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节 巫妖的反应
    第二百二十五章节巫妖的反应

    地府之中,当看到玄冥祖巫那一脸沉重的样子时,后土祖巫的心情也不由地沉重了起来,能够在与刑天做过交流之后带着这沉重的神色出瑞在地府之中,后土祖巫可以想象得到一定是与刑天的交流上出了大问题,要不然玄冥祖巫是不会如此的。

    没有等后土祖巫开口,玄冥祖巫则沉声说道:“妹妹,我们应该改变对刑天的态度了,这一次我们的行为已经彻底将他给激怒了,先前他已经向我做出了警告,仅此一次,若是再有一下次,那便是敌非友了,我知道你是为巫族好,可是对于刑天我们却不能不慎重,若是出了意外,对我们巫族而言打击将是巨大的,我不明白你为何非要争那人皇的位置,人族的兴盛与我们巫族有何干,与其谋划别人的气运还不如提升自身的实力,毕竟洪荒是以实力尊的,只有强大的实力方才是我们的根本!”

    玄冥祖巫的这话让后土祖巫的目光不由为之一凝,沉声说道:“刑天真得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真得要与我们巫族分道扬镳,他难道忘记了自己能够有今天是谁的帮助,若是没有我巫族的庇护,他早就身死魂消了!”

    对于刑天这样的无情决定让后土祖巫为之发狂,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那份愤怒,神情变得异常狂暴,看来刑天的决定同样也触及到了她的底线,如今的后土祖巫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祖巫了。她已经成为圣人,心态自然也发生了变化。

    玄冥祖巫长叹一声说道:“妹妹,我认为你应该重新考虑一下对待刑天的态度了。他虽然是出身于我们巫族不假,我们对他也有着一些帮助,可是他能够有今天的实力却并非来自于我们的相助,而是他一次次从那血雨腥风之中杀出来的,最重要的是他如今已经不再是巫族之身,也不亏欠我们巫族什么,相反是我们巫族亏欠他的。他没有义务舍弃自身利益而相助我们巫族,若是你还抱有这样的想法,那最终只会与刑天成为敌人!”

    玄冥祖巫的这番话虽然说得很有道理。可是后土祖巫却听不进这一切,因为她是圣人,而刑天只是一个准圣,让她接受一个准圣的威胁。这是后土祖巫所无法接受的!

    是生灵都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自己。如今的后土祖巫便是如此,她也走上了与女娲娘娘相同的道路之上,只不过后土祖巫没有女娲娘娘那么疯狂!

    权利,在成为圣人之后,后土祖巫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对于权利她或许并不是太在意,可是她却希望什么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也正是因为她这种心态造成了现在与刑天之间的冲突。让双方原本不怎么理想的关系变得更加恶劣起来。

    后土祖巫沉声说道:“刑天只是一个准圣,还没有资格挑战圣人的尊严。也没有资格说出那样的话来,我是不会妥协的!”

    看到后土祖巫如此坚持之时,玄冥祖巫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原本他是抱着十分的把握来劝说后土祖巫罢手,可是结果却无法做到,后土祖巫已经变了,变得不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后土,行事之上有了一份孤傲!

    刑天对于鲲鹏的突然一击,不仅仅是让巫族为之震荡起伏,整个洪荒都在为他的出手而闹腾起来。自从北冥海出事之后,洪荒大能对于刑天的行踪可是十分在意,当他们看到刑天从南赡部州巫族的聚集地匆忙离开之时,他们一个个的心思不由地活了起来,而那些一直想要阻止人族兴盛的妖族更是看到了希望。

    对于女娲娘娘来说,伏羲证得人皇大道那是十分重要,也是不能改变的大事,但是对于诸多妖圣来说,女娲娘娘此举让他们为之反感,人族与妖族之间有着深仇大恨,一旦人族大兴,对于妖族而言将会是一场灾难,可是偏偏他们又无力阻止,于是这让女娲娘娘所统治的妖族之中有了反对的声音,一部分妖圣也渐渐脱离了女娲娘娘。

    分裂,因为伏羲之事,妖族内部再次出现了分裂的情况,这让本已经是元气大伤的妖族更是雪上加霜,可是偏偏女娲娘娘却没有阻止,因为她无法放弃为伏羲争夺人皇之位的念头,只要她一日不放弃这个念头那么妖族分裂也就无法避免。

    甚至在这个时候妖族的一些妖圣反而认为鲲鹏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若不是如今鲲鹏在刑天的压迫之下已经迫不得已闭死关,将整个北冥海都隐去,只怕将会有一部分妖族投靠到他的门下,为鲲鹏而效力。

    对于妖族来说,他们可以不去理会巫族的发展,巫族的强大,但是他们却无法忍受人族的大兴,巫族就算发展的再好,但是他们已经失去了诸多祖巫,那‘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已经成了摆设,对于妖族来说威胁已经不大了,更何况巫族与刑天之间也明白有了分岐,双方的因果也随着巫妖量劫的结束而结束,可是人族不同,妖族还欠着人族天大的因果,他们可不认为依靠一个伏羲便能够化解,对于女娲娘娘那美丽的解释,没有几个妖圣人认同。

    得不到认同的决定对于妖族来说将会引起多大的动荡那是可想而知的,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发生,那些暗中要搞事的妖族举动则是更大疯狂起来,一股股暗流在洪荒之中形成,在等待着暴发的机会。

    原本妖族之中便不平静,当三清的联决出现之后让妖族的情况更加为之疯狂,妖族之所以会被赶到北俱芦州这苦寒之地,三清在其中可是起了不小的推动作用,对于三清让那些坚持着自己身份的妖圣如何能不痛恨。而偏偏现在女娲娘娘与三清联合到了一起,还要弄出一个人皇来,让人族大兴。这更加刺激了妖族那些妖圣,让妖族内部的矛盾更加激烈起来。

    女娲娘娘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大,不过就算她知道了也不会放弃,因为伏羲在她的心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在妖族与伏羲之间选择的话,女娲娘娘选择的不是妖族的利益,而是伏羲的转世轮回。这也是女娲娘娘与妖皇帝俊之间的差距。

    妖皇帝俊可以为了妖族牺牲自己,可是女娲娘娘为了伏羲的前途牺牲的是妖族的利益,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

    当看到三清一起出现在娲皇宫时。女娲娘娘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她也知道了北冥海之变,对于这样突然的变化也是有些措手不及,不过这一切应该是由太上老君来解决。可是现在对方却带着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出现在娲皇宫中。可想而知太上老君心中所想,这让女娲娘娘的心情立即变得阴沉起来。

    在落座之后,女娲娘娘开门见山地说道:“三位师兄今天连决而来可是为了北冥海的突发事件,不知三位师兄对此有何高见,可已经有解决的办法?”

    女娲娘娘一开口便是三个问题,而且直指核算心,这让太上老君的心情沉重起来,很明显女娲娘娘这是对自己有了一丝不满。这是在自己发出提示!

    太上老君没有为女娲娘娘的言语所动,沉声说道:“女娲师妹。你放心,我既然已经承诺要自己解决一切问题,那就绝对不反悔,只是这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而且鲲鹏的反应也太激烈了,将整个北冥海都给封锁了,让我们无从下手,只能从师妹这里找一点点头绪,毕竟鲲鹏是妖族之人,而且还是万妖之师,不过师妹请放心,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绝对不会麻烦你出手,我们只需要一点点的消息!”

    太上老君说得很好听,可惜女娲娘娘却并不这么认为,在她看来太上老君越是如此,那越不可信,鲲鹏是什么样的为人,女娲娘娘心中是一清二楚,若是鲲鹏铁了心要做缩头乌龟,三清除非下杀手,要不然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最终还会把事情牵扯到自己的身上!

    女娲娘娘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她心中又十分清楚,这只怕由不得她,她不应该太相信太上老君了,若不是如此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刑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女娲娘娘自信要比太上老君更清楚,既然刑天已经出手了,那绝对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想要从鲲鹏手中得以‘河图’、‘洛书’的可能已经无乎为无。

    女娲娘娘长叹一声说道:“大师兄,我明白你的心意,可是这一切只怕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与刑天还有鲲鹏都打过不少的交道,自问对他们很了解,无论是鲲鹏也好,还是刑天也罢,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我们再想要按先前的设想行动那是不可能成功的,想直接从鲲鹏的手中得到‘河图’、‘洛书’那只有强攻一途,要不然只能与刑天相商,刑天既然敢放鲲鹏一马,那必有绝对的把握让鲲鹏不敢将‘河图’、‘洛书’交给我们!”

    女娲娘娘说得虽然是实情,可是她这番话听在元始天尊的耳中却是十分的刺耳,在元始天尊看来这分明是女娲娘娘看不起自己,于是他冷笑道:“女娲师妹,你也太高看刑天了,他不过只是一个区区的准圣而已!”

    对于元始天尊的反应,女娲娘娘则是不以为然地说道:“刑天的确是一个准圣,可是却是一个能够斩杀东皇太一,能够毁灭妖族的准圣,小看他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这件事情非同一般,我只是不希望看到最终我们的计划失败,或许失败了对你们而言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人族大兴是大势所趋,你们可以重新再做安排,可是我却等不起,毕竟我的兄长伏羲已经转世轮回,若是出了问题后果可不堪设想!”

    女娲娘娘直接将自己心中的担忧给说了出来,丝毫没有在意元始天尊的感受,对她来说有任何失败的可能都不能让他接受,特别是元始天尊的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更是让她无法接受,若是按照元始天尊的态度行事,女娲娘娘相信这一场较量百分之百将会以失败而告终,对付刑天这样的凶人,若是再一次失败,将再无机会,这样的后果不是女娲娘娘愿意看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