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260章 天才之死
    马上就要二十六岁了。

    身穿多特蒙德十八号球衣的拉尔斯·里肯又一次在心里提醒自己。

    他出生于多特蒙德,从小就在这座重工业城市接受专业足球训练,但却跟这座城市的风格完全不同,他有着细腻的脚下技术,出色的组织能力,性格好,学习成绩好,典型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是所有人眼里的三好学生。

    从小,他就是多特蒙德上下寄以厚望的未来旗手。

    十七岁进入一线队,主教练希斯菲尔德就给了他德甲首秀的机会。

    首秀三天后,他获得了首发资格,并攻入了德甲处子球,并在六天后的联盟杯对阵国际米兰的比赛中,上演了欧战处子秀,攻入了第一个欧战进球。

    从那以后,里肯在多特蒙德的发展就犹如火箭般一飞冲天。

    他可以打前腰,可以打影锋,可以踢右路……

    时任主教练希斯菲尔德给了他足够的空间,让他去成长,去驰骋,去绽放自己的才华。

    于是,他成为了所有人眼里的天才。

    他曾经在老特拉福德球场,欧冠半决赛第二回合的关键时刻,亲手射杀了弗格森的曼联。

    他曾经在慕尼黑奥林匹克球场,欧冠决赛中替补上场,用一脚惊人的吊射,戏耍了意大利门神佩鲁济,亲手埋葬了当时欧洲最强的尤文图斯。

    那时候,他才二十岁。

    那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他将成为德国足球未来十年最优秀的天才。

    进入国家队,媒体疯狂炒作,球迷从四面八方涌来……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

    但剧情似乎在逐渐走偏了。

    一次严重受伤,让他告别赛场两个月,也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

    重返赛场后,他对身体接触有些抗拒,这让他的踢法变得越来越没有威胁。

    但所有人依旧对他充满信心,相信这一切都会慢慢好转的。

    可谁都没有想到,球队遭遇了动荡,频频换帅,这让伤愈复出后,本来就缺乏自信的里肯,变得越来越畏首畏尾。

    更让他感到恐惧的是,不管是在俱乐部,还是在国家队,都逐渐有新人涌现,正在不断挑战,甚至已经侵占了那些原本属于他的位置。

    同龄的巴拉克凭借着在俱乐部的出色表现,已经逐渐占据了国家队中场核心的位置,甚至连年纪比他小了足足四岁的代斯勒,都成为了国家队右路当仁不让的主力。

    没有人再讨论他,没有人再关心里肯是否还能够找回当年的状态了。

    更让他感受到威胁的是,球队从布拉格斯巴达引进了在欧洲杯赛场上大放异彩的罗西基,这个绰号为小莫扎特的捷克中场,挑起了球队的中场大梁,赢得了越来越多球迷的喜爱,成为了球队中场的核心。

    那我呢?

    我算怎么回事?

    里肯曾经一次次在询问着自己,但在球场上,他只能继续扮演着辅助者的角色。

    萨默尔接掌球队后的稳定,让管理层野心勃勃想要大干一场,在两个转会期里,动用了一亿马克的转会费,打造出了扬·科勒、埃韦顿和阿莫鲁索的黄金三叉戟。

    再加上罗西基、凯尔、梅策尔德等实力派国脚的加盟,让球队实力大增。

    里肯能够明显感受到球队实力的提升,他也能够感受到球队上下所有人的热切冀望。

    但他也非常清楚,他需要做得更好,才能够证明自己在球队的价值,才能够拿到一张前往韩日世界杯的国家队的船票。

    在卡尔德隆球场,当马德里竞技逐渐找回状态,稳住节奏时,多特蒙德踢得越来越艰难。

    玩控球,玩传切,那是西班牙球队的拿手好戏,多特蒙德玩不过。

    可任由马德里竞技继续掌控局势,就等同于是慢性自杀。

    身高达到两米零二的扬·科勒,在同样身材高大的中卫巴勃罗·伊巴涅斯的防守下,战术作用大打折扣,阿莫鲁索和埃韦顿也同样受到了严密盯防。

    罗西基更是在马科斯·塞纳的贴身防守下,除了那一脚射门外,毫无亮点。

    这个时候,必须要有一个人站出来,突破床单军团的铜墙铁壁,想方设法将皮球送入那个捷克门将把守的球门后面。

    这个人,只能是他!

    他需要像当年射杀曼联和尤文图斯那样,关键时刻,力挽狂澜。

    他是一名大黄蜂,这一辈子都是。

    于公于私,他都必须这么做。

    所以,当他看到罗西基拿球,却受到马科斯·塞纳盯防,努力在寻找出球点时,立即跑过去,举手要球。

    罗西基精准地把皮球传到了里肯的脚下,停得非常舒服,让里肯脑海中立即闪过了一个念头,杀上去!

    就好像当年对阵曼联,对阵尤文图斯的时候那样!

    想到做到,里肯立即带球往前突。

    哈维·阿隆索有些吃惊,第一时间往后退,但旁边的德科却快速贴了过来。

    在密集的防守区域里,里肯的带球速度快不起来,立即就被德科给近身了。

    就在德科欺近的那一刻,里肯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副画面。

    四年前在比勒菲尔德的阿尔姆球场,德甲第九轮比赛,他先是将比勒菲尔德的希腊后卫斯特拉托斯的射门挡入了自家球门,上演了乌龙球,帮助比勒菲尔德首开纪录。

    之后又在比赛进行到第八十分钟的时候,在跟对方的一次拼抢当中受伤下场。

    那一场比赛不仅是他职业生涯的噩梦,更是多特蒙德的噩梦。

    这一败,让多特蒙德遭遇了三连败,五场不胜,前九轮只拿到了两胜三平四负,仅仅只拿到了九分,作为卫冕冠军,却沦落到了积分榜的降级区。

    自此,多特蒙德拉开了动荡的序幕!

    四年前所发生的那一切,在德科近身的那一瞬间,在里肯的脑海里浮现,让他带球的步伐为之一滞,尽快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但却浑身惊出了冷汗。

    趟大了!

    德科很精明,近身后一直没有动作,可当巴西中场一看到里肯趟大了,毫不犹豫就出脚了。

    皮球被断!

    整座卡尔德隆球场顷刻间响起了铺天盖地的欢呼声。

    断球后,德科已经顾不得里肯了,第一时间追上了皮球,往前带。

    里肯稳住身形后,恐惧瞬间占满了全身。

    他清楚地意识到,如果让德科带球到了己方后场,那就代表着什么。

    “回防,回防!”里肯失声惊呼,自己也顾不得其他,快速回追。

    但德科却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没等他追上来,一脚把皮球踢向了左路。

    扬库洛夫斯基快速前插,接到皮球后继续往前趟。

    这个该死的捷克人速度竟然比罗西基还要快!

    里肯已经顾不上德科了,飞快地从巴西中场身旁掠过,继续往回追。

    他现在就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马德里竞技进球,绝对不行!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四年前的那一场噩梦,再度重现。

    卡卡拉到了左侧过来接应,扬库洛夫斯基将皮球精准地传到了卡卡的脚下。

    就看到巴西人娴熟地停住球后,一个灵巧的转身,就把凯尔甩在了身后。

    危险!!!!

    全场一阵惊呼!

    谁都知道,卡卡是右脚,一摆脱凯尔后,直接就能够起脚打门了。

    里肯也知道,而且他还清清楚楚地看到,卡卡在转过身后,直接就抡起右脚要打门!

    在这一瞬间,里肯已经顾不上其他了,直接一个倒地滑铲。

    又是一阵惊呼声传来!

    但里肯已经听不清楚了,他只是隐约记得,自己好像铲到了什么……

    是皮球吗?

    好像不是!

    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哨声,由远及近,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等他转过头,就看到口里衔着银哨的主裁判快速跑过来,右手正探进自己的左胸口袋里,仿佛变戏法一般,变出了一张红牌!

    里肯当下就懵了。

    当他再回头,就看到卡卡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右小腿,上面清楚看到鞋钉擦过的血痕。

    完了!

    一切都完了!

    他就听到整座卡尔德隆球场嘘声四起,仿佛像是一头洪水猛兽,要将球场中的自己吞噬。

    懊悔、恐惧、惊慌……

    他拼了命地想要忍住,可眼泪却还是不争气地往外冒。

    红牌!

    他清楚地看到,场边的主教练萨默尔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他也清楚地看到,每一名队友都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现实就是这么的讽刺。

    他渴望成为一个英雄,结果却成了罪人。

    他犹如行尸走肉般地站起来,接受着队友们的安慰,机械地离开球场。

    他感受到了主教练萨默尔拥抱的体温,却依旧浑身发寒。

    在他进入球员通道的那一刻,他看到被抬下场的卡卡,马德里竞技的队医正在对他进行紧急处理,似乎没有什么大碍。

    他还看到球场上,床单军团的右后卫站在了任意球的位置上,等待主罚这个位置绝佳的任意球。

    他不敢想象,要是这球进了……

    等他走到客队更衣室时,球场内传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他听到了球场广播里,解说员正在高呼着达里奥·斯尔纳的名字。

    毫无疑问,克罗地亚右后卫把握住了机会,冷静地将皮球罚进了莱曼的球门。

    完了!

    一切都完了!

    里肯无力地推开了沉重的更衣室大门,挪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衣柜前的座椅上。

    他像鸵鸟一样把头深深地埋进了双腿之间,大腿两侧用力地堵住自己的耳朵,好让自己听不到来自外面床单军团球迷庆祝时的山呼海啸。

    但他整个人却忍不住在抽泣,最终嚎啕大哭。

    当年那个让整个欧洲都为之侧目的超级天才,已经死了!

    他,已经二十六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