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九五章 北海天翼
    “他们在周围布置了四座神术法阵,据说能干扰乾坤神符。除此之外,那个神女身具天元灵体,也能以某种神术破除虚空挪移。”

    当他说到此处,司空皓几人就已面色大变。可沈石的声音仍在继续:“这些神教之人,还另布置了一座‘四元诛仙大阵’。需要二十天才可完成,由二十位主祭共同坐镇,那位神使亲自主持。按照这二人的记忆,是一旦成阵,可斩天裂地,诛绝某方地域所有神域之下一切生灵!哪怕是在七千丈的海底,也不能例外。”

    “斩天裂地,诛绝某方地域所有神域之下一切生灵?是真是假?”

    谷太微一副不太相信的神色,这件事本身听起来也很荒唐。这样的威力,恐怕也只有那些十八级的绝顶大阵,才有可能做到。

    可十八级的阵,需得有各种严苛环境。基础之一,就是必须拥有复数以上的神域级的灵山

    时至如今,也只有七大玄宗才能办到。

    “我仔细搜寻过他们的记忆,这是有人对他们这么说,其实并未见过真正的四元诛仙阵。便是他们,也是不信的。所以四元诛仙阵的真实威力如何,我不得而知。可由二十位神师主祭,一百位祭司,一位天域参与的大阵,威力想必不会弱到哪去。”

    沈石猜测着说道:“我估计此阵的整体威力,应是在十五级左右。却可令那位神使,拥有神域之力。”

    “应该是如此!”

    陆华也微一颔首:“我之前曾以水系术法,观照过海眼之外,发现他们所布之阵,规模也不过尔尔。所谓的斩天裂地,当只是吹嘘之言。”

    “可另有一事,却不能不让人在意,”

    此时沈石的语声,更为凝重:“此外荒原的千眼神魔司空绝与八臂神魔薛智这二位魔主,也已准备往这边赶来。据说最多几日内,就可抵达此间。且神相宗那边,似也有援手参与之意。”

    闻得此言,包括谷太微在内的诸人,都面色微变。

    相较于不知根底的四元诛仙阵,这两位天域神魔,无疑更具威胁。

    神相宗的无相天尊问非天,之前更是以独力逼退元沧海与十余天域的战绩,再次威震天下。

    此时他们已经在担心位于海眼口的那只恐兽,是否能够应付得来

    毕竟恐兽这类存在,强的很强,弱的很弱。

    且这只明显是个懒惰不堪的,每天就趴在海眼的入口下方张嘴吃喝,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连续几天都没一点动弹。对于上方不断的感应探测,毫无反应。究竟有多少战力,实在难以判断。

    张信闻言则不禁暗哂,那千眼与八臂,居然还有闲心参与这里的事情,是不要自家的根基地盘了。

    不过也可能是这两位已经撑不住,打算放弃基业了也说不定。

    至于神相宗,看来那七源岛恢复的不错。

    “听起来似在虚张声势。”

    司空皓眯起了眼:“这应是故意让我们知晓,欲打草惊蛇?”

    “所以只需以不变应万变就可。”

    张信背负着手,眼神轻蔑的看着上方:“我们如继续呆在这里,你们说那位神使,接下来会有何反应?千眼与八臂又能否下来?”

    “大约会认为玄昊大人,是胸有成竹,根本无惧一切布置。”

    陆华陷入深思,随后哑然笑了起来:“总不会就此退走吧?”

    “这倒不会,在他看来,自身也已是立于不败之地。毕竟已是聚集了三位天域,还有一座什么四元诛仙阵。”

    司空皓微摇着头:“至于那两位魔主,八臂神魔我不知道,可千眼心性多疑,没弄清楚究竟之前,只怕不会下来。”

    “可还有薛智,此人性情暴躁,且深恨上官玄昊。”

    陆华若有所思:“一旦形势生变,我等又该怎么离去?”

    以现在的情势,只怕是越到后面,越难脱身。对方实力之雄厚,超人想象,

    一只他们至今都不知来历的恐兽,已难令他放心。

    司空皓也无法心安,张信说的道理是没错的。可他总觉得今次之事,不是那么简单。

    沈石则是以疑惑的眼神,看着张信。

    其实他还有些事情,瞒着众人。按照这二人的记忆,外面的神教人等,很可能是张信故意引来。

    “逃脱之法,这个也无需忧心,本座岂会自困死地?”

    张信面上故作高傲自负,心中却很无奈,他眼前这些人,虽与他定下灵契,却并不能如同奴仆一样指使。

    似这等主从之契,背约时虽代价极重,强如圣灵神师都难以承受。

    可这些从者本身,还是有着极大自由度的。

    他们可以在‘自以为’的情况下,做出‘自认为’有益于主上之事。

    那主从灵契,也没有一定强制从者,为契主效死的条约。

    加上彼此间是第一次合作,为防这几位的擅自行动,自乱阵脚,他不能不稍作安抚。

    可如是上官玄昊,此时根本就没有向这几位解释的必要。

    “可~”

    陆华还欲再问,谷太微就一声冷哼:“主上有令,你等听从就是,嗦嗦做什么?”

    陆华闻言,顿时面色微冷,眼中生怒。可当想到关于眼前这人的传说与性情,又很无奈的摇头,不打算与这疯狗计较,

    张信则哑然失笑,继续说着:“脱离之法,还是使用乾坤神符。你等如今都不是外人,也不妨知道本座的一些私密之事。天元灵体,并非是他们一家才有”

    说到此处,张信却语声一顿,看向了洞窟之内。

    只见此刻紫玉天身后的那对骨翅,正在生出变化。就在那两条位于外缘的骨质轮圈之上,生出无数把锐利的小刀。

    同时更有一对宏大的气势,散向了四面八方,使得在场诸人都为之窒息,也面色微变。

    “法域?”

    司空皓的瞳孔,再次凝缩,暗暗防备。他不知张信,还能不能压制住现在的紫玉天。

    张信则笑了起来,法域也意味着第九战境!

    这位北海太子,要么是还瞒了他不少事情,要么是这次从那神魔舍利中得到的东西,远超他的意料。可无论是哪种可能,眼前的情景,都是他所乐见的。

    而仅仅一刻时间,紫玉天就蓦然出刀,扫灭了所有的劫雷。随后飞空拔起,落到了张信的身前。

    “主上之命,你等遵从便是!”

    此女虽在飞翔之时收起了骨翼,可气势却依旧锋芒如刀,凌迫着此间众人:“正如主上之言,他不会自入死路。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守住这海眼。只需对手不知根底,自可安枕无忧。至于薛智,他如敢下来,本宫自会让他有去无回!”

    此时陆华,竟被其气势所摄,一时呐呐无言。完全忘了眼前这位,只是张信座下,一个区区魔奴。

    张信则再次哑然的眯起了眼,心想此女应对天劫之时,居然还有余力听他们说话?

    而随后紫玉天,又转望了过来。

    “接下来的事情,由我负责接手?”

    此时的她,再无半点之前的谨小慎微,目中亦锐意逼人。用的虽是问句,可却言语铿锵,并不给张信半点反驳的余地,

    可张信却无半点不悦,脸上的笑容,反倒是更为灿烂。眼前的紫玉天,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这才无愧是纵横北海二十年,在遇到他之前从没有过败绩的真正‘北海天翼’!

    ※※※※

    “感觉好有气势哦喵!”

    当张信在洞窟之内再次坐定的时候,叶若很是吃惊,

    “跟以前的紫玉天,完全不一样呢!”

    “当然不一样,十五级的法域神魔与十三级的魔将,岂能相同?”

    说到此时,张信其实也暗觉庆幸。庆幸他没偷工减料,在新的灵契中,那紫神石用料十足。

    只要紫玉天未能完成对他的承诺,就暂时无力摆脱他的掌控。

    “不对,我不是说这个。”

    叶若沉思着说道:“以前的紫玉天,就好像是一个带发条的娃娃,主人拨一下动一下。到现在才好像活了过来”

    张信哑然失笑,不予置评,他已开始准备下一阶段的大风诀推演。

    不过叶若,却不容他清净:“看这位紫姐姐渡劫很容易的样子,也就是说,顶峰神师的实力底蕴越强,就越容易渡劫是么?”

    “不是!没有这样的说法。”

    张信摇头:“恰恰相反,底蕴越厚,元神升华之时往往越是艰难。就如神师灵师,同级中有强有弱,圣灵也是一样,这是因彼此间的根基不同,就如我那师尊离恨天,在法域时代,就已压制着十三峰的所有法域,能与天域抗衡。可这些圣灵中的强者,也往往都会付出极大的代价。他们遭遇的劫力之强,都远超于正常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