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节 太上老君的后手
    第二百三十章节太上老君的后手

    “大师兄,难道我们真得就这么放弃了吗?没有‘河图’、‘洛书’伏羲如何证道,伏羲证不了人皇大道,那人族谈何兴盛!”在刚刚离开北冥海后元始天尊则忍不住开口说道,那神情要比太上老君这个当事人都要紧张,仿佛当初答应女娲娘娘交易的不是太上老君,而是他元始天尊一样。

    听到元始天尊之言,通天教主也将目光投向了太上老君,对于这件事情他心中也有着一点点的疑惑,太上老君今天的一切行为让他感到有些惊讶,这并不像是他所认识的大师兄能够做出的事情来,今天的大师兄有点异常!

    看到了通天教主那疑惑的眼神之后,太上老君淡然地说道:“放弃,不,这只是战略性的转移与撤退,而且没有‘河图’、‘洛书’又如何,证道并非只有一种方法,只要我们有决心,那便有足够的力量推动伏羲成就人皇大道,这是谁都无法阻止的,刑天太自以为是了,认为没有了‘河图’、‘洛书’就能够迫使我们放弃伏羲,他错了,他以为给我们扣上几顶大帽子就能够让我们退却,那只是在白日做梦,他想与我们较量,那我们就与他好好较量一场,让他明白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不堪一击!”

    太上老君此言一落,元始天尊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大声说道:“大师兄这么说难道已经找到了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若是如此那我们为何还要退却,何不直接给刑天与鲲鹏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们知道与我们圣人为敌的下场!”

    太上老君摇了摇头说道:“不。刑天根本不值一提,虽然他这一次的手段玩得很厉害,可是手段再厉害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也没有用处,他的算计的确很不错,我们的确不能在北冥海挑起战端,那对我们来说太不利了,不过有一点他提醒了我们。巫妖两族虽然没落了,可是他们也的确没有必要再继续在这个世界之上传承下去了,这洪荒天地的主角是人族。巫妖两族当灭,既然刑天为我们弄出了这么一个好的机会,我们为何不借机干掉巫妖两族!”

    刑天高兴自己算计了三清,打了太上老君一个大耳光。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举动则提醒了太上老君。让太上老君对巫妖两族起了杀心,对他也起了杀机,事情并没有他所想的那么简单,他虽然在挑起洪荒众生对三清的不满,可是正如太上老君所说得那样,这个世界是强者的世界,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不堪一击,三清为圣人有绝对的实力!

    干掉巫妖两族。太上老君的话一落下,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的眼中都闪过了一丝震惊。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兄长竟然有如此的野心,想要毁灭巫妖两族,虽然元始天尊很狂妄,可是他对太上老君此言也有所担忧。

    只听,元始天尊开口说道:“大师兄,你的想法我们十分认同,可是想要借机干掉巫妖两族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巫族有后土祖巫,妖族有女娲师妹,有她们相阻,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做到这一点,更何况我们门下弟子的力量也不足以做到这一点!”

    通天教主也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大师兄,干掉巫妖两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个不小心我们可就会成为巫妖两族的共敌,我们身为圣人倒不怕巫妖两族的报复,可是我们不能不为门下弟子考虑一番啊!”

    太上老君门下只有玄都一人,他自然不害巫妖两族的报复,可是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则完全不同,他们的门下都有大量弟子,若是真得这么做,一但巫妖两族发动报复,他们必会遭受到巫妖两族疯狂的报复,只怕他们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道统就要因此而毁于一旦,这可不是他们所原意看到的。

    对于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的顾及,太上老君自然是心知肚明,他淡然说道:“你们放心便是,既然为兄敢提出这样的见意,那就有一定的把握,而且这一次的大好机会我们若是错过了,日后再想有这样的机会可变困难了!”

    话虽如此,可是真要是这么做,让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依然是顾虑重重,只是现在太上老君是铁了心要这么做,他们也只能默认太上老君的提意。

    因为太上老君提出如此疯狂的见意来,元始天尊也好,通天教主也罢都忘记询问太上老君究竟能够用什么样的手段来支撑他那疯狂的想法,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件小事稍有不慎那后果不堪设想,表面上看他们是同意了太上老君的提意,可是实际上他们都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为自己门下弟子打算一番。

    太上老君为什么样的底牌方才会准备布下如此恐怖的反击,他手中究竟有什么样的杀手锏没有动用,这让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十分的好奇,只是眼下的形势让他们不得不先放弃这样的想法,不得不先将精力投入到太上老君的布局之中。

    搅乱天机,这是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回到昆仑山的第一个行动,在洪荒诸多大能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三清联手将天机给搅乱,让一切天机都变得混乱起来。

    原本在洪荒绝大多数人的眼里,都认为太上老君放弃了,一个个都暗叹不已,可惜他们却不知道这一切不过只是刚刚开始,在他们的暗叹之中伏羲出世了,没有什么天地异象,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若不是有心人是很难察觉到伏羲已经出世,对于整个洪荒而言,天机晦涩就算是圣人也难以推算伏羲在那里!

    伏羲出世,刑天并不清楚。在他看来伏羲想要证道已经是不可能了,毕竟无法从鲲鹏的手中得到‘河图’、‘洛书’就算三清与女娲娘娘再怎么培养对于伏羲来说都没有用处,无法证得那人皇大道。无法成为人族第一位人皇。

    正是因为刑天的自信,所以他失算了,刑天自认为自己的算计很了得,可是他却忘记了一点,身为圣人会在这样的大事之上一点后手都不留吗?那根本就不可能,至少以太上老君的为人是不会这么做的!若是刑天自己小心一点,多观注一下三清的反应。那一切都会不一样的,就算三清的手段再厉害,也无法瞒天过海将刑天也给瞒过去。可惜的是刑天在这件事情上太自信了,正是因为这种自信,让他的先机都失去了。

    伏羲出世之后,天机晦涩没有人知道。那怕是娲皇宫中的女娲娘娘也算不出伏羲在何方。出了这么大问题这如何能不让女娲娘娘焦急,原本一直沉默的女娲娘娘终于忍不住心中的那份焦急离开了娲皇宫前去昆仑山找三清,找太上老君理论去。

    当女娲娘娘出现在昆仑山时,太上老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女娲娘娘终于忍耐不住了,终于放下身段前来见他们,在这伏羲的事情上太上老君终于占得了先机。

    玉虚宫中,太上老君淡然说道:“女娲师妹这么急着前来玉虚宫不知有什么事情?”

    虽然心中对太上老君如此的举动而不满。可是女娲娘娘却不得不低头,谁让她需要知道自己兄长伏羲的消息。所以明知道太上老君这是在有意为之,她也不得不服软。

    不过女娲娘娘也不会让太上老君太得意,毕竟这件事情上女娲娘娘还是有着诸多的优势必,她沉声说道:“大师兄,我为何而来你会不知道吗?我是为我那兄长伏羲而来,我想知道我那兄长究竟怎么样了,为何到现在为止都找不到他的信息,这件事情大师兄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交待吗?”

    太上老君淡然说道:“师妹想要什么交待,伏羲一事我不认为有什么可谈的,我们之间的合作我自然会遵守,你放心便是,无论有什么重重险阻,我们都会让伏羲证得那人皇大道,不会让他出现在任何问题,而且先天的一切你也都看在眼里,你认为若是我们大张其鼓行事对伏羲来说是好事吗?无论是那刑天也好,还是人族也罢,一但得知伏羲已经出世,得知伏羲所在之处,你认为我们还会有机会将伏羲推到那人皇的宝座之上吗?”

    这时,元始天尊也冷笑一声说道:“女娲师妹,你太急了。在伏羲的事情上你的心已经乱了,根本看不清眼前的形势,大师兄说得还好听,还给你留了面皮,你也不想一想,现在洪荒是什么样的情况,无数的暗流在涌动着,若是伏羲的消息传出去,那怕我们身为圣人都无法保护他的安全,将会有无数人对他下手,妖族也好,巫族也罢,还有人族都不愿意看到这样一位人皇出现,你若是非要知道伏羲的下落,那也没有什么,不过我们丑话说在前面,若是因此出了任何问题,所有的责任则都要由你自己来承担,一切将与我们无关,我们之关的因果恩怨将一笔勾消!”

    元始天尊可不是太上老君,太上老君还给女娲娘娘留了面子,可是元始天尊是什么脸面都没有给女娲娘娘留,直接在打女娲娘娘的脸,在报复当初娲皇宫之行女娲娘娘对他的无礼之举,丝毫没有一个圣人应有的胸怀。

    “够了,元始!”太上老君一开口,元始天尊则不得不闭嘴!

    在元始天尊闭嘴之后,女娲娘娘开口问道:“大师兄,不是我不相信你们,而是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关系重大,若是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还请能多多谅解,在我大兄的事情上真得没有任何问题吗,在失去‘河图’、‘洛书’后真得不会影响到他证道吗?”

    太上老君淡然说道:“女娲师妹,伏羲的事情你用不着急,毕竟眼下伏羲还没有自保的能力,所以一切我们都要小心行事,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只要伏羲成功地得到了人族的认可之时,有人族气运庇护之时,一切也就成功了,至于证道,那有何难,‘河图’、‘洛书’虽好,可是也不是没有宝物可以替代,刑天自以为高明,认为绝了伏羲的证道之路,可惜他太小看圣人的手段了,也小看人皇证道的力量,他的那点算计根本不值一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