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石门之拉开大幕(四千字)
    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磅礴、浩瀚、古老、强大,楚阳徜徉其中,倍感震撼。

    他浑身笼罩着木之真元,融入其中,就好似其中的一份子,没有遭到丝毫排斥,反而十分亲切。

    顺着感应,他来到了这片‘海洋’的中心,在这里,有一座石门。

    就是一座斑驳的石门,刻划着史的烙印,被时光长河不知冲刷了多少万年的石门。

    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一座石门?”

    楚阳不解,“莫非是所谓的天帝多留?”

    在石门两侧,各有三个凹痕,中间上方写着天书五卷,下方却没有任何内容。

    看到左侧的其中一个凹痕,心中一动,将天帝冥石拿了出来,仔细看了看,放了进去,严丝合缝。

    楚阳心神狠狠一跳,就将天帝冥石重新取了出来,收入了佛光戒中。

    摸了摸石门,又用心灵之力探查,却没有任何发现,也无法撼动丝毫。

    “或许……!”

    心中有了猜测,他却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盘坐这里,运转五帝经,吞噬浩瀚的绿色元气,让他意外的是,只有一缕缕流淌而来。

    以这样的速度,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积攒够开辟下一个神源的力量,摇了摇头,又看了看石门,顺着原路返回。

    重新出现在天帝宝库中,看了看四周,又将目光盯在了木台上,“再等个日月轮回,万物更替,会不会还会有神仙药诞生?应该会吧!”

    楚阳已经推算出,所谓的神仙药,不过是这个古树的精华而已。

    手掐印决,他将破碎的石门暂时封印住,重新盘坐下来,取出了轩辕龙脉,和神龙的龙元。

    这都是在风云世界所得,一直存留到现在,是他积攒剩下来的最后奇物了。

    先吸收龙元,后炼化龙脉,硬生生将脾土本源窍穴开辟成了土神源。

    至此,五大本源窍穴,已经开辟四个,分别成就了木神源、火神源、土神源和水神源。

    只差金神源还没有开辟成功。

    “也是时候离开了!”

    出了天帝宝库,再次封印,遥望神州浩土,楚阳稍微推算,却发现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之久。

    这五年时间,他成就不小。

    不但让火神源达到了圆满,还以天帝宝库中的神仙药开辟出了木神源,继而以大树的力量快速的达到圆满,又开辟出了土神源。

    只是土神源中的土之真元,还只是薄薄一层罢了。

    “下一次再来!”

    看了看周围,这可是一片宝地,楚阳微微一笑,踏空而去。

    离开大泽蛮荒,回归中土。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味道,还是那么亲切。

    刚刚越过草庙村,朝着祁县返回,楚阳忽然一顿,停了下来。

    在不远处,他看到了一行四人,其中一个脚踏黑不熘秋的烧火棍,歪歪扭扭的御空飞行,让人担心他会随时跌落下去摔个粉身碎骨。

    不正是青云门大比之后刚刚下山的张小凡四人还是何人?

    这四位,可谓当今青云门最杰出的弟子了,奉命下山,探查桑空山万蝠古窟的动静。

    “张小凡吗?”

    楚阳微微一笑,横空而去。他没有掩饰气息,当即被一女三男发现了踪迹,齐昊挡在了身前,警惕的询问:“你是何人?”

    “齐昊兄,你不认识我了?”

    楚阳笑眯眯道。

    “你、你是楚阳?”

    一朵白云从中间划过,齐昊这才看清,不禁想到了二十年前,那个夜晚,他碰到了一个奇怪的青年人,一番谈论,让他敬佩不已,随后就莫名其妙的睡着了,等醒来之后发现对方已经离开。

    那一夜的记忆,格外清晰。

    “不是我,还能是谁?”

    楚阳微笑,他忽然看向了勉强稳住的张小凡,不禁一乐道:“这位小兄弟,小心脚下!”

    啊……!

    张小凡为人木衲,谨小慎微,在化身鬼厉之前甚至有些自卑,心性怯懦,没有胆魄,可秉性善良淳朴,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山村普通的小少年。

    哪怕在青云门的大竹峰呆了五年,依然没有改掉性格怯懦的毛病。

    此时发现楚阳忽然看了过来,心中一惊,脚下不稳,凌空跌下。

    “小凡!”

    御剑稳住的曾和陆雪琪同时惊唿,正要飞下去将张小凡带上来,忽然发现他的身子凌空悬浮,缓缓上升。

    “小凡,你修炼了什么神通?竟然躺着就能升空?”

    曾惊讶叫道。

    他是青云门风回峰首座曾叔常独子,性子活泼机灵,喜欢收集奇珍异宝,眼界开阔。

    在七脉会武中与张小凡因为三眼灵猴而相识,结为好友。一直对小灰情有独钟,两次欲以春宫书交换小灰,喜欢美女,被小凡指为“色狼“。后小凡堕入魔道,也对小凡始终不离不弃。可谓是重情义。

    “我、我不由自主!”

    张小凡挣扎不断,却没有落下,反而继续上升,让他心里莫名的升起了恐惧。

    陆雪琪目光一转,看向了楚阳,“是你?”

    “可不正是我!”

    楚阳探出一只手,凌空抓摄,将张小凡控制住,缓缓拉了上来。

    对这位陆雪琪,他不禁多看了几眼,让他都有种惊艳的感觉。

    陆雪琪是青云门小竹峰水月大师最宠爱的弟子,拥有绝世容颜和惊人的修真天赋。冰雪聪明,清冷如霜,一袭白衣飘然若雪犹如九天仙子。

    拥有九天神兵天琊神剑。

    因与张小凡共患难而对他念念不忘。张小凡叛变后的夜夜在望月台拼命修行。十年之后在死泽与已更名为鬼厉的张小凡再次相遇,在一次次的生死患难中理解彼此,深深相爱。

    陆雪琪虽冷若冰霜却至情至义,对于爱情有超乎常人的执着,她拒绝了焚香谷杰出弟子李洵的求婚时,千里之外的鬼厉心有灵犀来到小竹峰,得知雪琪拒婚的鬼厉情急之下,要带雪琪远走高飞,但由于碧瑶未醒而作罢。

    后又经一系列的事情,凡雪恋跌宕起伏,几聚几散使其更加刻骨铭心。碧瑶失踪之后,陆雪琪安慰悲痛欲绝的鬼厉恢复神智,致使鬼厉在正魔二次大战之时出手挽救青云于危难,并重新做回张小凡。

    由于正魔大战之中恩师水月不幸为救雪琪而死,雪琪又与小凡失散,成为小竹峰首座。

    其后与张小凡在草庙村重逢,两人相视一笑。

    陆雪琪乃诛仙一书最美女子,外冷内热,性格坚韧,因与张小凡的不断纠葛,经共苦难,爱难言,伤心别,苦觅寻,大半生都在孤寂中度过。

    心神一念,便起波澜。

    对这位陆雪琪,楚阳心生感慨,可惜啊她和张小凡之间夹着一个碧瑶。

    “楚兄修为,当真鬼神莫测!”

    齐昊突然有感而发。

    “算不得什么,不过是比你们先行一步罢了!”

    楚阳摇头笑道。

    对于此方世界的修真,他也不由感叹,不过玉清境四层罢了,就可以自己寻找灵物炼制法器,还能御空飞行,不得不说得天独厚,天地造化。

    “这一步,犹如天人之别,就让人望而生畏!”齐昊苦笑,“楚兄,不如落下如何?”

    “好!”

    楚阳点点头,又看向了张小凡,“能不能稳住?”

    “能、能!”

    张小凡涨红了脸,对楚阳也升起了好奇,又低低道:“多谢了!”

    “不客气!”

    楚阳将张小凡小心的放在了‘噬魂魔棒’上,缓缓落在了下方的一条溪流旁。

    对这位张小凡,他更加感慨,本是山村少年,却经一生悲伤孤苦!

    张小凡进入青云门后成为大竹峰门下七弟子。

    性格倔强坚定,十一岁岁时音寺四大神僧之一的普智在临危之际看重私传“大梵般若“,后因神秘屠村惨祸被青云门收入,拜在大竹峰首座田不易门下,一直单恋师姐田灵儿。

    十六岁时在青云门一甲子一度的七脉会武上邂逅了小竹峰的陆雪琪。

    七脉会武后与龙首峰齐昊、风回峰曾及陆雪琪一起下山去调查空桑山魔教活动异常之事,并在此间认识了魔教鬼王宗主之女碧瑶。

    经万番挫折后终于回到了青云山。之后正魔交战,心中一直不解的屠村惨案揭开真相,由于伤心激愤,又因碧瑶施‘痴情咒’为其挡下诛仙古剑身受重伤而叛出青云,投入魔教,更名鬼厉,成为鬼王宗副宗主,并四处寻访拯救碧瑶的方法。

    十年之后再次与陆雪琪在死亡沼泽相遇,苦于正邪对立,不得不多次兵刃相向,但在最后总变成执手相依,两人相爱越来越深,并携手铲除兽神。

    正魔二次大战后碧瑶失踪,张小凡在陆雪琪的温柔照顾和小白的开导下最终战胜了心魔,回到青云,并通过诛仙剑阵击退魔教。

    与陆雪琪失散后回到草庙村,最终又与陆雪琪重逢。

    这是他原本的轨迹。

    经之玄奇,让人感慨万分。

    哪怕到了最后,他依然还是那个张小凡,不愿与世争锋,只愿守护自己身边的一些东西罢了。

    溪流旁,齐昊两方介绍,算是彼此认识了。

    “楚兄,你这是从哪里来?要去什么地方?”

    对楚阳,齐昊心中有着深深的警惕,因为上次那一夜,让他印象太深刻了。

    “去了一趟西方大泽,呆了几年,这不,刚刚回来,就碰到了你们几个!”

    楚阳大手一抓,摄来一块巨石,也不见他怎么动作,这块巨石就自动的变成了一个石桌和五把石凳子,放下之后,让四人落座!

    “好手段!”

    齐昊几人纷纷震惊楚阳的手段,可想起楚阳刚才所说,又道,“西方大泽,那可是蛮荒古地,到处都是毒虫勐兽,甚至有远古神兽,十分可怕,你竟然在那里呆了几年?”

    “是啊,那称得上禁地都不为过!”

    曾了解的东西不少,自然也清楚西方大泽的恐怖。

    张小凡只是木讷的坐着,虽震惊好奇,却没有询问,这就是他的性格。

    陆雪琪抿着薄唇,她性子冷淡,话语不多。

    “以你们的修为,若是小心些,也可以去看看!”楚阳说着,从佛光戒中取出一种种奇珍异果,摆放在了石桌上,道,“在那里呆的久了,就采摘了不少好东西,你们尝尝?”

    “这些东西,你、你藏在了什么地方?刚才怎么没发现?”

    看着桌子上摆放的七八种珍果,曾目瞪口呆。

    “纳须弥于芥子,小手段罢了!”

    楚阳不以为意道。

    “可是传说中的储物之器?”

    曾震撼道。

    “你知道?”

    楚阳意外了。

    在诛仙世界,可没有储物之法一说,就如张小凡等人,外出游,还要自带干粮,背在身后。

    修真之人,本该餐风饮露,辟谷不食,可在滴血洞中,张小凡和碧瑶竟然差点饿死,每每想起这些,让楚阳都感觉不可思议。

    “在一本古籍中看到过,本以为是杜撰妄言,没想到真的存在!”

    曾两眼火热的盯着楚阳手指上的佛光戒,十分激动。

    “世间真的有这种东西存在?”

    陆雪琪动容。

    “楚兄,你处处给人意外!”

    齐昊也难以平静。

    张小凡也更加好奇。

    “这种物品,看似神奇,其实也不过是用一些特殊的材料,以阵法炼制而已,也就相当于法器罢了!”

    楚阳眯了眯眼睛,没有深说,而是道,“请,尝尝这些珍果,寻常时候,可是吃不到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

    齐昊老于世故,笑了一声,念起一颗红色的小果子放在了嘴里,轻轻一咬,满嘴的馨香,当即两眼一亮,“刚才还没有看出来,如今品尝,芳香浓郁,还蕴含着极强的灵气,莫非是红缨果?”

    “齐兄见识不凡,正是此物!”

    楚阳点头。

    陆雪琪稍微犹豫,也捻起了一颗,张开红唇,放在嘴里,轻柔一咬,眼眉一挑,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喜色。

    “这是猴头果吧!传闻,生长之地,必有灵猴守护!”曾拿起一个婴儿拳头大的果子咬了一口就道,“楚兄,那里可有猴儿酒?”

    “有!”

    楚阳道。

    “可带回来些?”

    曾自来熟的搓了搓手。

    “被我喝光了!”

    楚阳耸耸肩。

    “太可惜了!”

    曾砸吧咂嘴。

    “不过那里的灵猴不少,过些时候,他们定然还会酿制,我告诉你地方,不如到时候你去寻寻?”

    楚阳笑道。

    曾当即摇头:“我可不敢去那种地方!”

    灵果芳香,哪怕陆雪琪和张小凡都没有忍住,吃了不少。这都是珍品,寻常时候,难得一见,吃在口中,不知不觉,对楚阳也放下了警惕之心,大生好感。

    陆雪琪不时的瞥向楚阳,露出好奇和探寻之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