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节 对战圣人
    第二百三十七章节对战圣人

    当刑天第二步落下之时,他的身躯只有几十丈了,等他第三步落下之时身躯已经几乎恢复到了正常,此时他的力量已经压缩到了极限,肉身的强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世界之力在他这肉身之中觉醒,一股浩瀚的力量冲出!

    “给我裂!”刑天怒吼着,气势如虹,先前他的气势已经极为强横,可是现在,他的气势又翻了数倍之多,一枪刺出惊天动地,以那无尽的锋芒狠狠地刺向了那只手掌!

    ‘砰’的一声,暴烈的力量仿佛要撕裂苍穹,巨大的冲击波从两人碰撞的一刹那爆发开来,将下方方圆数百里的虚空一下子撕裂开来,恐怖的空间风暴裹挟着无穷的空间力量向四周蔓延而去,呼啸吹荡,横扫一切!

    太上老君那恐怖的一掌的光芒在碰撞的一瞬间便轰然粉碎,接着刑天手中的‘噬魂枪’夹着全身的力量,结结实实地轰在太上老君的这只如玉般的手掌之上!

    刑天的实力强大的让太上老君感到意外,脸色瞬间为之变色,心念转动之间,只听唰的一声,先天至宝‘太极图’所化的金桥突然然展开,道纹笼罩方圆数百里,将他的身形稳定下来,抵消了刑天那恐怖的一击所带来的反震之力,阴阳二气流转,如同两头巨大的黑白鱼在他周身游动,将那虚空的风暴给消融一空!

    刑天一击得手之手,手中的‘噬魂枪’有如闪电一般再次挥出。一道道的枪芒结结实实地轰在了太上老君那如玉一般的手掌之上。

    轰!轰!轰!一阵阵的爆响不断地传来,那阴阳二气所形成的防御有如同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一颗陨石,波纹剧烈震荡。太上老君的白色道袍随风飘起,手臂震动,气血翻腾,眼中露出无比惊讶的神色!

    看到太上老君那惊讶的神色之时,刑天不屑地冷笑道:“太上老君,现在你还会认为我刑天接不下你区区的一招么?”

    看到刑天那狂傲之气时,太上老君的心中不由升起了一阵的怒意。收回了那被刑天轰得吃痛的手掌,然后冷哼一声说道:“好,刑天。你有资格与我一战,今天我便让你见识一下圣人的真正实力,让你知道天地间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准圣能够纵横的!”

    当太上老君的话语一落下,天空空然阴暗下来。乌云密布。太上老君一动怒,如同一尊魔神降临,恐怖无比,一掌向刑天拍去,刑天顿时只觉自己仿佛不容于这片天地,被天道孤立,只能等待苍天降罚,把自己毁灭!

    天道之力。这是圣人所独有的能力,太上老君在借助着自己寄托在天道之中的元神驾驭天道之力对刑天发动攻击。可以说这一刻刑天所面对的不是太上老君,而是天道!

    “太阳原始本源印记现,无上大日,光耀天地!”刑天一声怒喝,他身体之中的那道最原始的太阳本源印记与他肉身相融,一瞬间刑天的实力再次暴涨,虽然说刑天的太阳本源印记是掠夺而来,可是这道印记已经被他彻底炼化,有这道原始印记的加持,再配合刑天那源源不绝的世界之力,他的实力瞬间翻倍,悍然迎上了太上老君的这一招神通攻击!

    ‘轰’的一声巨响,太上老君的身躯不由摇摇晃晃,周身护体的阴阳二气波动更加剧烈,两条阴阳鱼几乎直接崩溃,这让他的心中更加为之震惊,刑天的力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难怪刑天敢当这么多人面前挑战自己。

    当然,如此强悍的对轰之下刑天也不好受,只见他的双臂齐齐断裂,闷哼一声,身躯被震得倒飞而出,翻滚出数百里外,也是受到了不轻的创伤!

    “刑天,你给我去死吧!”一瞬间太上老君的眼中杀机大作,白光一闪,下一刻便来到刑天坠落之地,刑天的实力增长实在太迅猛了,让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让他不得不对刑天下杀手。

    看到这突然的变化之时,女娲娘娘与玄冥祖巫的脸色不由为之凝重起来,她们想要上前阻止太上老君对刑天的追杀,可是那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却一齐挡在了她们的身前,不给他们上前插手的机会,这让女娲娘娘与玄冥祖巫为之恼火。

    在这一刻,西方极乐世界之中的准提与接引二圣也为之变色,不过他们却并非如同女娲娘娘与玄冥祖巫那样在担心刑天的安危,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做为观旁者他们要比女娲娘娘、玄冥祖巫要更加看清这一战,虽然刑天受到了重创,可是太上老君也并非他表面上那么轻松,想要斩杀刑天,太上老君还没有那个能力,毕竟刑天还没有动全力,他那护身的‘十二品业火红莲’还没有祭出。

    只听,准提圣人叹道:“好一个刑天,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有了如此惊人的进境,当初他抢夺的那道大道之机没有被后土祖巫所用,只怕他将会是诸圣之中最强大的存在,十二祖巫真是一群蠢货,为了一点点的私心却把刑天这样一个潜力无穷的家伙给得罪死了,真是愚蠢到了极点,这一战之后三清的脸面可就难看了,而我们圣人的尊严将会彻底被踏践,洪荒之中的那些大能只怕再也不会对我们有过多的认同!”

    接引圣人长叹一声说道:“刑天的实力的确是增长得很快,若是他能够继续保持下去,只怕在这一量劫之中便有可能以肉身证道,那时三清的压力可就大发了,以刑天这个疯子的为人,他是不会放过三清的,那时我们的机会便来了,至于那一点点的圣人尊严对我们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我们与刑天之间还有那不可化解的矛盾!”

    刑天强大了对于西方来说那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刑天越强大,三清所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除非太上老君能够在这一战之中斩杀刑天,不过那是不可能成功的,至少太上老君还没有这样的实力,那怕他可以借助于天道之力也做不到这一点,因为刑天身上的血气太强悍了,配合那源源不绝的世界之力足可以与太上老君拼个两败俱伤!

    兴奋,对于准提与接引二圣来说。这一场大战让他们无比的兴奋,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之光,看到了西方大兴的机会!

    相对于准提与接引二圣来说。血海之中的冥河则是苦丧着一张脸,刑天越强大对他来说也就越危险,因为他不知道刑天这个疯子会不会找上自己,毕竟他们之间可是有着不小的恩怨。一但刑天找上自己。冥河是没有实力能够自保的。

    当然,与冥河有同样感受的还有那五庄观之中的镇元子,当初他为了红云可是与刑天结下了仇怨,早知道刑天会如此的强悍,镇元子只怕也不会莽撞行事,他也在担心刑天这个疯子会对自己下手,毕竟自己的五庄观就在这万寿山上!

    刑天凭借着自己那强大的力量能够与太上老君硬拼两招,这对太上老君来说是无法接受的。要知道先前他可是说过刑天根本不是他一招之敌,现在两招都没有打死刑天。这让太上老君如何能不为之担忧,原本以来自己所面对的只是一只蝼蚁,可是动手之后却发现这根本是一只能够吃人的老虎,短短的时间刑天的进步如此之大,若是等刑天证道成圣,太上老君实在不敢想象那时的刑天会强大到何种地步。

    杀!太上老君此刻心中唯一的念头便是斩杀刑天,那怕付出一点点代价也是再所不惜,他不想让刑天再成长下去,那对他而言是巨大的威胁。

    就在太上老君俯身冲向刑天之时,突然他的心中传来一阵的心悸,一股无比强烈的危险传来,这让太上老君不由为之骇然,当太上老君用元神扫向自己周身之上,只见虚空之中一座巨大的黑山落下,那股气息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是什么东西?”太上老君不由地失声喊道,仅接着太上老君的头顶一道金光闪起,后天功德至宝‘天地玄黄玲珑塔’被太上老君给祭起。

    原本这‘天地玄黄玲珑塔’是针对刑天手中的‘十二品业火红莲’所准备的,可是现在太上老君却不得不提前祭出,以挡住那座巨大无比的黑山,在这黑山之上有着让他心悸的力量,那绝对能够对他这圣人之体造成致命伤害的力量。

    一个准圣能够发出对于圣人造成致命伤害的力量,这说出去不会有人相信,可是这一切都是实情,现在太上老君便面对这样的攻击,在这样的攻击之下太上老君不得不全力以付,以确保自身的安全。

    这个时候太上老君的心中不由地有了一点点悔意,自己太小看刑天了,刑天所隐藏的实力要比他心中所想的要厉害的多,他在算计刑天,却没有想到最终被刑天给算计了,若是这一战他不能拿下刑天,那他的面皮将会被彻底踏践,所谓的圣人尊严将会一文不值!

    看到太上老君祭起‘天地玄黄玲珑塔’时,刑天的眼中闪过了一道杀机,‘十二品业火红莲’无声无息地被他祭起,一道道的红莲业火疯狂地缠绕在了那‘天地玄黄玲珑塔’之上!

    “不好,中计了!”在感受到刑天祭出‘十二品业火红莲’之时,太上老君瞬间明白自己被刑天给算计上了,他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来自于‘天地玄黄玲珑塔’的变化,在那红莲业火的烧烤之下,‘天地玄黄玲珑塔’的力量在不断地消弱着,虽然很缓慢,可是那是的的确确在消弱,那红莲业火在不断地与‘天地玄黄玲珑塔’之中的功德对融。

    刑天也想干掉太上老君,不过他知道自己没有这个实力,所以在他发出挑战之时就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那就是毁掉‘天地玄黄玲珑塔’这件后天功德至宝,断掉太上老君的一条臂膀,那怕是让‘十二品业火红莲’付出不小的代价也再所不惜!

    在刑天的算计之下,太上老君中计了,被刑天给算计上,这个时候就算他有心想要收手,想要后退也来不及了,‘十二品业火红莲’已经死死地缠住了‘天地玄黄玲珑塔’,不给太上老君收手的机会,更何况刑天此刻也已经来到了太上老君的身前用他那强大的武道缠住太上老君不让他有机会收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