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帮我解毒,用你的身体
    半遮半掩,原本高高在上被人不敢直视的杀戮女王如今就像一只发情的小猫咪一般躺在自己的身下,不管是视觉还是心理上的满足,都早已经不再是笔墨可以形容的。

    终于,洛远再也忍不住扑了上去,就要将这毒岛伢子那一身紧身紫色战斗服给撕开,可是就在这时候,一股恐怖的危机突然传了过来。

    那是一种犹如一只无害的小绵羊被豺狼盯上的恐惧危机。

    当下洛远的身体极速的停止了下来,刚想要寻找一股危机的来源,可是就在这时候,一如同来自九幽一般森然冰冷,充满杀气的话音陡然在他的耳边爆起:“洛远,你该死!”

    与此同时,他只见自己的身前蓦然出现了一道白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白影一掌将是朝着自己轰打了过来,自己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扇飞了出去!

    砰砰……

    洛远的身体如同炮弹一般倒飞了出去,撞到了一旁的柱子,柱子横腰截断,但还没有停止,而是在撞向了墙壁,随即整个墙壁更是轰然倒塌,整个身体直接被扇飞掉下了数十米之高的塔型宫殿。

    轰隆隆……

    飞沙走石,烟尘四起。

    这一幕引起了众多人的注意,不注意也不行,毕竟刚刚出现的那一股恐怖的杀气,实在是让整个基地方圆几里之内,人心惶惶。

    谁也不知道这基地内,什么时候出现了这般恐怖的高手,可是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堂堂北方大基地的领袖,全球顶尖高手的王者强者整个人如同蚊子一般被扇打了出来。

    顿时,一个个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们,这是见鬼了吗?

    要不,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拳王洛远啊,这……这……

    “到……到底……是谁……这……这怎么可能?”洛远捂着自己的胸口,鲜血不断的从他的嘴角溢出,脸色惊恐无比,他从头到尾,竟然连看清楚来人的影子也没有。

    而这人,仅仅只是一掌,就直接断了自己的根基,这……这怎么可能!

    难道是……

    想到这里,拳王洛远的瞳孔极剧缩小:“皇者,这……这不可能!”

    这一刻,他的脸上满是绝望的神色。

    所有的天阶强者朝着这里飞了过来,当看到这一幕也是愣了下,随即就想要上前想要将这洛远扶起来,可是就在他们刚动的时候,几声充满杀气的声音在他们的耳边响起:“敢去扶他?想和他作伴,你们可以去扶!”

    这声音,却是已经赶到的高城沙耶等人,她们看到这一幕也是满是震惊,不过毕竟见过卫子青的实力,倒也不显得奇怪,只是看到神枪罗通等洛远的手下想要去救洛远,当下出现在洛远的身边,直接堵了起来。

    这洛远,该如何死,需要卫子青去决定,谁敢动,谁死!

    “血莎,狙击者,军师你们……”神枪罗通看到这一幕,脸色陡然大怒,刚想要动手,可是在他身后,和他同属于拳王洛远阵营的另一个天阶强者剑客却是拉住了他。

    “剑客你……”

    “看清楚情况吧,拳王的根基已经断了,而杀戮女王的人都来了,在加上刚刚那一股无比恐怖的气势,绝对是刚刚那神秘强者动的手,你还想上去帮拳王?”剑客天阶强者将目光看向了那塔型宫殿,那里,一阵浓烟四起,显然,那强者正在上面了!

    听到这话,神枪罗通看了眼地上的拳王洛远,在看看正站在拳王身边看着他的血莎等人,顿时迟疑了起来,不在上前。

    这一幕看的一些闻风而来的幸存者面面相窥了起来,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可以清楚知道的是,在他们眼里,那个高高在上,不可逾越的王者强者,拳王洛远,现在已经没有人敢上去帮他了!

    而他,更是在面临着一场审判!

    ……

    满脸潮红,欲遮欲掩,因为药效的缘故,如今的毒岛伢子早已经失去了理智,浑身的炙热让她伸出手将她那一席战服撕扯开来,露出那曼妙无比的白玉肌肤。

    红润中带着一丝的晶莹,那是丝丝的香汗,露出的那香峰沟壑间,如水晶般的莹润。

    卫子青内心杀气腾腾,紧紧的抱着毒岛伢子,不知掉为什么,这一刻,他的心,显得无比的疼痛,如果,如果自己在来晚上一些,那伢子她……

    愤怒,自责,这一刻,他忽然有些恐惧了起来,但更多的愤怒,也正是因为这样子,他才没有一掌杀了洛远,因为他不可能那么简单的就放过他,他,该死!

    心中愤怒,可是看着毒岛伢子这般模样,卫子青还是迅速的将手放在了她的胸口,努力的将内心的燥热压下来,他知道,当然最要紧的是给这伢子解毒。

    魅药和别的药不一样,它需要的宣泄口,虽然不知道医疗忍术能不能治疗这些,但卫子青如今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不过幸好,这医疗忍术还没有让自己失望,在这医疗忍术治疗下,毒岛伢子显得有些清醒了起来,可是就在卫子青还想要一鼓作气接触这药力的时候,他的手,却是突然被毒岛伢子拿开了。

    “我……我在做梦吗?还是说,你真的回来了?”多少的日以继夜,多少的相思,她无数无刻不在幻想着,幻想的他的回来,给自己披上嫁衣,但,一切都是梦,水月镜花,抓也抓不到。

    可是现在……

    看着那熟悉的面孔,毒岛伢子却显得有些不敢相信了起来,他,真的回来了吗?

    “我回来了,回来实现当初的承若,对不起,我……”卫子青愣了下,眼神中带着一丝的愧疚和柔情,当年的她或许是朦胧的,可是如今,五年的时间,她早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少女,而是高高在上的女王。

    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可是不变的是,她还是她!

    听到卫子青这话,毒岛伢子两行泪水在也止不住流了下来,用着那充满炙热的红唇直接堵在住了卫子青的唇,千言万语,化为一句:“帮我解毒,不是你的医疗忍术,而是你……”

    卫子青身体僵硬了下,感受着口腔内那火热的气息,逐渐的迷失了起来,缓缓的将毒岛伢子压在了身下,空气间,唯有那一阵阵不断压抑的呻吟声和男子粗中的喘息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