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02章 踏冰而至(求月票)
    希尔斯布莱德丘陵东北方的凯尔达隆郡

    巴罗夫家族的城堡就在一个四面环水的绝佳岛屿上,美丽的达隆米尔湖既是城堡最亮丽的风景线,也是最好的护城河。

    在岛屿靠近南边这边,山势较为平缓,这里聚集了巴罗夫家族产业的精华所在。

    巨大的铁匠铺一间连着一间,粗大的烟囱时时刻刻都散发着滚滚黑烟。

    岛上人来人往,商人的马队可说是络绎不绝。

    岛屿西面,有一个明显超乎了民用范畴的大型港口。杜克居然在这里看到了小型的战船,这明显是巴罗夫家族用来拱卫自己老巢的。

    岛屿并不是与岸边完全割裂的,一条长约两百米,可容四辆马车并行的巨大石桥,连接着岛屿和岸边的大路。湖水并不深,两米左右的水深让人透过清澈的湖水都能看到底部。

    当然,依山而建,拱卫着整个巴罗夫城堡的要塞上,有至少十门巨炮的炮口朝着岸边这边。如果真有人率军在狭窄的山边大道上杀过来,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实弹射击演练了。来袭的军队不会有谁有命跨越这条大桥的。

    在岸边,杜克驻马而立。

    如果没有杜克的穿越,在十数年后,这个繁荣的岛屿就会变成一处死寂可怕的恐怖场所。整个巴罗夫家族会覆灭,而这里也会被投靠了巫妖王的克尔苏加德的诅咒教派占据,变成‘后世历史’当中非常著名的一个地方——通灵学院。

    杜克永远不会忘记,当初在游戏中,自己跟一群小伙伴在这里团灭了一次又一次……

    灭到后头都记得每一处关键了。

    杜克忽然一声轻叹。

    “主人,怎么了?”作为随从的马卡罗细心地询问杜克。

    “没,只是有点无聊的感慨罢了。”

    这时候,一个打前哨的杜克私兵策马赶回。

    “报告,前面似乎有点麻烦。”

    马卡罗突然皱眉:“我们不是已经提前通报了,公爵阁下会前来造访的吗?”

    “是这样没错,但那边有一个商队突然在桥上马车侧翻,倾倒了大批货物,也引来了牛羊****,现在上岛的唯一桥梁被堵死了。巴罗夫家族的人说非常抱歉,让我们稍等一下。”私兵如此说着。

    马卡罗的脸沉得像墨水:“那渡船呢?”

    “在我们通告之前,都派出去了。”

    什么失误?这分明就是下马威!

    “主人,我们……”

    杜克毫不在意,反而一笑:“哈哈!巴罗夫那群家伙,还真把我们当成是要饭的。”

    “我这就去轰散桥上的家伙。”马卡罗一发狠,一扬手就要招呼私兵们,准备冲过去,把碍事的东西全都推下水里。

    “不用了。”杜克马鞭一指岛上的城堡:“我要告诉巴罗夫,在身为一个公爵之前,我首先是一个强大的法师,而暴风王国根本就没有灭亡。传令,换钉刺马掌。”

    钉刺马掌?

    马掌可以很好地保护马匹的马蹄不开裂,但钉刺马掌只有在那种冰天雪地的地方才会用。

    幸好队伍是沿着冰雪覆盖的奥特兰克山脉边缘过来的,钉刺马掌也有准备。

    很快就都换好了。

    此时此刻,在巴罗夫城堡里,阿历克斯*巴罗夫公爵接到了下面的人的报告。

    “他们停下了?”

    “对。他们还没靠近大桥就停下了。”

    “就晾一下他们好了,我并无意羞辱他们,只是不希望看到这位年轻的公爵一上来就乱开口。在乱世,粮食可是很宝贵的。”

    就在此时,突然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那是巴罗夫公爵的另一个近侍。

    “公爵阁下,他们来了!杜克*马库斯一行来了!”

    巴罗夫公爵一皱眉,他这位贴身侍卫很少失态,如果是普通的到来,绝对不会让他如此大惊小怪,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而且杜克绝对用了某种意想不到的手段跨越了百米水面来了。

    “来了?怎么来的?”

    “冰!那个马库斯把湖面都冰封了!”

    听到手下的报告,巴罗夫公爵连忙快步走出房间,去到城堡的另一侧,也就是靠近南面大桥的一处露台。

    他看到了终生难忘的一幕。

    头顶,暖日艳阳。

    眼前,千米冰封。

    凯尔达隆城堡赖以为屏障的达隆米尔湖整个湖面被彻底冰封。一队人马在滑溜溜的冰面上纵马狂奔,直冲城堡而来。轰隆的马蹄声惊动了无数正在岛上劳作的人。

    不远处,巴罗夫公爵看到自己的侍卫队长像傻了一样,手里明明握着警钟,却不知道该敲呢?还是不敲呢?

    幸好在最后的关头,队长看到了巴罗夫公爵。

    公爵长叹一声,做了一个招手的手势。

    队长如释重负:“打开城门!欢迎贵客——”

    其实为了装出忙乱的样子,大门一直是敞开的,但有卫兵列队欢迎跟没有,那是完全两回事。

    仿佛卡着卫兵列队的进度一般,巴罗夫家的私兵刚列队完毕,吹起欢迎号,杜克就到了。

    杜克一磕马肚子,一身纯白的高头骏马,自冰封的湖面上飞闯而至。

    此时此刻,在飞雪映衬下的杜克,根本不像一个凡人。

    只见他——头戴的左右分叉白底紫纹法师冠冕高耸向天,身披白底蓝边暴风王国特有法师袍随风飘扬,腰系一条充满煞气与散发着神秘蓝色奥术光辉的束带,腰间一个隐隐有雷光闪烁的奇异饰物则更是耀眼瞩目。

    身披的纯白色披风在风雪中抖动,隐约可见那披风上所绣金丝符文图案。

    明明只是一个看上去温文儒雅的年轻人,却给人一种他就是一个从暴风雪当中走出来的神灵一般的感觉。

    踏冰而至,杜克胯下战马更是嘶声龙吟。

    只这一个亮相把迎出来的巴罗夫公爵吓了一跳。

    旁边,马卡罗勒住马缰绳,轻灵跳下马,旋即唱诺道:“暴风王国宫廷法师、卡拉赞公爵、十万兽人的毁灭者——杜克*马库斯公爵到——”

    旁边,四辆马车一字排开。

    杜克的私兵麻利地打开了车上的箱子。

    两车金灿灿的金条,两车冰封的兽人头颅。

    巴罗夫公爵的眼皮就是一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