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节 惊变
    第二百三十一章节惊变

    听到太上老君之言后,女娲娘娘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震惊,她能够从太上老君的语气与神色之中感受到对方的自信,这让女娲娘娘的心中不由地暗忖道:“太上老君如此自信,难道说自始至终他都有后手,与刑天、鲲鹏的纠缠不过只是在演戏,他费这么大的心思要与我合作那又有什么目的?”

    一瞬间,女娲娘娘的心中不由地升起了警惕之心,虽然说伏羲的前途很重要,可是这前途再重要也要小心,在不知道太上老君的真实用意之下女娲娘娘不敢大意,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会陷入到了太上老君的陷井之中。

    不能怪女娲娘娘有这样的想法,而是太上老君的反应太诡异了,女娲娘娘实在想不出来太上老君有什么后手能够瞬间逆转一切,能够让自己的兄长证道成圣,若是他有这样的手段,为何又非要去招惹鲲鹏,连刑天那个疯子也都引出来!

    突然,女娲娘娘的脑海之中闪过了一道念头:“难道说刑天那个疯子说得是真的,三清真得有意要清洗洪荒天地,在主宰这整个洪荒?”

    当这个念头出现之时,女娲娘娘的心不由地沉重了下来,若是三清真得有此心,那一切都可以解释得通了,为何太上老君会付出如此代价来化解与自己的因果,这那是化解因果,分明是有意把局搅乱,然后好混水摸鱼。通天教主的截教掌握了东海,又从妖族之中拉走了一大部分妖圣,而太上老君将利用人教教主的身份掌握人族。接下来只怕元始天尊也不会闲着,一但人族被三清所掌握,那整个洪荒还有谁能够挡得住三清的锋芒,巫族那不可能,就算后土祖巫再厉害也不过是被困于地府之中,西方二圣那更是无法与之一战,无论是自身实力还是其他实力都不足。自己就更不用说了。

    还好女娲娘娘身为圣人,能够稳定自己的心神,要不然此时她早已经是神色大变。被三清看出自己的想法了,那样只怕情况将会更加不利。

    女娲娘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只要大师兄能够帮助我兄长伏羲证道即可,那样我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若是大师兄没有什么事情。我也就告辞了,我还有一点点事情要与后土祖巫商量一下!”

    当听到女娲娘娘要与后土祖巫有事相商之时,三清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讶,他们都不明白女娲娘娘将这番话告诉自己的原因,不过很快太上老君脸上闪过了一丝明悟,只听他说道:“女娲师妹可是为了鲲鹏与刑天的事情而去?”

    太上老君此言一落,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明悟,鲲鹏与刑天走到了起。这对于巫妖两族来说可是有着不小的冲击,身为妖族的掌权者。女娲娘娘自然不可能视若无睹,她必须得有所反应!

    女娲娘娘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她的此举让三清感到好笑,太上老君淡然说道:“既然师妹有样的想法那就去见见后土祖巫吧,而且若是能够得到后土祖巫的相助,伏羲证道更加容易,我们也就不用担心再有什么意外发生!”

    太上老君的这番话让女娲娘娘的心更是沉重起来,对方这分明是在无视自己圣人的尊严与地位,虽然说太上老君是大师兄,可是大家都是圣人,他没有这样的资格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可是偏偏太上老君这么做了,这说明了什么!

    女娲娘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让自己的怒火暴露出来,平淡地对太上老君说道:“伏羲的事情就有劳大师兄了,我先告辞了!”说完女娲娘娘没有等太上老君有所表示便转身而去,大步离开了玉虚宫。

    看着女娲娘娘离去的背景,元始天尊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大师兄,你看看这就是女娲对我们的态度,现在不是我们有求于她,而是她有求于我们尚切如此,若是换一个位置,只怕她不知还会有什么样惊人的表现!”

    对于元始天尊来说,女娲娘娘的表现让他感到了愤怒,认为这是对自己的无视,不过在太上老君的眼中则并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这是女娲娘娘在向自己表示不满,对自己先前语气而不满,若是女娲娘娘没有一点反应,太上老君反而要担心,现在他并不怎么担忧!

    女娲娘娘离开玉虚宫直奔血海而去,她这一动让洪荒诸多大能再次为之震惊,一个个心中皆是大骇道:“这是怎么了,巫妖量劫刚刚过去难道说巫妖两族就要和解,先是鲲鹏与刑天这两个死对头走到了一起,现在连女娲娘娘这位妖族的圣人也前去地府,难道说洪荒新一轮的大战又将拉开吗?”

    身上太阴星之上的刑天的脸色也变得无比的凝重起来,女娲娘娘的行为让他感受到了一丝压力,伏羲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难道说是转世出了问题不成,要不然三清一直没有任何举动,而女娲却要奔波?

    这一丝的压力让刑天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虽然刑天行事无比的狂妄,可是他的狂妄是有底气的,而不是一味的自大,现在又出现了这样的问题,让刑天不得不小心起来。

    乱,现在的洪荒天地又出现了乱象,人族之中出现了天庭的影子,三清的门徒也在不断地游走着,可以说每一个人族部落之中都有他们的身影,而人巫混血的存在也渐渐受到了排斥,以前人族还需要他们这些人的战斗力,毕竟人巫混血之人在武道之上有着强大的力量,可是现在当三清的道统在人族传开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纯血的人族有了强大的力量,自然也就不再依赖于人巫混血。再加上三清那些弟子在暗中的挑拔,人族之中有了一丝分裂。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切都是因气运而起!三清想要独霸人族,第一个就得清除巫族在人族之中的印记,人巫混血之人自然也就要被排斥出去,只有这样人族的气运方才不会被巫族所夺走,方才能够为他们所掌握。

    至于巫族。他们还有精力放在人族身上,还有精力去观注那些人巫混血的存在吗?没有,如今的巫族自身都有些顾不过来那还有心思去理会与自己部落已经分攻的人巫混血。而且以巫族的高傲始终也不曾将人巫混血之人真正当成是同族。

    当人族的修行从武道向仙道转移之时,刑天这位武道之祖的气运自然也随着这修行的转变而消弱,身为武道之祖的刑天自然也有所感应,刑天明白自己的大麻烦只怕要来了!

    先前刑天因为伏羲一事一直都将精力放在了如何对付三清与女娲娘娘的事情上。可是现在他仔细扫视了整个洪荒天地后。刑天的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在这洪荒大地之上刑天竟然没有找到伏羲的踪影,这其中出了什么事情?刑天不得而知,不过这样诡异的情况让他感受到了危机,一股巨大的危机正在向自己而来。

    先是武道气运的消弱,现在人族又出现了种种的危机,这让刑天的心情如何能不沉重起来,刑天不明白三清究竟是利用什么样的手段让人族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发生了如此惊人的变化。舍弃了自己的武道,若不是还有人巫一族的存在。只怕刑天的武道将会彻底从人族之中消失,他的气运将会在瞬间跌落到谷底。

    人族的事情虽然很棘手,可是对刑天来说还能够暂且放下,而伏羲的事情则不能轻视,若是伏羲真的出事了,洪荒所有人第一怀疑的对象必是自己,因为整个洪荒天地之中只有自己与伏羲有着深仇大恨,有巨大的动机去干掉伏羲,虽然说这也是刑天一直想做的,可是现在他却不愿意被人栽赃嫁祸,不愿意给别人背黑锅。

    洪荒之中究竟有谁有这样的手段与实力可以在无声无息之中解决掉伏羲》?太上老君,只有太上老君有这样的实力与手段,毕竟伏羲转世轮回是经他之手,当然后土祖巫同样也有这样的能力,只不过后土祖巫不可能这么做,毕竟当初是太上老君护送伏羲转世,一想到太上老君时,刑天不由地怀疑起这是不是太上老君给予自己强有力的回击,自己坏了他的事情,让他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阴谋算计,这在洪荒天地之中是最不缺少的,背叛那更不用说,前一分钟还是朋友,可是下一分钟便可能从朋友转为敌人,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在利益的影响之下那是时有发生,太上老君若是有心自然也能够做到。

    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太上老君,你究竟在搞什么?为什么伏羲的气息会在天地之间消失,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你在算计我,还是另有其人?鲲鹏那个混蛋又在这场算计之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是否我的行动都在你们的意料之中?”

    当刑天提起鲲鹏之时,躲在北冥海的鲲鹏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他这一次也是被刑天给坑苦了,自从刑天出手救了他之后,那原本与他还有一点点联系的诸多妖圣则失去了联系,那些本想着投靠鲲鹏的妖族也转变了主意,一个个都保持中立,不再做任何的选择。

    虽然说巫妖两族的因果已经了结,可是巫妖大战的仇恨他们是无法忘怀的,他们不愿意看到妖族与巫族之间有什么合作,那怕是受到了再大的压力他们也不愿意看到这一点,虽然鲲鹏的处境有些危险,可是这不是他与刑天这个混蛋合作的理由,毕竟东皇太一是死在刑天之手,刑天是埋葬妖族的最大原凶。

    至于说鲲鹏在这场巨变之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刑天不知,就是鲲鹏自己也不知道,他之所以会被牵扯到这场巨变之中那也是因伏羲之事而起,他也只是一个受害者,而且刑天是直接将鲲鹏拉入到这场巨变的那个人。

    实力,强大的实力方才是自保的根本,只有强大的实力方才能够让自己安心,出了这样的变化之后,刑天感受到自身实力的不足,若是他也有圣人的实力,那又何必担心三清,担心自己的安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