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41 复轨
    “无论如何,远来是客,请务必让我们尽一下地主之谊,今晚就在我们那儿吃晚餐如何?”雅克平静地说。

    “这样偏僻的地方,能有什么好吃的呢?”走火说:“到我们那儿去吧,而且,说到地主之谊的话,我们才是地主。”

    “可是,我觉得你们那里,今晚大概会有些不安生。”雅克如此说到,“要不,各还各的家?”

    走火和雅克的第一次碰面,就在这般火花四溅中开了个头儿,两人的动作和对话充满了别样的韵味,让人觉得都在暗示着什么,如果亲身经历过谈及的情况,或许会有所心领神会,但是在不知道具体情况的人看来,这些哑谜还真是无聊透了。格雷格娅抱着手肘站在一旁,她的表情就像是在述说自己有多么看不惯这些人的表演,如果可以的话,她倒是想要全部人一起冲上前,将这些纵容那些伏击者的家伙全都干掉,单单计算于此地的人数和战力,网络球和耳语者加起来,无疑是大占上风的。

    就在雅克提议“各回各家的时候”,咲夜的眼皮跳动了一下,迷迷糊糊转醒过来。咲夜一有动静,义体高川就察觉了。他的注意力也没太多放在火炬之光等人身上,他脸上也是一副莫不关己的表情。对于剩下的那名伏击者达郎该如何处置,他一点意见都没有。伏击本身,原本就在最初的推断中,伏击失败,也是一样。自身所遭遇的当前情况,就像是早已经知晓的剧本,一切只是按照剧本进行而已——义体高川阅读着剧本,观看着彩排和表演。完全生不起任何的惊喜和惊慌。对伏击者本身,也没有憎恨和报复之类的情绪,其实在很早以前,他就已经不憎恨这个末日幻境中的任何人了。

    憎恨对方,报复对方,从他的角度来看。是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驱动他行动起来的,并不是针对某个人或某些组织的情绪,而是更深刻的,更单纯的意志。即便感性回归的现在,情绪或许是增幅力量的助燃剂,但也从来都不是让他行动起来的主要原因。

    杀死他人,并不是因为憎恨他人。

    毁灭某样事物,也并不是厌恶这些事物。

    情绪的起伏。并不源于人们的行为,仅仅是因为,感受到了这种行为背后,更深层的无奈和痛苦。无论那是多么狂放和喧嚣,无论是悲剧还是喜剧,归结于起因和终点,终究仍是归于悲剧。

    他所做的一切,初衷只是为了在故事结束的时候。至少,是阶段性结束的时候。可以让悲剧变成正剧或喜剧。然而,义体高川知道,自己乃至于从概念意义上来说的“高川”,都不是这处故事的编撰者,甚至于不是主角。要以一个剧中配角的身份,扭转看似早已经被作者注定的结局。必然是一场极为困难的,从物理学上,只具备理论上的微茫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性,也更象是从哲学角度引申出来的希望之光。

    什么多维世界。量子物理,超弦理论,大一统理论,义体高川统统不理解,光是明白这些词汇所包含的概要内容,已经是让人脑子被打成浆的事情了。哲学的形而上论和唯心论,又如何在一个现实的世界发挥作用呢?

    太复杂了,要成功的话,从理论上需要解决的问题,实在不是人类所能办到的事情。所以,义体高川,最终还是选择了一个更为便捷的方法,一个和少年高川类似的方法——什么都不去想,将自己的情绪和意志,浓缩到一个极限。如果,这个末日幻境,便是意志、思想和生理活动的象征性存在,如果,人的意志、思想、人格、情绪真的可以借助一些渠道,深刻地影响到现实的话,那么,一个浓烈到极点的意志、思想、人格和情绪,一定会有更大的可能性吧。

    末日世界的各种事像,都是相互关联的,而这些连系,一直蔓延到所谓的“现实”,构成了一张虚幻和真实交错的庞大网络。安德医生的“人类补完计划”,系色和桃乐丝的“超级高川计划”,以及“病毒”的可能性发展,“江”和“少年高川”的想法,都是依托于这个事像网络球去实现的。这张基于“病毒”特性的网络,并不单纯属于某个人或非人,也不属于哪一个组织,所有的参与者,都能利用这张网络,都试图利用这张网络,去影响其他的参与者,试图按照自己的意思去改造事像,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可以动用的资源和影响力的大小。

    这意味着,只要在这张网络上,出现一个足够强力的奇点,同样可以影响到网络原本的运转。就如同黑洞,会扰乱周边宇宙环境的正常参数那样,而一个要影响整个网络的奇点,就如同要影响整个宇宙的黑洞——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理论上是存在的。

    连锁判定的原理,就是运动物质的相互作用和连锁性影响,在这个过程中,被锁定的目标和参照物,往往会呈现出一种“主观影响力”而显得十分重要,从而从大量的同类中脱颖而出。那么,当主观上去锁定一个黑洞的时候,存在这个黑洞,和少了这个黑洞,对于宇宙而言,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微不足道。

    虽然,自己只是一个人,比起基于“病毒”而构成的这张涵盖“现实”层面和“末日幻境”层面中的所有存在,实在是微不足道。但是,将自己作为主观观测物的话,自己就必然会呈现出一种主观影响力。

    在一个由意志、思想和情绪这些非物质存在为“真”的世界里,凝聚度和浓度越大的意志、思想和情绪,必然也会产生更大的影响力,而借助网络,也必然可以影响到更物质化的“现实”。借此,或许就能搅乱这个网络体系看似既定的运转方式。

    义体高川如此想着,他十分清楚。现在的自己,可不是完全遵循原本的“超级高川计划”去行动的。

    当少年高川决定用“爱”去影响“江”的时候,他是否也产生了类似的认知,义体高川并不清楚,也许,对他来说。只是一种理所当然的本能,或是一个更简单的理由。但是,义体高川借助脑硬体,对这样的做法,进行了一种更体系的理论补完。

    当他决定去实践这个理论,以此来达成目的的时候,他的目标,并不是特定的某些人,某些组织。而是所有被网络笼罩的存在,包括所有的人和非人,现实和幻境。而他所选择的起始目标,就是“高川”自身。的确,高川不是主角,但至少也是重要的配角,从“高川”开始,可以更快地。对象更多地,范围更广地。形成影响力。

    义体高川一点一滴地,在脑海中填充这个行动的理论提纲,从更早些时候,这个行动计划就已经浮现轮廓了,所谓的“连少年高川也无法逃脱”的杀手锏,可不是夸口而谈。不过。具体要如何完成这个杀手锏,并确保其切身实地的发挥作用,还是必须要有足够周详的计划,让自己认可的理论逻辑,以及随机应变的机会。

    走火和雅克充满火药味的互动。咲夜的转醒,都没有让他中断工作。这是相当耗费精力的脑力运动,然而,义体高川如今的构造,却足以支持他更有效率地完成这项工作。如果在感性复苏之前,冰冷的理智,或许会抽调全部注意力和计算力投入这项工作中,从而导致经常“失神”的情况,不过,更可能的情况是,根本就不会产生这个计划的想法;而如果没有脑硬体的话,就需要消耗更多的精力和时间,也许连世界末日都降临了还无法完成。

    因此,对于现在的义体高川,这个计划的产生,正是恰到其时。

    转醒的咲夜察觉自己正被高川用公主抱的姿势抱在怀中,先是迷糊的愣了愣,随即就用力搂住了他的脖子,一点下来的意思都没有。义体高川和她对视的时候,她的目光格外的明亮,有一种极为强烈,却也十分温暖的情绪,阻断了所有的询问,将她所知道的东西,都埋藏在心灵深处。

    面对这样的目光,义体高川无法开口,也无从咲夜的表情和目光中,推测在她昏迷前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既然如此,那就到我们那儿坐一会吧,招待不周还请见谅。”雅克和走火两人的言辞交锋终于落下帷幕,最后的决定还是到火炬之光下榻的汽车旅馆中,进一步交换彼此之间的想法。虽然确定对方带着敌意而来,但是,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能够不敞开到表面上的东西,还是继续隐于水下比较好——这样的看法,似乎并不只是网络球的专利。

    语言在很多时候,并不能决定事情,但是,语言的作用,本来就是调和进度,即便最终结果不会有太大改变,但是人们对达成这个结果的过程,却往往不是期望一条直线的。为了确保自己的收获,在必要的时候,也会拐着弯来处理,而语言就会在这个时候,充满了功利的魅力。

    “可以把人给我们了吗?”雅克看了一眼仍旧站在原地不敢动弹的达郎,对走火问道。

    走火同样看了达郎一眼,那个男人有些紧张,食指不断贴着拇指指肚摩擦着。随后,走火摆了摆头,示意他过去,达郎先是直勾勾盯着走火,重新确认了一遍,之后才绕了一个大弯,绕开走火和义体高川众人,回到库拉和k那儿,一副心头大石落地的样子。

    “上车吧。”雅克说,“虽然挤了一点,不过车顶上还能坐人。”就在他发话的时候,库拉已经回到越野车旁,拉下了通往车顶的小梯。这辆越野车的顶部经过特殊改造,不仅用来可以用来载货,安置更多的乘客也在考虑范围内。

    “不用了。”走火说到:“我们有车。”

    雅克不由得看了一眼冒着热气的汽车残骸,个中意思不言而喻。不过,走火身旁的司机却没理会,径直走到一旁,从怀中掏出一个金属扁盒,打开后。就看到总共五枚胶囊整齐罗列其中。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放大了胶囊的画面,无论是直觉的熟悉感,还是初步测定的数据,都摆明了一个事实——近江正在替网络球工作。这些胶囊,正是过去他曾经使用的s胶囊的改进型号,一种将临时对冲空间小型化和稳定化的产品。从时间线上来看。义体高川不知道除了近江之外,还有谁可以制造这些东西。

    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小型化应用的核心技术,被近江称为s机关,应该是近江独有的技术,无论是哪个世界线里,也都应该不会偏差太多。在上一个世界线的统治局冒险中,走火就已经看上了近江的技术能力,以及那种可怕的,对统治局技术的理解能力。仿佛他人眼中的神秘,对她而言,同样是一些有迹可循的科学而已。为此,走火曾经招揽过近江,只是,当时近江已经早一步加入了耳语者,成为了高川的妻子。不过,即便考虑到上一个世界线的情况。耳语者也不是第一个和近江接触,并对她的研究抱以兴趣和支持的组织。在更早之前。近江就已经有了一位匿名赞助者。

    结合两个世界线的情况来判断,大概就是这位匿名赞助者成为了偏差的源头吧。义体高川猜测,这位匿名赞助者,很可能就是网络球的梅恩先知,虽然并没有十分确切直接的线索,但是。能够联系起来的苗头,就隐约指向这位大人物。

    再次看到s胶囊,义体高川的心中,浮现出怀念的感伤,即便前一个高川的时间。和自己诞生后的时间加起来,和近江相处那段时间,仍旧是极为短暂的。大概只有三个月左右吧,就是在这三个月里,近江曾经是高川的妻子。回想起前一个高川所留下的,和她认识,然后签证的记忆,其起始和过程,宛如突如其来的狂风骤雨,然后又用一个同样无法反应过来的方式走到了终点。高川和近江的感情,到底是怎样的颜色?到底有多么深厚?就连高川自己也无法回答,也许,答案在近江的心中——是她选择了高川,仿佛从见面的一刻起,就已经是注定的命运。

    如果用近江的本质身份,去解释她和高川之间的关系,会诞生一种冷峻的色彩。然而,即便是这份冷峻的色彩,义体高川此时也只能在记忆中找寻了。

    义体高川说不出,再次看到这些s胶囊时,心底浮现的情绪,除了最浓厚的怀念和感伤之外,到底还有其它的哪些情绪。但是,当这些感情交织在一起时,那浑浊的颜色,却并没有让他感到痛苦。他甚至不禁浮现淡淡的微笑,在缅怀过去的记忆时,近江的形象,突然变得清晰起来了。

    即便没能继续在一起,即便没能在一起,便失去了许多的东西,但是,能够确定对方过得不错,那未尝不是一个令人欣慰的事情。我就在这里,近江——义体高川抬头看向浮现太阳金色余辉的天空,在心中说到。

    雅克看到司机将s胶囊摔在地上,随后一辆新车出现了,不由得侧目看向走火。

    走火平静地解释到:“这是万用胶囊。”

    “这不是遗产,也不是天然产物吧?”雅克眯起眼睛,将目光移向司机手中的盒子,但这个时候,司机丝毫没有继续展示的意思,将这盒胶囊重新揣入口袋中。

    “人造神秘。”走火这么说后,顿了顿,又说到:“或许,对我们来说是人造神秘,但是,对于制造者本人而言,大概只是科学吧。”

    “万事既有定律,愚者苦苦追寻,眺望之时,领先五十步就是科学,领先一百步就是神秘。”雅克低声自言自语说了这样的话,又用一副感叹的语气对走火说:“真是了不起,这名研究者走在我们五十步外的前方,也真是有点让人感到恐怖,这样的人,真的是存在的吗?”

    “证明就在你的眼前。”走火说罢,便招呼耳语者三人,走向新的车辆。

    雅克目送众人离开,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他很清楚走火在这里展现万用胶囊的用意,未尝也不是一种示威。不过,即便对方真的拥有一位超出当前所有研究者水平的人才,火炬之光也不会放在心上,因为,“偏差”可不是区区空间性神秘这么小儿科的东西。

    两队人马同时开起引擎,重叠的马达声,将双方牵向同一个位置——偏离车道外足有千米多远的一家汽车旅馆。虽然旅馆主人到底是出于何种心思,将自己的产业置于如此偏远的地方,尚不得而知,不过就火炬之光等人自身的经历来看,这家汽车旅馆生意还真是不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