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零零章 恐兽现世
    “这又是什么?”

    紫玉天注目细望,只见那赫然是一个微型符阵,方圆只有不到巴掌大小,只由十几个简简单单的符组成。

    也正因其‘微小’,之前她都未曾注意。

    “是一种特殊的阵法。”

    张信随口解释着:“‘银血绞’的作用期限,只有一百三十八天,也被某人称为半衰期。在这期间,银血绞放出的射线,会强烈的干扰人之元神。而这些法阵,能够激发,放大与强化这一过程。”

    也在同一刻,在他与紫玉天看不到的所在,位于海底土层之下,正陆续有数百上千的银色荧光闪耀着。

    而此时端坐于百丈之外的陆华,则是面现错愕之色:“奇怪!他们似乎在撤离。”

    此言道出,司空皓与沈石二人,都不禁眼神疑惑的往这位看了过去。可此时陆华的语声,则是愈发的不解:“他们撤得很急,连上面那座阵,似都准备置之不理。”

    紫玉天闻言,却不禁一声暗叹,

    这些神教之人,固然是敏感警觉,也极有决断。可时至如今,怕是为时已晚。

    ※※※※

    “神使大人,这些符阵,难道就这么不管了?”

    海底之下,一艘云船之侧,红衣主祭韩昱,正满眼惋惜的看着下方。

    这次为‘四元诛仙阵’,神教北海总坛动用了近四分之一的库存。

    可如今这些东西,都还未使用过,就被他们弃之不理。

    “不要了!此处不能久留,迟恐生变。”

    神使果断的一摇头,面色凝重:“希望还来得及。”

    “可之前大人检测到的毒素,最早也需等小半个月后,才会全面发作。”

    韩昱眼神依然不舍:“应该还来得及的。”

    “问题是,上官玄昊既是准备在此,覆灭神相宗的大军,那么他的布置,就绝不止是毒素那么简单,”

    天寒神子微摇着头:“可能这么做,有些草木皆兵,可却不能不防、”

    说到此处,天寒他的神色,颇是复杂:“神天上师的洞府,还有这海眼,上官玄昊对神相宗,真是处心积虑。”

    神使这刻,却没听他说话,而是转望数十里外。那边正有两个魁梧的身影,正在急速接近。

    前面的那位,正是八臂神魔薛智。此人的面上,正满蕴怒容:“我二人不顾基业,远道而来,你等却要撤离?”

    “二位请听我解释!”

    神使的语声清冷,可却含着几分无奈:“这次我等,可能中了上官玄昊的算计”

    可他语声未落,就听得不远处,传出了一声‘轰’的爆响。

    神使愣神回望,却见是一位五级祭司,头颅轰然爆裂。红白之物,溅射三丈方圆之地,血液将周围的海水染成了通红。

    可这还仅仅只是开始,随后那周围又接二连三,就好似一颗颗爆炸开来的西瓜。只是一转瞬的时间,就是一百七十余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头颅爆裂。

    其余五级以上的灵师,比这些祭司稍强一些,可也都神色痛苦不堪。仅仅在两息之后,这些人的浑身上下,又燃起了绿色的荧光火焰,发出了阵阵痛苦哀嚎。

    “上官玄昊!”

    神使的眼神大变,语声亦是森寒无比,杀意满溢,仿佛发自于九幽地狱。

    “加速撤离!神师以下,都不用去理会。如有独立离开海底之能,可自行逃生!”

    道完这句,神使就又转过了身,以饱含戾气怒恨的目光,看向那海眼。

    “不知二位,敢否与本座联手,入海眼与那上官玄昊一会?”

    而此时就在他的周围,已有一些低阶的大祭司与神师,同样浑身燃火,周身四肢抽搐。

    司空绝与薛智二人见状,不禁面面相觑了一眼,目光里饱含凝然之意,

    ※※※※

    “看外面的情形,他们是死伤惨重,到现在为止。已至少有四百位祭司爆头身死,一百二十位灵师元神化火,离死不远。”

    海眼之下,陆华含着几分敬畏的看着张信。

    按照这趋势发展下去,外面多达三千余位的祭司灵师,还有二百人的神师与大祭司,都将全灭在此。

    他不知策划此事的,是上官玄昊,还是张信。可在他看来,这二人无疑是一体的。

    陆华甚至至今都搞不清楚,张信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来反制神教。

    “有些可惜了!”紫玉天的眼神遗憾:“有心算无心,以你在这里布置,别说是神相宗的南方七岛大军,便是神相宗的主力,也可降之覆灭的。”

    “不可惜,这‘银血绞’应该瞒不过问非天这样的神域。且不搞清楚我是被谁人出卖,本座也不敢用这里的布置,”

    而此时张信,正以符文加持己身,使周身上下弥漫着黑雾,也将紫玉天一并遮掩起来

    “你说接下来那位神使,会做什么?”

    “全速撤离?可他应该知道,他们多半逃不掉。该死的还是得死”

    紫玉天看着周围的黑雾,若有所悟:“他会深入海眼,寻你这个罪魁祸首?看看能否有从你身上,化解这次灾劫的机会。”

    “那些符阵,也确实需本座的灵能,才能将之激发。”

    张信笑着道:“底牌揭开之后,彼此会少很多顾忌的。”

    紫玉天明白他的意思,那位神使忌惮的,就是‘上官玄昊’的莫测手段。双方彼此都将自己隐在黑幕中,不知根底,也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可如今‘图穷匕见’,这位已知道了上官玄昊的打算与底盘。他已不得不来,多半也猜到了‘上官玄昊’在海底的力量有限制。

    可随后紫玉天,就又看向了那自己右侧的那团漆黑,心想这位只怕也不太容易。

    “也就是说,他会与司空绝薛智二人联手攻下?只薛智一人或者较为凶险,可这三位联手之后,就未必然”

    “正是如此!”

    张信似笑非笑的眼望上方:“来了!”

    就在他语声落时,上方蓦然有三道黑影急坠而下。这三位几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张信与紫玉天的存在,然后那三道森冷的杀意,将他们牢牢的锁定。

    张信则不慌不忙,只周身有丝丝的电流产生,往他们右侧的那团黑暗蔓延而去。

    紫玉天看在眼中,不禁一阵默然。她认得这是‘雷嫁术’,本是雷系应对灵压之法,可以将自身承受的压力,往其他的事物转嫁。

    不过后来又有灵师,在这基础上加以改造,使得此术,有了各种奇妙的功能。

    由此她再次确证了一件事,自己身边这个家伙,真是坏到了骨头里了。

    而就在千分之一个弹指之后,那边有两团火炬蓦然闪现,随后是‘昂’一声兽吼,胜过洪钟千万倍,响彻四面八方,震荡九霄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