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8章 审判(求月票)
    就在杜克到达南海镇,即将出发拜访巴罗夫家族的时候,部落那边发生了一件超级大事。

    审判!

    “叛徒——”

    “奥格瑞姆——你这个兽人的耻辱——”

    “喂狼!喂狼!喂狼!”

    喧嚣的声音充斥着整个部落大营。

    每一个部落战士的眼睛,都因为愤怒而充血,他们的脖子仿佛塞进了两根****,粗红粗红的。他们张大着满是獠牙的嘴巴,声嘶力竭地发出震天的咆哮。

    在整个会场中心,是双膝下跪的奥格瑞姆——曾经的大酋长副手,现在一众兽人眼里的叛徒。

    召集一众酋长的号角声依然在呜鸣,沉凝的号角声似乎在为大酋长的意外身死而哀号,又像是在唤醒兽人们心中的愤怒。

    无数大大小小的石子丢向跪在地上的奥格瑞姆。

    这些最大有人类拳头大小的石头,砸在奥格瑞姆脸上无法造成致命伤,但很痛。

    不过,身体上的痛,依然无法超越心中的痛楚。

    那是十万精锐付诸一炬的心痛,那是对于兽人未知命运的悲痛,那是明知道古尔丹一旦复出就会引领兽人走向灭亡的哀痛。

    奥格瑞姆的精神世界里依然回放着那一天的情景。

    好友杜隆坦的音容笑貌依然在脑子回荡:

    那一天,杜隆坦来了。

    他告诉毁灭之锤每一件他知道的事情——跟恶魔领主的契约,古尔丹力量污秽猥琐的本原,在暗影议会操作下的氏族的背叛。

    而等待兽人的最终的、耻辱的末日,就是他们会被当作诱饵丢给燃烧军团的恶魔。

    奥格瑞姆听着,努力使他宽阔的面孔保持冷漠,让他的气势和姿态符合大酋长副手的身份。

    然而在他厚实的胸膛中,他的心猛烈地跳动着,就像自己那把著名的【毁灭之锤】敲打着人类的血肉似的。

    这些是真的吗?

    这简直像是一个穿越黑暗之门时,被虚空里的不明能量搞坏了脑袋的蠢货胡扯的故事。

    恶魔?暗黑契约?

    开什么玩笑!

    但是,这是杜隆坦说的。

    杜隆坦不光是部落里最具有智慧、最勇敢、最尊贵的酋长之一。他还是奥格瑞姆不止一次用生命信任着的老友,而且他也不止一次以他的伟大、勇气和正直回报了奥格瑞姆的信赖。

    如果这番话从其他任何一个兽人口中说出来,奥格瑞姆绝对会一锤子教他做人。若是说这话的人是杜隆坦,那么奥格瑞姆的答案是——可信!

    而且,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杜隆坦为他的正直和对部落的忠诚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和他的妻子德拉卡都被暗影议会暗杀了!

    每当回想起这一幕,奥格瑞姆从来无比沉稳的双手都忍不住发抖。

    奥格瑞姆不禁在心中自问:“我要死吗?以叛徒的身份如此窝囊地死去吗?不——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没做!如果我就这么死了,那么古尔丹再无人可制,这个兽人真正的叛徒将会带领整个部落步入死亡的深渊,把所有兽人的灵魂无耻地卖给恶魔!”

    想到这里,奥格瑞姆蓦地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我——不——是——叛——徒——”

    奥格瑞姆的声音是如此之大,这怒吼简直是轰雷一样,居然一下子压过在场数千名兽人的喧哗。每一个兽人的脸上都霍然僵硬,他们的咆哮都被压到了嗓子眼里,发不出来。

    “你不是叛徒,那谁是叛徒?”一个沉厚的声音响起,这嗓音却透着一股不近人情的冰冷,仿佛隐示着其主人的喜怒无常。

    基尔罗格*死眼,血环氏族的酋长,因为这次大酋长意外身死,他不得不暂时把大军交给副手,自己率亲卫赶了回来。

    在黑石氏族遭受重创的今天,血环氏族的话语权无疑大大增加,在现场数十个氏族的酋长里面,他的权柄可以排入前三位。

    奥格瑞姆昂然站起,毫不畏惧地跟基尔罗格剩下的那只独眼对视。

    有那么一刹那,奥格瑞姆几乎话都到嘴边了,他就差那么一点儿说出‘古尔丹是叛徒’这句话。偏偏在这时候,一面杜克那张始终有着神秘笑容的脸闯入了奥格瑞姆的脑海。

    杜克*马库斯——人类那边最强大的法师,最狡诈的智者,是他主导了这一切,是他把十万兽人置之死地,是他坑杀了大酋长黑手。

    如果没有他,或许兽人会花点功夫,但绝对不会有如此惨胜。

    奥格瑞姆还有一个更为清晰的认知:能对付神秘领域的存在,唯有同为神秘者的古尔丹!

    他也好,部落其他酋长也好,对杜克都是毫无办法的。

    想到这里,奥格瑞姆把话硬生生咽了下去,转而放生狂笑。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基尔罗格,你让我觉得可笑!为什么你们会认定我是一个为人类坑杀自己十万同胞的叛徒?为什么你们宁可相信人类的谎言都不肯相信一个兽人的忠诚?为什么你们要相信一个再三放火烧我们兽人的卑鄙法师?”

    奥格瑞姆的反驳,让一众酋长和周遭数千大大小小头目都为之愕然。

    奥格瑞姆直指放火者是杜克,这真是一点都没错。

    格罗姆*地狱咆哮大步走上前:“那你怎么解释,有不止一个在附近活下的兽人指证大酋长临死前喊你叛徒?还有,为什么你的人会攻击大酋长的近卫?”

    “你们不觉得,突然发疯攻击自己人,这一幕很熟悉吗?”

    不得不说,奥格瑞姆同样有着影帝的天份。

    对,这一幕真的很熟悉,就是兽人术士对人类士兵用恐惧术的一幕。

    “你说古尔丹背叛了!?”格罗姆皱起了眉头。

    “我没说过。但你们或许都发现了,人类的战术和装备都一直在进步。那么他们获得术士的力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众兽人酋长沉思了起来。

    这时候,基尔罗格*死眼再次站到奥格瑞姆面前:“我的‘死眼’告诉我,你不该以叛徒的身份死在这里。我也知道,你是兽人里最睿智的勇士之一,你同样有着染指大酋长之位的野心。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你自己,只要你参加‘巴格拉什’!”

    奥格瑞姆的心猛烈一跳,几乎跳出胸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