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节 太上老君的反击
    第二百三十五章节太上老君的反击

    当刑天的话语落下之时,女娲娘娘与玄冥祖巫为之震惊,太意外了,她们实在没有想到人族气运在刑天的眼里竟然会如此不堪,这让她们心中有无数言语却是无法说出口来。劝说刑天,怎么劝,人家本身便不在意这气运之失,她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女娲娘娘只能将目光投向玄冥祖巫,让玄冥祖巫出面让刑天先收回攻击,要不然这样对轰下去事情只会越来越麻烦,若是真得让刑天将伏羲的人皇气息给轰散,那她先前所付出的一切代价都将化为流水。

    虽然心中有着一点点的不愿意,可是玄冥祖巫却不得不出面,她的内心之中也担心这一切是一场阴谋,一场针对巫妖两族的阴谋,那问题可就大发了。

    只听,玄冥祖巫说道:“刑天收手吧,这一切都是三清的阴谋,你攻击的越厉害,三清越高兴,他们的阴谋诡计越会得逞,你或许是消除了所谓的隐患,可是为了一时之气而将自己拖入到人族的敌对一方值得吗?要知道人族可是三界的主角,你这么做会给三清无尽的借口向你动手,会让你身处险境之中!”

    刑天是一时之气方才会下如此重手吗?不,并非如此,人族的气运刑天尚切不在意,又怎么会因一时之气而大动干戈,他这么做是有自己的用意,至于说三清将会动手,刑天更是不在意。‘周天星斗大阵’在手他又何必在意三清,更何况刑天也有自己的杀手锏。

    “大师兄,女娲与玄冥都已经进入到太阴星了。我们是时候给你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了,让他们知道与天地大势对抗的下场!”元始天尊那语气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杀意,看样子他是忍不住自己心中那无尽的贪念,要将女娲娘娘与玄冥祖巫还有刑天一网打尽!

    听到元始天尊之言时,太上老君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失望的神色,只不过这道神色的变化太快了,而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都把精力放在了太阴星之上并没有发现而已。若是女娲娘娘与玄冥祖巫还有刑天那么容易干掉,太上老君会付出这么大的努力,布下这么一个大局将他们给一点一点地拖入其中吗?

    太上老君摇了摇头说道:“不。现在不是我们动手的时候,你不要妄想一口吃个胖子,心太大只会伤着自己,女娲毕竟是圣人。而且她为人族圣母。与人族的联系与是刑天所能够相提并论的,我们可以陷害刑天,将他身上的人族气运给逐离,但是想对女娲这点手段便上不得台面了,而且一旦失手,我们与女娲之间的因果可就太大了!”

    因果,太上老君可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背上太大的因果,正是如此太上老君方才会一步一步引众人入局。而不是强自出击,可以说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十分了得。没有让他背负太多的因果,若是这个时候对女娲出手,那因果可就大发了,毕竟他还没有到一手遮天的地步!当然,最重要的是太上老君没有信心可以拿下太阴星,毕竟刑天的‘周天天星斗大阵’摆在那里,以先天至宝‘混沌钟’为核心的‘周天星斗大阵’就如同一个乌龟壳,让他是难下下嘴!

    还有太上老君也不敢冒险,虽然说女娲娘娘与玄冥祖巫前去太阴星,会阻止刑天的疯狂,可是刑天就量个疯子,一个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疯子,把这个混蛋给逼急了,他一怒之下真得会干出轰杀伏羲的事情来,伏羲若是出了意外,他先前所布下的种种算计都将落空不说,甚至会让自己背上天大的因果业力,那时他的乐子可就大发了!

    伏羲为人皇这已经是人所共知之事,至少洪荒大能都能够感受得到来自于伏羲身上那强大的人皇气息,一旦伏羲身殒,人族大兴那就成了一个笑话,什么天地主角那只是一家之言,不会有任何一方去认可。

    “大师兄,难道我们就这样任由刑天那混蛋如此嚣张下去不成,任由他如此封锁整个诸天星辰之力不成?若是如此我们如何挽回人族的信心,如何能够掌握人族?”元始天尊的话语之中有着一丝的愤怒与置疑。

    是的,是置疑,这个时候元始天尊对太上老君起了置疑,他忘记了今天的这一切都是太上老君一人的功劳,与他根本没有什么关系,他充其量不过是太上老君的一个帮手而已,根本没有资格与太上老君这么说话。

    太上老君皱了一下眉头,沉声说道:“元始师弟凡事不可急功近利,你若是连这点忍耐之心都没有,那还谈什么称霸洪荒,谈什么独揽人族气运!”

    元始天尊听到这番话时,心中则是不以为然地暗忖道:“什么称霸洪荒,什么独揽人族气运,那都是你一个人的好处,我与通天不过只是你的打手,根本分享不了半点利益,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你让我如何能够安心!”

    元始天尊不安心,今天太上老君能够除了刑天在人族之中的气运,将刑天给踢出局,那么明天他就可以将自己给踢出局,连刑天都被算计成这个样子,更何况是自己这个在人族之中根本没有什么根基的存在。

    自从三清分家的那一刻起,元始天尊的心中早已经没有了什么三清如一的念头,更何况这件事情自始至终都是太上老君一个人在布局,一切事情都是太上老君一个人在掌握,这让他很不安,所以他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他想要主动掌握局面,想要有自保的能力。

    元始天尊尚切如此,通天教主会没有什么想法吗?那只怕也不现实,可同患难。却难共富贵,那怕是三清也是如此,在他们分家之时。裂痕已经在他们之间产生了,无论是通天教主也好,元始天尊也罢,心中都有着一丝的防范,只是通天教主一直都保持默,不想当那出头鸟,不想表现的太急躁而已。

    太上老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对元始天尊的不满。沉声说道:“走,我们一起去见一见女娲师妹、玄冥祖巫还有刑天那个疯子,与他们谈一谈这诸天星辰一事!”

    太上老君的话一落下。元始天尊的心中不由为之恼火,可是偏偏却又无法反驳,他最讨厌的便是太上老君这番的举动,什么事情都隐藏在暗中。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完全可以直接开打,用武力来夺取一切,那怕是付出一点代价也再所不惜。

    上善若水,太上老君做任何事情都是用软刀子来割肉,而元始天尊则是倾向于武力,至于通天教主则是什么表示都没有,就算他有什么野心也都没有地显露出来。

    太上老君没有理会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的感受,率先一步向那太阴星而去。太上老君一动,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则只能跟随。毕竟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不可能放弃那即将到手的利益,不可能放弃人族的气运。

    三清出现在太阴星外时,刑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该来的终于要来了,这一切该有一个结果了,女娲娘娘与玄冥祖巫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凝重!

    “女娲师妹,玄冥祖巫,刑天,我们之间该谈一谈了,你们如此疯狂地封锁诸天星辰之力,这未免有些太过份了,你们此举是在挑衅整个洪荒众生的底线!”好家伙,太上老君果然够厉害的,一开口便给女娲娘娘与玄冥祖巫扣上了一顶大帽子,把女娲娘娘与玄冥祖巫给说成是主谋,端是阴险了得。

    若是这个大帽子被扣实,那女娲娘娘与玄冥祖巫将会被洪荒众生给记恨在心,巫妖两族将会成为三界的共敌,不得不说太上老君这一手段够狠,想要置巫妖两族于死地。

    没有等女娲娘娘与玄冥祖巫开口,刑天则不屑地冷笑道:“太上老君收起你那可笑的把戏吧,不要把大帽子随意扣人,这‘周天星斗大阵’是我刑天一人所为,与女娲、玄冥无关,你们三清想要主宰洪荒那就用真本事来说事,用不着拿这上不得台面的手段,而且这一切是因谁而起,我想你自己更清楚吧,是谁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在迫害那些曾为人族立下汗马功劳的人巫混血,是谁用见不得人的手段斩断了我与人族之间的因果气运,你不要说这一切与你无关,你能做初一,我刑天就能做十五,你要战,那我们便战,用不着弄出这么多借口来!”

    战!太上老君自然很想干掉刑天,只不过不是现在,他还承受不了干掉刑天所造成的后果,更何况那西方二圣一直都没有任何动静,这让太上老君不得不有所防范,他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利益最终给别人做嫁衣。

    太上老君沉声说道:“刑天,收你那可笑的言语吧,就凭你一区区的准圣还没有资格说这样的大话,你所说的那些话都只是一句可笑之言,你说是我在背后用那见不得人的手段斩断了你与人族之间的气运,你可有证据,而且人族之所以会抛弃你,那也是天道大势,人族当为三界的主角,那就不能够与巫妖两族有太多的牵连,伏羲为人皇尚切要转世轮回,自断与妖族的一切联系,而你又怎么可能享受人族的气运,更不要拿你那所谓的武道来说事,人族向往的是长生不死,武道是给不了他们的,自然将会被抛弃,这是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没有人能够改变,你也不行,所以你用不着把这一切都推到我的头上,这一切皆是天道大势所趋,收起‘周天星斗大阵’让诸天星辰回归原有的轨迹,不要与洪荒天众生为敌,那不是你可以做到的,不管你背后是什么人都不行!”

    好一个太上老君,果然够厉害,几句话便将刑天的反击给驳了回去,就好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大公无私,一切都为洪荒众生一样,他的如此手段让人不得不为之赞叹。

    太上老君的这番话让女娲娘娘、玄冥祖巫感受到了压力,虽然她们都明白这一切是太上老君所布下的局,可是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没有证据,没有证据那一切都只是空谈,没有人会相信,而现在则是刑天的不是,毕竟他封锁了诸天星辰之力,断了洪荒众生的机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