的,而是倾注长年累月的小动作中——时间分散了这些小动作的影响力和异常性。

    当一个人有足够的耐心,用长达十几年乃至于几十年默默无闻的时间,去完成一项计划的时候,这项计划的发动绝对是难以阻止的。只是,这个世界上,拥有这份坚韧和沉默的人少之又少。可这个教堂的神父,就是这极少数人中的其中一个。

    我和乔尼都清楚,当自己拥有力量的时候,却选择了如此长时间的磨练,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们这一次的敌人很强大,末日真理教真的布置了一个致命的陷阱。这个陷阱所能承载的力量上限很高,绝对是针对聚集在伦敦的各个神秘组织的处境而来。恐怕,在末日真理教的判断中,除非网络球放弃会议的具体工作,将大部分主力收缩回伦敦,亦或着可以在短时间内整合各方神秘组织。否则,是很难打破这个陷阱的。

    “我们必须将情况上报,这已经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了。”乔尼严肃地说:“我们之前可以活下来,仅仅是因为你的超能正好针对性有效,这是运气,而不是必然。我们的底牌已经被那名神父摸清楚了,下一次就不会再有这种好运气了。虽然我也想做点什么,但是,继续下去只会白白丧命。”

    他直视着我。眼睛中所透露出来的神色,都证明他并非在敷衍或糊弄,他真的打算就此撤退了,但却不是害怕死亡,仅仅是不想白白丧命而已。神父召唤出来的恶魔还没出现真身,就已经体现出十分高端的神秘性,正常情况下,乔尼的确没有对抗这只恶魔的可能。正如他所说。不是每一次都能这么幸运地,因为超能的特性而逃过一劫。

    没有足够的能力。就不要多管闲事,他的态度十分明确。

    “我不是救世主,我只是猎手,我只会去做我能做到的事情。”乔尼继续说到,其实,他并不需要说这么多。这让我觉得,就此撤离对他而言,或许是一种无奈和痛苦,他无法真的对此无动于衷——他内心深处的感性,让他无法完全认可自己基于理性和本能做出的决定。所以,他希望我能代替他认可这个决定。

    这不应该说是怯懦,因为,一个人需要另一个人的认可,这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种认可,正是维系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础之一,是人类走出蒙昧后,逐渐走向文明的选择性进化。

    但是——

    “我会继续下去。”我这么对他说了:“你离开吧,乔尼,带着达芙一起离开伦敦,到中央公国去。”

    “为什么?你在做一件蠢事!”乔尼有些激动,我和他的初次见面并不愉快,这一次的结伴行动,也仅仅是利害关系的考量,没有丝毫的情谊成分在里面,但是,他的情绪仍旧波动起来。我可不觉得,这是因为他在担心我,他只是在我身上,看到了做出另一个选择的自己罢了。

    我的决定,从某种意义上,是对他的否定。他希望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那么,就必须让我知道,我的选择是错误的,如果两个选择都是“可能正确”,那么,做出一个决定的基础又是什么呢?单纯的理智、本能和感性?只有怪物,才会存在单纯的理性、本能和感性,才会以这种单纯而决定行止——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源于相信这个选择的唯一正确性,这个关系其实无关于事实上的正误,只在于自己的主观内心,因为,一个人永远都无法认知到和一个决定相关联的所有客观细节,并单纯依照这种绝对的客观而行动,简单来说,就是概率性无法上升到百分之百。而争辩与不合,也往往由此而来。

    “我从很小的时候起,就想做一个英雄。”我对自己笑起来,做出继续下去的决定,对我来说,已经是十分轻易的事情,甚至不需要多加考虑,因为,这个决定并不基于任何客观事实,而仅仅取决于,燃烧了很久很久的内心深处的梦。

    乔尼听到我的回答,表情有些呆滞,他似乎根本就想不到,我的回答是这样。我清楚他为什么这幅表情,对于一个明知道英雄不可为,却仍旧决定去打肿脸充英雄的人,还有什么好劝解的呢?说服一个人,无外乎就是摆事实讲道理而已,而对一个做梦的精神病,又如何去期待对方被事实道理说服呢?

    “你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乔尼十分认真地问到:“还是你真的觉得,自己很强,可以和网络球相提并论?你的能力,我都已经知道得一清二楚,你的速度很快,又拥有一只奇特的使魔,但那又怎么样呢?超能从来都不是完成的,可以适应任何环境的。你也许觉得自己就算打不过也能跑掉。过去或许也一直是这样,但是,我必须警告你,这样的想法是很危险的。对于巫师来说,限制速度有太多的方法,对于研究恶魔的人来说。阻止使魔的力量,也有太多的方法,那名神父绝对是专家。”

    “我的脑袋真的有问题。”我并没有反驳,而是在他变幻的神色中说到:“我的脑袋从很早以前就有问题了。”我指着自己的太阳穴说:“这里面,居住着一个怪物,在我决定接受它的时候,我就已经不再是一个正常人。我只是精神病,而不是笨蛋,你说的理由。我早就清楚,但是,这种种理由,都不是可以阻止我的理由。我不会变成一个正常人的,乔尼,从很早很早以前,我就没有选择了。”

    “不!你有选择的!你不能去!”乔尼按住我的肩膀,大声说到。“我可一点都不喜欢你,但是。我绝对不会放任你这样的孩子因为一时热血上头就去找死!”

    “我很强,乔尼,我真的很强很强,我必须相信自己很强很强,也必须证明自己真的很强很强……”我抓住他的手,以更大的力量掰开。“现在,就是我证明这一点的时候。”

    “为了证明自己很强就要去送死吗?还是说,不做这种事情,自己就不强大?如果你真的认为自己很强,就根本没有必要去证明!”乔尼沉声说到。

    “是的。对于一个英雄来说,光有强大的力量而不去体现,不去证明,就是走上了错误的道路。”我平静地说:“力量越大,责任就越大,责任越大,就越是要证明,自己拥有肩负起这个责任的力量。所以,我必须去,必须去证明,我能肩负起所有的责任,不被任何危险打倒,不因任何选择而迷惑。初次见面,乔尼,我是高川,很高兴和你合作了这么一段时间,那么,再会吧。”

    我抓住他发动速掠,移动到忏悔室的门口,抬起行李箱,按下启动魔方系统的开关。

    ——实验三型魔方系统就绪,充能开始。

    ——选择备选模式一,输弹管准备继续。

    ——模式一准备就绪,请使用者确认快捷名称。

    “高川歼灭炮。”我回答到。

    ——高川歼灭炮确认,设定结束,转换开始。

    行李箱的表面浮现层层叠叠的光状回路,在这昏暗的教堂中,显得尤为刺眼,回路将面积分割,仿佛就是由一片片的方块构成,而这些方块开始翻转,分散,构造并完成最后的统合。在擦擦擦的机括声中,再也不复行李箱的外表,而是以我的右臂核心构成的一门由几十个发射口和发射管构成的巨大炮体——长度超过三米,而圆截面也将近一米。体积变大,质量也变得更为沉重,如果是普通人,就别想把手抬起来了,开炮的后座力也绝对可以让人伤筋动骨。

    相比起以前用过的ky3000,ky1999在许多方面都没有达到使用状态,作为一件强攻型的重型武器,它对使用者和使用环境的要求太高了。单就声光现象来说,都已经太过显眼。不过,这把武器,是我在所有网络球实验型武器中,用得最顺手的了。

    ky1999的转换现象,让乔尼也露出吃惊的表情,大概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科幻风格”的武器吧,虽说如此,但ky1999仍旧是拥有神秘度的,尽管,这种神秘度十分低级,仅能够利用弹药基础来弥补。

    “离开吧,乔尼,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对他说到。

    乔尼深深看了我一眼,旋身化作一团燃灰,一路穿出教堂,就在他消失于我的连锁判定范围中时,我扣下了扳机。

    密集的枪炮声好似被无形的压力挤压在一起,频率的起伏,简直要撕裂空气。只是眨眼之间,地面的墙壁已经粉身碎骨,飞扬的尘灰遮掩了视野,而连锁判定也一度因为移动物体的激增和高度活跃,反馈回来的信息也变得迷蒙。我尽力排除这种迷蒙时,脑袋微微刺痛,鼻子有些发热,我十分熟悉这种现象,那是一种连锁判定所产生的负荷。而此时,炮管身周的空气。也出现了扭曲。我扶着炮管,双脚抵在地上,在后座力的作用下向后滑了足足一米,这才停止射击。

    兹——

    一阵长长的排气声响起,剧烈的风压以炮管为中心朝四周卷去。

    按照乔尼的说法,神父的起居室的确是存在也的。也不具备任何神秘性,而那本恶魔召唤书,则是一种“限制性道具”,只有在限定条件下,才会具备神秘性,因此,除开内容,也就是一本普通的书籍而已。造成异常的,是早已经被召唤出来的恶魔。而这只恶魔并非一直都在这个教堂中,因此,我们在进入教堂时,也没有觉察出异常来。

    只是在我们触碰了恶魔召唤书后,达成了激活恶魔召唤书的某些限定,从而一举唤来恶魔,之间将房间吞进了肚子里。比起从无到有地召唤恶魔,仅仅是让恶魔跳跃空间般定位移动无疑是更加简单的事情。更何况,这只恶魔本就具备扭曲空间的能力。

    我对恶魔研究不多。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虽然和恶魔交战过好几次,但是,对其认知仅仅是“常识”范围,并不足以完成更高层面上的判断。但是,乔尼不一样。他不仅猎杀巫师,也猎杀恶魔,因为两者往往同时出现,他对恶魔的了解,比我要深刻得多。所以。我相信他的判断——恶魔还没有离开,对面墙壁上已然消失的门和神父的起居室,正是恶魔还没有离开的证明,它不仅吃掉了那片空间,而且,一直都呆在墙壁后,通过自己的能力,让这面墙壁看起来仍旧完整。

    硝烟散去,在我的面前,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弹头,大半都落在墙底,但又少数的贯穿性弹头,却悬浮在半空中。或者说,是镶嵌在某种透明的物体上,这种透明本该是完全的,却因为弹头的效果,而呈现出一种可视的波纹,宛如一大团果冻在震颤。我的连锁判定在这之前,并没有观测到这个“果冻”,很可能,它并不算是“活动物质”。

    “没见过的恶魔……”我对自己说着,再次扣下扳机,既然能够将它打得现形,就证明ky11999并非毫无用处。

    那透明的果冻在震颤结束后,就彻底看不出形状了,眼前仿佛什么都没有,但是,而镶嵌在其上的子弹,毫无疑问会成为连锁判定观测的最好坐标。从初步观测来看,这只恶魔的体型很大,几乎等同于神父卧室的大小,但它的行动却不迟钝。在我开炮的一瞬间,它已经消失在前方,暴走的流弹直接摧毁了教会的外墙,以及百米之外黑灯瞎火的建筑——我希望没有人在里面,在城市里用重火力战斗,果然还是避免不了伤及无辜。但是,除了ky1999,我并没有带来其他武器,用钉锤对付这种大体积的恶魔,也许更有效一些,而且,震荡效果也对空间能力有一定的针对性。

    当然,前提是必须“观测”得到它。

    这只恶魔的移动,并非正常的方式,我在它消失的时候,已经用速掠移动到大街上,沿着直觉的方向不断跃进。我的速度很快,运动规律也足够复杂,但是,当它再出现时,叮在它身上的子弹距离我只有三米,从连锁判定对子弹细节的观测来判断,它直接把我包裹到了它的肚子里。四周的景物已经开始扭曲,但是,这应该只是视觉上的误差,或许,我是居于恶魔那扭曲空间的肚子中,观测着一切正常的外界。

    好在这个大家伙是“透明”的,它所通过的地方,并不缺少灯光的照射,当它包裹着我移动时,也无法避免它的肚子里产生影子。夸克斗篷包裹着我,沿着阴影跳跃出去,不过,刚钻出阴影,它便又再一次“闪现”,将我吞进肚子里。我不觉得神父没有考虑到影子的问题,夸克的能力,早在第一次被袭击的时候就已经暴露出来,只是,这只“恶魔”是在追逐我,而并非“监禁”我,它是沿着我移动的渠道追赶上来的,也就无法避开“光线”的问题,因为,在移动路线选择上,我才是主动方,只要我的动作足够快,就能在它吞下我后闪现到其它路线上时,逃离这种携带。

    这只果冻恶魔的每次闪现,都不是连贯的,它的行动轨迹,并不是一条直线,而是一个点和另一个点,因此,在它吞下我之后,我总有时间从阴影中跳脱而出。因为,我的速掠,会将哪怕是十分之一秒的时间,都变得足够充裕。

    虽然我在行动上仍旧维持主动,但是,如果将所有反应时间都用来筛选移动路线进行闪避的话,也就没有获胜的机会。而如果我动用ky1999,就不免会因为恶魔的能力,而波及周围的区域,造成重大的误伤。因此,我的选择暂时只有一个——抵达一个最佳的作战场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