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节 收获
    第二百三十九章节收获

    对于女娲娘娘的这番话,太上老君没有太在意,他还在想着刑天瞬间从自己身边撤退的情况,能够在一瞬间瞒过他圣人的察觉,可见刑天对空间法则掌握到了什么程度。

    过了片刻,太上老君面色凝重地说道:“刑天,你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么?只怕用不了太长的时间你便能够证道成圣,不过我是不会让你活到那个时候的……”

    听到太上老君之言,元始天尊不屑地暗自撇了撇嘴,心中暗忖道:“这样的大话你也好意思当着我们的面说,若是你真有那份能力也就不会让刑天给打了脸,连自己的后天功德至宝‘天地玄黄玲珑塔’都给损伤了,若不是刑天那混蛋感受到我与通天的压力早一步撤退,只怕你那‘天地玄黄玲珑塔’已经彻底完蛋了!”

    元始天尊这个猜测十分正确,刑天主动撤退的大半原因是因为感受到了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的异动,对于刑天来说他可不愿意把自己的性命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更何况那人还是与自己有深仇大恨的女娲娘娘,他可不想自己在关键的时刻被女娲娘娘给坑了,白白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成就太上老君的威名。

    人心难测,这一点刑天那是十分清楚,别得不说就连十二祖巫尚切如此,更何况是别人,十二祖巫为了大道之机都能够拉下脸与自己强索,女娲娘娘这个与自己有深仇大恨之人。得到机会能不给自己来一记阴狠的反击吗?

    “大师兄,我们回去吧!”元始天尊对太上老君有些无语,人都已经走干净了。太上老君却还沉浸于自己的想象之中,这让他如何能不为之恼火。

    听到元始天尊之言,太上老君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阴霾,不过这个时候他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与刑天的这一战的结果无法让元始天尊还有通天教主满意,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多费口舌。

    虽然自己失败了。失了面皮,可是太上老君相信刑天的下场也好不到那里去,这一战绝对给予了刑天最沉重的打击。自己小看了刑天,刑天也高估了自身的实力,若是他将那先天至宝‘混沌钟’拿在手中,那情况就又有所不同了。

    在太上老君看来刑天嚣张的不知天高地厚。与自己这样的圣人决战竟然舍弃了先天至宝‘混沌钟’。其实他却不知道‘混沌钟’这件先天至宝刑天根本就没有祭炼过,它的主人不是刑天而是嫦曦,那‘周天星斗大阵’也是由嫦曦与嫦娥姐妹掌握,刑天只是用自己的力量布下了此阵而已。

    “咳咳……”强行撕破空间回到太阴星后,刑天咳嗽不断,不时吐出一口淤血,太上老君的强大超出了他的预料,与太上老君的一战中。刑天心中很清楚,若不是太上老君为人太阴险。凡事都留有后手,只怕自己很难全身而退!

    在许多人的眼中,刑天同样也未全力以赴,毕竟那先天至宝‘混沌钟’一直都挂在太阴星之上,在很多人的眼中也认为刑天太狂妄了,竟然舍了‘混沌钟’这件先天至宝,只有刑天自己心里清楚,这一战自己是全力以付了,而且还大力算计了太上老君!

    “圣人的力量果然不是我现在的实力所能够挑战,不过这一战也让我对圣人的实力有了一个明确的了解,而且我与太上老君实力差距也并非是想象的那么大,若论自身力量,我并不弱于圣人,只是圣人对天道的掌握太恐怖了,在这洪荒天地之中他们能够随时借用天道之力,若是我再能够让自己的力量再突破一步,在修为实力超过太上老君,也并非遥不可及。”

    刑天的脸色浮现一抹病态的嫣红,随即恢复如常,武道霸体的力量开始修复身体的损伤,与太上老君的一战,让他收获良多,对他日后的修行有着巨大的帮助。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在与太上老君动手时,刑天的气势酝酿到极限,用那强大的外力来逼迫自己做出突破,虽然这一战后他的修为境界并没有多大突破,不过对自身力量的掌握却是更进一步。想要提升自身的实力,只能不断修炼,不断战斗,但是这一战刑天的肉身又有了一点点的突破。

    武道霸体神通可以让他拥有数百丈高的强大肉身,可以与神魔相比美,但在交手的一刹那,被他压缩到几乎正常的地步,肉身高度凝聚,对他的实力来说是一次极大的跨越,也对他肉身是一次极其强大的粹炼!

    从前,刑天并非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只是肉身施展武道霸体神通,变大变高简单,但要压缩却极为艰难,而在压缩之中用那无尽的力量来粹炼着自己的肉身。

    当然,这样的举动十分危险,这次刑天之所以能够成功,主要还是他的精神力量无比强大,强大的精神力量能够在外力的压迫之下控制住他的肉身不崩溃,若非如此只怕他的肉身在压缩到一半的时候就会被崩溃,毕竟刑天的肉身还没有强悍到可以驾驭那强悍的力量的地步,只有在外力的压迫之下,刺激到了他自身的潜力,让其勉强成功了。

    这一战对刑天来说还有一个收获,原始太阳印记,那并非仅仅只是至刚至阳的力量,并非只有太阳真火的属性,在这原始太阳印记之中还有一个更为惊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是东皇太一自己都没有了解到的,时间之力!

    是的,是时间之力!在这原始的太阳印记之中有着更为强大的时间之力,若不是刑天全力暴发自身的潜力,在太上老君那恐怖的外力压迫之下。他也不会发现自己所掠夺而来的这原始太阳本源印记之中竟然还蕴藏着时间之力。

    空间的力量刑天如今已经有了不小的明悟,对其也有了很大的掌握,可是对于时间之力。刑天的了解却是少之又少,这一次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他感悟时间之力的机会,刑天相信经过这一战后,他对时间之力的掌握有了一个不错了明悟。

    “嘿嘿,若是太上老君那个混蛋知道自己的这一场算计会让我有这么多的收获,只怕会气得吐血。虽然这一战有些冒险,可是正如那古语所说,福贵险中求。这一次我可是收获颇丰,高付出有高收获,这没有半点错误!”

    在刑天沉醉于自己的美好想象之时,嫦曦与嫦娥姐妹则是无比担忧地说道:“夫君。你怎么了。你的伤重不重,你可不要吓我们啊!”

    在听到嫦曦与嫦娥姐妹那惊恐的声音之时,刑天这方才清醒过来,连忙说道:“娘子,你们不用担心,我没有事,太上老君虽然厉害,可是还没有强大到可以重伤的我地步。你们放心吧,我的伤不要紧。只要稍微闭关休养一段时间便会没事,这都只是皮外伤而已!”

    皮外伤?刑天说得倒是很轻巧,他这伤也叫皮外伤,那真得不知什么方才叫内伤,什么叫重伤。不过他这番话却让嫦曦与嫦娥姐妹镇定下来,不再惊慌失措!

    刑天与嫦曦、嫦娥刚刚说出几句话时,女娲娘娘与玄冥祖巫则是紧随他们身边回到了太阴星之上,对于女娲娘娘与玄冥祖巫,刑天虽然也有所防备,不过却没有阻止她们进入太阴星中,刑天虽然有伤在身,可是他也有足够的信心自保,毕竟这里是太阴星。

    只听,刑天开口说道:“两位不去与三清他们相商,却回太阴星之上做什么,要知道你们的希望可是在三清的身上,而不是在我刑天的身上,只有三清方才能够给予你们所想要的,人族至宝‘崆峒印’只要还在太上老君身上一天,人族的大权便在他的掌握之下,他想要立人皇谁也挡不住,就算是女娲你为人族圣母也不行!”

    刑天说得是大实话,有人族至宝‘崆峒印’在手的太上老君,以他那人教教主的身份的确有着教化人族的最高权利,正是因为他有这样的权利,方才能够利用一点点的手段将刑天与人族之间的关系给斩断,断了刑天在人族之中的气运。

    听到刑天之言时,女娲娘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刑天,我们不是为人族之事而来,你也用不着如此防备我们,我们对你没有敌意,我相信你也看清了三清的用意,所以我们之间不是敌人,你用‘周天星斗大阵’封锁住诸天星辰之力虽然很解气,可是你这样做却把自己推到了与洪荒众生为敌的一面,我希望你能够放开对诸天星辰的掌握,不要给三清继续闹事的借口,让这件事情平静下来!”

    女娲娘娘没有说结束,只是说平静下来,因为她了解刑天,知道刑天不可能会就此了结与三清之间的仇怨,这一次看似刑天是胜利了,可是也让刑天与三清之间的关系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无论是太上老君也好,还是元始天尊也罢,他们都将刑天恨之入骨,想要对刑天除之而后快,可以说他们之间已经没有缓和的余地,女娲娘娘也好,玄冥祖巫也罢都不希望看到刑天再招惹事非,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玄冥祖巫也长叹一声说道:“刑天,收手吧,趁着那些人还没有被三清给鼓动起来收手吧,再闹下去对你没有什么好处,这‘周天星斗大阵’虽然很强大,可是再强大的阵法也有被轰破的一天,你完全没有必要与三清在这件事情上死嗑!”

    其实用不着玄冥祖巫与女娲娘娘劝说,刑天也不会继续再封锁诸天星辰之力下去,那样做虽然很解气,可是却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刑天虽然不怕麻烦,可是这样的麻烦还是少一点为好,更何况他已经达成了自己的目的,给了三清一个深刻的教训。

    刑天淡然说道:“好,既然玄冥祖巫这么说,那我便放开对诸天星辰的控制,不过这‘周天星斗大阵’我是不会轻易收回的,三清是什么样的为人,你们心里都明白,先前若是没有两位的阻挡,只怕那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已经对我下手了,这等没有信誉之人我也不敢放心,我若是收回‘周天星斗大阵’,只怕用不了多久他们便会杀上门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