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九四章 劫之本质
    张信注意到这位语中,谢的是他,而非是‘上官玄昊’。

    他哑然失笑,主动打断了沈石的言语:“无需如此!本座也是见你只差最后一步,才会出手相助。人非圣贤,难免有谬误之时的。如非是你自己的算计还算精准,本座想救也救不得。”

    他一边说着,一边以灵能招引,从他的虚空袋内取出了一枚丹药服下。

    这是他抢来的一枚疗伤圣丹,效果是立竿见影,只是须臾,他的手臂就已恢复了过来,

    不过张信的神色,依旧苍白,气机虚弱,这次他主要是元气受损,没点时间是恢复不过来的。

    “可是~”沈石依旧是过意不去,面色羞惭:“在下身为主上部属,今次却连累主上到这个地步!沈某真罪该万死!”

    “可你如死了,本座又该到哪里再寻一个沈石为本座效力,真有心的话,那么日后就更用心用力,为本座效劳便是。”

    张信知晓这沈石的心病何在,可他却没继续出言宽慰开导的打算。

    此人的心中之结,绝不是旁人一两句话就能解开的。他所能做的,其实不多。

    而随后他就眼望着门口:“下一位,你们谁先谁后?”

    此时谷太微,面色微动,亦欲上前。可紫玉天却已先他一步,迈向了洞窟深处。

    “还是我来吧!再等些时日,估计这海眼之内,就会有些凶险。”

    此处诸人闻言,都了然于心。

    这位昔日的‘北海太子’,无疑是他们几人中的最强战力,自然是越早渡劫越好。

    否则到几日后强敌临至之时,这位却困于天劫,那情形就颇为不妙。

    可沈石谷太微的眼中,还是有着几分质疑。

    全盛时期的紫玉天,使北海修士闻之色变。可现在她身为魔奴之后,还能剩下多少实力?

    据他们所知,一般的魔奴,在被打入奴契之后,能够保存八成的修为,就很不错了。

    又因心志方面的问题,他们的实际战力,往往只有全盛时期五到六成。

    此外张信放开此女冲击十五级的限制之后,又该如何操纵压制?

    这都是他们,不曾了解的。

    紫玉天却没理会这几位的目光,径自走到这灵渊的中心处。这里的泉水,早就已经被烧干,而那下方的石板,也仍是赤红颜色,温度惊人。

    对此紫玉天亦毫不在意,径自坐了下来。而随后她首先做的,是将自己的修为,一举从十三级,冲击到十四级圆满!

    而正如张信所料,这点对她而言,是轻而易举。

    早在日月玄宗的时候,此女就有压制修为之嫌。此时当张信真正放开限制,此女冲击十五级,可谓轻而易举。

    一天之后,紫玉天的眉心,就出现了一个翼形印记。浑身上下骨铠展开,形状开始异变。

    不但外形更为狰狞冷酷,那些尖角与骨刀,有闪动寒光。

    那骨质之内,分明已蕴有大量的金属。

    而紫玉天身后的一对骨翅也在扩展,往左右各自伸展二十丈。形状就好似一把把骨刀聚而成翅,形状瑰美,给人以壮丽之感。

    此女也在此时秀手一挥,使十二滴血红色的水液,浮现在周身,随后一一吸收入体。

    似她这样的魔灵,能够借助渡灵之渊晋升,却没法使用所有产自灵渊的神露。

    他们有一种对应的灵物,出产于一些魔山之巅,后者也是邪魔一类,晋升神魔的关键之地。

    而此时紫玉天使用的,正是出产于北海皇庭的十二滴‘魔天圣血’,是上官玄昊的家产之一。

    不过其中有一小半,却是来自紫玉天本人。当年紫玉天栽在了他手里,此女的部分家底,也落到他手中。

    故而此时张信,见紫玉天神情郁郁,很是介怀的样子,也毫不觉奇怪。

    让张信松了口气的是,这位引发的是纯粹的雷劫,也是公认最难对付的一种天劫形式。

    毕竟无论是那毒水,还是劫火,虽是威能恐怖强大,力量却很分散。只有劫雷,劫力最为集中。

    此时虽已时隔一日,可张信的元气,却只复原了两成。再来一次劫火的话,他担心自己多半承受不住。

    对于紫玉天,张信极其放心,毫无半点忧意。只在前者劫起之时看了一眼,就再次闭目收神。

    “这已经是第三位,若儿你可有所得?我们的‘圣灵’,与你们的三级念力师,有什么区别?”

    这次他选择呆在渡灵之渊内的另一个目的,就是为让叶若有机会,收集完善的神师渡劫数据。

    “没有任何区别哦喵!”

    叶若在张信视界里面摇着头:“都是一样的,在将念力提纯到一定层次之后,脑电波的结构与频率开始自发的重构与强化。除此之外,也能初步掌握自身的磁场。一级与二级念力师只是单纯的强化与提升念力,而三级念力师,却可以反过来操控自己的电磁场,也就是‘灵魂’,‘元神’。可我还没搞清楚,你们神师晋升‘圣灵’的时候,出现的一些异常现象。”

    叶若语声微顿,似不知该怎样以合适的言辞解释,足足片刻之后才开口道:“那就好像是,把他们提升到与穹星的普罗大众,万物生灵们,完全不一样的层次。把自身的一部分排斥出去,从而凌驾,超脱。嗯,也好似若儿以前,从主人那里获取更高权限时的感觉。具体是什么样的,若儿还得收集更多的数据。”

    “不一样?凌驾?超脱?更高权限?”

    张信一脸的茫然,不过他有个优点。当有些事实在搞不清楚的话,那就不再纠结。

    于是张信果断的放下此事,吞下一颗补充元气丹药之后,就又继续推演着功诀。

    他的大风诀,已经完成了第十一重的初稿,现在开始第十二重。

    如是运气好一次成功的话,那么只需再有三日,张信就可将这门功法真正推入无上之境。

    可要是失败了,那么这第十一重,甚至第十重,都需推到重新来过。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张信的心境,却越来越难保持安宁。

    此时虽无劫火,可接下来的第二日,却忽有大量的灵师进入海眼。

    他的对手,亦是老奸巨猾之辈。一开始连半点零星试探都没有,可到五日之后,却直接就遣下了足足二十位神师。其中三人,更是道种一级!

    这份力量,刚刚卡在了张信的底线之上。超过了这份量,他会直接掀桌。

    在这之上,倒是能勉力应付一番,

    这一战,张信也不得不出手。虽未直接参与进去,却始终以‘雷天神寂’,压制全场!

    而此间的陆华,沈石与谷太微等人,虽是第一次配合,可司空皓不愧是他看重的天柱级,不止自身法力强横,亦指挥有方。

    仅仅只用不到二十息的时间,就使对手全数沉寂于此。整个过程干脆利落,让对手都来不及发出任何信息与警讯。

    只是当司空皓,领着众人返回之后,却是目含异色的,将一枚外形仿佛螺壳般的宝物,送到张信的面前:“这是他们随身携带之宝,几乎人手一件。看来上面的那些人,对主上你的雷天神寂,是早有防备。”

    可他之所以神色奇怪,却并非是因此事。而是这些人携带着专用于应对雷天神寂的宝物,也仍旧没有逃过张信的压制。

    这位摘星使,能够修成‘雷天神寂’,就已很令他奇怪了。能将‘雷天神寂’掌控到这样的境地,就更让他生疑,这绝非是一个小小的五级灵师能办到的,也绝无法以天资来解释。

    “果真是处心积虑!”

    张信也知这位对自己生疑了,不过他也知自己绝不能主动解释,只能转移话题,目望沈石:“你那边怎样了?”

    他知沈石在担任日月玄宗客卿的时候,就修有一门绝活,名为‘天心神照’。

    这也是一本正儿八经的功诀,只有六层,并无任何后续。可能够修炼的人少而又少,可一旦修成之后,却可搜魂索魄,突破许多灵魂禁术,是拷问敌人的绝佳良法。

    这次他们,就擒下了两个活口,

    不过此时的沈石却是神色凝重,面色犹豫。

    张信微一愣神,随后就又恢复了笑意:“到底知道了些什么,尽管说来无妨。”

    “他们以为这海眼之下,是玄昊大人。”

    沈石不再迟疑,将自己搜魂得来的信息,一五一十的说着:“外面是一个名为神教的势力,已经有四位法域圣灵,十六位红衣主祭。在这几人的记忆中,所谓的主祭,据说有比拟圣灵的实力。还有八十位神师,一百二十位大祭司,两千位祭司其中道种级有十二人以上,还有神使,神子,神女,高元德等等,尤其前者,据说是一身法力,可直追神域,是某位神尊之下,三位最强战力之一。”

    听到这里,陆华不仅愕然,他从不知这北方地域,还有这样一股强横的势力。

    张信则是眉头一挑,他知道沈石的‘天心神照’很厉害,可厉害到这种程度,还是很让他意外。

    那位神使,难道半点都不设防?是认为即便让他们知道了也无所谓,还是故意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