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63 月面的巢穴
    伦敦的天空,在这一晚的后半夜格外的明亮,除了可以看到的下弦月的部分,处于暗面中的另一半球体,也隐隐约约浮现出轮廓,衬托得这个夜晚格外的清爽剔透。在伦敦的普通市民眼中,这恐怕是这个城市难得一见的奇景吧,在很长的时间里,这个城市就一直被大量的悬浮颗粒物笼罩着,深藏在雾霾之中。但是,在神秘圈人士的眼中,如此美丽的夜晚,也格外散发出一种若有若无的异常气息,不管地点是不是在伦敦,这都不是他们熟悉的夜色。各方神秘组织的通讯穿过大陆和大洋,构成了覆盖整个星球的网络,在这个网络中,涌动着蠢蠢欲动的声息,这声息伴随着神秘组织,不断朝伦敦汇聚着。

    这一夜,距离神秘组织第一次全体会议开始前,倒数第二个夜晚,更多的外地人,涌入了这个繁华而表面上平和的大都会。无数的目光,不由自主投向这片天空,视野中的月球,似乎更大了,颜色也和往时不太一样,用肉眼看不太清楚,但是,通过加持有神秘性的超远距离观测装置去观测的话,就会明白,这种异常的由来——

    月面的环形山在蠕动,有什么东西,正在月球的表面增殖,而从月球背面传来的信号,则比正面的这些信号更加活跃。很早以前的登月活动,让普通人认识到,月球是何等荒凉危险的世界,绝非文学作品中描述的那般美好,但是,这样的月球,却不止一次成为人们想象的源泉。

    许多人都有想过,如果。月球上有另一个世界,另一些生命,即便实地勘察无法找到它们,但它们的确是存在的。它们可能是危险的,可能是无动于衷的,可能是根本就没将目光投降距离这个岩石球体最近的另一个充满水的星球——这样的想象。不可遏止地,在无数人的脑海中盘旋中。

    神秘学中,可以和月亮扯上关系的东西也有不少,甚至可以说,月亮,本就是“神秘”的一个重要源头。

    现在,这个夜晚,这样的想象,猜测。和考究,终于有了一个确切的答案——

    无数体积庞大的飞艇,正从环形山底部徐徐敞开的伪装掩口中上升,肉眼无法看到的暗面处,山体以块状各自的方式翻转着,重新构建出刚硬的轮廓,那是一种,充满了钢铁的质感。无比沉重,充满了棱角。经受了时间的洗礼,再一次焕发生机的苏醒。

    然后,用神秘的力量,观测着那片世界的人们,看到了一个个巨大的“卐”。

    “真他妈的扯谈!”同一时间,类似的脏话在巨大的通讯网络中响起。“纳粹!?他们真的就在月球上!”

    “他们打算干什么?发动全面战争吗?”

    “太快了!他们的动作不应该那么快的,参谋部都是吃屎长大的吗?”

    “马上启动紧急预案,把消息都传下去。继续关注他们的动向,你觉得他们会降落在什么地方?欧洲?非洲?美洲?亚洲?他们会重复一次闪电战吗?还是从攻打波兰开始?”

    “波兰、不列颠、美利坚和白苏的可能性最大,那些家伙可是相当傲慢的。”

    “多线作战的可能性有多少?他们可以办到吗?”

    “抱歉。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料。他们有中继器,想要估计他们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只能向网络球和五十一区申请相关资料。”

    “马上联系他们!”

    “等等!他们已经主动发来信息了。”

    “五十一区也派人去了伦敦?”

    “末日真理教和纳粹都有中继器的话,要对抗他们,就必须至少要有两个中继器。网络球是目前最有可能完成中继器的。”

    “该死的,谁来告诉我,中继器到底能有多强!?我这边已经一团乱了!”

    “先不要慌!从数据来看,月球方面才刚刚进入整军状态,距离开拔还有一段时间。关键是网络球那边不能再拖了!”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最少也有四十八小时,估计。”

    “估计!?你他妈的跟我说估计?”

    “好吧,我的意思是,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撑过四十八小时。就算网络球那边的会议顺利,我们也需要这些时间整合资源。”

    “……也许,纳粹会选择伦敦作为第一打击点?我们在做的事情,应该瞒不过他们的眼睛吧?”

    “这要看这些纳粹是怎样看待网络球中继器的,如果很在意的话,应该会成为第一打击对象。”

    “末日真理教那边的情况呢?”

    “和平时一样,没有什么额外的活跃。”

    “末日真理教会和纳粹联手吗?那样的话,我们也无法抽出太多的人手到伦敦那边去。”

    “抱歉,就在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埋在末日真理教中的线人全都中断了联系。”

    “真他妈的——”没有说完,说话者一阵压抑的沉默。

    “无论如何,都必须保证伦敦在未来的四十八小时内的安全。网络球将这些情报通知联合国了吗?”

    “是的,他们说已经在第一时间那么做了,以他们的信誉,就算那些国家部门无法直接观测到纳粹军队的集结,也应该会引起他们的高度重视。”

    “那就好,我可不想冲到第一线,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喂,我说,我们有多长时间,没有参加过这样的一场战争了?我都有点害怕了。”

    “整整七十年,先生。”

    “原来,我已经一百多岁了吗?时间还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去!通知神圣卡洛斯大教堂激活所有的安全舱,现在,是让那些连灵魂都开始结冰的家伙们发挥余热的时候了。”

    “是,他们会很高兴的,在这样的一场盛大的战争中死去。”

    所有从二战时期就存活下来的神秘组织,所有知道纳粹必将归来的神秘组织。所有藏在地下,隐居在高原上,躲藏在山林中,成为人类社会系统中一个不起眼零件的神秘组织,这些数量远超神秘圈人士所猜测,却的确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某片土地上的神秘组织们。都开始以半个世纪以来从未有过的高效和热力运作起来。就如同,一个满是锈迹的巨大蒸汽怪物,再一次喷出那浓浓的烟气,发出轰隆隆的声响。

    第三次世界大战,既在意料之中,又以预期之外的时间,响起鸣枪前的倒数。

    “开始了,开始了,开始了。开始了,开始了——”重复五次的声音,就如同事先调好的闹铃,将k从深眠中击醒。他猛然睁开眼睛,瞳孔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就从扩散的茫然,变得锐利而集中。他不是自然睡去的,他的视野。仍旧一片漆黑,他的手脚都被禁锢。整个身体被塞进了一个狭小的框体中,无法舒展开来。他的脑中回放着深眠前的记忆,自己和达郎被火炬之光当作礼物交给了网络球,两人在第一时间,就被塞入了转运的车子。在车子里,他们经受了一系列的检查。然后被强制昏迷了。

    身上除了蜷缩成一团的僵硬感,并没有额外的疼痛,k听到了车轮和马达的声音,空气的流动和车体的轻微离心力,都在他的脑海中。勾勒出自己所面临的处境——自己昏迷的时间并不长,自己的目的地还没有抵达。当然,按照计划中,即便是最好的情况,也不可能会被直接送入对方组织的核心进行关押和审讯,不过,越是严密的牢狱,就越有可能找到通往网络球核心的渠道。

    k重新回想了一下自己等人的计划,确定没有出现太大的岔子。不过,那“开始了”的呼唤,并不是来自于计划内的信号。他想,是什么“开始了”?但是,出于种种缘故,那个声音再没有出现。

    k复习了计划的重要事项,头脑和感官,再一次敏锐许多,这一次,从他身上散发出去的风,让他接受到了达郎的消息——这个同伴的境遇一点都不好,不仅在旅馆的时候,就因为出了差错而让自己变成了白痴,更在这个时候,似乎正在被解剖着。轻微的嗡嗡声,好似在空气中掀起一阵阵涟漪,让k的肌肤产生一种被静电击中的麻感,声音虽小,但他很确定,那是电锯的声音。

    黑暗中,电锯疯狂地转动着。

    随后是噗噗噗的声音,就好似切中了什么柔软的物质。

    虽然可以通过气流初步反馈那边的轮廓,但是,总没有肉眼看来的那么清晰切实。k想转身,找找自己被封闭起来的地方,有没有可以让自己偷瞄几眼的缝隙,但遗憾的是,这个空间狭窄到了,连大范围动动胳膊都难以做到的地步。

    他继续聆听,听不到人声,无论是说话的声音,还是脚步声,一个都没有,只有电锯切割什么东西的声响,以及那东西的碎片黏黏稠稠地摔落地面的声响。突然,有人拍打着k存在的密仓,k屏声静气,身体再一次僵下来。如果有必要,他会在一秒之内暴力突破这个禁锢着自己的密仓,他计算了一下自己的力量,觉得应该不会太难,对方虽然为他下了重重的限制,但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潜伏工作了,知道该怎么去处理,才能让自己在最快时间内恢复到可以动手的水平。

    k不知道,监视自己的人,是不是已经察觉到自己已经苏醒,之前拍打密仓的人,是不是就是那个监视的人,周围还有多少人。不过,既然是在车子里,那么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同行者,最多也不会超过十个人。

    这个数量还不放在他的眼中,他有信心,即便有车队增援在外,他也能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解决这辆车里的矛盾。

    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动弹,因为,在他的计划中,并不需要逃离网络球将自己带往的那个关押场所。

    k继续聆听外面的声音,过了好一会,终于有人说话了:“又是这样。这个家伙变成果冻人之后,体积一直都在增殖,到底哪儿出问题了?”

    果冻人?k想起了关于网络球这段时间遭遇的情报,网络球的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变成人形果冻的样子了。对于果冻人的大概资料,k还是知道的,那是某个一直潜伏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强大意识行走者。针对正常世界作出干涉的手段。

    不过,这些人谈论的,应该就是达郎,因为,k已经嗅到了他的味道,这个味道的源头,和之前电锯疯转的地方十分靠近。

    “达郎变成了果冻人?”k联想起之前响起的,被电锯切割时,显得软趴趴的声音。“网络球的人,是在用电锯解剖果冻人?”他不禁这么想到。应该不是网络球故意让达郎变成果冻人的,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之前的行动失败的下场。k见过意识溃散后的达郎本人,当时已经觉得,这个失败代价已经够大,却没想到,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变成果冻人被人解剖到底是怎样的感觉?k很想知道,却绝对不想亲身去尝试。

    “抑制剂没用吗?”另一个声音询问到。

    “不行。”回答的声音顿了顿。有些意外地说:“这一点都不像是神秘性的变异,更像是一种自然变化——”

    “你在说什么疯话!人体自然变成果冻?你确定自己没在开玩笑?”

    “我的意思是,这个家伙全身的细胞,乃至于基因部分都变异了,但是,却给人一种回归正常姿态的感觉。”

    “回归正常?你真的这么觉得?我们本来就应该是一大块果冻的样子。而不是有机碳结构?”

    “只是感觉而已,说真的,我都觉得有这种感觉的自己不太正常。不过,你看这里,很稳定的结构。不是吗?它就算分成单一的小单位,也有着集合体的全部功能,而无论小单位还是集合体,都很稳定,就像是不受到外部刺激影响一样。”

    “这些果冻粒子,到底有什么用?”

    “你问我,我问谁?大概可以吃吧。”

    “我可不喜欢吃这种东西。”那人说:“如果洒到地里,可以取代金坷垃吗?”

    “也许。”随着这句调侃,电锯声快速微弱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排气的声音,短短一秒后就听不到了。

    “好了,可以装袋了。记得倒点强酸进去,那玩意用来分解这些果冻最合适不过了。”

    “……嘿,伙计,说真的,这玩意说不定真的能吃。”

    “天啊,可不可以别提这个了,他可是人变成的!”

    “可他现在不是人了,不是吗?”

    “法克鱿!”

    叮叮当当的声音,就在说话双方的打趣中,持续了五分钟左右,然后,整个车厢就陷入一片宁静中。k正好不容易腾出一根手指,利用自己的神秘,用力而无声地,在禁锢自己的密仓中插出一个洞来,就听到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强大的惯性,让他所在的密仓向前滑去,撞倒了许多东西,又被坠落物砸在洞穿密仓的食指上,他反射性抽回手指,痛得脸蛋都挤成了一团。

    他一边想着:发生了什么事情?又一边为自己的倒霉叹息。

    不过,总算是有光线从食指大小的洞穴中渗入密仓中,让他再一次确认了,关押自己的这玩意,就是一个木箱,而且,还是最普通不过的木材。木箱外的光线挺亮,甚至让长处黑暗中的k觉得直接望过去的话,有些睁不开眼睛——车里的人,在那里架了一盏手术无影灯,不过,人都不在那边了。绿色的果冻状物质,有一半装入了袋子中,另一半则耷拉在外,看上去,轮廓像是人类的肢体。

    那是达郎吧,k一边为这个同伴的厄运默哀,一边继续观察其他的细节。

    然后,他听到了这样的声音:“月亮……”

    紧接着,就是一片长长的吸气声,仿佛说话和聆听的人,都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喂,伙计,这不是幻觉吧?”

    “我想不是,我们看到的,是一样的吧?”

    “是纳粹!他们真的就在月球上!”

    纳粹?听到这个名字,k也不由得愣了一下,但是,“纳粹在月球上”这个信息,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在黑巢中,这个情报已经逐渐朝核心外扩散了。不过,此时此刻,这辆车里的人应该是更加实际地确认了这一情报的真实性吧?k心中涌起了强烈的渴望,想要亲眼看一下天空。

    他好几次想要暴力冲破这个脆弱的箱子,但是,他终究还是忍耐下来了。他不确定,这个箱子是否真如材质般那么普通,也不想因为一时的冲破,破坏自己坚持了已久的计划。不能亲眼看到那令人惊叹的场面,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一定是值得的。k如此想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