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20 深宅2
    深深的宅邸,仅仅前庭的占地面积就有直径百米,宅邸后方的树林一直延伸,层层的树荫让那边的景色显得森然,看不到尽头,月光却似乎比外边的城区更明亮,被茂密的枝叶切碎了,如同反光的碎玻璃散落在青葱的土地上。轿车驶进树林边缘的车库区,入眼所见的风景,有一种突然从现代都市中解脱出来的感觉。很难想象,在寸土寸金的伦敦中,竟然有这么一片占地面积极大的私人土地,而这片土地的主人,正是不列颠的女王陛下。网络球得到女王陛下的支持,在这个国家拥有巨大的话语权,而当前的场景,只不过是这种话语权体现的微小一面。

    格雷格娅下了车,立刻被同在树林边缘地位,距离车库不远的几辆房车吸引住了,环绕在房车周围的是一座座帐篷,地上升起篝火,让四周变得火热而明亮,不过,往树林的更深处,火光便迅速被月光反衬的幽深黑暗吞没了。

    穿着狂放不羁的人们流连在帐篷和房车之间,就像是一群野游的流浪者,有一些身穿很有民族特色的服饰,在地上铺开毯子,或在房车边撑起摊位,看上去像是在贩卖什么诱人的东西,吸引着更多的人光顾交谈,嘈杂的人声,木瓢瓦盆碰撞的声音,构成一副热闹的景象。格雷格娅充满好奇的目光落在一处帐篷处,那个帐篷的装饰充满了熟悉的神秘感,就如同印象中的占卜者所在的地方,帐篷的门前摆放着香炉,有几个人贪婪地嗅着袅袅的白烟。

    无论怎么看,这些大嗓门,说着粗俗俚语。行为和穿着一样放肆的人们,都和之前在前庭感觉到的,整个宅邸森严幽深的感觉格格不入。但是,这些与众不同的人们能够在这里做自己的事情,自然不可能是宅邸守卫的疏忽,格雷格娅明白。这些人都来自神秘组织,甚至是来自同一个神秘组织,只是好奇于他们为什么不住进看起来就很舒适奢华的宅邸中,而非要在外野营。

    这些人就算以正常社会常识的标准来看,也是“不好惹”的一群,而他们的个性能够得到网络球的接纳,自然在神秘圈中,当然也是“不好热‘的一群。格雷格娅看向义体高川和咲夜,希望两人能说说其中的趣事。这些人释放出来的强烈个性,对于自小在美利坚长大,还没有完全渡过人生的叛逆期和新鲜感的女大学生来说,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就像是看到了火光的飞蛾一样。当然,身为耳语者的一员,自认已经走进这个圈子,有着大好前途的格雷格娅。是不可能如同飞蛾一样不管不顾地扑向火光,但是。在她的情感中,如果最初遇到的不是耳语者,而是这些人的话,说不定就会成为他们的一员吧。

    尽管,这些人看起来比起耳语者和网络球,更加的粗俗和野蛮。无论男女。都如同暴走族般,有一种黑色的肌肉力量,腰间和背上,大张旗鼓地挂着枪支弹药和冷兵器,如果是普通人看到这些人。定然是惟恐避之不及的。

    有一个穿着米黄色衬衫和牛仔超短裤的女人和格雷格娅的目光对上了,她露齿一笑,并没有吓唬人的意思,反而让人觉得豪迈和英气。不过,格雷格娅看得很清楚,她的衬衫下根本就没穿内衣,与身材合衬的胸部隐隐露出轮廓来,衬衫下摆扎了起来,露出肚脐部分,短短的牛仔裤更是露出胯骨以及三分之一的臀部,这样的穿着,看起来有些放荡。

    这是一个充满了矛盾感的女性,而又不能否认,这样的她有着别样的魅力。

    尽管眼睛对上了,但也只是短暂的一瞬,格雷格娅觉得她在和自己打招呼,正准备露出笑容点头回应,对方已经转头不再理会。耳语者一行来到这里,那些人不可能没有察觉,不过,主动打招呼,或者说,看起来主动打招呼的,就只有这个女性而已。而这个女人,看起来和这个团体的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并不像是某个头目,而由这群人身上传来的梳理感和排外感,已经十分明确地传递到站在不远处观察他们的耳语者一行人的心中了。

    “最后生还者。”站在一旁的猫女最先开口介绍到:“这个组织的理念就是他们的名字,直到最后的生还者。这是一个极端又团结的组织,他们善于在各种极端环境下生存和战斗,相信组织性、运气和简约实用的工具,若要形容的话,有点像是暴走族、生存游戏团体、孤离人士收养所的结合体。这个组织全员都是神秘力量持有者,配备有先知和意识行走者,在组织结构上十分完备,还经营孤儿院为组织输送新血,但是入伙的要求十分严格,甚至可以说是苛刻。他们并不强求非自愿者加入组织,但是,一旦准备好加入组织,就必须承受一系列在危险环境中独立生存冒险的考验。在这个考验中,被测试者要求以赤手空拳,甚至是赤身**的状态,进入某个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一段时间,并最终存活下来。”

    猫女看了一眼格雷格娅,说:“他们的入队考试并不是所有神秘组织中最危险的,却是最残酷的之一。有很多人经受不了极限生存给他们带来的心理压力,和种种突然出现的危机,最终精神崩溃。不过,死亡者的数量倒是所有神秘组织的入队考试中相当少的,因为每一个监视参与考试的新人的,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将失败者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但是,你永远不会期望自己是以一个精神病人的姿态活过后半生。正因为是这样的考验,所以,这个组织的成员以心理承受能力之坚韧著称。”

    “也就是说,基本上,只要心理足够坚韧,基本上就不会被淘汰?”义体高川突然插口到。

    “是的。但是,无法完成生存天数的人,会被下放到预备队。”猫女说:“他们的预备队是相当庞大的。不过,在这里的成员,全都是正选成员。”

    “我们这些年也没少在欧美区活动,但是。这些人还是第一次听说。”咲夜有些疑惑。

    “因为这些人就像是吉普赛流浪者一样,一天到晚环游世界,而且,总是选择最险恶的地方。”猫女意味深长地说,“他们每一天都在质问自己,是否可以在末日降临的时候,成为最后的生还者,并为此做出不懈的努力。”

    “听起来都是很强大的人呐。”格雷格娅有些钦佩的说,谁知猫女只是淡淡的冷笑几声。说:“不过是在自讨苦吃而已。”明明是网络球的盟友,只有站在统一阵线上的友好组织,也才会出现在这座宅邸,然而,猫女的表现,像是和这些人有什么旧怨。不过,应该是私人恩怨罢,猫女不打算深入这个话题。义体高川三人面面相觑,也不打算究根问底。

    “要上去打个招呼吗?”格雷格娅凝视着那边的人群。有些冷静下来,但还是忍不住问到。

    “他们不喜欢和外人聊天,是十分‘内向’的组织。不过,如果你们打算和他们做点小交易的话,倒不妨去看看。他们手中很是有一些特产,也喜欢用这些特产和其他神秘组织的人做买卖。”这么说着。猫女朝看似占卜者居住的帐篷抬了抬下巴,“看到了吗?那座帐篷是他们的先知居住的地方,这个先知号称可以主动预言某个人的命运,而不是单纯像是大多数先知那样,只是被动接收未来的预告。很多人都觉得她的预言十分准确。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去尝试一下。”

    “你试过?”咲夜问到。

    “没有,我不需要那种预言。”猫女淡淡地说,不过,义体高川和咲夜都觉得,她和这些“最后生还者”的矛盾,说不定根子就在她和这个神秘组织的先知之间的矛盾上。不过,具体情况如何,两人都没有继续试探下去。

    “他们为什么吸那些香炉里的烟气?”格雷格娅好奇地问:“像是在吸大麻一样?”

    “就是类似于大麻的东西。”猫女解释到:“而且,是针对神秘持有者的体质也能产生极大效用的毒品。”

    “听起来,有点像‘乐园’?”格雷格娅干笑起来,她可是明白,用白色克劳迪娅这种独特的花朵制造出来的“乐园”,可是末日真理教的杰作,在某种意义上,正是有了这种特效极强的迷幻药,末日真理教的发展壮大,才能如此的迅速。

    “是的,有点像是‘乐园’,所以一直受人诟病。”猫女不屑地抿抿嘴,“不过,谁也拿他们没办法。而且,这些迷香也是他们的特产之一,被许多人追捧。虽然有一定的上瘾性,吸过量了也会产生副作用,不过用来镇痛、缓和毒素和暂时提升力量等等,还是挺有效的。比传统的镇痛剂和肾上腺素好多了,那可是直接通过‘神秘’的渠道产生作用的,也对‘神秘’本身起效,算得上是一种受欢迎的冒险必备品。别看那几个人像是毒瘾发作的样子,觉得好欺负,这种瘾性对他们来说,是完全可以克制的,就算断货一辈子都没问题。”

    这么对格雷格娅说罢,又看了一眼义体高川,颇有兴味地微笑起来,继续说到:“这些人也有专门接客和出柜的专业人士,所有尝试过的人都认为其技术是世界首屈一指,如果有兴趣的话,直接进入那边的帐篷就行。”猫女指向一座看起来十分普通,并没有特殊记号,也没有个性特色的帐篷,她的动作,总算是引起了那边几人的注意,在意识到猫女所指之后,纷纷朝这边吹了几声轻佻的口哨。

    “如果有机会的话。”义体高川这么说到,咲夜仅仅是站在他身边,淡淡地微笑着,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情绪波动。两人虽然有**关系,但彼此之间的关系与其说是情侣,不如说,更偏向于家人。在这条世界线中,高川上了大学之后,有过好几个女性玩伴,不过。无论是咲夜和八景,都没有因此产生任何情绪。

    “女朋友可以更换,但是,家人却是无法取代的。”咲夜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而且,也是这么认为的。而也正如她所说。最终,没有任何女性,可以取代她和八景在高川心中的位置。也正因为高川总会选择两人,而抛弃那些发生过**关系,名正言顺的女朋友,所以,那些女人纷纷离开了。

    由始至终,高川,仍旧是耳语者的高川。是咲夜和八景的家人,而咲夜也坚信,这样的关系和情感将会持续到永远。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永恒的,那么,这样的心就是永恒。

    猫女试探性的目光在义体高川和咲夜两人身上转了转,大概是无法看到任何破绽,最终还是让开了。

    “要过去吗?”她问。

    “暂时不需要。”义体高川干脆的回答,让格雷格娅有些失望。但也仅仅是耸耸肩膀。

    “那么,就先带你们去登记处。之后会有人接待你们。”猫女说:“我还有任务,就不能继续陪你们了。”

    “没关系,能够带我们过来就足够了。”义体高川露出真诚的微笑,“如果是我们自己过来的话,说不定会更加麻烦。”

    “那倒不会,走火既然通知你们过来。自然就打过招呼。”猫女不以为然,说:“这里二十四小时办公,你们就算三更半夜再过来,也会有人为你们办理入住手续。最后生还者的营地也是一样,只要你们肯过去。付出足够的过夜费,就会得到满意的享受——”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用充满了暗示性的语气说:“至少,会在**上十分享受。”

    “猫女士很有经验?”格雷格娅突然插口到。

    猫女的表情僵了一下,咲夜不由得扑哧一声笑出来。

    不过猫女很快就整顿好表情,若无其事地说:“在欧美区,这些人的风评可是很‘好’的,而且,又是网络球最坚定的盟友,所以,我们彼此之间足够熟悉。”顿了顿,没有人插口,她便转身带路,“走吧,天色已经很晚了,想必你们也有些疲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再过两天就是会议召开的时间了。在这里,不会有任何麻烦找上门,你们完全可以轻轻松松渡过这段时间。”

    耳语者一行人跟随猫女从侧门进了宅邸,虽然是侧门,但是,同样给人大气庄重的感觉,并不会让人觉得轻慢。厚实的木门其实只是覆盖了一层木壳而已,内里是沉重的合金钢板,就算是普通型号的穿甲弹也能抵挡,不过,伴随防御力的强大所产生的质量,对大多数人来说,需要依靠一些机关才能自如开启。猫女也是无法自己推开这扇门的,所以,使用了门边的身份检定器。有摄像头一直在关注这片区域,但是,如果有人可以推开大门,却也不会立刻招来刺耳的警报。具体的安保措施,有着更深的意义在内,这些问题,却不是义体高川三人需要考虑的。

    猫女履行自己先前之言,将义体高川三人带到登记处后,就立刻告辞离开了。负责为三人登记的服务人员是一身朴素打扮的年轻女仆。不过,对方可是和情爱游戏中的角色扮演完全不一样,无论气质,动作,还是那严肃古板的黑色女仆装,都给人一种无可挑剔的专业人士的感觉。格雷格娅在登记完成后,神色有些疲倦,自己在这个晚上的所见所闻,换作是普通人,根本就是一生都不会遇到的。

    另一名同样打扮的女仆被唤入,躬身行礼后,简单说了一句“尊贵的客人,请随鄙人往这边走”,之后一路上都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宅邸十分宽敞,最外侧的过道就足有十米宽,却因为人迹稀少的缘故,安静得让人有些发慌,格雷格娅就算放轻了脚步,也能清楚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走在身前的女仆,速度和步调就如同量尺一般准确,但又给人一种怪诞的恐惧。她抬头看了一眼墙壁最上方的玻璃,看不到月亮,但是,月色却仿佛被筛滤进这条过道中,在墙壁上投下一簇簇的,仿佛会从中诞生什么的斑驳。

    还是五星级的大酒店比较好。格雷格娅在心中说,这个时候,刚来到时,对这座宅邸的新奇,已经被这片幽静森然的气氛驱散得一干二净了。

    义体高川和咲夜并不觉得这栋宅邸有什么特殊之处,若说是鬼屋和充满诅咒的深宅城堡之类,两人早就在耳语者成立的先期,寻找神秘事件的时候,就已经经历得够多了。他们同样能够感受到这栋宅邸中的静谧气氛有些异常,但是,在一个神秘组织的地盘上,却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

    在这里,理所当然会隐藏着某些神秘和诡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