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60 计划重启
    特勤女仆队到底是怎样的一支队伍,义体高川并不清楚,不过看起来挺精英的样子,并不是因为她们轻易就招架住哥特少女的重锤,并且用一种强势的态度结束这次的争端,当时的三方都没有动上真格的能力,义体高川相信,这些女仆所展现出来的能力,也不止那么一点儿。

    她们说强,的确也算是强吧,但是,却和一般的“强”有些不一样。具体是什么地方的异常,义体高川也说不清楚,纯粹是一种感觉而已。

    这些女仆和负责宅邸日常服务的不列颠女仆有着明显的区别,不仅仅在于战斗力的多少和服饰上的差别。就五官长相来说,这些女仆很难看出是具体哪个洲际国家的特色,但是用混血来形容也有点不对劲的地方,虽然完全足以称得上美丽,也各有气质,但就是有点儿不像是“人类”,身材也是一样,在主流的审美观中,足以打上极高的分数,却就是让人有一种“真实三次元的女性不可能有这种身材”的感觉。

    然而,连锁判定可以观测到这些特勤女仆的存在,视网膜屏幕中,也罗列着她们生理数据,这些证据都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证明她们并不是“假货”,而是真正存在的“人类生命”。当这个支队的领头女仆转过身的时候,义体高川从黑丝长袜的尽头,飞旋的短裙下摆处,观测到了她大腿肌肤上,那仿佛是纹身一样的美体数字:021。

    关于这个数字,通常可以想到的意义,便是这些女仆的编号,但是,这些编号的背后。又有怎样的意义呢?义体高川冷眼旁观着这些女仆将死者的尸体扛起来,对自己和哥特少女再次躬身行礼后,快速消失在这片冷清的走廊中。

    “真没意思。”直到这些女仆消失后,哥特少女又一次露出桀骜不驯的冷笑,她的视线转向其他方向,似乎也有离开的意思。义体高川直到现在都不清楚。这个女孩到底是为了什么,突然出手试探自己。不过,多少也明白,对方必然是代表五十一区而来的。耳语者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和五十一区有过一段合作,彼此之间说情谊倒也谈不上,但是,彼此之间的关系,自然比其他没有参与当时五十一区的行动。没能在行动中展现自己力量的那些组织,更加要好一些。

    五十一区是美利坚的官方组织,火炬之光是美利坚的本土神秘组织,双方都能代表美利坚,乃至于美洲的意志,要说彼此之间没有合作,只存在恶性竞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网络球的根基在不列颠。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充当女王的喉舌。其在欧洲地区的关系,更是让他们直接拥有代表欧洲意志的可能性,但是,他们却和五十一区的关系更为紧密,和火炬之光存在更强类的对抗性。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若换作是耳语者的话。一定会感到万分头疼吧,仿佛自己的每一个动作,所掀起的涟漪会不可遏止地扩散开来,对世界局势造成难以预测的影响,即便自己的初衷是好的。但却又可能在连锁反应之后,诞生一个出乎意料的恶劣结果,所涉及的他方到底会有怎样的变化,也会变得更加暧昧。

    身为决策人员,如果没有一定的魄力、判断力、执行力和心理素质,大概会一直被动地沉默下去,不敢做太大的动作吧。一想到自己的每一个决定,都会让世界颤抖起来,这种强大的压力,可不是随便闹着玩的。也亏得走火可以一直都稳稳当当地坐在这个位置上。

    现在,耳语者的情况,也有点这样的味道。五十一区、火炬之光、**的持有者,网络球……全都趁着会议召开前的短暂时间,做了一些针对耳语者的行动。义体高川并没有看到全部的行动,但是,他相信,自己所遇到的事情,绝对不可能仅仅是偶然——例如,哥特少女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或是单纯因为私人喜好,就对自己发起进攻。

    五十一区作为一个秘密军事区,向来都不会放纵自己的成员。在那样的组织里,任务需求总是在个性展示之前的第一选择。义体高川不觉得,这个哥特少女可以例外,即便,她也许和中继器核心“玛丽亚”存在某种异常的关系。

    但是,考虑到哥特少女的态度之后,反而愈发觉得,五十一区对这个会议,对网络球,对耳语者的态度,变得更加暧昧了。如果美利坚有了强硬的决定,五十一区自然也不可能违这个决定,但是,他们也应该清楚知道,网络球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组织。两者之间的合作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也取得了可谓是双赢的结果,五十一区中继器的建立,不过是其中比特别的范例而已。

    要彻底和网络球反目,五十一区大概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吧。这个时候,再掺杂进来一个同样是强硬派,正力图恢复自身世界性地位的火炬之光,要说没有想法,也大概是不可能的吧。那么,五十一区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呢?光明正大地表明,自己会支持网络球,似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他们真的有这样的决定,就不会到了这个时候,还只有哥特少女出现在宅邸里。恐怕,这个女孩长时间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宅邸里的其他人知道她的存在的,并没有多少吧?

    义体高川目送哥特少女离开走廊,放下对五十一区动向的猜测,更该担心这些问题的,不是耳语者,而应该是网络球。耳语者虽然也需要对情势的判断和认知,但是,并不需要揭根究底,只需要头脑中有一个大概的印象就够了。目前来说,耳语者的地位,还是十分稳当的,这些神秘组织之间的明争暗斗,更大的针对性,都只是欧美区域的领导权和话语权而已。没有摆平自己后花园里的问题之前。应该不会对耳语者虎视眈眈,除非,他们真的已经被逼得无法继续在欧美地区呆下去,不得不用最激烈的手段,去争取亚洲方面的权益。

    也许,未来会变成那样。但是,那也仅仅是未来。网络球所召开的全球神秘组织照会,无疑正踩在转变点上。如果会议失败,预期的联盟体系无法构建,那么,但是一个末日真理教的发力,就会让这些人吃尽苦头,欧美地区的局势也会迅速滑落深渊,这些神秘组织全面向亚洲转移。开辟新的战场,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现实。但是,如果会议成功的话,大概可以顶住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第一波侵攻,达到为自己争取壮大时间的目的,如同“高川”所经历的其他世界线一样,构造出一个多足鼎力的相对平衡局面,这个平衡。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打破的。

    义体高川希望未来的走向,会是后一种。但是,就这个世界线的剧本进展速度来看,前一种的可能性,甚至超过了百分之五十。在其他高川的记忆资讯中,并不存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和“末日开始”的资料,在那些世界线里。虽然同样充满了末日逼近的压抑,但是,却存在一种格外强大的抵抗力,或许,多少可以证明。末日症候群的病人们,在潜意识里也是不想就这样死掉的吧。

    而在当前这个世界线里,这种抵抗力的感觉,已经变得十分弱小了。义体高川对此有着强烈的感受,这个世界里,所有“正面”的东西,都显得格外步履蹒跚,格局受限,而“负面”的东西,却往往如瀑布一般,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从四面八方撞击着所有限制它的一切。

    如果将这个世界看成是一个牢笼,那么,这个牢笼已经开始摇摇欲坠了。

    义体高川也往往觉得,无论做什么,总会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自己的行动很勉强,选项中,根本就没有可以真的谈得上“好”的。这种似乎一切都会尽可能往坏的方向发展的感觉,真的很难让人期待,可以突然有这么绝好的消息。

    所以——

    “会失败吗?网络球。”义体高川喃喃自语着,走进死者的房间。在门口处,他终于看到了一些痕迹,大致可以证明,这名新的死者,并非全然没有做出反抗。诚然,她的身体没有明显的创伤,但是,意志上的抗争,让她获得了一些反应的时间。义体高川蹲在门口,靠近门脚的地方,有一些淡淡的水印,用肉眼根本就看不出来,但在视网膜屏幕中,这个地方的湿度,哪怕是最微小的差别,也会清晰如白纸黑字。水渍的成分是唾液,显得十分凌乱,这名女性死者,用自己舌头留下了最少的信息——l。

    应该是“l”,义体高川分析了好一会,也当作是某种方向的指示在周边查询过,但是,如果考虑到这个痕迹,不是未完成的笔画,而是一个由死者坚持完成的完整信息的话,看作是“l”的确是有其道理的。

    “l”到底是一个地名?一个物品的名字?或是某个人的代号?义体高川并不清楚,但是,死者必然清楚,熟悉她的人,知道她一些秘密的人,可能会有一些线索。他站起来的时候,身后已经有人等着有好一会了。

    义体高川并没有忽略这个男人的到来:“久等了,走火。”

    “找到了点什么有用的吗?”走火开门见山地问到。他没有带其他人来,这个地方还没有封锁,也没有刻意派人来封锁,特勤女仆队仅仅带走了死者的尸体而已。因为凶手的作案手段隐晦,整座宅邸也处于一种保守防御的状态,其他人却是很难清楚此时此刻发生的恶性命案。

    就如同第一个死者,在夜晚过去了之后才被发现。义体高川觉得,如果哥特少女就住在这附近,如果不是自己在经过灰雾旅馆事件后,对相关的力量有一些相对敏锐的感觉的话。这第二名死者,大概也会过后很久才会被发现吧。

    其实,义体高川觉得,走火并不是很重视这些涉及了“**力量”的死者,或许,在他的心中。除了对受害组织的解释和承诺之外,还有着更大角度的视野和更深沉的谋划。不过,既然走火问到了,义体高川也没藏着掖着。

    “这里有水印。”义体高川示意了一下位置,说:“我觉得是个字母l。你有什么印象吗?”

    “l?”走火的反应十分平淡,但他确实有印象。“如果是和**有关的话,倒不是说完全没有线索。当时**的持有者,自称为基拉,意思就是‘杀人者’。他提到过l的存在,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点……值得玩味。”他在形容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似乎花了一点工夫,才找到合适的词语。

    “玩味?”义体高川不太明白。

    “不是敌人。也不是朋友,是敌人,也是朋友,大致就是——必须有对方的存在,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这样的感觉。”走火说,“一对好基友。”

    “那么,l干掉了基拉,成为了新的**的持有者?”义体高川提出最简单的假设。

    “l到底是谁。我们也不清楚。”走火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假设,他只是说:“我只有一种感觉。他就在我们的队伍中。”

    “排查的效果如何?”义体高川明白过来,走火定然已经对自己的队伍展开调查,或许特勤女仆的调动,正是为了补充在这个调查中产生缺口的人手——过去从未听说过,网络球有这支队伍,在特殊的时间启用新面孔。必然是有着特殊原因的。

    “不是很理想。”走火平静地回答到,却又说:“不过,我们已经成功缩小了嫌疑范围。”

    “真不明白,如果这个l真的是**的持有者的话,为什么要针对我。”义体高川耸耸肩膀。“如果他会觉得,针对我可以迫使你们的计划流产,那就太天真了。我不觉得他是这样的人,所以,在我身上,定然存在什么他很在意的东西。”他说得轻松,但是,从本意上,去是一种话术的诱导。

    “对方到底想要什么,还不十分明确。”走火点点头,“但是,无论对方想要什么,高川先生你是必须测试的一个点,这倒是很容易明白。高川先生,你觉得会是什么呢?让他如此在意的东西。”

    走火的反问,似乎别有深意,但是,义体高川并不打算去揣摩真正的意思,而将其当作一个简单的问题来回答:“我觉得,他想找的,大概是在瓦尔普吉斯之夜里,把你们逼得有点狼狈的那个意识行走者吧?”这么说着的时候,原本只是一种引诱思维的陷阱,却让他突然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不由得深思自己的这个回答。

    或许,这些死亡事件,真的是把矛头指向少年高川和“江”?是因为,他们在瓦尔普吉斯之夜里做的事情,让人感到头疼?是因为这个“l”察觉到了,自己最棘手的敌人,是在什么地方?是为了,要找到一个确切的,可以对两者进行打击的方法,而进行的试探与布置?

    义体高川的表情严肃起来,不过,却不是十分紧张,如果**的持有者,真的意识到了这些情况,对他而言,自然是有利的一面。他的深思,似乎将这个认真的态度传达给了走火,让走火也微微有些认真地拧起眉头来。

    做为一个社交的老油条,走火当然可以敏锐察觉出来,哪些话是敷衍,哪些话是陷阱,哪些话才是真正触及心灵的思考。义体高川的话,他很少放在心上,但是,这一次的判断,对方那种打心底滋生出的深思和认真,却让他不得不去考虑,对方的判断,可信度究竟可以上涨多少。

    走火思考着,起初那些由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入侵者造成的死伤事件,提出了这样的猜测:“或许l针对的,就是基拉,而这个基拉,就是入侵瓦尔普吉斯之夜的那名强大的意识行走者,也同时是造成高川先生您的意识问题的元凶。”

    对于这个“元凶”更加了解的义体高川,当然不觉得走火的猜测是正确的。基拉和少年高川、“江”绝对不是可以相提并论的存在。其实,义体高川比较倾向于,基拉一早就被l干掉了。

    “不管怎样,现在又死了一个,你打算如何交代呢?走火。”义体高川问道。

    “这次的比较棘手,是五十一区的意识行走者。”走火没有遮遮掩掩,说到:“或许情况会变得针对你们,高川先生,尤其是你。不过不用担心,我已经决定了,明天就带你们离开这里,只要在会议之前不再碰面,就没什么问题。而且,我觉得,桃乐丝计划,应该是重新启动的时候了。”他凝视着义体高川:“明天开始,会为你们准备相关的考察资料,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