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九零章 数学模型
    圣灵之劫,最忌有人干扰。且那天道劫力,也易殃及其余。故而在场这几人,虽都欲仔细观摩陆华的渡劫,可此刻却都很自觉的,给这位留出足够的空间。

    只有张信还留在里面,他是一个小小的五级灵师。对陆华的干扰,小而又小。

    至于天道劫力,张信也同样不惧。他先是挑选了一个距离那清泉不远不近的所在,随后又在这里,布置了一座小小的法阵。

    此阵源自于大衍摘星,却已除去了所有与‘摘星’有关的部分。

    随后张信,就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一心一意的推演着自己的那套‘大风诀’。

    张信早在数月前,就已将大风诀推升至第八重。

    似他这样的修行速度,已可谓是惊世骇俗。那些与张信同样,刚入门不到半年的灵师,此时多半还在基础功法的三四重挣扎。

    可以张信前生在风系灵术上的造诣,其实不难将这门功法,修至九重大圆满。

    而张信之所以在第八重这一境,连续数月停顿不前,是因他打算在这基础上,继续将‘大风诀’完善。准备以自己的一身积累为根基,将‘大风诀’送入到十二重无上之境。

    不过他此刻推演这门功法的方式,却有点简单粗暴

    很快叶若也发觉到了张信的异常,疑惑的问着:“感觉主人你的脑磁场,在变来变去的,好古怪。”

    这磁场的变化的确很奇怪,不但伸缩不定,忽而扩张,忽而收拢,频率也在剧烈的颤动着,忽高忽低。

    可更让叶若惊奇不解的是,张信居然到现在为止,还是浑然无事的模样。

    在正常的情况下,人的脑磁场像张信这样的变化,那早该死掉才对

    “当然要变,我这是在尝试优化大风诀的元神结构。”

    张信一边继续推演,一边分神答着:“这就是渡灵之渊的好处了,这里的特殊环境,可以稳定灵师的元神。不但可在顶级神师升华自身灵能之时,保护他们的元神不至于溃散,还可帮助他们在元神之内,篆刻法域。此外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干扰天劫。”

    “稳定电磁场?干扰天劫?也就是说,借助这渡灵之渊晋升,一定能成功吗?”

    “怎么可能?”

    张信面上显出了苦笑之意:“如有这样的好事,这天穹大陆早就该圣灵满地走了,我日月玄宗也绝不只是那百来位圣灵。事实是这近二十年来,我们宗派总计有八十二位顶级神师申请使用了灵渊,却只有五人得以晋升,成功率就只有半成不到。这还是日月玄宗,其他小宗派与散修,晋升率更低。二十人中,往往只有一位能够成功。而这渡灵之渊,只能让大部分人保住性命。”

    “才二十分之一?那也就是说,这里的五个人,可能没有一个能成功进阶?”

    “这里不同,我预估应是四人以上!”

    张信的目中现着期待之意:“这里说是天品灵渊,可其实环境之佳,还远在正常天品之上,说是超天品也不为过。如果说地品灵渊,能够让人增加一成的渡劫成功率。那么这里,就是至少两成!此外这里的几位,除了谷太微之外,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积累之雄厚,远超同级神师。也是我认为的,最有可能晋升圣灵的人选。”

    这座灵渊,不但是他前世留下的那些底蕴中,最后一处能够动用的,也是他最重要的一个筹码。

    故而张信在选择招揽的对象时,是抱着慎而又慎,宁缺毋滥的态度。

    除了谷太微之外,其余是十几位邀请对象,他都要求是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晋阶可能。

    可惜最后,只来了两人。

    随后张信,又将话题拉回正轨:“除了渡劫与篆刻法域之外,渡灵之渊也能助人推演功法。灵渊内的特殊环境,可以容许我们的元神,做出各种样的尝试,承受往日难以完成的变化。据我所知,这世间近九层的顶级功法,都是出自于渡灵之渊,由前辈灵师在一次次的尝试之后,逐步完善而成。只因这世间许多道理,我们难以求解,就只能以这笨拙的办法,一步步的完善。”

    “原来是这样”

    叶若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其实我们联邦也是一样的喵,像那些合金配方,都是工程师们在千百次的试验之后完成的。而且在灵魂方面,我们联邦到现在都没多少成果,比你们灵师差很多。”

    说到此处,叶若忽又神色微动:“啊对了,这方面我说不定也能帮得上主人。”

    “帮我?”

    张信挑了挑眉,随着他看着视界中的一张图形,略显疑惑的说着:“如果只是简单的显现脑磁场立体图,这可没用。”

    “不止是这样而已哦!”

    叶若解释道:“还有建立在若儿大数据库基础上的概率预测。”

    “概率预测?”

    张信不禁狐疑:“你是指那些数学模型?这真的有用?”

    在他看来,这种将所有的事物,都以数字来表达,并且进一步加以预测的方法,实在太不靠谱。

    这就纯粹是撞运气吧?

    “应该是有用的”

    说这话的时候,叶若的眼神,也有些飘忽不定;“总之若儿会根据数据库与自行构架的概率预测模型,生成九到十二张不同的脑磁场图,供主人你来挑选。”

    此时在张信的视界内,已经出现了九副不同的立体影像。

    “若儿设计的数学模型,是以三百零九位风系灵师为基础,推测出的可能有益于风系灵师的电波结构。不过由于数据库收集的资料并不完善,若儿对这套数学模型的初次应用,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信心。而且,因为周围并没有大型计算机帮助演算的关系,运算力严重不足,效果未知。总而言之,若儿的办法,只是‘可能’帮得上主人。”

    说到‘可能’二字的时候,叶若发音极重。

    张信哑然失笑,转目看向那些立体影像。

    初时他不甚在意,可仅仅只看了几眼之后,张信的心神就被吸引了进去。

    只因这些磁场图的部分结构与频率阈值,居然与他的部分构想近似。看来倒是蛮有意思的

    试一试似乎也无妨?

    张信脑内念头一起,就毫不犹豫的这么做了。他在这九张图中精挑细选了一番,最后选中了第五副。

    他前生沉浸于风系灵术二十年,对于该怎样才能推升风系灵术的威力,怎样才可改善风系功法的结构,还是心中有数的。心里也早就为大风诀的后面三层,准备了几十份腹稿。此时唯一要做的,就是一一去尝试,然后选择最理想的一副,在这基础上加以改良。

    而张信选中的这副,与他接下来打算尝试的一份腹稿,有点异曲同工之妙。他也本能的感觉,这份图纸很可能会给自己一个惊喜。

    大约两刻时间过后,张信再睁开眼时,目中已是闪现着几分喜意。

    “主人有收获么?”叶若也感觉到张信的愉悦:“这份图纸的效果怎么样?”

    “有些收获,与我理想中的还有差距,不过很接近了。”

    张信微摇了摇头:“若儿你能不能在这基础上,继续预测下去?”

    “可倒是可以,若儿还可以帮主人预测两轮。”

    叶若很是欢喜,重重的点着头:“只是主人最好不要抱太多希望,若儿的这套数据模型,还只适合初级的阶段,越精细越不准。最后的微调,估计还得靠主人你自己来的。”

    张信闻言,却毫不觉失望。心想这已很不错了,仅仅只是若儿这次的概率预测,就已节省了他至少一天时间。

    剩下的这两轮,哪怕是一无所得,也影响不到他的好心情。

    而接下来叶若,又将第五幅图,拉到了张信的面前:“主人你看这图,有哪些是需要在后面保留的?”

    张信凝神注目,眼神肃然的在这张图上标记着,将那些他认为有益的部分,继续保存下来,作为后续推演的基础。

    只是当小半刻时间之后,张信的视界中再次出现九副全新立体图影时。他的面上,却又现出了几分疑惑之意。

    这次叶若为他生成的图,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说好听点,这些图中的内容,是发他所未发,想他所未想。说难听点,那就是荒唐透顶,荒谬绝伦,让人匪夷所思。

    张信并未失望,他让若儿的二次预测,本来就有着一无所获的准备,能够有所得的话,自然是最好不过,无所得那也无所谓。

    可随着他继续注目,张信的眼神,又变得极其怪异。

    当他仔细揣摩,竟然感觉这些图,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很值得自己尝试一番

    张信的前世今生,都是果决利落的性情。此时有了念头,就不假思索的在这九副图中,再次选中了一副。

    接下来的时间,张信也渐渐进入到了完全不知外物的状态,全神投入。

    而这一投入,就是整整两个日夜更替之后。张信感觉精神疲累已极之时,才终于收起了念头,暂停了对大风诀的推演,

    连续二十四个时辰持续不断,近一百七十次元神变化,便是强如神师,到此刻也要支撑不住,就更何况他一个小小的五级灵师。

    天品灵渊,只能助他稳固元神,可没法补充他在这期间的心神损耗。

    不过疲惫归疲惫,张信心情却是极其振奋的。这连续两天的推演,他的进展超乎想象。

    此时他仍鼓荡着一身灵能,维持着最后一次尝试元神变化时的状态。

    “若儿,记录我的脑电波频率与构造图。再用你的数学模型。在我现在的基础上,继续演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