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67 越狱者
    “高川先生动手的意识行走者,就是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意识行走者之一。如果敌人可以顺利解决,那就是一举两得。先不提我们有没有办法对付那个家伙,既然我们答应了,就会竭尽全力,但是,你们这边的支持,也是不可或缺的。考虑到敌人是复数,并且,都有可能拥有**等级的力量……”他在这里卖了一下关子,才在猫女的注视中继续说到:“甚至于,那些意识行走者中,就有**的真正主人。你们不觉得,这是个一网打尽的好机会吗?我觉得是,而且,我也觉得,你们一定也同样想到了,并且还做了相应的准备。告诉我们,和我们合作,让我们一起结束这一切,然后成为全球神秘联合的常任理事组织吧。”

    雅克说得很有激情,虽然声调不高,却充满了蓬勃的朝气,充满了足以打动他人的气质和利益。猫女看似被说动了,沉默了一会,说:“我们的确有计划,但是,敌人可不仅仅是对高川先生动了手脚,抵抗**的程度。我们有足够的资料,让我们相信,那是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敌人,也正因为有这样的感觉,所以才会谨慎行事,如果没有妥善的方法,我们也不想立刻和对方直接交锋,直到最后的行动时限之前,我们都在想方设法,提高自己这边的胜率。”

    雅克的表情动了动,眯起眼睛,反问到:“网络球也有没有信心的时候?而且,还是在意识领域,乃至于自己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就这样的态度,也打算完成中继器?”

    “这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而是敌人有让我们谨慎的地方。”猫女说着,看向玻璃墙,雅克等人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那里又出现新的影像。

    这次,是关于一个人如何变成绿色胶质物,已经对绿色胶质物的实验等等。一系列围绕着人体异变的影像。火炬之光的熟人,曾经使用**的力量,却被神秘意识行走者干掉的达郎,也是影像中的主角之一。火炬之光的人虽然在现场时,一副受害者的模样,甚至于“弱”到根本无法参与当时的战斗,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不明白,当时一连串变化的背后。都牵连着怎样的情报。

    耳语者的人,并没打算杀死达郎。达郎这个其实挺有能力的家伙,是被一股穿越高川意识的力量,沿着**的渠道,逆向反噬了自己的意识。这名神秘意识行走者的力量,可不仅仅是入侵了耳语者高川的意识,抵抗了**的力量那么简单。**的意识力量运作渠道,直到现在还是一个不解之谜。能够沿着**的意识通道反向侵蚀使用者,这已经在暗示着。对方的能力,很可能还凌驾于**——这样的敌人,十分十分危险。

    而现在的影像中,本已经意识死亡的达郎,彻底从物理结构上变异,变成了一坨人形的绿色胶质物。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意识死亡那么简单了。火炬之光的人第一次了解达郎之后的情况,不由得在心中一阵发紧。

    “这个家伙,还接触了什么?”雅克问的是什么,猫女自然清楚,但是。网路球也正是因为,意识死亡后的达郎,并没有接触任何神秘,自然就变成了这个状态,才愈发觉得背后的敌人是何等棘手。

    “没有,完全是他在意识死亡后的后继变化。”猫女摇摇头,说:“不仅仅是达郎,之前的实验体,都是我们的人。从手法来看,都是同一人干的,而且,就如高川先生所说,是那个在他意识中动了手脚的意识行走者,同时,也是潜伏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守株待兔的其中一人。”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有人可以通过意识,如此大幅度地影响人体。”雅克沉着脸,用同样严肃的语气说:“不,这已经不仅仅是影响人体的层面了。这个家伙的力量,可以直接从意识过度物质?接近微机胞的性质?”说到这里,他抽了抽气,看向猫女说:“你们,对微机胞技术的研究,有达到这个水平吗?”

    “如果中继器完成的话,也许可以达到,现在嘛……”猫女耸耸肩帮,说:“我甚至不觉得,末日真理教和纳粹,有可能完成了这种程度的解析。我们也好,他们也好,都只是技术的应用者,是追逐太阳,却不会去理解太阳的无知者。”

    “但是——”雅克的目光转回影像上,那些不断被解剖的绿色胶质人体,“这个意识行走者,却达到了这样的层次。和你说的一样,是个必须谨慎对待的敌人,神秘哪怕是高上一级,对低级的神秘,都会出现极大的克制。这个家伙的神秘,理论上,已经接近了统治局。”

    “是的,我们要对付的,是一个统治局层次的敌人。”猫女说:“所以,你们如果打算退出的话,也没关系。”

    “不,这很有意思。”雅克笑了笑,紧绷的气氛缓和了一些,“你们说过有所准备,不是吗?既然不打算欺骗我们去送死,那么,为什么不将你们的计划说一说呢?”

    “没问题,既然,你们都已经做出了决定的话……”猫女顿了顿,在众目睽睽中说到:“桃乐丝计划,我们从来都没期待过成功,它本身就是针对这个家伙的陷阱。”

    雅克的眉头一皱,紧紧盯着猫女,说:“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猫女不紧不慢地说:“桃乐丝计划被冻结本来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们缺少了一些关键的东西,并且,也不觉得有太大可能得到这个关键的东西,因为,我们根本就不清楚,缺少的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如今把计划重启,虽然也希望你们火炬之光或者耳语者可以给大家带来惊喜,但是。说实话,这只是次要的,相比起来,把它当作一个陷阱,性价比会更高一些,有成果的机会也更大。”她说到这里。顿了顿,又继续说到:“有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摆在眼前,那个意识行走者既然在高川先生的意识中做了手脚,那就必然不会没有更多的目的。现在的高川先生看似无恙,反而获得了意识层面上的强大防御力,但这并不代表就真的没有任何问题,否则高川先生也不会强调自己的情况,向我们寻求帮助。尽管高川先生也是一名意识行走者,并在意识中构筑了抵挡这名意识行走者的防线。让意识方面的问题一直没有恶化,然而,这也并不代表,那个意识行走者真的无法突破这道防线。”

    “你的意思是,那个意识行走者有可能是带着某些更加深入的目的,暂时潜伏在高川先生的意识中,对方随时都有击破高川先生的意识,并借助这条意识通道。直抵目标的能力?”雅克点点头,他也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就和我们看重耳语者。看重高川先生一样,对方也对高川先生另眼相看,并通过意识性的神秘,把他当成一个坐标?”

    “是的,这种可能性很大,只要高川先生在的地方。对方就同样存在。我们是以这样的考量来布置陷阱的。”猫女说:“在我们的评估中,这个意识行走者敌人拥有直接在意识和物质之间转换的能力,目前为止,所有和那个家伙的力量接触过,或者接近的人。都要经过严格的意识检查,包括我在内。本来,我已经不应该再担当实质性任务的执行者了,在没有确认对方的位置和能力之前,对我的风险评估也在警戒线上,直到高川先生说明了自己的意识状态,才让我重归第一线。我的存在本身,也同样是一个诱饵。”

    雅克理解地点点头,说:“如果那名意识行走者的力量一直潜伏在你的体内避过了检查,那么,你现在的情况,大概就和高川先生一样吧?对方可以直接锁定你的坐标,通过意识通道进行观测,做出一系列的动作——那么,你认为,现在那个家伙已经在窥视我们了吗?”

    “不,我不觉得。”猫女平静地说:“虽然这名意识行走者很厉害,但是,我毕竟还是清醒的,意识也经过强化。对方在潜伏的时候,可以避开意识检查,不被感觉到,这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如果对方利用我的意识进行某些活动的时候,我仍旧察觉不到,那就真的是很难想象了。我不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人可以做到这种事情。所以,在我看来,即便这名意识行走者真的在我的意识中做了点什么,也都是一次性的,这个家伙的机会,只有一次,所以,对方不会随便就浪费这次机会。当然,我更希望,其实这个家伙真的没能在我的意识中做点什么,这一切只是自己吓自己。”

    “我没有亲身经历过你这样的情况,所以我不予评置。不过,你的判断到是可以套用在高川先生身上。”雅克说。

    “没错,我们目前为止对耳语者的态度,对耳语者的引导,都是为了完成这次的陷阱。”猫女想了想,说:“也许高川先生已经察觉了,但是,我更希望他什么都没感觉到。”

    “可以理解,高川先生是距离那名意识行走者最近的人,如果他知道了什么,说不定同样会让那名意识行走者察觉。”雅克一脸理解的表情,反问到:“如果,对方真的知道了你们的打算,你们又有什么备用计划?”

    “没有。”猫女用毫无回转余地的口气说:“只要耳语者加入桃乐丝计划,高川先生就必然会协助我们做点什么。除非那名意识行走者在高川先生进入试验区之前,控制他的意识进行反悔,否则,一旦进入试验区,就已经是步入陷阱中了,高川先生之后的每一个决定,都会如同绞索一样勒紧对方的脖子,然后在最后一刻,将他彻底揪出来。”

    “我明白了,看来,你们对自己的陷阱很有信心。”雅克不再谈论陷阱的问题,“那么,耳语者什么时候会进入计划中?”

    “就在今天。”猫女说:“虽然我们表现得漠不关心,但实际上。我们比耳语者他们更想加快速度,只是为了不让那名意识行走者察觉,才不得不采取迂回的方式。”

    “我很高兴你们可以这么看重这次计划。”雅克微笑起来:“不管是桃乐丝计划本身,还是以这项计划构成的陷阱,我们都会全力协助你们。”

    “你说错了。”猫女掷地有声地回答:“这一次,无论计划还是陷阱。你们才是主角。我很期待,你们能够给予我们惊喜。”

    虽然仍旧怀疑火炬之光主动加入桃乐丝计划的目的,到底是针对桃乐丝计划本身,还是针对耳语者的高川,亦或者,两者都是跳板,最终目标仍旧会回到网络球和中继器本身,但是,既然是走火的决定。猫女还是打算遵从下去。她相信走火的判断,因为,对方一直没有出错过,如果这一次错了,那她也只能认了,毕竟,在评价上,走火的确是组织中最高等级。而自己这边做出的判断。出错的几率,比走火出错的几率要高上百分之十。

    尽管从已有的资料无法推断出。被自己等人视为敌人的那名意识行走者的实力上限到底在哪里,但是,如果这就是网络球完成中继器所必须跨越的障碍,那么,真正站在同一个地平线上战上一次,是十分必要的。就算失败。也能获取对方更多的情报。走火说过这样的话:所有的敌人,最棘手的地方,不在于他多么强大,而在于对他一无所知。猫女对此深以为然。

    虽然考虑到自己的安危,本就不应该再接手桃乐丝计划的重启。但是,无论是猫女自己的内心,还是“超级系”的反馈,催生了参与进来的决定。如果,不亲眼看到那个意识行走者,不实际去确认自己的意识真的没有隐患,猫女觉得自己一定会吃不饱睡不香。

    就在火炬之光和网络球决定了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合作时,曾经被他们提到的“亚洲人”之一,k正被两名身高体阔的看守架着胳膊,一路拖进牢房中。他被狠狠摔在坚硬的石墙上,虽然他的身体强健,但是疼痛还是免不了的。

    k蜷缩在地上,等待着疼痛过去,一边聆听着整个监狱的声音,以初步判断这里的环境。他如愿来到了这个地方,还活着的其他同伴,不,或者说棋子,都被分割关押起来。不过,他并不关心他们,实际上,他和那些名义上的同伴,真的不是一路人。甚至可以说,他们只是为了协助他完成这次任务,而被蒙骗过来的路人甲。到了这个时候,无论他们会落得怎样的下场,也和k没有关系了。

    k躺在冰冷的地上好半晌,没有人过来打扰他,也没有寻常监狱中那种犯人和狱警咋咋呼呼的场景。这里安静得连滴水声都能听见,气味也不算得浓烈,除了没有舒适的家居,环境倒也谈不上有多恶劣。

    自己在什么地方?什么位置?他并不清楚,自己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地方在网络球位于伦敦的各种设施中,也拥有重要的位置。他被带到这里来,是由他的能力,他的身份,以及他那一直都被怀疑的背景所决定的。网络球不会将他当作普通的犯人来看待,于是,他便有了通过这个重要的监狱性设施的核心,找到通往自己目的地的途径。

    k不确定有多少人,正在和他做着类似的行动,但他相信,自己是距离成功最近的人,至少是最近的之一。

    他翻过身体,仰躺在地上,活动了一下手腕。他的双手被套上了充满高科技气息的镣铐,但是,从他自己的体验来看,真正起作用的,可不是高科技,而是附着其上的神秘。如今他要调动自己的神秘,几乎很难——仅仅是几乎而已,他平静地笑了笑,自己还有翻盘的力量。

    他感受了一下,就算不动用神秘,身为神秘的持有者,感觉本就是最敏锐,也最可依赖的本能,而这个本能,可以让他察觉到肉眼看不到的东西。例如监视的源头。

    这种确认,花费了他好一番工夫,用本能的感觉去取代更具体的感官,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这里有太多看得见的危险,也有太多看不见的危险,彼此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就如同连环的陷阱。如何才能离开,而不被察觉,至少,可以和监视方进行周旋,并在这个过程中,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设施核心,是极为考验能力和运气的事情。

    网络球的人当然不是白痴,他们对敌人的把握和试探,决定了他们当前所在的高度。和这种高层次的敌人战斗,是一件刺激有趣的工作。

    k觉得,自己很喜欢这样的工作。

    大概三十分钟后,他有了结论——时机成熟,情况掌握,越狱开始。

    对流的空气,开始新一波的鼓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