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节 刑天的反击
    第二百二十八章节刑天的反击

    北冥海被三清给打出来了这让鲲鹏的心情更为沉重,虽然他在被刑天逼迫之时已经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而且太上老君还这么无耻竟然以众欺寡,三人联手来对付自己这个小小的准圣,自己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过让他就这样被逼迫,他也有些不甘心,毕竟他可不知道三清心中在想些什么,若是自己一出去便被三清给直接出手干掉,那他可就真得完蛋了。

    以三清的实力,鲲鹏从不怀疑对方有这个能力可以对自己一击必杀,圣人毕竟是圣人,更何况自己现在面对的是三位圣人,其凶险程度那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之下,若是鲲鹏没有什么表示,那三清只怕还是不会善罢甘休,他依然还是有性命之忧,而且他不知道自己若是继续坚持下去会引起三清什么样的反应,若是这三个混蛋恼羞成怒那自己真得是十死无生了。

    思来想去之后,鲲鹏沉声说道:“太上老君,你用不着再逼我了,你就算是再逼我也没有用,我是不可能达成你们的心愿的,若是你们真得要逼人太甚,那我也只能选择同归于尽,我想整个北冥海若是爆炸,你们三人就算是圣人也承担不起这个后果的,我可以十分清楚地告诉你,我现在便与北冥海合在一起,你们若是再攻击那后果由你们自己来承担!”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鲲鹏只能铤而走险,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三清,逼三清离开。保住自己的小命,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小命交到别人的手中。

    鲲鹏的这番话一出,三清的脸色不由变得异常阴沉恐怖,有了鲲鹏这的番话后,他们真得是束手束脚,鲲鹏这个混蛋把话一说出来,那一切责任都没有了。全部转嫁在他们三人的头上,若是他们真得再动手而引起了北冥海的毁灭,那这份因果完全要由他们来承担。毕竟这场争斗是他们主动找上门的,而且他们与鲲鹏之间也没有任何因果,让他们是没有任何推脱责任的理由。

    看到鲲鹏被逼到这个地步之时,刑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样的结果让他十分满意。这就叫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三清下手晚了,所以就得遭殃,就不得不承担那种种的责任,而这份责任是他们所无法承担下来的,至少现在他们承担不起。

    对于鲲鹏这只贼鸟,刑天还有不少的用处。可不想让他就这样倒下,鲲鹏活着对刑天来说还是有不小的用处。所以刑天不可能看着鲲鹏身死魂消,瞬息之间便撕裂虚空出现在了北冥海之外,随时准备救下鲲鹏这个贼鸟。

    太上老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鲲鹏,我们对你没有恶意,我只需要一个解释仅此而已,若是你连这一点都给不出,那也不能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在太上老君此言一落,一声冷笑从虚空之中响起,仅接着一道不屑的声音出现:“太上老君,你们可真得够无耻的,身为圣人却以众欺寡,来欺负鲲鹏这只已经在巫妖大劫之中身负重伤之人,你们想得到的不就是‘河图’、‘洛书’吗,有那必要如此大动干戈吗,而且你们不是与女娲合作吗,女娲身为妖族的圣人就这样任由你们对付万妖之师的鲲鹏吗!”

    当这道声音出现之时,太上老君的心不由地为之一沉,他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刑天竟然会出现,出身巫族的刑天竟然会来救鲲鹏这样一个妖族之人。

    在话音落下之时,刑天出现在了三清的面前,当刑天出现之时,鲲鹏则是松了一口气,可是洪荒很多大能则是皱起了眉头,刑天的聘同对他们来说太意外了。

    刑天冷眼扫视了一下北冥海,然后沉声说道:“鲲鹏,这种情况之下你还有什么好躲的,出来吧,你躲也没有用,人家早已经不把你当成是万妖之师了,你的死活根本不会放在她的心上,要不然你认为三清会出现在这北冥海上吗,你觉得自己还有必要死守着那所谓的妖族精神吗?没有那个必要了!”

    狠,刑天这番话一出,让娲皇宫中的女娲娘娘脸色为之大变,刑天这一开口便将自己给推到不利的位置之上,身为妖族的圣人竟然任由三清对鲲鹏这位妖师进行逼迫而没有任何举动,仅凭这一点便足以让所有妖族置疑。

    刑天对于女娲娘娘、三清的打击也仅仅只是刚开始,好戏还在后面,在听到刑天之言后,鲲鹏长叹了一口气,不得不现身在这北冥海之上,正如刑天所言的那样,他再躲下去也没有用了,还不如把事情给摊开了。

    只听,鲲鹏长叹一声,怒声对太上老君道:“我还是高估了某些人的品德,为了一己之私却加害同族之人,联合外人来打压我这本已经过气的妖师,我早已经没有心思与她争夺什么权利了,为何她却依然不肯放过我,难道真得要逼到我鲲鹏身死魂消不成?”

    傻子也能够知道鲲鹏这番话中的她是指得谁,太上老君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不过太上老君沉声说道:“鲲鹏,我说过我们对你没有恶意,我们只想借你手中的‘河图’、‘洛书’一用,仅此而已!”

    听到太上老君之言后,鲲鹏怒极而笑地说道:“好一个仅此而已,你们这分明是在把我往绝路上逼,逼我身死魂消,亏你也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到鲲鹏那激动的样子时,太上老君的心情更加沉重起来,他所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鲲鹏果然有誓言在身,要不然不会有这样激烈的反应,而逼得他立下誓言的便是场中这一直冷笑连连的刑天。

    刑天冷笑道:“太上老君。以你圣人的实力不可能推算不出这‘河图’、‘洛书’对鲲鹏的重要性吧,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鲲鹏早已经立下了誓言,若是将‘河图’、‘洛书’借于任何人之手都将遭受天谴之罚,身死魂消永不超生,你们这步步紧逼究竟想干什么,是不是想再挑起一场战争。想将对我们这些巫妖大战之中幸存下来之人来一场绝杀,好让你们这些圣人成为这洪荒天地真正的主宰,迎来属于你们圣人的时代!”

    好一个借口。刑天的这番话一落,整个洪荒都为之震惊,无论是巫妖两族也好,还是诸多散修也罢。他们一个个都为之恐慌起来。都开始做准备,若真得如此,那他们也只能拼命反击,他们可不想死。

    元始天尊怒道:“刑天休要胡言乱语、血口喷人,我们何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大师兄不是说过了吗,我们仅仅只是为了借宝而来!”

    刑天不屑地冷笑道:“好一个借宝,我看你们借得是命吧。不要以为自己做得有多保密,在这洪荒天地之中还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你们费尽心机将伏羲这位妖族大圣转世轮回到人族为得是什么,不要说你们只是好心让他转世轮回,你们在打人族的主意,人妖两族有着血海深仇,你们却把一位妖族大圣转世到人族,若是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你们会这么做吗?”

    “刑天,你太放肆了!你这是在找死!”元始天尊被刑天一逼不由恼羞成怒,眼中透露出无尽的杀机,被一个小小的准圣给步步紧逼,让他有些失去了理智!

    “哈!哈!哈!好,元始天尊,你终于说出心中的话来了,你们就是想把我们这些人都干掉,让整个洪荒掌握在你们的手中,圣人又如何,想杀我,你还没有那个本事,逼急了大不了一拍两散,你们圣人想要奴役我们不可能!”好家伙,刑天又给元始天尊扣了一个屎盆子,而且这个屎盆子大得惊人!

    太上老君终于无法再忍耐下去了,沉声说道:“刑天,有些事情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了,在天地大势面前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你不行,我也不行,天道也不行,任何阻挡天地大势之人都将被天地之力给碾压成灰,你用不着一味地给我们扣大帽子,伏羲为人皇那是天地大势所趋,不是你能够改变的!”

    “好一个天地大势所趋,我倒想问一下你太上老君与女娲什么时候能够代表天地大势了,而且这人皇岂是你说封就能封的,你问过人族没有,得到过他们的认可没有,而且这人族也不是你们能够说了算的,至少没有我刑天的认同,他这人皇便不够资格,人族是人族的天下,没有任何人能够代替他们选择人皇,我不成,你们也不成,人族的一切将由他们自己来作主!”刑天不屑地对太上老君反驳着,正如刑天所说得那样,他不认同,伏羲的人皇之位便是名不正言不顺,刑天也参与到造人之中,而且也正是刑天扶持了人族的发展!

    让伏羲得到人族的认可,那可能吗?不可能,若是人族知道了伏羲的来历,那绝对不会认可这样一位人皇,一位妖圣能够做人皇,那人族还有什么前途可言,人族只怕将会被妖族给奴役,这是所有人族都难以接受的,更何况诸多人族之中还有一些人巫的混血,这些人族更是不可能认同这样的人皇。

    当刑天说出这样一番话时,太上老君方才明白自己真得小看了刑天,刑天不仅仅是想破坏人皇一事,更是想直接把伏羲给踢出局,把自己的所有安排都给推翻,刑天这是想要人族独自,不受任何人的控制。

    太上老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暗忖道:“好一个刑天,真是好心机,利用了鲲鹏手中的‘河图’、‘洛书’,利用了这一场的争斗将整个洪荒众生的目光吸引到这里来,然后把这一切事情都给摊开,将我与女娲娘娘的计划给彻底推反!”

    不错,刑天就是要将这一切给推反,人皇是人族的人皇,而不应该被人操控出来的人皇,若是刑天能够成功,那么人族将完全脱离所有人的掌握,成为真正能够与巫妖两族相比的种族,能够真正成为天地的主角,诸圣想要抽取人族身上的气运,想要从人族身上得到好处,那只有真心付出相应的代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