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500章 伊瑟拉
    是呐喊?

    是嘶吼?

    是末路的咆哮?

    还是绝望中的心声?

    杜克分不清楚!

    也不想分清楚!

    他要宣泄!他要改写一切!

    21%的偏差度够不够?

    不够的话,小爷就帮你刷到100%,200%……1000%!

    今天帮你把耐萨里奥刷成光头强,明天刷成喜洋洋!

    擦!

    我就不信了!

    力量真的是一切?

    命运真的无法撼动!?

    不!

    绝不!

    每个人都有做梦的权利!

    我付出这么多!

    我改变了这个世界这么多!

    为什么我就没资格打破宿命,把梦想变成现实!?

    在杜克看不到的领域里,以他的灵魂为中心,一波奇异的波纹扩散开去。平静的精神世界,开始卷起一股狂风,它掀起了滔天巨浪,它激荡了每一个梦境。

    许多画面迎面扑来,却不是自己的梦境……它们是别人的梦。这一瞬,杜克看到了人类、精灵、矮人甚至还有兽人和地精,以及他们的愿望和请求。他苦忍着他们的梦魇带来的痛苦,品尝着他们甜蜜的感觉。

    如果说杜克此前的记忆可以产生的梦境是区区10tb的容量,那么现在掀动的梦境就是无数个亿,无数个兆。

    明明有画面数量多得数不完的梦境,可是杜克这个命运之梦却在无数梦境之中硬是脱颖而出,挣扎上前,把所有其它梦境抛诸身后。

    “啊啊啊!”

    这是超越凡世的呼叫!

    “啊啊啊啊!!”

    这是震撼梦境世界的呐喊!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震撼命运长河的咆哮——

    每当这个声音仿佛到达巅峰,再无拔高可能的时候,仿佛又会出现一座更高的山峰,以供它超越,以供它踩在脚下,作为跨越的明证。

    无数个梦境开始与杜克的梦境共鸣着,发出足以传播到整个梦境里世界的最强音。

    突然,杜克感到自己被拉起来,拉到了一个充满光和色彩的地方。

    几乎同一刻,他的沉重压抑的呼吸顺畅了,冰封迟滞的思路也顺畅了。

    没有睁开眼睛,却觉得自己浸泡在一个翠绿色、带有恍恍惚惚感觉的世界里。

    在那绿色的流动空间里,又一个幻象出现了。与周围的其他混成一团的画面不同,它保持着一个形状,并且在不断的增长,完全压过了身穿法师袍的渺小身影。

    对!

    跟眼前出现的存在相比,杜克无比渺小。

    一条优雅的巨龙出现了,既似实体,又似幻象。她伸展开双翼,仿佛刚睡醒一样。她的身体披着黄昏森林里的淡绿色。杜克抬起头,以为会和她的目光相遇,却发现她的双目似寐。不过,他毫不怀疑梦之女士能够完全感知到他的存在。

    绿色巨龙的嘴角微微翘起,泛出一个以巨龙来说无比温柔的弧度。

    “为了见我,你竟然不惜喝下【死亡之梦】?似乎你想牺牲自己以改变命运?命运可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改变哦!况且,我不会让你做出那样的牺牲的,杜克*马库斯。从你降临到这个世界,进入我的领域那一天开始,你一直是那个最让我感兴趣的梦中人。”

    最有魅力的梦中人……

    作为一个守护翡翠梦境不知道多少年、传说中的守护巨龙,伊瑟拉什么样的梦境没见过?

    千篇一律的梦,肤浅的梦,这让伊瑟拉感到乏味。

    不求刺激的,起码来点新鲜的也好。

    杜克的梦就这样偶尔进入了伊瑟拉的视界。

    那也仅仅是关注的地步,远远不到她出场的境地。

    只是,今天不同,那股强烈得足以改变百万人、千万生灵的梦境深深地吸引住她,才有了她的出现。

    看到伊瑟拉的到来,杜克似乎本能地想在地面上站稳,或者说,找到落脚的地方。然而,从一开始,杜克周围的地面就不是真实的。

    感觉上如同踩在未成形的米糕上面,无法受力,也很容易变形。

    不过杜克可不是没见识的土鳖,他几乎下意识地想起了宇航员。

    这里是翡翠梦境,一个由‘梦’组成的地方。

    如果是这样的话……

    杜克当着伊瑟拉的面做梦了,又或者说是想象。

    一阵柔和的风在翡翠梦境中吹起,伊瑟拉巨大的眼睑似乎动了一下,她饶有趣味地看着杜克,并没有阻止杜克的行为。

    马上伊瑟拉惊讶了,她看到杜克在这种和液体差不多,被她称之为本源之梦的东西,在杜克强大的精神意念下固化,形成一张貌似是风,实则上已经算是固体的椅子。

    杜克坐了上去,而且把自己调整到跟她视线平行的地方,就对着她硕大的龙头,在不到十米的地方。

    杜克很干脆地道歉:“抱歉,我无意侵犯你的领域,但没法着地让我觉得心里发虚。”

    “没关系,杜克。”

    “谢谢你,伊瑟拉……”

    “今天突然找来,是有什么事情呢?”绿龙脸上的表情,应该是微笑。

    杜克却在叹气,他没有那个时间跟伊瑟拉绕圈子。因为对于凡人连想象都想象不到的翡翠梦境,‘梦’的最大特性就是不可捉摸,作为这个世界的主人和守护者,伊瑟拉也继承了几近一致的特质。

    跟她绕圈子,她可以跟你侃一百年都不重复。

    “你是是如此优雅,如此有礼貌,连对我一个小小的凡人也没有摆龙族的架子。为什么要假装没看到一切呢?为什么当克拉苏斯,哦,又或者说克莱奥斯特拉兹找到你的时候,你屡次拒绝了一条伟大红龙的恳求?”

    “克莱奥斯特拉兹啊!杜克,看来你知道的很多。”伊瑟拉不置可否。

    “知识和历史存在于书本当中。”杜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好了,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么?”

    伊瑟拉巨大的身影仿佛向后飘退。

    视觉里的绿色巨龙出现了飘忽的扭曲,她的身躯出现了一些迷幻的波纹,就好像她和杜克,一个在水下,一个在水面。当一滴水滴入静谧的池塘里,涟漪阻碍了彼此的视界。

    她的眼睛闭着,然而脸庞一直没有离开这位梦境的闯入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