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节 战
    第二百三十六章节战

    对于太上老君的诸多算计,刑天并没有去在意,对他来说当太上老君将自己与人族之间的因果气运斩断之时,他们之间已经没有和解的可能,这一战是必不可免,圣人又如何,别人怕圣人,刑天并不害怕,他自信单挑之下自己绝对有能力与圣人一战,就算胜不了,但全身而退却没有什么问题。

    刑天冷笑一声说道:“太上老君说那么多的废话有何用,最终还是要以武力来解决,你若是真想为洪荒众生着想,那我们便一战,你若是能够打败我,一切都好说,不就是区区的诸天星辰吗,我立即解除‘周天星斗大阵’,若是你胜不了我,那就请回吧,不要再提什么天道大势所趋,连你这圣人都无法改变,他就不是什么天道大势所趋!”

    刑天之言一落,女娲娘娘也好,玄冥祖巫也罢都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而嫦曦与嫦娥姐妹则是一脸的担忧,不过她们明白这个时候就算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以她们对刑天的了解,这是不可改变的。

    挑战圣人,刑天的决定让关注这一战的诸多洪荒大能为之震骇,他们都不清楚刑天究竟有什么样的底气敢以准圣之尊挑战圣人之威,虽然说洪荒诸多大能都知道刑天的实力强大,超出了一般准圣,可是他们不敢相信刑天有与圣人一战的能力,而且还是与诸圣之中排位最前的三清之首太上老君一战!

    听到刑天之言时,元始天尊不屑地说道:“真是无知者无畏。刑天,你真得以为自己在巫妖量劫之中斩杀了东皇太一就能够不把圣人放在眼里吗,我来与你一战。让你知道圣人的尊严是不容挑衅的,让你知道天下之大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准圣所能够了解的!”

    元始天尊之言一落,刑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神色,冷笑道:“就凭你元始天尊还不配与我说这样的大话,你还不够资格与我一战,若是通天教主说这番话还差不多少,毕竟他手中有‘诛仙剑阵’。而你仅仅只凭区区的先天至宝‘盘古幡’还没有资格口出狂言,更何况你认为自己能够代表的了太上老君吗,能够替太上老君做主吗?若是你能够做到这一点。那我也不见识与你一战!”

    刑天说着将目光投向了太上老君,等待着太上老君的回答,究竟是太上老君出战,还是让元始天尊代替他一战。刑天把这个选择交到了太上老君的手中。

    太上老君也没有想到刑天会狂到这个地步。竟然敢当着众人之面挑战自己,而元始天尊却不该自作主张上前说出那番话来,这让太上老君十分为难,刑天既然敢向自己发出挑战,那就有一定的底气,正如刑天所说得那样,元始天尊仅有‘盘古幡’这一件先天至宝,在三清之中实力最低。若是失手那自己先前的一切都将白费力气,更会让三清的名声一落千丈。也会影响到圣人的威望,可是若是自己不同意让元始天尊出战,只怕他的心中会对自己这个兄长有所不满,刑天这一手挑拨离间可是真厉害。

    不仅仅是刑天在看着太上老君,同样元始天尊也将目光投向了太上老君,希望能够得到太上老君的认可,代替太上老君与刑天一较高下!

    看到太上老君有所犹豫之时,刑天不屑地冷笑道:“太上老君,你怕了,若是怕了那就那里来回那里去,不要再拿什么狗屁不通的天地大势来说三道四!”

    刑天的这番话落下,元始天尊再也忍受不住,大声说道:“大师兄……”

    还没有等元始天尊把话说完,太上老君则是摆了摆手说道:“元始师弟,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不过这一次刑天要挑战的是我,我若是不应战,那怕是你胜了他,也会有人说我胆小不怕应战,既然如此那些战不是由我自己来解决!”

    太上老君此言一落,元始天尊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阴霾,虽然太上老君嘴上说得好听,可是元始天尊明白,太上老君这是在担心自己的实力不足,不想给自己证明自己的实力的机会,这如何能不让自信心高涨的元始天尊为之恼火。

    “好,太上老君,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这里离洪荒太近,当年巫妖两族决战的余波尚切将洪荒天地给破坏了,你我之间若是放手一战也不可避免让洪荒生灵受到影响,我们到那虚空一战!”刑天哈哈大笑着,随手撕开了空间向那虚空而去。

    刑天一动,太上老君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冷笑,同样随手一划破空而去,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见状也纷纷前去虚空观战,没有去理会女娲娘娘还有玄冥祖巫,至于嫦曦与嫦娥姐妹更是没有被他们看在眼中。

    女娲娘娘苦笑一声说道:“玄冥道友,我们也去虚空观战吧,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也只能祈祷刑天能够全身而退!”

    玄冥祖巫黯然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向嫦曦与嫦娥说道:“两位妹妹还是留守这太阴星吧,免得出现意外,你们可以放心,就算刑天不敌太上老君,我们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嫦曦与嫦娥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们不会在这里坐等,我们要去给夫君加油,就算是死,我们也会与夫君在一起!”

    嫦曦与嫦娥姐妹的坚持让玄冥祖巫暗叹了一口气,没有办法再劝说下去,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四人一起破空而去,出现在了虚空之中,在她出现之时,刑天与太上老君已经站在那虚空之中对持着,双方都在凝聚着力量,随时准备发动强烈的攻击。]]

    无论是太上老君也好,还是刑天也罢都不敢有所大意。圣人虽然很强大,可是刑天也不是吃素的,看到刑天手中那闪烁着精光的‘噬神枪’。太上老君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先天至宝‘太极图’也出现在了他手中。

    刑天沉声说道:“太上老君,请!”说着刑天一步跨出,向太上老君冲去,武道霸体全力运转起来,他的身躯开始膨胀起来,当他的脚步落下之时已经化作了一尊高张百丈的巨人。

    武道霸体的力量被刑天催发致力极限之时。这虚空都为之震荡起来,无尽的战意向四周散发,仿佛要将这虚空之地化为一片战场。战意四射,在疯狂地排斥着那一切的力量,五行错乱,灵气消散。有得仅仅只是战意。

    在刑天对立的一方。太上老君手中的先天至宝‘太极图’化为一道金光一座金桥出现在这虚空之中,一瞬间那暴虐的虚空气息完全平静下来,仿佛是一个寂静的世界。

    刑天虽然已经脱胎换骨早已经脱离了巫族之身,不过他所修行的武道却是霸气十足,那霸气比巫族所拥有的力量还要霸道无比,在内世界的支撑之下一道道的世界之力融入到了自身之中,刑天那百丈的巨人之体的力量被调动起来,暴烈的力量充斥着他的全身。让他处于前所未有的强大之中。

    咚!咚!咚!刑天的心在剧烈地跳动着,气血在疯狂地运转着。短短时间之内他的血气旺盛了数十倍,而他的力量也再次疯狂地增长起来。

    铮!铮!铮!一道道鸣声响起,在刑天四周那数十里方圆的空间被他那强大的血气给压爆,无数的空间之力向四周散开,这时的刑天仿佛是一尊通天的神魔,散发出无尽的战意,那气势骇人至极,即便是当初的巫妖决战,刑天斩杀那东皇太一之时也未曾使如如此狂暴的力量,可以想象,这必定是他前所未有的一击。

    太上老君冷静地看着刑天向自己冲来,用平淡的语气说道:“刑天,别看你现在表现的有如那神魔一般,可是你的修为实力,还未达到可以与我一战的程度,甚至连接下我一招的可能都没有!若是按照普通的修士的境界,你或许已经超越了准圣的境界,可是我乃是圣人,你的实力再强也远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说到这里时,太上老君的语音一顿,然后沉声说道:“刑天,让我送你上路吧,我要用你的血来告戒洪荒众生,圣人的尊严是不容挑衅的!”

    说话之间,太上老君抬起一只手掌,这只手掌洁白如玉,光滑无比,甚至连女子也要嫉妒,但就是这只手掌如同一个凹下的黑洞,仿佛将虚空塌陷,恐怖无比,那便是圣人之力,太上老君所悟得大道之力!

    “杀!”刑天一声爆喝,全身那恐怖的力量瞬间暴发,一头黑发乱舞,迈出第二步,手持‘噬魂枪’毫无畏惧地冲向太上老君所拍出的这一掌!

    看到刑天此举之时,元始天尊、通天教主还有女娲娘娘都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他们身为圣人十分清楚太上老君那平淡的一掌所代表的意义,表面上看起来这一掌没有什么,其实他们都明白太上老君已经是全力而为了,所以他们认为刑天选择正面交锋那完全是在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圣人的力量不是准圣所能够抵挡的。

    太上老君所悟的大道乃是上善若水,他这一掌虽然没有那强大的气势,可是之中蕴含量的力量是十分恐怖的,一掌拍出,吞噬万物,就算刑天那强如神魔的武道霸体,若是落入到这只手掌之中,也要被搅得粉碎!

    刑天的第二步还未落下,突然他那庞大的身躯竟然在不断收缩着,骨骼、肌肉、血管、经络、经脉、五脏六腑,统统在不断在压缩着,武道霸体的暴发可以让身体变大,以容纳更为强大的力量,爆发出更为强大的攻击,可是现在刑天突然将这神魔一样的身体收缩,把那一身恐怖的力量压缩在这更小的肉身之中,这完全是疯狂的行为,虽然说压缩之后的力量并不会有所减弱,反而会变得更加精纯,更加强大,可是这样做却有着巨大的危险,稍有不慎那便被轰的一声被那强大的力量给撑爆身体。

    就算是刑天的身体经过了无数次的粹炼,那也无法降低这样疯狂行为所带来的危险,看到刑天此举之时,玄冥祖巫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凝重,别看女娲娘娘、通天教主还有元始天尊他们为圣人,可是他们并不清楚刑天这样行为的疯狂程度,毕竟他们不是走得肉身证道之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