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35 欧米茄之火
    义体高川检查了身上所有的战斗物资,宽大的风衣,拥有足够多的口袋和扣子装载不同分类的道具,但是,对于义体高川来说,其中大部分是很少时候可以用上的,他的义体,本就是一种简易又健全的战斗工具,就算失去所有的武器也不会对自身的战斗力、防御力和移动能力造成太大的影响,而唯一要随时注意的,仅仅是续航能力而已。要驱动义体行动,包括普通的运转,以及战斗下高频率的运转,以及战损时的修复,消耗的都是同一种能量,这种能量和维持正常人类生理活动的生物能不一样,虽然,普通的食物也能补充能量,但是,在战斗环境下,这种补充无疑是极度缺乏效率的,至今为止,义体高川发现的最为高效的充能方式,就是食用统治局中特有的类似压缩食物的能量棒。

    这种能量棒似乎是基于俗称“灰粒子”的微机胞技术而诞生的独特充能物资,能够适配几乎在统治局中所能见到的供能设备,乃至于素体生命、非正常生命体和正常人类。那种会涉及恶魔、魔纹和统治局技术基础的灰雾,大致可以认为是一种微机胞集群,大量的微机胞聚集在一起,构成了浓度不同的灰雾,而这种作为基本粒子存在的微机胞,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同时具备物质和非物质的二像性体现,其存在方式,本就是让人无法理解的神秘,从“现实”层面来看,这种微机胞或许是一种精神意识力量的数据化现象吧,但是,联系到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病变,却很难肯定。到底是哪一种变化,导致了这些微机胞的存在。

    在这个世界线中,耳语者比上一个世界线的耳语者更早触摸了统治局的存在,并对其中的技术情报有过一定的收集,对于统治局能量棒这种极为高效的充能食物,也有一定的猜测和理解。常论中。这种能量棒,其实就是一种微机胞的应用,就如同现代科学可以通过不同的粒子人工合成不同的物质,统治局利用微机胞的不同组成方式,以及微机胞在特殊处理条件下所呈现出的不同性质,构造了大量不同特性的物质,能量棒和构造体不过是其中的少数两种罢了。

    乃至于安全网络的设备端,以及素体生命的躯体,都是属于微机胞的应用技术。只是。正常科技中,人们找到了不同的粒子和化学式,而在统治局的微机胞技术中,所有的东西都只使用一种特殊粒子——微机胞,仿佛微机胞就是包含了所有粒子特性和意识活动特性的泛用性微粒。

    当然,以上的解说,仅仅是为了便于理解而打了个比方,实际上。微机胞究竟是不是粒子,还有待商榷。而在耳语者能够收集到的情报中,还没有一个神秘组织,能够从灰雾中逆向分解出微机胞。没有人见过微机胞的单体模样,只有灰雾是最为常见的集群体现,因此,对于微机胞的实际情况。还有许多未明之处,而使得灰雾也变得难以理解。有人认为,通过对灰雾的调整,可以实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神秘,而神秘所体现出来的不同特性。是灰雾自然变化对载体产生干涉的结果——至于这个观点是否正确,只能说,暂时无法证伪。

    在这个世界线中,耳语者失去了近江,没有诞生自己的技术研发部门,出于自身定位的缘故,也没有计划对这类研究者进行培养。不过,因为自身对技术的低需求,能够通过他方收集到的数据,也倒是已经够用了。即便是网络球这样的超级神秘组织,对神秘的研究也是极为困难的,毕竟,所谓的“神秘”就是概念上的绝对不可知,想要通过科学方法去研究神秘本质,本就会产生概念上的冲突。大家所谓的研究,真正有进展的部分,仅仅是基于神秘的特性,去完善对神秘的利用效率而已。

    对义体高川来说,神秘有多少都不重要,是否能够理解神秘,也不重要。他对神秘的态度,更接近于不知其然,但只要可以使用就没问题的实用性。例如,虽然无法确定统治局能量棒的本质和充能原理,但是,可以从体验效果上,确认它是义体活动能量最好的补品就足够了。

    这个世界线的耳语者,比上一个世界线的耳语者储备了更多的统治局能量棒,每一根能量棒,都能为义体补充超过百分之五十的能源。他身上所携带的能量棒,足以支持义体在不间断的高强度战斗状态下续航一周的时间。

    除了能量棒之外,还有手枪和短刀两类武器,以及各种辅助行动的便携道具,同样的,缺少了近江,除了能量棒拥有神秘属性之外,其余的物资,都是相对正常的科技产物。手枪也好,短刀也好,并不是构造体材质,也没有s机关,尽管应用了一些网络球和雇佣兵协会提供的特殊技术,但是面对神秘时究竟可以发挥的力量,仍旧是极为有限的。

    真是一穷二白呀,义体高川已经不止一次这么想了,缺少近江的后遗症,在这个世界线的耳语者中体现得一清二楚,比上一个世界线的耳语者更早接触神秘,更早进入统治局,更早在神秘圈中扬名,并不意味着,在综合实力上可以超过另一个世界线的耳语者。幸好,无论他自己,还是咲夜,都拥有一体俱全的“神秘”。

    “准备好了吗?”义体高川随手将狐狸面具戴到头上,又将正面拉到脑后。

    咲夜上前为他紧了紧领带。

    “早就准备妥当了。”格雷格娅摊开手,“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好准备的吧?重要的东西都要随身携带,这可是你说的。”

    “那么,出发!”义体高川率先走出走廊,随后是紧紧跟上的咲夜和格雷格娅,走火的车子,早已经停在宅邸的正门处了。

    “呼。终于可以甩掉这该死的领带了。”一处伦敦市郊的汽车旅馆中,男人用力扯掉领带,将自己摔在破旧的皮质单人沙发上。他有些难受地扭了扭臀部,仿佛被人造皮下的弹簧咯得发疼,“这该死的破旅馆,我们的经费很充足吧?为什么不去五星级酒店?”男人抱怨着。银色的卷发仿佛被风吹动般扬了扬,有些不羁的味道,但是,房间中并没有风。冷眼旁观的同伴知道,这不过是这个男人的神秘无法自如控制的体现,这个从长相到举止都有点轻佻的家伙,就战斗水准来说,在自己的组织中也数一数二,论到整个欧美区。也能算得上是一流好手了,但是,这种战斗力,更像是“神秘”的力量溢出,而强行拔高了水准线。

    “不是我们,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正在另一边的桌子上为自己倒水的女人如此说到,语气冷酷又无情。仿佛总是在拒绝什么。

    银色卷发的男子有一张精致帅气的亚洲人面孔,而另外的两人。男女都是完全的欧美人种特征,三人虽然暂时归属一队行动,但无论从两名欧美人士的理解,还是实际的事实,都是不属于同一个组织。

    彼此之间,只是不得不暂时一起行动而已。并没有伙伴战友之类的交情,更不打算产生这样的交情。遇到战斗的话,如非必要,大概也是各顾各的吧。银色卷发的男人并不是一个神经大条,无法领会气氛的呆子。相反,他的性格情感和自己精细的外表一样,十分纤细敏感,但也正因为如此,本就因为拥有难以控制的神秘而被正常人视为异类的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被排斥的感觉。习惯了,于是不在乎,对方两人究竟有怎样的打算,也不在意。

    抱怨,就是简单的抱怨而已。银色卷发的男子闭起眼睛,面带什么都不放在心上般的笑容。

    “五星级酒店并不适合我们这种人,尤其在有任务在身的时候。”拥有典型欧美人身材和脸型的男人还是稍微解释了一下,“也许你们并不在意这种细节,仅仅是因为你们太过业余了。虽然细节上的准备并不一定可以带来胜利,但是——”

    “至少可以提升胜利的概率。”银色卷发男人插口道,一副无聊的表情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整天概率概率的,不嫌烦吗?太重视这种东西的话,不是会活得很累吗?胜利又不代表一切,人生可是有很多滋味的。”

    “很遗憾,在我们看来,胜利就代表一切。”欧美男人并不打算争论下去,“这是你我之间哲学观和人生体验的不同,我不想说服你,所以这个话题还是到此为止比较好。库拉——”他转向正在喝水的女人,这个女人的身材略显娇小,但是曲线却显得相对夸张,黑色的紧身皮衣裤,将她除了头部和胸线处之外的地方,全都紧紧包裹起来。只是在发色上,和银色卷发的男人有些相似,但却是拉直的长发,而且银色的质感,也少许有些不同,偏向于晶莹的白色,让人不禁联想上到寒冷和冬雪这些词汇。

    同样的,发质的奇异,同样来源于神秘的干涉,只是,这位名叫库拉的女人,对自己神秘的控制力,远比银色卷发男人要好得多。

    “什么?”库拉冷冰冰地回了同伴一句,虽然两人都是同一个神秘组织的成员,也在一起搭档很久了,但是,两人的关系从外表来看,仿佛仍旧处于一种冷漠的状态。不过,也仅仅是表面上而已,男人一点都不为她表现出来的态度感到担忧。

    “提案准备好了吗?网络球的人就要到了,说不定还有耳语者的人。”谈及自己此行所要面对的直接对手,男人没有任何情绪上的起伏,就如同在谈论日常那般。尽管,这次的行动目标很大,但是和网络球的对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男人不会掉以轻心,但也无法产生太多的紧张感。

    对于他来说,今天和过去一样,只是日常而已。

    “完全没有!”库拉似乎有些生气,她用力放下杯子,“那些家伙实在太过自我良好了,明明只是一群土包子,还不停地耍嘴皮子。我们的提案有五分之三被提高了要求。他们真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样的货色吗?”说到这里,她的目光落在银色卷发男人身上,“k,你不去管管他们吗?至少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我是很厉害啦,但是,我不是头儿呀。”叫做“k”的银色卷发男人投降般举起双手。“我一点都不想理会这种麻烦事,你就绕了我吧。”

    “真是没用的男人!”库拉皱起眉头,但并没有再度做出类似的要求。银色卷发男人在他所隶属的团队中的地位有些特殊,而正是这种特殊性,才让他暂时和这边的两人一起行动。火炬之光内部,直到此时,还对他的身份有些怀疑,只是,对方并没有掩饰。或者说掩饰得太好,让他们抓不住把柄。虽然在身份上的疑点,让他成为了这次行动中的一种变数,但是,他的能力特性和战斗力,却是值得期待。在火炬之光的测试中,他的能力被视为,最有可能让席森神父露出破绽。乃至于有机会击败席森神父的最低等级能力者。

    这些年来,席森神父一直和网络球走得很近。这一次对网路球进行狙击,不考虑席森神父的偏向性是不可能的。银色卷发男人,算做是一个可以尝试的保险。

    “雅克——”库拉看向欧美男人,正打算说些什么,房门就被“嘭”的一声,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了。一个年轻的白人女性面露惊慌。大声对房间里的三人说:“不好了,他们打算去狙击网络球和耳语者的来人。”

    这里的“他们”到底都有哪些人,这个房间里的人不用亲眼看到,也能猜得个一清二楚。火炬之光的人是不会这么冲动的,虽然最终也还是要动手。但是,此时就动手却并不在计划之中。很明显,k所隶属的队伍开始一意孤行了,这样的情况,虽然让刚进门报告的白人女性十分担忧,但是对于雅克和库拉来说,却并不算是意料之外。

    “算了,别管他们,让他们去吃屎吧。”库拉无动于衷,冰冷冷地说。

    “哎?别这么无情嘛,大家都是朋友,你们这些潮流时尚的朋友,就拉土包子们一把嘛。”银色卷发的k发出撒娇的声音,但是轻佻的味道,却完全不让人觉得,他的态度是认真的,反而更像是打算看自己队友们的热闹。

    “死不了。”雅克同样无动于衷地回答了一句,他和库拉的态度,让年轻的白人女性有些不知所措,不由得再问了一句:“真的不管他们了吗?真的没问题吗?”

    “不用担心,达达。”库拉正色对年轻的白人女性说:“那些家伙虽然没什么自知之明,但是保护自己的力量还是有的。况且,我也不觉得网络球和耳语者的人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下杀手,尽管,他们是被首先攻击的一方。”

    “可是……我觉得……”达达还是犹豫。

    “达达,你也是从欧米茄时代过来的元老级人物了,就别在这种问题上患得患失的。”库拉打断她的话,说到:“反正人就算死了,你也可以救回来,不是吗?让他们先尝尝苦头,我们才好让他们乖乖执行计划。”

    “喂喂,当着我的面这么说好吗?”一旁的k插话到,不过,他的脸上倒是没有一点不舒服的表情。

    “之后我会告诉他们,是你阻止我们去救援,因为你很相信他们能够摆平自己选择的事情。”库拉平静地说。

    “别这样嘛,库拉大姐,我的心脏可是很脆弱的,经不起你这样拷打。”k发出戏剧般的感叹,“我可怜的队友们呀,请原谅我,我已经尽全力去救你们了,谁让你们的人品不够好呢?”

    “嘁——”库拉盯着姿态做作的k,从牙缝里吐出不愉的生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适应和配合这个家伙,面前的男人,正是她最不喜欢的类型。

    “就这样吧,达达,做好处理伤员的准备。”雅克仍旧不打算从沙发上站起来,只是口头吩咐到,之后又想了想,问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网络球的人过来了?”

    “不清楚。”达达说:“他们一直都有自己的情报源。”

    “在情报上,他们总是比我们快一步,我有点在意,在治疗的时候,可以的话,你想点办法弄清楚。”雅克面无表情地说到。

    “明白了,我会尝试一下。”达达点点头,并不介意房间中有些尴尬的气息,关门退了出去。

    “当着我的面说这些话,真的可以吗?”k再度重复了一次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完全没问题。”雅克平静地说:“或者说,我很期待你能有所动作。”

    “别开玩笑了。”k打了个哈哈,把脸转开,说到:“你能期待囚犯做点什么呢?”

    “你不是囚犯。”雅克说,“你是我们的同伴。我们并没有限制你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一切的选择权,都在你的手中。”

    “哈哈,别开玩笑了,雅克。”k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