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节 警告
    第二百二十四章节警告

    玄冥祖巫的想法是美好的,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刑天虽然出身巫族不假,也受过巫族的帮助,但相对来说刑天自身的付出更大,在这极不平衡的情况之下,想要让刑天原谅巫族,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刑天如今已经不为巫族之身了,他们之间的那点联系也仅仅只是来源于刑天的出身而已,若是没有了这一点双方早已经是势同莫路了。

    在玄冥祖巫的感叹之下,刑天与嫦曦、嫦娥大步走上前来,虽然没有言语,但是从刑天的目光之中玄冥祖巫能够感受到一份莫生的冰冷,这让她心里不由地沉重了起来。

    在玄冥祖巫的带领之下,刑天来到了巫族的权利中心,双方坐下之后,刑天淡然说道:“不知玄冥祖巫邀请我们前来有何要事,若是为了伏羲一事那已经用不着再说了,我已经将那威胁给解决了,在此多谢祖巫的好意了!”

    刑天一开口便是如此冰冷的推脱之言,这让玄冥祖巫的神情更加凝重起来,自从当初因为大道之机一事,刑天与巫族之间的关系便降到了最低,而现在这种情况更回严重了!

    玄冥祖巫长叹一声说道:“刑天,我知道你心中有气,认为我们太过于无情,可是你也要为我们想一想,巫妖大战之后巫族元气大伤迫切地需要时间来休养,我们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及,而且这对你来说也不会有什么损伤!”

    玄冥祖巫此言一落。刑天则是冷笑一声说道:“玄冥祖巫若是仅仅只是想与我说这些话,那我们之间真得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了,我刑天不是傻子。还没有到被人算计而不知的地步,更不是你们可以随意遥控的打手,至于说为你们考虑,我凭什么要这么做,我欠你们的吗,不要忘记了,我已经不再为巫族。不是我刑天无情,而是你们把事情做得太绝了,这样的事情仅此一次。若是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那就休怪我刑天反脸无情,我不是傻子,不会被人一再利用。当成打手一样被人玩弄!”

    刑天的话虽然说得很重。可是他说得是事实,别说是刑天本身脾气就不怎么好,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也不愿意被人玩弄于掌股之间,成为别人可以随意遥控的打手,可以说后土祖巫在这件事情上做得太过了,丝毫没有考虑过刑天的感受,或许在她的心中有得只是巫族,认为所有人都应该为巫族服务。而刑天这出身于巫族的人也不例外!

    看到刑天的神情有些激动之时,玄冥祖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刑天。你不要太激动,有事我们可以慢慢商量……”

    没有等玄冥祖巫把话说完,刑天便打断她说道:“玄冥祖巫,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了,该说得我都说了,我刑天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人,不是你们的打手,更不是你们能够随意可以算计、玩弄的人,这一次我看在以往的交情之上不与计较,但这仅仅只是一次,日后我不希望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而我们之间的交情也自此结束,从此我们双方势同莫路!”

    玄冥祖巫没有想到刑天的反应会这么激烈,会这么难以勾涌,竟然会直接说出这样绝交之言,这让她一时间难以接受,眼睛之中透露出无尽的失望。

    对于玄冥祖巫的失望,刑天并没有为之心动,若是玄冥祖巫不用巫族的大义来说事,那么刑天或许还会有所改变,可是玄冥祖巫千不该万不该用巫族大义来说事,让刑天为他们考虑,这触及了刑天的底线,若是这一次刑天妥协了,那日后指不定还有更多的麻烦缠身,刑天的目标是永生,而不是被困于巫族那永无止境的纠缠之中,在刑天的心中随着巫妖量劫的结束双方的因果早已经结束了。

    刑天没有等玄冥祖巫再有所反应,直接起身说道:“玄冥祖巫,该说得我都说了,我希望你能够与后土祖巫交流一番,不要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我走了!”

    刑天说着便转身大步向门外而去,嫦曦与嫦娥姐妹也没有想到一场商量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刑天的反应会如此的激烈,虽然她们心中同情玄冥祖巫,却只能暗叹一口气紧随刑天而去,毕竟在她们的心中刑天方才是最重要的。

    刑天来得快去得更快,虽然巫族之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到刑天那来去匆匆的样子心里都感受到一股压力,那是来自于刑天身上的压力,很明显刑天与玄冥祖巫之间的交流并不怎么理想,这让他们不由为之暗叹了一口气。

    不是刑天对不起巫族,所有的巫族都明白,刑天并不欠巫族的,相反是巫族欠刑天的,别得不说后土祖巫用来证道的大道之机那本应是刑天之物,却是在帝江祖巫他们的压力之下被迫交出,仅这一点便足以让刑天与巫族之间的关系降到冰点。

    看着刑天离去的背影,玄冥祖巫长叹一声说道:“该与后土妹妹好好谈一谈了,若是再这样下去刑天与巫族之间真得会反目成仇,那对谁来说都不是好事!”

    玄冥祖巫的话语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无奈,其实在这件事情上玄冥祖巫本是反对的,在后土祖巫的眼中认为巫族若是能够得一人皇之位对自身来说将会有巨大的好处,可是玄冥祖巫并不认同,只是在后土祖巫的坚持之下她不得不同意,而现在却因为这件事情引起了刑天的敌视这让玄冥祖巫更是认为得不偿失,一位人皇之位真得有那么重要吗,能够与刑天这样的强者相比,至少在玄冥祖巫看来这不可能!

    每一个人都有私心,这是生灵的本能。而且刑天自从出世便一直都有着强烈的自我感,也一直与巫族的关系并不理想,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这让玄冥祖巫如何能不担忧,后土祖巫自从证道之后一直都被困在了地府之中,她并不知道刑天在巫族众人心目中的地位,以刑天那惊人的战绩,他早已经超过了祖巫,成为诸多新生巫族心目中的神,更是那些人巫混血眼中的神。若是刑天的事情在巫族之中传开,只怕巫族也将步上妖族的后尘,将会走上分裂的一途。或许大多数的纯正巫族不会追随刑天而去,可是对于那些人巫混血的族人来说就完全不同了,他们大部分人将会认同刑天而不是巫族。

    玄冥祖巫在目送着刑天的身影消失在眼敛之后,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将能够主持巫族大局大巫召集起来稍微做了一点点的安排便动身向地府而去。她认为自己是时候与后土祖巫好好谈一谈了,不能让事情再如此发展下去,她不希望看到巫族步上妖族的后尘。

    很快玄冥祖巫的身影出现在了地府之中,地府在血海的包围之下,当玄冥祖巫出现在血海之上时,做为血海之主的冥河自然有所察觉,对于巫族,冥河可是没有任何的好感。可算是十分痛恨巫族的存在,想想也对。换成是谁站在冥河的位置上也不待见巫族,谁愿意看到自己的老巢之中多了一个随时能够威胁自己的存在,若不是后土祖巫势大,冥河都有心用武力将其驱赶出去,恢复自己对血海的完全掌握。

    可惜,这个念头也只能在冥河的脑海之中想象一下而已,他根本没有那个胆子这么做,别看巫族现在元气大伤,可是要收拾他冥河还不在话下,甚至把巫族给惹恼了,完全可以将他取而代之,这可不是冥河所愿意看到的,所以那怕他心中对巫族再反感,那恼火,也不得不忍受下去,谁让他是弱者,弱者是没有选择的权利。

    对于洪荒天地所发生的事情,冥河也是看在眼中,对于玄冥祖巫的出现,他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为了刑天之事前来与后土祖巫相商!

    对于后土祖巫,冥河实在是无法理解她心里在想些什么,更不明白后土祖巫为什么会同意与太上老君合作,而不顾刑天这位巫族最强大助力的利益,这完全让冥河摸不着头脑。

    虽然冥河并不清楚太上老君给予后土祖巫的承诺是什么,但是有一点冥河很清楚,无论太上老君给出的代价再怎么大,都不可能超过刑天对巫族的重要性,不过偏偏就是这样的情况之下,后土祖巫却选择了太上老君。

    玄冥祖巫如此急急忙忙地前来地府见后土祖巫,不用问冥河也明白,肯定是与刑天的交谈出了问题,要不然她不可能在刑天离开巫族的聚集地没多久便如此急着要见后土祖巫,对于这样的情况,让冥河的心中不由为之大为高兴。

    虽然说冥河这个混蛋与刑天之间也有着深仇大恨,对刑天也是恨得是咬牙切齿,可是相对于一直霸占着自己一半血海的后土祖巫,冥河还是痛恨后土祖巫的要多一些,毕竟因为后土祖巫的存在,冥河无时无刻不在后土祖巫的威胁之下,他的内心之中一直都有一种担忧,害怕有朝一日自己刚刚清醒过来之时,整个血海已经完全移主了,自己这血海之主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一想到那种情景,冥河便一阵恶汗,心神难安。

    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吗?冥河可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这世界之上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如同伏羲的这件事情上,以巫族与妖族之间的关系,再加上伏羲与刑天之间的仇恨,那怕是太上老君说得是天花乱坠,后土祖巫也不会答应让伏羲转世为人,可是这最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太上老君竟然说服了后土祖巫,连这样的事情都可能发生,那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冥河可不认为自己会比刑天对巫族还重要。

    自从得知了伏羲转世轮加之后,冥河一直都没有安全感,一直都担心自己会被后土祖巫还有巫族给赶出血海,让他一直都提心吊胆,好不容易能够看到玄冥祖巫那狼狈的样子,这让他如何能不高兴!若不是担心激怒后土祖巫还有巫族的那群疯子,冥河都有心大吼上几嗓子,以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喜悦之情,表达一下自己的兴奋!不过现在他只能将这份感受狠狠地压在心里,不能有半点的流露出来,免得给后土祖巫收拾自己的借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