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53 血色凝视
    ps:元宵情人快乐~~

    走火那把据说威力接近临界兵器的手枪似乎没起什么作用,但是,就算是原版的统治局临界兵器也不是全能的,近江大概也不可能研究出超越这种效能极限的武器吧,也许将来可以,但是这个时间段,我不觉得她能做到。近江在研究什么,处于怎样的进度,义体高川多少有所了解,在上一个世界线中,她的研究成果对耳语者来说是相对透明的,当然,具体的技术问题,因为没有人可以了解,也不打算有朝一日公开,所以也没特地留下档案,不过,以那条世界线为基准,参考目前近江的研究所可能得到的支持力度,也能估计出她目前的进展——这是一种模糊的感觉,不能完全界定她的研究已经到了怎样的程度,又在开发何种神秘的产品,但是,这些产品的极限到底在什么地方,却不是不能猜度。

    就义体高川所知,走火的神秘是“当持有武器的时候,临时提高武器的效能”这样的概念,多数体现在“提高杀伤力”这方面,如果持有的是统治局临界兵器,或许可以临时突破临界兵器对魔纹等级的要求,发挥出比同等级魔纹使者使用时更强的威力吧。

    如果那把手枪的威力接近临界兵器,那么,在走火的手中,达到临界兵器的水准也不是不可能,足以对大多数神秘造成威胁。只是,这名躲藏在意识场中的敌人,其神秘应该也不仅仅是“隐身”这么简单,要达到“隐身”的效果,有许多种途径,大概“隐身”只是对方对自身具备的神秘的应用方式之一。

    不过。应该是最接近神秘效能优化应用的一种方式——这种隐身的效果实在太棒了,就算是连锁判定也不能在其效果最完美的状态下捕捉到,但正是这种强效,反而更加让人相信,他所具备的神秘,不拥有强烈的攻击性。

    神秘。并不是全能。义体高川在这个世界上,也从来都没有见过真正达到全能的神秘。排除“江”这样的怪物,更多人的神秘,都仅仅是在某一个领域展现出特性而已。同时可以高强度隐身,拥有高强度防御力,又具备高强度攻击力的神秘,不能说没有,但不太可能出现在当前的对手身上。

    否则,这个家伙的行动模式。就不应该如此畏畏缩缩。

    在追逃的过程中,义体高川已经失去对这个对手具体坐标的捕捉,但是,灰丝在这种情况下,似乎更加敏锐。连锁判定是极为高效的检测方式,不过,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比不上灰丝的作用。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义体高川第一次碰上了。

    不管怎样。如果两人的能力可以互补,那么面对战斗环境的适应性就会提高数筹。这一点,在过去和现在,都已经体现出来。义体高川和灰烬使者咲夜的搭档,是相对完美的。这既是一种信心,也是一种温暖的羁绊。在义体高川的心中,再没有比能够感受到这样的羁绊的生活更甜美的生活了。

    追逐着灰丝,追逐着看不见的对手,义体高川穿破层层的障碍,在构造已经失去旅馆正常结构的奇异世界中。抵达了建筑的最高层。在他的头顶上,不再是清晰可见的星光,灰蒙蒙的一片,就像是一个倒扣的罩子,让人觉得自己其实是被拘禁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而在他的脚下,大半的楼层都被漩涡状的浓密灰雾包围着,根本看不到具体的细节,偶尔浮现轮廓,也是一晃而逝。

    屋顶,是人字型的砖瓦结构,长达五十米的横梁,其横截面,仅仅只能站住一个人。只有这里,是灰雾稍微稀薄的地方,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可以观测到每一个角落。大量的数据,在他的视野中流淌着。

    灰丝笔直竖立在他的跟前,这样的姿态,似乎暗示着,对方同样已经无路可逃。

    虽然仍旧观测不到,但是,义体高川相信,那个看不见的人就在这里。虽然最初预想中,义体高川是打算让网络球和火炬之光的人,自己解决这次事件的,但是,既然其他人都没能跟上来,那就只能自己动手了——况且,说不定,这名敌人之所以徘徊在自己人周边,正是为了引起耳语者的注意,并将自己等人引来这个地方也说不定。

    这个房顶区域,有可能不是敌人走投无路的选择,而是对方刻意布置的战场。

    不过,这种可能性,并不足以让义体高川畏缩。

    “你们是什么人?”他朝着空无一人的地方问到,他不知道对方的具体位置,灰丝似乎也不再如之前那么肯定,但是,相对的,藏在狐狸面具下的他,无论是表情还是目光,都不会给予敌人足够的信息。

    回应是沉默,持续了三四秒。对着空气提问的样子,看起来显得有些傻。浓郁的灰雾,剧烈的灰雾运动,格外凝重的异常,都如同强烈的气味般,掩盖了其它淡薄的味道。但是,义体高川仍旧觉得,对方并没有真正离开。

    灰烬使者咲夜显然也如此认为。如同钢针般直立的灰丝,开始微微地颤动起来,似乎随时都会发动雷霆一击的样子。

    “你们的目标,是我们耳语者?”义体高川很有耐心地问了第二个问题。

    但是,对方仍旧没有答复,孤寂的景状,让人不得不怀疑,那看不见的人,是不是真的已经沿着其它路线离开。

    又沉默了三四秒,灰丝猛然朝义体高川的侧方射去。义体高川在灰丝移动的瞬间,就掷出了三把飞刀,飞刀的把柄牵着丝线,丝线的另一端,掌控在义体高川的手中。在擦过空气的一瞬间,飞刀也好,灰丝也好,并没有切实命中什么的感觉,但是。视网膜屏幕中,再一次浮现人形的轮廓——他被飞刀和灰丝洞穿了。

    灰丝和飞刀的丝线,构成一张巨网,将这个轮廓捆束起来。然而,这个人形却又仿佛什么伤害都没有受到,如幽灵一样。直接穿过了飞刀丝线和灰丝交织成的巨网。

    灰烬使者的灰丝也无法捉住对方吗?义体高川想着,手臂一摆,飞刀便被刀柄牵线扯了回来,闪电般回缩到他的袖口中。

    “挺不错的神秘。”义体高川随口称,但又加重了语气说:“让我猜猜,凭借你的能力,要达到这么出色的防御效果,就算牺牲了攻击性,也免不了还得做更多的约束。付出更大的代价吧?你现在还能将这种程度的防御提高多少?我想,最多两倍,而这里的人,每一个的真正实力,至少也能你持平。别以为可以逃到现在,就能一辈子都逃下去——”

    “我并不打算一直逃下去。”终于,从空气中传来了男人的声音,有些熟悉。

    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第一时间显示了声纹对比的结果,对方并没有刻意掩饰。

    “达郎?”义体高川扫了一眼视网膜屏幕中的头像。敌人的身份答案。竟然是这个人,有点意外,但也并不算得惊讶。即便在抵达旅馆前的那场突发袭击中,达郎没有展现出特别的能力,也没有表现出固执的攻击性——正是因为他在所有人中最不显眼,还是处于最为被动的状态下。所以,多少会让他人忽略掉吧。

    “是我。高川先生。”达郎似乎真的不再打算隐藏下去了,身形渐渐在房顶上浮现,但是,也保持着对义体高川的深度戒备。

    “你是最后的执行者?”义体高川并没有立刻攻击。仅仅是与之对望地问到。

    “不是,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达郎说。

    “你,或者你们,想要什么?”义体高川继续问到。

    “你说呢?”达郎的表情有些阴郁。不过,义体高川并不确定,这种阴郁是否是因为自己已经无路可逃,亦或着,只是一种让人放松警惕的假象。虽然显出行踪,但是,他的脸仍旧看不清楚。在视网膜屏幕的数据对比中,身材是和达郎的数据一模一样,不过,这个敌人是逃亡专家,谁也不能确定,当前观测到的,听到的,是不是对方计划中的一环。

    义体高川十分清楚,自己两人的问答,其实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最重要的东西,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透露出来。但是,他还是想试试。

    “真不明白,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你的身份被确认的话,火炬之光那边也不会好过吧?是打算直接引爆火炬之光和网络球的矛盾吗?但是,你们的份量可不足够——”说到这里,义体高川顿了顿,补充到:“即便加上k。”

    “k?”达郎听到这个名字,看不清面容的脸上,似乎瞬间有个笑容,“他和我是不同的。”

    “什么地方不同?”义体高川追问到,他对那个能力性质和席森神父有些相似的年轻人,也有一些些兴趣。

    “你所注意的地方,全都不同。”达郎的回答,仍旧模糊不清,仿佛意有所指,但是,具体是什么,却又不明显——每个人都能从这样的回答中产生自己的联想,然而,到底哪一种才是正确的呢?

    “别玩文字游戏了。”义体高川说:“你打算带着秘密进棺材吗?”

    “我一直觉得,我不会死。”达郎的神态,开始出现一点锋利的感觉,他凝视着义体高川,说:“听说,高川先生从没有遭到逼近死亡的打击……我很想试试……”这么说着,他打了个响指。

    一张正在燃烧的纸张兀地从他身前的空间中跳出来。

    义体高川看得十分清楚,燃烧的并不是纸张本身,而是纸张上的字迹,那是“高川”二字——在记忆中有类似关联的情报。

    “**?”义体高川的语气有些严肃,不过,在狐狸面具的遮掩下,他人却是很难看出他真正的想法。

    “只是笔记中的一张纸。”达郎笑了笑,说:“我可不是这个玩意的主人。不过,难得弄到手一张,就必须用在必要的地方——可惜,我使用了才知道,高川先生的特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有什么人可以在**的记录下存活,结果……高川先生可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你的目标是我?”义体高川说,声音没有半点波动。

    “我也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达郎仍旧没有正面回答,“那么。现在就开始最后一个活动吧。地点、时机、人物……有太多的要素需要满足,布置了那么长的时间,总算没有太大的偏差。说实话,我真的不喜欢这活儿,但是没办法。”

    “你——”义体高川仿佛打算要说什么,但是,在出声的一瞬间,一根灰丝猛然刺穿了达郎的身体,而与此同时。义体高川已经斜向屋檐边处。

    虽然想从对方身上套出点什么,但是,对方显然仅仅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义体高川和咲夜只能行动起来,也做好了无法从对方身上得到任何具体信息的准备。尽管不知道,敌人的真正目标是什么,但是,并不会影响义体高川的心情。幕后黑手藏在幕后。一步步借助他人的手,推动自己的计划。这本就是神秘圈的常态。

    达郎,也许真的仅仅是一个棋子而已。

    当然,他敢于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必然是有某些东西,支撑着他的信心。但是,相对来说。义体高川的自信也是十分强烈的——不管对方准备了多久,准备了多少,若论生死的话,绝对是自己这边的优势更大。

    就算,传说中的“**”。此时此刻就展示在自己面前。

    比起“江”那样的东西,“**”什么的,可有点不够看。

    眨眼间就被灰丝刺穿身体的达郎没有挣扎的动作,仅仅是用手指点了一下燃烧高川之名的纸张。下一刻,更多的灰丝从他的体内扎穿出来。之前刺入体内的灰丝,在这短短的时间中,在他体内分裂出了更多。

    达郎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口鼻和耳朵都流出鲜血,但他已经没有更多的挣扎,不再隐身的他,似乎也失去了那种高防御的特性。

    咲夜并不打算就在这里干掉他,在他体内增殖的灰丝并没有直接贯穿大脑之类的要害,在穿出身体之后,到卷回来缠死他的身体,将其紧紧包裹起来,猛地向下一扯,便在房顶凿开一个大洞,卷着这个男人向下落去。义体高川绕过悬浮在半空的燃烧纸张,就要追着灰丝跳入洞穴。考虑到这个灰雾旅馆的异常,他并不打算通过来时的道路返回,谁知道那里的构造已经变成了何种模样,与之相比,灰丝选择的路径,出错的可能性会更少——咲夜本体并没有跟上来,这意味着,灰丝拥有一个最确实的基点。

    不过,达郎最后的动作,显然并不是无的放矢。义体高川已经观测到了,环绕整栋建筑旋转的漩涡灰雾正在加速,就好似在借助这种涡旋吸力凝聚一股巨大的力量。“高川”的名字燃起的火焰,变得无比的耀眼,这光芒好似要刺破这片灰蒙蒙的天空般。在义体高川接近的同时,以纸张为中心,释放出强烈的光环,就如同有一道强烈的冲击正在扩散。

    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霎时间紊乱,脑硬体也弹出层层叠叠的警告框。

    这种冲击并不直接具备对身体的冲力,但是,却通过不可视的途径直达意识。只是,义体高川仅仅感受到微微的晕眩,大量的数据冲刷着视网膜屏幕,让视野变得繁杂,而这些数据对义体高川来说并没有实际意义,因为大都是一些看不懂的乱码。脑硬体的占用率一下子就抵达峰值,有一种迟钝的感觉,连义体的反应都稍微有些延迟,只是,如今的义体高川,已经不再依赖于脑硬体。脑硬体作为盾牌,挡住了这股冲击之后,大脑需要承受的压力,已经降低到微不可查的地步。

    有更复杂的连锁,在义体高川的潜意识中产生了,他可以察觉到,那是一种奇特的,无法形容的感觉,但却不足以阻止他的行动。他从洞穴中一跃而下,之后,仅仅燃烧着“高川”这个名字的纸张,整个儿腾起火焰,转瞬间就化作一团飞灰。

    被灰丝紧紧缠绕,只露出头部的达郎突然露出无比惊恐的神色。他的瞳孔先是紧缩,随后就不断扩大,涣散,在这双眼睛的倒影中,并没有周遭景色的痕迹,反而是一个完全不在周边景色中的东西。

    一个红点出现在他的瞳孔中,之后,这个红点迅速占据了视野。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其实是一个巨大的眼球。

    腥红色的眼球,仿佛在和他对视般,让他的脸部肌肉宛如冻僵了一般,霎时间气色变得灰白。

    “……这,这是,什么东西……”他喃喃自语,猛然如发疯般挣扎,但是,灰丝紧紧束缚了他的身躯,这样的紧束感,头一次让他感到极端的恐惧,“不!不要过来!怪,怪物!这个怪物!”他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尖叫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