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九二章 神使之临
    “贪心?”

    叶若认真的往那沈石‘看’过去:“若儿不明白,只感觉这个人,磁场扩张超级剧烈,超出他原本的两倍多。”

    “所谓的贪心,就是他想要的,与他现在的根基不符。”

    张信的面色已经平静了下来,压制了胸中的那些许燥意。

    修士进阶圣灵,不仅仅可令元神升华,也是一次重筑根基的机会。

    此时的沈石,不但想要恢复他被灵契反噬而损伤的根基,更奢求更多,意图为他重铸下接近天柱级的根基,

    可人贵在自知,量力而行。世间许多天纵英才,就是毁在了不自知与‘贪心’二字上,总是不自量力,意图在晋升时奢望更多。

    眼前这一幕,可谓是大出张信的意料之外,他原以为沈石经历这么多年的磋磨,心境会沉稳下来,更加的务实才对。

    这对于他而言,无疑是个打击。

    四位圣灵,这本是他这次的底线。

    要抗衡神教,神相宗,以及那些依旧隐在背后的势力,未来他的手中,就至少需三到五位真正的高位天柱级战力必须是接近高元德那种,可以在短时间内,抗衡天域。

    这是最低的需求,前生上官玄昊全盛之时,就掌握着这样的势力。司神命,李开源,李怒山,梦随风等等,这些日月玄宗内的俊杰天骄,或是听他号令,或是与他为友。

    可却在他战死广林山之前的那一两年内,他所有的枝叶,都被人陆续剪除。

    而除此之外,还得七,八位可靠的法域圣灵,不如此不能支撑全局。

    不过考虑到他现在的格局有限,势力全无,法域圣灵就只能自己慢慢培养。

    原本张信对陆华与沈石这二人,都是寄予厚望的。尤其是现阶段,他对圣灵级的强者,异常渴求。

    可后者的举止,却无异是对他当头一棒。

    “很麻烦么?”叶若听出了张信语气,极度的阴郁。

    “也只能随他心意了。”

    张信摇着头,使心境恢复平和。此时木已成舟,他再说什么也没用。

    此时就只能祝福,期冀沈石,能够撑过去。

    再这位真要不行的话,就只有再寄望谷太微,能够一举成功。

    叹息了一声,张信收拾了一番心情,就继续推演功法。

    而接下来,当他再一次暂停推演时,却是三日之后。

    沈石的元神升华,要比陆华慢很多,也艰难数倍,直到至今还在调整着,并未引来劫力。

    可此时的沈石,已然面现出疲惫之色。

    张信暗暗苦笑,愈发不看好这位。而随后他又把目光,移向了洞口之外。

    这次他中断大风诀的推演,并非是因沈石,而是感应到了这海眼之外,有一股绝强的灵能,正在往下方扫荡着。

    总算是来了么?

    张信眼现了然之色,随后就一个闪身,来到了洞口之外。

    “应是神教之人到了”

    紫玉天因知张信的部分谋划,当她说起此事的时候,并无多少忧色:“这应该是动用什么宝物,才能探测到这海眼之下三千丈。不过这灵能微弱,他们可知你我在这下面,却绝无法确定你我的方位。”

    就更不用说那东西了,那可是她近在咫尺,都未发现的存在。

    “来者莫非是主上之敌?”

    此时陆华,已是全神戒备:“可需属下做什么?”

    “无需太在意的,估计他们一时半刻不敢下来”

    张信正说到此处,却忽的一声惊咦,回望身后的沈石。

    随后他的眼中,就现出释然之色:“原来如此。”

    此时的沈石,不但浑身上下散着青蓝之光,面色也恢复了红润,精神抖搂亢奋。

    “是太离血精!”

    陆华见状,也不禁发出了一声饱含艳羡的赞叹声:“难怪沈兄会如此激进,原来是有此等神物在手。之前还以为他托大了”

    “希望他能好转,”

    张信心情是大为好转,心想沈石如能恢复以前身为玄宗客卿时的实力,对他而言,倒是个不错的好消息。

    ※※※※

    就在海眼入口之外,神使正负手望着那下方,眸现惑然之意。

    “无论是‘枢机仪’的测算,还是方才的‘观神镜’,都已确定那上官玄昊,就在这海眼之下,只是”

    天寒神子已重新换了副面具,立在神使之侧,而他的语声,也同样饱含犹疑。

    “你感觉不妥?”

    神使转头问着:“认为上官玄昊,技不止此是么?”

    “正是!”

    天寒神子的眼神微亮,诚声答着:“弟子与上官玄昊数次交手,感觉这位,实是老谋深算,智计百出。此人在教坛留下的线索,本就殊为可疑。再以其人智慧,即便不知我教的‘枢机仪’,也绝不会使自己落入这样的境地。”

    “说的极有道理。”

    神使微一颔首后,又转目看向了高元德:“元德不妨也说说看?我知你对你那位师弟的心性手段,见解深刻。”

    那后面的神女闻言,不禁不满的嘟起了嘴,可终究还是未说什么。

    高元德则是毫无受宠如惊之意,平铺直叙般的说着:“我想知道,他在这下面,到底想做什么”

    他正说到此处,远处那位正手碰着一面银白符镜的主祭,忽而眼现古怪之色:“有人在下方渡劫,晋升圣灵!”

    闻得此言,在场的几位,不禁面色古怪的面面相觑。

    “继续探查,‘观天境’不够,那就将‘指坤盘’也请来”

    仅仅须臾,那神使就有了决断:“再调集人力,十日之内,本座需至少二十位主祭,一百二十位大祭司汇集在此!以及足够布置‘四元诛仙’大阵的人手。”

    说到此处,神使就见那天寒神子,似欲言又止。他毫不觉意外的问:“你是觉本座,太保守了?”

    “并非如此,弟子只是有些担心~”

    天寒神子微一摇头,恭谨答道:“调集人手需十日,布置‘四元诛仙’大阵需五日,我们又是这般肆无忌惮的探测地底,会不会将那人惊走。毕竟海眼之下是什么样的情形,我等全然不知,会不会另有出口?此外还有乾坤神符,也不可不虑。这里虽有师妹在此,乾坤神符当是最不用担心的,可以她一人之力,未必能封锁得住整个海眼之下,”

    “可此时此境,本座宁愿一无所得,也绝不会轻率行事。”

    神使语声淡然,又继续吩咐着:“再让人向附近的散修与魔灵打听,问问这海眼之内的虚实究竟!”

    调集人手需要时间,可打听关于这海眼的详情,却是很快。

    大约半天后,就有一位红衣主祭,匆匆来到了神使的面前。

    “已问过附近的十几位散修,结果很奇怪。”

    听到这句,在场等人都不禁生起疑惑之意,神使也不禁眼神微动。

    “说说看,怎么个奇怪法?”

    “说这几千年来,有不下千人出入过这海眼,进入到海眼深处。可都无一例外,坚称那海眼之内一无所有,极为贫瘠,也没什么凶险事物。唯一让人奇怪的是,那些被卷入进去的海兽水族,应该有许多才对。可在下面,存活的海兽极少。”

    那红衣主祭:“此外还有不少人,在进入海眼之后,就音讯全无。据说也是在千人左右,数量与生者对半。其中还不乏一些知名的强者,四百年前东海一位散修左度,就是其一。在海眼内失踪之前,那位已是法域圣灵,”

    神使不禁愣神,他已知这位主祭说的‘古怪’,是什么意思了。他不禁头疼的用手指点着眉心:“那么这海眼之下,可有什么其他的出口?”

    “有是肯定有的。否则这海水沉落到何处?”

    那红衣主祭苦恼地说着:“不过都是通往不明究竟的地下万丈深渊,一直以来。都无人能探查到这海眼的根源。”

    “原来如此!”

    神使释然之余,神色却是益发的谨慎:“传信本坛,让他们帮本座问那位,是否有记得关于这海眼之事。”

    当听得这句,高元德不禁微微动容,目中微光闪烁的斜睨了这位神使一眼。

    ※※※※

    而此时就在海底之下,张信却忽然笑了起来,满含着愉悦与欣慰。

    因叶若事前在海眼附近,埋下了数以百计的海底观测机。故而张信人虽不在海眼之上,却依旧能看到外面的一些情景。

    为防被察觉,故而这些观测机功能有限,张信对神使那些人谈不上了然无遗。

    若儿却觉很不解:“可他们根本没上当耶,看起来都没有进来的打算,主人你怎么就这么开心?”

    “当然要开心”

    张信的唇角,依旧洋溢着笑容:“我既没有被兄弟出卖,也没有被他们背叛,这岂不值得高兴?”

    “原来如此!”

    叶若其实没听懂,可当她还欲再问的时候,张信却已转过头,吩咐旁边几位。

    “稍后他们可能会派人下来试探,这就交给你们了。我估计其中,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强者,所以记得动静不要太大,尽快解决为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