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九九章 银血胶毒
    “说是变故也不对!就是我二人部下的几十位神师,突然之间,感觉精力不济。这几天布阵之时,各自出了些小差错。”

    顶着神使与天寒二人的冷冽目光,那红衣主祭小心翼翼的解释着:“这应是连续十几天,太过疲累的缘故吗。您知道的。神尊赐下的神力,虽能使人脱胎换骨,可与我等本身的根基,还是略有冲突的。平常的情况下,倒是无妨。可如今许多人都是半月时间没阖过眼。精神恍惚,在所难免。丹药之力,终究有限。”

    神使闻言,却不能释然,随后又转头的问天寒:“你问问其他的几处,是否都是如此。说起来在这几天,本座亦感觉这里的诸位教友,都似有异常”

    他语声未落,就见远处另有一红袍身影,正化光遁来。

    神使遥目细望,发现那是他的得力部属韩昱。神教圣器‘枢机仪’,就掌握在此人之手。也是他麾下战力最强的一位主祭。

    可韩昱到来之后,那眉头却已紧锁成了川字:“不久前圣器示警,吾等似有劫兆降临。”

    “劫兆?”

    神使感觉自己的心脏,似是慢了一拍:“可知是什么缘故。”

    可他这句,却不出意料的没有答案,只换来韩昱的一阵摇头。

    ‘枢机仪’如连这都能预测,那么神教又何需再忌惮日月玄宗及北神玄宗这样的大教?

    可事至此刻,便是天寒神子,也已感觉不妥。都不用神使吩咐,他就已开始派遣人手,调查这法阵内外与诸多部属的情况。

    大约半刻时间之后,当内容汇集在天寒手中的时候,这位神子也同样皱起了眉头。

    “不对劲,出错的人实在太多!不止是这边,其他的几部也是一样。许多灵师都说他们是精神疲惫,恍惚失神所致。可许多人来这里,都不到十天。而且这人数,未免多到过份。可仍查不出,到底是因何缘故”

    “不像是中了幻术!”

    此时的神使,正以手指点触着一位银袍大祭司的眉心。

    须臾之后,他就若有所思的说着:“很奇怪,他的体内,像是有些脱水,可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还是未知。”

    随后他又问天寒:“其他的人怎样了?”

    天寒心知这位问的,是那些未参与布阵之人,他眉心紧皱:“其他的人症状不太明显。不过说到脱水,最近许多灵师,都曾感觉到口渴。不过因症状较轻,不太明显,”

    “脱水!”

    也就在这一刻,神使突然神色微动,将一枚宝镜从袖中招出。随着电光逸散。那境中也蓦然现出了一个身影。里面却是一位与他同样衣袍之人,也同样带着面具。

    差别只是面具上的神纹,略有不同,

    而神使的精神,也微微一振,目现出了期待之色:“你那边,可是已有所得?”

    “略有收获,可对你而言,却非是个好消息。”

    那镜中的面具人,语气颇为凝重,声音沙哑:“在那位的记忆中,上官玄昊在担任西庭山上院知事之时,曾设计过一个方案,以应对神相宗的东进,”

    “具体如何?”神使的目光微闪。

    “大致是北守南攻”

    那面具人语气不确定的说着:“北方借助群山防线坚守,南方则出一支偏师,做出佯攻之状,直捣神相宗的腹后。而这一计划的要点之一,就是以各种方法,逼迫神相宗在此地,也就是这处海眼的上方决战,”

    “决战?”神使一阵错愕:“这里是他选定的战场?”

    “不错!且按照那位的记忆,这里是可令神相宗整个南方大军,全军覆灭之地!”

    面具人语含苦涩的解释:“我没法知晓更多,这两年时间,我们能从他脑袋里知晓的事情,是越来越少了,也没法强逼。不过既然是能令神相宗的数百云舰,数万灵师覆没,那这海眼的凶险,也就可想而知。”

    说到这里,他又不禁发出一声赞叹:“这位果不愧是日月玄宗,最危险的人物,此人之强,绝不仅仅只因他的‘雷天神寂’之术。神尊大人与问非天,四年前不惜一切也要将他铲除,果然明智。如让这位继续呆在日月玄宗,当他的第四天柱,那么这四年间,后果必定不堪设想。”

    神使闻言,则不禁吐了一口浊气。

    上官玄昊的危险,那是毋庸置疑之事。不久之前,他亲眼见到问非天对其人的忌惮。

    这人如还在日月玄宗内执掌大权,那必是一枚定海神针。

    可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上官玄昊,到底在这里准备了什么样的手段

    “是否可能是毒素?”

    当这句清冷的声音响起时,在场诸人都不禁一惊,向高元德的方向看了过去。

    便是那神使,也不例外。

    高元德面对众人视线,则是处之泰然:“我猜是一种慢性之毒,可能毒性剧烈,却份量极小,小到让我们察觉不到,可以无声无息的渗入我们体内。”

    那神使蓦然变色,猛地将旁边的一位灵师抓摄过来,以一只手握着此人的腕脉,仔细感应。

    也就在此地诸人的视线,又被神使吸引之时。高元德则又若有所思的,看向那面银镜,眼现凝思之色。

    而仅仅片刻,那神使就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着:“传令诸部,急速撤离!”

    ※※※※

    海眼之下,叶若的语声未落,紫玉天就忙将那玉瓶再次关闭,肃容望来。

    “这里面究竟是什么?”

    “我不知道,只知是一种剧毒。可以很轻易的毒杀一个大型鱼群,且无色无味,可悄无声息的渗入躯体,哪怕高阶灵师,也很难感应得到。随风将这毒,命名为‘银血绞’,可也有人对我说,这东西名叫钋210”

    张信说到此处时,忽做出侧耳倾听状:“按照这位的说法,此物能使所有的有机物质分解脱水,引发有机体一系列严重的生物效应。这个东西,也是放射性元素中最容易形成胶体的一种元素,它在体内水解生成的胶粒极易牢固的吸附在蛋白质上,能与血浆结合成不易扩散的化合物。可以导致肿瘤,引发肾萎缩和肾硬化。所以只要相当于一亿分之一圭(古代重量单位,一圭相当于零点二克,这里算是一克,一亿分之一圭则是一亿分之一克),就可毒杀一位成年人。我们灵修稍强一些,可能得需千万分之一圭,才能起到效果。”

    可这对于灵师而言,依旧如纳米微尘般细小。

    紫玉天完全听不懂,被张信的话弄迷糊。

    什么‘有机体’,‘放射性元素’,‘水解’吗,‘蛋白质’等等,完全不知是什么意思。

    这是自己孤陋寡闻了?还是人类的灵修,又出现了新的学说?

    最后她干脆将张信后面的话,直接忽略不管:“听起来很恐怖,可实际的效果,似乎不怎么样。我看瓶内这所谓‘银血绞’,只要不直接接触,不吸收入体的话。对我们灵师而言,就不会有太多危险。而且,即便我们察觉不到,身体也会本能排斥”

    “大致是如此,”

    张信点了点头:“可问题是,这里是海底之下。海水的重压,便是你紫玉天都不能无视,又何况是他们?便是有圣器加持,也一样很吃力的。这海底深处,本就是最方便银血绞渗透人体的环境,而在这海底土层之下的‘银血绞’,总量多达七石,形成的原因不明,估计与这里隐藏的另一种矿物‘绿萤石’,也被某人命名为‘铀’的物质有关,不过这非重点。重点是本座在十日之前,就已激发了四年前预设的符阵,在海眼之上大量释放了‘银血绞’。再按照我与随风做的试验,这些神教之人,哪怕强如神师,体内也将积累至少百万分之三圭的量。”

    紫玉天静静倾听,却感浑身发寒,心想这上官玄昊的手段,真是神鬼莫测。

    如果这位仍在日月玄宗,如果神相宗与日月玄宗开战,如果局势真按他预设的去发展。

    那么这神相宗,只怕还真要遭遇一次损及根基的重创。由此腹部空虚,直接导致问非天登陆的图谋,付诸流水。

    自己日后如有一天,再次与此人为敌,真是半点都大意不得。

    “可我听你的说法,这‘银血绞’只要剂量不大,就只会慢性发作。一时之间,难见效果。我如是他们,只需及早的撤离,然后想办法排毒就可。”

    “确实如你所言,可这只是‘银血绞’的作用之一,”

    张信神色淡然自负:“除此之外,此物还有干扰灵师元神之能。吸收入体后,是很危险的事情。按照某人的说法,是‘银血绞’散出的a射线,对脑电波频率的干扰。具体的原理,我不清楚,只知蓄意以法阵激发之后,会导致很恶劣的后果。有的人会无火自燃,有的人会脑袋爆开,反正很惨烈就是了”

    就在他说话之时,蓦一拂袖,那海眼旁的石壁之上,就出现了一层微弱的银白色荧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