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499章 我的一切,我自己书写!
    惨白色的天空狂风呼啸,数也数不清的迷蒙灰白,在高耸入云的格瑞姆巴托要塞前飘忽不定。

    象征死亡的灰白色挤满了视界中每一个角落。如同观看着一台老旧的黑白电影。

    既熟悉又陌生的刺骨的阴冷贯彻全身,杜克打个哆嗦,赫然发现这个场景真他妈熟悉。

    低头看着自己半透明的双手,再看看眼前那个有着白色翅膀半透明的女性。

    杜克霍然意识到!

    草!

    小爷我挂了啊!

    尼玛,多久了?我都快忘记这种感觉了。

    上一次挂掉跑尸体,是多久之前的事儿?

    唯一的庆幸是,系统还在,系统提示:“你挂了,是否启动瞬间跑尸体复活?是的话,请支付额外的灵魂之力。”

    “是/否?”

    杜克果断点‘是’。

    杜克完全没有选择,现在那条卑劣的黑龙正在盯着他呢,万一真被他发现了,把黑龙护符收了回去,那他才是真的哭都没地方哭。

    事实上,死亡之翼真的发现了,他感觉到了自己跟杜克之间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灵魂连接有着短暂的中断。

    “嗯?”在山脚变成人形躲起来的耐萨里奥皱了皱眉。

    可是,下一瞬,他又发现了灵魂连接恢复了,没有任何的错误。

    “难道太靠近恶魔之魂,使得我的感知出现问题?”

    想了想,恶魔之魂可是拒绝所有的龙类触碰的。当年那四个混蛋为了避免他再次插手,施加上去的封印可是相当可怕的东西。他不怕再跟那四个实力不全的家伙对上,却害怕碰到恶魔之魂。

    恶魔之魂对于整个龙族的反噬可不是说笑的。

    这边,在冰块里,杜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看着手中还在在黑龙护符,杜克久久说不出话来。

    “尼玛,份量太多,直接挂了……”杜克苦笑不已。

    如果没有麦迪文留给他的灵魂之力,他熬了14天早就变成渣渣了。

    “好吧……这次份量少点。”杜克用了上次二分之一的量,再次掺水喝下去。这一次,再不是眼前一黑,直接见墓地的‘神仙姐姐’。而是耳边传来若有若无、似风又好似是某种爱情动作片的呢喃声,杜克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他赫然认出,这是奥蕾莉亚在被他背刺时一边害羞,一边故意压抑的低吟啊!

    眼前场景瞬间变幻,杜克做梦了,而且是最激烈的那种。

    奥蕾莉亚并不是那种温柔似水的女性,独立,要强,坚毅,果敢。特别在大敌当前的当下,奥蕾莉亚更是以向部落复仇为重。她对一个身体只有16岁多点的年轻人类男性到底有多么血气方刚,是无法理解的。

    没办法,即便人类和精灵画风相近,种族还是有所不同。

    事实上,在那一夜之后,跟杜克缠绵也没几次。再加上杜克乃是一个工科大学牲出身的穿越者。

    工科啊!能看到母的都不错了!

    那里可是男生的坟墓。

    那里可是母猪赛貂蝉的地方!

    结果,杜克实际上累积了很多……压力。

    好几次杜克都差点熬不住,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向身边的白菜,什么诸如凡妮莎啊,伊露希亚下手了。

    进而导致,杜克在这方面的意志,其实相当薄弱。

    结果,在激烈的迷幻力量之下,杜克出丑了。

    梦境中,他成为了爱情动作片的男猪脚。对手赫然是他穿越之后遇见过的美女们。

    如果就是他一个在迷幻中说梦话,那还没事。糟糕就糟糕在,距离他三公里的地方,风行者家的三妹一直在随风窃听啊。

    一伙人就躲在一块隐秘的小山坳里,等着温雷莎的消息。

    “怎么样?老大有动静吗?”加文拉德紧张地追问。

    温雷莎难得俏面通红。你叫她怎么说?难道实话告诉这群牲口,他们老大在做那个什么梦?

    最让温雷莎难堪的是,杜克叫奥蕾莉亚的名字都算了,还特么叫着“希女王,你跟温雷莎两姐妹一起来。”

    这种话气得温雷莎发抖,杜克那混蛋居然在做梦的时候……

    温雷莎咬牙切齿,停住了自己的窃听,她怕自己再听下去,真会疯掉。

    罗宁追问“马库斯大人怎么了?”

    温雷莎嗔骂:“我管他去死!”

    小队里其余三人一听,都是一面懵逼。

    杜克作死了,然后又作死失败。

    一连数次,要么份量过多,要么过少。终于在第十三次,杜克忽然有种冥冥的感觉,这次对了。

    意识再次变得模糊起来。

    他仿佛感到了命运女神的来临。

    在迷茫的风声里,他似乎听到了命运的声音:“你正在越来越快地滑向最后的安眠了,勇敢的杜克。在那之前,你还有什么事要我为你效劳么?你是要去救阿莱克斯塔萨吗?”

    杜克的嘴唇微微蠕动起来:“不,我不光想要救她……既然我杜克来了艾泽拉斯,我就希望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命运的呢喃在继续:“你自己不要点什么吗?也许想要回你逐渐消亡的生命?或者君临一方?又或者是……永恒的生命?”

    “人,终须一死。我无意改变这个命运。但若是我个人有什么希望的话,那就是穿越过来,起码不想留下什么遗憾吧?”

    “遗憾?”

    “对,我对这个世界的遗憾,实在太多太多……”

    有那么一种恍惚感,命运似乎感到了杜克心中的遗憾,而且,还感受到了潜藏在杜克这个家伙潜藏在内心最底下的私欲……

    命运似乎发出了一声轻笑。

    然后就是一片黑暗。

    那黑暗似乎要把他拉进里面去。杜克开始觉得呼吸困难了,思考也变得困难了。他甚至想转过身来,就这样湮灭在那舒适的黑暗中。这个想法对他的诱惑越来越强烈了。

    但他逼着让自己更加清醒。

    对!

    杜克清朗的声音,在命运的长河中激荡:

    “区区黑暗就想让我沉沦!?”

    “开什么玩笑!”

    “如果我注定要被拉入黑暗的地狱,那么我宁可自己化身为光,把地狱变成光明的天堂。”

    “如果英雄的终末注定是悲剧,那么我就要改写所有的剧本!”

    “我的人生!我的剧本!我的世界!全都只能由我来书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