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51 看不见
    后面发生了什么?急速撤退中的义体高川和其他人一样,转头望去,原本通往闭锁迷宫的大门所在处,所有可见的有形物体都在融化,灰雾密集起来,很快就将那一片地带变成了一片混沌,而这片混沌还在往四面八方扩展。网络球和火炬之光的人都感受到一种深深的紧迫感,因为混沌的扩展速度正不断加速,存在非常明显的追赶众人的趋势。

    库拉的身后浮现一层白色的冰晶体,过道上的温度正在迅速降低,而她留下的脚印,也蒙上了一层冰霜。跑了五步之后,冰霜也开始向四周蔓延。走火等人呼出轻易可见的白气,可是他们感受到的低温,比起库拉留在身后的低温还远远不如。

    库拉展现出的神秘,并不见得多么诡秘,但却是一种适用范围广泛,杀伤力也不错的力量。只是,可以快速制造低温冰冻的方法很多,她究竟是直接使用低温性质的神秘,还是借用其它神秘,间接制造低温,仍旧是无法确定的,因此,如果仅仅透过低温现象,就断定她的神秘类型,仅仅是新手才会做的事情。

    不过,在这个时候,最先施展手段的库拉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却足以让其他人抱有观望的期待。

    冰霜凝结成冰块,冰块构成冰墙,封堵了众人已经通过的过道。透过晶莹剔透的冰墙,可以清晰看到混沌的扩张,简直就是毫无一丝阻碍地直接吞没了这片冰墙,在其中穿梭,将其变成混沌的一部分。

    竟然连降低一点速度都做不到!众人观测到这一点,不由得再次加快了脚步。在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的带领下,他们再度沿着不正常的路径。穿墙过屋,东拐西绕,本不算很大的汽车旅馆,在这样的速度和路线下,仿佛面积扩大了好几倍。混沌粗暴地沿着一个平面朝四面八方扩散,而众人却无法如同它那般沿着一条直线疾驰。被混沌追上仅仅是时间上的问题,不过,却没有人再试图用自己神秘去阻挡这片混沌的扩张,库拉之前的行动带来的结果,让他们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和精力在这种事情上。

    “没有办法吗?这样下去可是跑不赢的。”走火对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说到:“你那里没有危机预案吗?”

    “不,现在的情况还在预估之中。”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反应相对平稳,“这种陷阱必然有一个范围临界点,除非布置陷阱的家伙,打算将所有人。包括旅馆和整个意识场都化为乌有。对方真的打算这么做吗?我想,这位女士可以为我们回答这个问题。”他的目光落在库拉身上。库拉是火炬之光的人,而谈判的地点,也是火炬之光选择的,在这层意义上,火炬之光的人也算是站在主人的角度上接待网络球的众人。在客人出现问题的时候,质问主人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即便主人似乎也蒙受了同等程度的灾难。但是,要将自身的责任完全摘出去。仍旧是不可能的。

    大概,此时此刻,网络球的人也没少觉得,库拉跟随在诸人身边,本就是一出苦肉计吧。至少,义体高川并不能否认这样的可能性。火炬之光的立场和应对方式。旅馆中潜藏着的诡秘,以及火炬之光雅克等人稍微有些异常的举止,都无法让他们摆脱嫌疑。

    “我不知道。”面对质问的表情,库拉仅仅是板着面孔,扼要地给出了一个无法让人满意的答案。

    “希望雅克知道。”走火即便在这个时候。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只是这么说到。

    “我想,他那里会有让你感到满意的答案。”库拉说:“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可不是来找你们的麻烦。现在敌人的目标仍旧没有确定,不是吗?我本人也不喜欢成为苦肉计的一部分,你会知道的,我的性格有多么直接。”虽然她这么说,但是,到底有多少人会相信,那就难说了。

    库拉也好,雅克也好,这次火炬之光派出的人手,对于走火等人来说,都是陌生的对手。

    虽然无法立刻透过当前的事态,去摸清背后的暗流走向,但是,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还是说对了。当众人再次打开一个房间的门口钻进去后,空气中那步步紧逼的紧张气氛,猛然崩了弦一般,一下子就松弛开来。

    这自然不是由众人的心情所引起的。被追击的人能够轻松下来,大都是因为追击者已经放弃了。走火第一个停下脚步,完全不顾更坏的可能性,直接回身拉开本已经关紧的房门。外面的风景,已经完全恢复正常,虽然淡淡的灰雾仍旧随处可见,房间和过道,仿佛被一层薄纱遮掩着,但是,那一片仿佛要吞没同化所有物事的混沌,已经消失不见了。

    混沌的消失之快,简直就像是断帧的电影,从一个剧情猛然跳跃到了另一个剧情。再三确认之后,充斥在空气中的紧张感也开始出现弱化的迹象。不过,谁都明白,自己等人并没有回到正常的旅馆中。

    “似乎还真的是不打算和我们直接对上。”司机按了按鸭舌帽,如同自言自语般说着,“只是一个恶作剧吗?还是失算了?亦或着算准了我们的反应,用这样的方法将我们调动起来?”

    “我觉得是最后一个。”库拉的表情仍旧一如既往的冷酷,“对方根本就是想要充乌龟,但是,一味地龟缩在一个地方,反而不利于隐藏自己。”

    “所以,必须通过一些不会致命,但不小心真的会致命的陷阱,迫使我们按他所需要的方向移动?”司机这么说的时候,仍旧是那副自言自语的口吻,根本不看向库拉一眼。

    “不管怎样,我们暂时安全了。”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对众人说:“这一带十分平稳。”

    “刚才的陷阱,你事先察觉到了吗?还是被激活时才察觉?”走火转头问道。

    “事先就察觉到了,只是确认到底是怎样的陷阱。是在被激活之后。”网络球的意识行走平静地回答到:“在这个意识场中,我不具备解除那个陷阱的力量。”

    “我们的人,就你一个可以进来?”走火似乎已经了解到藏在暗中的网络球队伍所遇到的麻烦,“甚至不得不请求高川先生他们的支援?”

    “是的,布置这个意识场的意识行走者是顶级的。”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说:“至少,我不觉得自己在同等的时间和资源下。可以布置出这个意识场。对方最低也有轮椅人的级数,除了我之外,其他人无法对抗这种意识力量。”说到这里,他斜眼看了义体高川和灰烬使者咲夜,补充到:“耳语者似乎并不在对方的目标中。”

    这样的结论,和义体高川与咲夜的判断有一些出入。不过,耳语者的两人也没有反驳的意思,仅仅是静默地站在一旁,等待其他人的决定。和网络球与火炬之光的人不同。就算没有意识行走者,义体高川也不认为当前的环境可以难住自己两人,即便是那看似吞噬一切的混沌,也没有给两人造成压力。只是当下的情况,并不需要自己主动。正如事先说好的那样,自己两人,不过是充当临时保险而已。

    无论这次事件最初针对的目标是谁,在发展到当前情况之前。就和自己等人已经没有关系了,而真正的主谋者。并不是在这次事件中可以捕捉到的——这就是耳语者的结论。

    网络球的走火等人,能够做的,也不过是捉拿执行者,让他成为一个“答案”,仅此而已。

    “是吗?”走火反问了一句,似乎也不太赞同意识行走者的判断。不过并没有多说,再次问道:“有好消息吗?”

    “有。”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我们的目标,不是这个意识场的制造者,只是一个行动失败后有些惶惶的逃亡者。他最擅长的,也不是意识的领域。大概有其它的神秘吧,但这个神秘,也必然不是攻击性质的。”

    “但是,这里仍旧是对方的主场。”走火十分直接地问道:“我们之前按照你们的指示行动,结果落入陷阱之中,这毫无疑问是你们的责任。现在,你告诉我,要捉住对方,有多大的可能性?”

    “是的,是我们的责任。”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没有半点表情上的变化,一如既往的平静,展现出一如既往的信心,“我们百分之百可以捉住那个家伙。我说过,我们已经把他的位置锁定了,这并非虚言。我们之前的失误,仅仅在于我们没能正确估计过程中会遇到的陷阱——但是我们已经尽力了,布置这个意识场的家伙之强大,毋庸置疑,我们在这里会遇到的危险,完全是由对方事先布置的。在逃的那个小家伙,没有能力控制这个不属于他的东西。”

    “那么,接下来,我们还必须面对更多意外的陷阱?”走火这般说着,看了一眼库拉,又看向义体高川和咲夜,“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是先将库拉女士和耳语者的两位送回去比较好。”

    “如果走火你坚持的话。”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到:“本来,高川先生和咲夜女士,就是应本人所邀,在本人没有足够自保能力时,保证本人这边安全的客人。既然走火你已经回来,那么接下来的危险,由我们网络球一应承担,也是理所当然的。”

    “你们认为呢?”走火对义体高川和咲夜问到。

    “如果你坚持我们应该退出的话。”义体高川毫不迟疑地回答到。如果敌人是这片意识场的制造者,那么他当然有兴趣一睹究竟,参与整个追捕过程,以期获得一些意外的收获——能够干涉到他的意识的力量,在这个世界上是极为少见的,而要突破“江之封印”,则至少要有这种程度的力量。义体高川对于敌人的正体身份、立场和行动目的并不感兴趣,只对他本人拥有的这种可以突破“江之封印”的力量,有一些在意。

    他的目标,早已经凌驾于这个世界固有的身份立场。要夺取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就必须做好随时随地和他人成为敌人的准备。这种敌对,无关乎对方的身份、国籍和立场,敌人是什么人,或者,曾经是自己的朋友,对他而言。都是没有意义的。而要针对“江”或“病毒”做点什么,更是必须超越末日幻境中存在的各种人际关系限制——无论,在感性上,那是何等痛苦的行为。

    义体高川深明要达成自己的目标,自己该如何去做,仅仅是,希望有着更好的方法,即便有这样的希望,但是。他的行动,却往往并不遵循这种希望。感性的复苏,让他看到希望,让他感受到人生中的珍贵,也让他对自己将会带来的一切,倍感痛苦。

    知道一个悲剧而无法扭转,正常人都不会感到喜悦。

    他知道,自己的时间。所剩无几。他想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时候,去珍惜一些人。一些时光。

    所以,他觉得,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不应该浪费在自己并不在意的人身上。

    而判断为在逃的当前事件的肇事者,就是这样一个让他没有任何念想的路人。

    “那么,先送两位回去。”走火对己方的意识行走者问到:“时间足够吗?”

    “完全没有问题。原先进出的路径并没有变化,是完全安全的。”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回答到。

    “我要继续。”轮到库拉时,她表现得十分坚持,“我们火炬之光,有资格也有责任。在第一时间知晓相关情报。”

    “那么,你对这名在逃者的身份,有什么猜测吗?”走火看向库拉的目光,就如同平静的湖面,可以倒影出对方的真实想法。

    “如果真的如我所想,会给你们一个交代。”库拉这么说的时候,也完全是冷若冰霜的口吻,没有任何姿态上的软化,就如同说着和己方毫无关系的事情。

    “这可不是谈话的好态度,库拉女士。”司机拉了拉鸭舌帽,低垂着头说道。

    库拉没有回应,看那没什么变化的脸庞,给人一种“不屑于回应”的高傲感。

    气氛有些冷,沉默了片刻,在确认决定没有更改之后,一众人开始在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的带领下往回走,只是氛围并不融洽,有一种仿佛走在刀刃边的险恶。主要是网络球和火炬之光之间的不对付,这种紧张的气氛,从两者见面开始就从来都没有消除过,而这次的事件,似乎让双方都有一些其它的想法,而这种想法,也正在付之行动。两个顶级神秘组织之间的关系,会转眼就从磕磕绊绊的谈判演变为决裂的话,想必也不会有人感到惊讶吧。

    回返的路线,和义体高川三人来时的路线大体相同,虽然在逃过混沌陷阱后,众人所在的位置并不在这条路线上,不过,正如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所言,一路上并没有任何危险。诺大的灰雾旅馆中,真正存在的人,仿佛就只剩下他们一行人,以及不知道躲在具体哪个位置的逃亡者而已。

    “真是让你们见笑了。”走火在路上,对耳语者两人说:“没想到敌人的实力那么强大,不得不让你们进行增援。”

    “这本就是盟友存在的意义。”义体高川平淡地说着社交辞令,不过,这个时候,他又再一次感受到了,身旁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灰雾旅馆到处都是异常,仿佛本身就是一个异常的凝聚体,但是,这种不对劲的感觉,却像是在异常中找到了稍微正常一些的东西——而这样的东西,其实仍旧是异常,只是,比起环境的异常有些弱。

    这是详细描述有些困难,但直觉感受时却十分敏锐的情况。

    义体高川的连锁判定不起作用,但是,义体肌肤传来的感觉,却仿佛在对他述说,不对劲的地方,藏在风中。不,在强度上,或许不能算是常人能感觉到的风,而更逼近无处不在的寻常性空气流动。

    这种极度逼近正常的不正常,以及气流类的性质,让义体高川不由得浮现和雅克呆在一个房间中的k。的确,仔细去感受的话,会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但是,却又不仅仅如此。究竟是不是k在施展自己的神秘,对自己一行人进行监测,义体高川并不能确定,仅仅从现象来判断,是恶魔或其它神秘的几率也很大,但是——

    “谁?出来!”他停下脚步,看向什么人影都没有的空处。

    他并不确认,真有人在那个方向,但是,一定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潜伏在自己等人四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