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九三章 救命之恩
    “就只这样而已?”

    可沈石与之前的叶若一样的担忧,不禁蹙眉询问:“外面的那些人,就这么放着不管?”

    他仍不知这海眼之外,究竟是什么样的势力,可却能预料对方的实力不俗。并且对他们饱怀敌意。

    这次张信还未答言,司空皓就又开口:“没什么好担心的,这里并非是绝路,再不济也有乾坤神符。”

    此人明显是看出了几分张信的图谋,仰目看向了之前他们的预想方向。

    “还有那东西在,他们真要成群结队下来,估计也是有死无生”

    他现在唯一不解的,就是张信做下此局,到底意图何在?诱敌借刀么?

    可对手明显不是蠢货,并未上当,他也本能感觉张信的图谋,绝不是这么简单。

    在司空皓的印象中,这位摘星使表面张狂不可一世,目中无人,却很可能是伪装出的性情,本身也并不缺智慧。

    且除此之外,此子的身后,还站着一个曾经的第四天柱,老谋深算的上官玄昊。

    摇了摇头,司空皓暂时压下了疑念:“师侄不欲动静太大,应是不欲惊动那个东西。可如有圣灵进入,那又该当如何?”

    他毫不怀疑自己等人,有封锁海眼之力。此处几人,皆为天柱半天柱,就只有沈石因根基受损,修为略逊。可这位现在一样是道种级,且已准备好了,修补之前的根基,一旦成功,也是半天柱级的存在。

    此外紫玉天,更是高位天柱,一旦不惜代价全力爆发,便是天域也可战上一阵。

    有这样几人联手,海眼固若金汤,

    对方如果只是试探,多半是拿不出这样的阵容,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可问题是那个存在,稍有些大的扰动,就可能将之惊醒。

    “那就提前通知我”

    张信说到一半,就见到几人纷纷投以疑惑的眼神。

    他也不说话,只是指尖处一丝丝雷电,向四周蔓延。

    而望见此景,司空皓与陆华,都不禁骇然失神。

    “雷天神寂!”

    谷太微亦是目显神光,看张信的眼神中,越来越显炽热。

    “你修的根本雷法,是大都天雷诀?且已十二重天?”

    司空皓的瞳孔,已经紧缩成了针状。

    在日月玄宗所有基础功法中,能够作为雷天神寂根基的,就只有大都天雷诀一项而已。

    可他深知这门功法想要修成,是何等的艰难。

    “这是本座的秘密,无可奉告。”

    张信一声冷哼,可随后又似画蛇添足的加了一句:“区区大都天雷诀算什么,我狂刀的天资,岂是你能想象?所谓的无上雷法。本座信手拈来。”

    司空皓原本在怀疑张信的身份,可听到这句之后,却又半信半疑了起来。

    “师叔可还有疑问?”

    张信见司空皓摇着头,便将指尖的雷电收起:“此间一切,都尽在本座掌握之中,诸位无需担忧。”

    说完这句,他就又打算回到洞窟内,继续参研他的大风诀。

    而洞口处的几人,则神色各异。

    紫玉天知道这位喜欢故弄玄虚,所以见怪不怪,心中虽也存疑,可从头至尾都未发一言,眼看着张信糊弄司空皓等人。

    司空皓则凝眉若有所思,眸中犹含惊疑之色。

    沈石则是震惊之后,又眼现喜色。他知道这位摘星使,是个天资高绝之人,远远超越于日月玄宗那所谓四天骄六圣胎之上。

    可此刻,他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此子。

    拜入日月玄宗不到一年,就已将大都天雷诀修至十二重,掌握了‘雷天神寂’么?

    而且是至少三十级以上的灵术等级,对上神师也不吃力。强如圣灵,也会多多少少受些影响的。

    这样的天资,便是昔日的雷神简无敌,也无法比较吧?

    而片刻之后,他也彻底放下了担忧,在窟口处继续入定,稳固着自身境界。

    ※※※※

    沈石是在张信再次开始大风诀的推演之后半日,开始引发的劫力。

    这位却是纯粹的火劫,赤红的火焰,在洞窟之内燃烧了两天两夜。

    这也苦了张信,尽管他已是选在这洞窟的边缘,可周围的温度,亦高达三千度以上。

    而之前他使用的那些炼炉,最高温度也不过如此。

    张信只能在叶若的指点下,为自己一身临时构造了一具抗高温,并且具有简易制冷装置的的金属装甲,用于对抗劫火。

    之后又在周身招来狂风,环绕周身。

    可这么一来,他难免分神,不但参研大风诀的的效果不佳,效率也大幅的下降。

    连续二百余次变化元神,一直把自己弄到精疲力尽,才磕磕绊绊的,将大风诀的第十一层,推进到接近收尾的程度。

    好在这时候,沈石的元神质变,总算是到了尾声。

    这位经历的‘天劫’时间,比陆华多了足足三分之一。能撑到现在,着实不易。

    可到此时,张信却感应到这位的气机,还是在急速的虚弱。

    那太离血精虽强,可此时似也到了极限

    张信先是紧皱着眉头,把眼张开。随后毫不犹豫的出手,引动起了身下的法阵,强行干涉。

    接下来他所做的,无非是与劫力融合,加以引导欺骗。将那劫火的中心点,往北面移动了三丈。

    是时沈石周围的火焰温度,瞬间从一万度,降低到了七千。

    可仅仅只是这些许温度的变化,就已令沈石喘过了气。后者也不负张信的所望,果断的收尾,将‘圣灵’化的最后部分,在短短十个呼吸间完成。

    而一待沈石周身的灵能震荡,开始消退,张信就立时终止了干涉。

    那赤红色火柱再次在沈石的身外冲起,可这劫火,只继续燃烧了片刻,就不得不消退。

    此时反倒是一道紫电,自虚空而来,劈在了张信的身上。

    其中一部分,被绝缘层隔开。却有一部分热流,依旧冲入到了他体内,使张信周身上下无火自燃,

    整整一刻时间,这火焰才彻底熄灭。而此时张信的四肢,都已经被烧成了焦炭,伤口则在缓慢恢复着。

    这是因那股热流,已损耗了他近九成的生命元力,已无多少元力来恢复肢体。

    而如非是使用过虹彩圣泉,此时的他,已被烧为焦炭!

    不过更痛苦的还是元神,时隔一刻之后,张信依旧痛到面肌扭曲,元神之内,亦是紊乱半刻。

    半个时辰之后,当张信的意识,总算恢复清明。随后就见沈石,正面含愧色的,立在他的身前。

    “沈石多谢主上救命之恩,成道之德!”

    躬身行礼时,沈石先是道谢,之后又惭愧致歉:“是属下自不量力,贪心太过,反倒连累主上受此重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