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节 惊骇
    第二百二十三章节惊骇

    当鲲鹏在北冥海闭死关的事情一出现时,不仅仅是后土祖巫有所察觉,太上老君与女娲娘娘同样有所心悸,如今量劫已经结束了,当他们屈指推算之后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太上老君没有想到事情会有如此的巨变,自己这边刚刚搞定了巫族,让伏羲的元神顺利地时入到六道轮回转世为人,而紧接着鲲鹏那边就出了事情,以太上老君的智慧自然很轻松能够明白后土祖巫在这件事情之中做了些什么。

    或许后土祖巫没有主动去推动这件事情的发生,可是暗中扇风点火那是肯定的,要不然刑天不可能这么快便知道了伏羲转世轮回的消息,更不会如此迅速地做出反应,竟然抢先一步对鲲鹏下手,让他们的算计遇到了阻击,而且这阻击狠狠地打到了他们的软肋之上。

    出了这样的问题,太上老君一个人也很难解决,毕竟他并不知道鲲鹏与刑天之间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不过能让刑天放过鲲鹏,那绝对不会是什么轻松的协议,更何况现在鲲鹏这只贼鸟都被逼得不得不闭死关来躲避,由此可见事情的严重性。

    原本太上老君打算晚一些时间再将人族大兴的消息告诉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让他们来分担一下人族发展的重担,可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让太上老君不得不提前将这个消息通知他们,请他们共商对策。

    当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齐聚首阳山时。太上老君将人族的一切都告诉了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连他与女娲娘娘的协议也都说了出来,还有为了让伏羲顺利转世轮回与后土祖巫达成的协议。然后又提起了北冥海的这场巨变。

    听到太上老君的这番解说之后,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两眼放光,随着新时代的开始,人族的气运越来越强大,这让他们早就眼热,现在有这样在好的机会插手人族气运的争夺,如何能不让他们来之兴奋。为之激动。

    元始天尊激动地说道:“大师兄,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不就是区区一个鲲鹏吗。识想的话他就乖乖将‘河图’、‘洛书’交出来,要不然我们直接出手抢夺便是,一个过了气的妖师又算得了什么,我们要拿下他再简单不过!”

    听到元始天尊的这番话时。太上老君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若是事情真得这么简单那自己还用得着头痛吗,还用得着请他们一起来商量对策吗,若是打打杀杀能够解决问题自己难道就不能解决,还得找他们来相助!

    对于元始天尊这样冒失的言语,太上老君很是不以为然,他摇了摇头说道:“元始师弟,你的心乱了,不要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这件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刑天能够放过鲲鹏。一定是逼鲲鹏做出了惊人的誓言,让鲲鹏最终不得不以闭死关来摆脱我们所造成的压力,所以我们想要用打打杀杀来解决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要知道现在的北冥海那可是步步危机,重重禁制,那怕我们身为圣人想要解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大动干戈再造成洪荒损坏,那后果我们也无法承担!”

    太上老君的这番话一下子便点到了关键上,刑天出手的时候鲲鹏还没有警觉,所以可以打鲲鹏一个措手不及,可是经过了刑天的威逼之后,鲲鹏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为了自保鲲鹏已经做好了完全的防范,想要用强硬的手段威逼鲲鹏那是行不通的,最重要的是一个不小心他们将会成为众矢之的,给别人攻击自己的理由,毕竟谁都不希望再看到洪荒大地重损,不原意看到天地间的灵气再度消散。

    通天教主皱起了眉头说道:“大师兄若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只怕很难解决这个问题,逼急了鲲鹏那个混蛋也会铤而走险的,他虽然没有刑天那个疯子那么肆无忌惮,可是现在他也是孤家寡人一个,没有什么负担了,而且造成这个问题的最关键之人则是女娲师妹,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不能由我们一家来解决!”

    听到通天教主的这番话时,太上老君的心中不由为之一动,沉声说道:“通天师弟的意思是我们再把皮球踢回给女娲师妹?”

    通天教主摇了摇头说道:“不,既然这件事情大师兄已经主动承担下来,那我们就没有可能把这皮球再踢回去,毕竟我们丢不起这人,我的意思是与女娲师妹商量一番,然后再决定怎么对付鲲鹏,毕竟只要女娲师妹一日没有把鲲鹏那个贼鸟赶出妖族,他还是妖族之人,就得受妖族的牵制,这便是我们的机会!”

    能够让通天教主这样直肠子的人想出这样的计谋来,不得不说这一场巫妖量劫让他成长了很多,在计谋方向已经有了很大的增进,弥补了他自身诸多的不足之处。

    可惜,通天教主并不知道鲲鹏在刑天的逼迫之下早已经立下了重誓,而鲲鹏这鸟人又是一个十分自私的混蛋,而且还是一个怕死的混蛋,想让他用自己的性命去换伏羲的前途,那根本就不可能,而且在女娲娘娘独掌妖族大权的那一刻起,鲲鹏已经与妖族决裂了,两者没有合好的可能,鲲鹏是不会再将自己的性命被告他人控制!

    对于通天教主的提意,三清最终还是前去娲皇宫,去与女娲娘娘想商对策,而这个时候刑天已经回到了太阴星,对于自己所布下的局,刑天很有信心,有道是最了解自己的人是敌人,做为鲲鹏的最大敌人,刑天对他的了解那是最深刻的,刑天相信鲲鹏绝对不会违背誓言,也没有人能够让他违背誓言。

    说起来刑天倒是很希望三清与女娲娘娘能够给予鲲鹏最大的压力,最好能够出手干掉刑天。那样他将会有更多的机会给予三清还有女娲娘娘重创,让他们知道挑衅自己的底线将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只可惜这样的事情永远都不会发生,刑天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刑天一出手便搅得风云动。虽然这件对于普通人来说并不知晓,可是对于那些洪荒大能而言这并非是什么秘密,特别是一直都十分观注东方的准提与接引二圣,当北冥海发生巨变之时他们立即乐了,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一件大好事。

    当然准提与接引也仅仅只是很多人中的一员,对于人族,那是有着诸多大能都想打其主意。只不过他们一直没有插手的机会,而现在刑天这一出手让大家看到了希望,虽然巫妖大战已经结束多年。可是刑天的凶名依然深深地印在了那些洪荒大能的心中,他们并不认为太上老君还有女娲娘娘是圣人就能够斗得过刑天,毕竟横得怕愣得,愣得怕不要命的。而刑天这个疯子就是那个不要命的存在。

    在看到刑天完好无损地回来后。嫦曦与嫦娥姐妹倒是松了一口气,那颗紧张的心也为之放松了下来,至于说刑天办事的结果如何,她们都没有去询问,在她们的心中刑天的安全方才是第一位,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不过在刑天坐下没多久,嫦曦则是说道:“夫君,在你离开之后没多久玄冥祖巫传信想要邀请我们到巫族之中一叙。有要事相商!”

    听到嫦曦之言时,刑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冷笑。先是后土祖巫传言告诉自己伏羲转世轮回之事,而在之后没多久玄冥祖巫便邀请自己去巫族一叙,这其中所蕴藏的意义那是不言而喻的,若不是自己行动迅速,只怕真得会让人给算计上,若说先前刑天的心中对于巫族还有一分战友之情,而在这一刻起则是荡然无存了,他心中最后一点牵挂也没有了,只要有机会那刑天绝对会坚决地斩断自己与巫族的最后一丝联系。

    一想到自己与巫族之间那一丝斩也斩不断的联系之时,刑天的心中就有一股怒火升起,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与巫族的这道联系就是斩不断,无论自己付出多少代价,可是这一丝联系都无法斩却,这让刑天无法接受。

    刑天不由地暗叹道:“难道说这就是大道给我的磨难吗,用巫族来牵扯自己,不让自己脱离其掌握不成?还是说是大道用这样的手段来磨砺的我心性!”

    对于这一切刑天自己也想不明白,不过既然想不通,刑天很快便放弃了,毕竟这种情况已经太久了,不值得自己在这方面花费太多的时间去思考,车到山前必有路,他相信终有一天自己与巫族之间的这道联系会被斩断,现在之所以不能成功那是因为机会没有来临!

    看到刑天陷入到沉思之中时,嫦曦又轻轻地说道:“夫君,你说我们是去还是不去?”

    嫦曦这一开口让刑天从那沉思之中清醒过来,他淡然一笑说道:“去,怎么能不去,既然玄冥祖巫都开口了,我们若是不去岂不是太不给她面子了,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间隙,这点面子我们是不能不给的,我也很想知道玄冥祖巫又有什么事情要与我这散人相商!”

    散人,刑天能够用散人来自称,由此可见如今刑天心中对巫族的印象有多恶劣。

    说起来这一次也是后土祖巫与玄冥祖巫太小看了刑天的决心,没有想到刑天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所以在安排上出现了一点点的意外,而这意外也造成了诸多的麻烦,让她们之间的间隙拉得更大了,让刑天对巫族最后的一点点好感也消失了。

    虽然刑天不过只是刚刚回到太阴星,可是他并没有停留,在决定要前去巫族后,则是立即行动起来,带着嫦曦与嫦娥姐妹直接划破虚空降临到了南赡部州巫族的聚集地上,对于刑天与嫦曦、嫦娥三人的出现,让玄冥祖巫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

    对于玄冥祖巫来说,原本她是想在刑天对太上老君做出反击之前之好生相商一番,至少能够相互有一个勾通,能够商量出双方都能够接受,也都有益的方案来,可惜的是刑天出手太快了,根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而自己慢上这一步更是加重了双方的间隙!

    玄冥祖巫心中暗叹道:“希望这一次能够有机会化解一下刑天心中的不满吧,就慢做不到也最好能够缓和一下双方的关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