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九一章 圣灵天劫
    “明白!是进行第二阶段的预测是么?”

    叶若回应了张信的指令之后,又好奇的问着:“这第十重的大风诀,主人已经完成了?”

    “还早着呢!”

    张信摇着头:“得看后面第十一重与第十二重的推演结果,一旦遇到跨不过去的障碍,只怕还得推到重来。”

    不过在他看来,这应是最坏的情况,几率不大。

    若儿后续给他做的两次预测,虽是越来越荒诞。可不得不承认的,这些看似荒唐乱来的结构图,最终还是给了他不少的启迪灵感,最终使他的把握大增。

    之后张信便开始冥想入定,养精蓄力,力图在最短的时间内,使自己的精神恢复最佳状态,

    不过这次,他并没能入定多久。就在一个小时之后,张信的意识,就突然从物我两忘中惊醒。

    当他再看眼前,只见两道深蓝色的雷蛇,正往那池清泉的中央处,狠狠劈斩过去!

    张信的眼中,顿时现出了一丝璀璨的光泽,知晓这是陆华的天劫已至!

    这正是张信最期待的时刻,他今次陪坐在此,除了推演大风决的后三重的目的之位,也是为近距离的,观摩这圣灵天劫。

    甚至后者,才是重中之重!

    ※※※※

    一日之后,张信眼望着前方泉池之内,那原本高涨的蓝色水液逐渐消退,目中不仅透出了几分深思之色,

    就在方才陆华的元神,质变到最关键时刻,这池里面的水突然上涨,直到将陆华整个人完全淹没。

    那也再非是普通的泉水,而是举动的液体,可将任何事物在瞬间腐蚀。

    陆华连续使出了那三件法宝,都全数报废,身上的几件丁姐灵装,也只撑过了大半刻时间。最后他的骨肉,亦腐烂了将近三分之一。

    幸亏这是天品灵渊,降低劫力强度的效果,远超于日月双潭之上。

    陆华最终还是赶在自己的五脏六腑被彻底腐蚀之前,完成了神念的‘圣灵’化,有了足够的余力,抵御那些毒液,扛到了天劫消退之时。

    其实‘劫力’这东西,张信已不是第一次接触了。他前生成为神师之刻,这一世几次召唤流星,都与那‘劫力’有过交锋。

    可神师之劫根本无法与陆华经历的这次天劫比较;召唤流星时,则都是浅尝辄止,有大衍摘星阵的庇护,他根本无需与‘劫力’正面碰撞。

    而近距离的观摩陆华的渡劫,也真给了他许多不同一般的感受,

    不知为何,他竟感觉这所谓的‘劫力’,与那神教的神术,竟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且在陆华元神开始圣灵化的那一刹那,他感觉到周围整个世界,都在恶意的针对陆华,

    而叶若则是再次发出了惊叹:“这就是所谓劫力么?真是不可思议,简直就是扭曲物质现实!”

    竟管她早已习惯了灵师以自身的脑电磁波,来干涉现实的情景,可灵师的本领,最多只是强化,聚合等等,并没法从根本上,改变物理法贼。

    可刚才的所谓‘天劫’,却是打破了她的常识,那已近乎于无中生有。

    “应该是微观量子层面着手,可这比那个无相神尊的量子纠缠还要厉害。还有这个劫力,很值得怀疑哦喵。似乎是某种意识统合体,可又似是而非。”

    张信并未理会,依旧处在深思状态。直接片刻之后,才开口发文:“若儿你们联邦的念力师,可有天劫之类?”

    “绝对没有。”

    叶若毫不犹豫的摇头:“唯一困扰他们的,就是念力与**的失衡。很多念力师,就是因为肉身太过孱弱,而导致念力失序。可如果走基因武者的路线,又很难在念力上有大成就。”

    “是么?”

    张信一声呢喃,随后就摇了摇头,暂时压下了心中的那些念头。

    这‘劫力’的本质是什么,他还需继续研究下去,且张信也预料自己短时间内,不会有多少收获。

    不过今次他的目的,已经达成。

    源自大衍摘星阵内的这部分符文,确实有助人抵抗天劫的作用,可效果微乎其微,

    这套符阵的整体思路,是源于‘欺骗’二字。可问题是这欺骗无法持久,终有被劫力‘洞察’之日,

    而一旦被拆穿之后,这些继续的劫力就会总体爆发,凶险更甚,

    也就说,他想通过这套阵,批量制造圣灵的念头,已经可以放弃了。

    其实这也不出他的所料,这套‘大衍摘星阵’如真有这样的能耐,他们的祖师,又岂能不将这套阵传下?

    当那所有的电光毒水完全消退,陆华就睁开了眼。他先是恢复受创的肉身,再换过一身长袍,随后就从泉池之内拔飞而起,来到了张信面前。

    “属下侥幸完劫!”

    立定之后,陆华就毕恭毕敬的朝着张信一礼:“多谢主上护法,也请主上转告上官天柱,今日助我成道之德,陆某不敢或忘。”

    “无需如此!”

    张信挥手拂袖:“能有你天莱散人陆华为臂膀,也是本座之幸。”

    “该说是我陆华的幸事才对!别人只知我陆华天资不弱,有望圣灵。我自己却知,自身功法有颇多隐患,非天品灵渊,不足以身登天位”

    陆华话至此处时,张信却忽见一道紫色身影掠空飞过,落入到那泉池之内。

    “陆兄之后,由我来,”

    那道人影,正是沈石。

    张信见状,不禁摇头,听出了此人语中的迫不及待。他也只能暂时收住了谈兴,转而对陆华道:“陆散人可稍事休息,稳固境界,有话等事了之后再说,”

    陆华也笑了笑,再次抱拳后,就身影飘飞,退回到了洞口处。同时心想他这为主上,举止虽是倨傲无礼了些,就如同传言。可也不似别人所说的狂狷桀骜,难以相处,

    张信则继续闭上了眼,开始推演大风诀的第十一重。就在他观摩沈石渡劫的这段时间,若儿已经完成了一次预测。

    不过这次张信却没之前那么好的运气,一直连续换了二十七副图,才终于寻到了一张让他满意的。

    而这挑挑选选,已经花了他半日时间,

    不过这依旧比他自己一一尝试他那些腹稿来的快,叶若的数学模型,再次为他节省了至少半天时间,

    可就在张信准备开始进一步的完善之时,他却又再次睁开了眼,皱着眉头,看那清泉之内。

    “主人,第二轮预测已经完成了耶!”

    若儿见张信久久没有选图,就不解的问:“这个人,是有什么不对吗?”

    张信的脸色难看,眸子里也透着几分不悦之意:“他太过贪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