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八四章 元晶碎裂
    “还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就在张信施展搜魂索魄法门之时,叶若又出言提醒道:“刚才我发现这些主祭,与你们的圣灵不一样。他们的脑磁场强度,虽然也是三级念力师的级别不错,可是战境,也就是电磁场的协调度,是远远不如那些圣灵的。”

    张信对于这点,倒是早就察觉到了。

    那四人虽是与‘圣灵’同一等级,可实力却是远远不如后者的。

    否则这四位,也不至于在他的‘雷天神寂’的压制下,毫无抵抗之力。

    其本质应仍是神师,只是借助那所谓神力,突破到了这所谓‘主祭’的境界。

    张信猜测,这多半是这所谓‘神教’,能够招揽到如此众多的灵修之因。

    对于那些无望圣灵,而又寿元将近的灵师而言,这所谓的‘神教’,还是极有吸引力的。

    之前他已发现,那四名‘主祭’的生命元力,都极其强盛。那虽是比不上那些正常的圣灵,可让他们再活个四五百年,却是绝无问题,

    “这个所谓的神教,底蕴确实不俗,绝非是一朝一夕能够建成。且与你们日月玄宗内部某些人,关联极深,”

    紫玉天说话之时,正在翻找着这些祭司的随身事物,语中则略含着几分幸灾乐祸。

    “看来你们日月玄宗,这次真是有大麻烦了。”

    张信望了她那边一眼,也发现那些祭司留下的诸多法器灵装等等,有许多都带着日月玄宗的特色,几乎就是以他们玄宗的制式图纸为样板制作。

    甚至其中一部分,干脆就是刻着日月玄宗的印记,且有不少分明是新近炼成不久。

    心中微叹,张信强行压下了胸中的杀意戾气,只是笑着反问:“别忘了你要得自由之身,就需全力助本座复仇不可。且我日月玄宗如垮了,对你们翼妖一族,有何好处?”

    “我只是越来越感觉,自己恢复自由之身的时日,越来越渺茫。”

    紫玉天面色清冷:“你之前说还有两个地方,必须亲自前去不可。此处是其一,那么下一个所在,又是哪里?”

    “下一处就在东海之畔,那个地方,应该能给你个小小惊喜,并且恢复信心。不过在此之前”

    张信说到此处,又看着周围那满殿狼藉:“还得帮我清理一下这里的痕迹.是留有些痕迹破绽的那种,太子你知道怎么做吧?”

    他心有警兆,知晓此间不可多留。最多两到三个时辰后,自己的仇敌就将驾临此地。

    可紫玉天闻言,却又显出狐疑之色:“你又想做什么?”

    她大约明白张信的意思,是要将这里的现场,伪装成是‘上官玄昊’所为。可紫玉天却还没想清楚,为何要张信又要特意留下一些‘痕迹破绽’?

    不过她也未多想,当即就开始动手。张信吩咐之事不难办到,这里的数百祭司,本就是死于‘雷天神寂’。要‘栽赃嫁祸’给上官玄昊,是再容易不过的。

    ※※※※

    就如张信的预料,他们二人才从这处教坛离去之后不久,这片地下空间内,就有数道身影出现,

    为首的一人,正是那位神子,宗远与几位高阶神师,则紧随其后。

    只是这几人的状态,都明显不佳。

    那神子倒还好,只是面具碎裂,显露出苍白毫无血色的颜容。之前那一身奢华灵装,也大半不见了踪影。

    可宗远与几位神师,却都是处于元气极度虚弱的状态,已无法在人前掩盖住自身的伤势。

    只有高元德与那位神女,分毫无损,吊在诸人的最末尾处。

    而当望见这石殿内的情形时,神子那苍白的脸上,顿时显出了暴怒之意。

    “上官玄昊!”

    其余几人,亦都是脸色铁青。宗远则第一时间,遁身前往这座分坛的储藏室搜索,可最后是空手而归。

    “里面的东西,都被搜刮走了。”

    宗远的语气,颇为沮丧。他原本是打算借助这里储藏的‘人元丹’,来恢复伤势的。

    可结果那储藏室里面,已是空空如也,连一只老鼠都不剩。

    不过他还是本能的感觉眼前情形,有些不对:“未必是上官玄昊!或者是有人栽赃嫁祸,也未可知。这些焦痕与风斩的痕迹,实在太可疑。”

    得宗远的提醒,神子也发觉这里情形古怪。

    石殿里的四位主祭,诸多大祭司与祭司都是在毫无反抗的情形,被‘上官玄昊’杀死。

    这也就是说,对方多半是使用‘雷天神寂’之术来解决战斗。

    可既然是‘雷天神寂’,又哪里有必要施展其他的雷法与风法,岂非多余?

    不过他现在,对于宗远的意见,却是越来越听不进去,转而以询问的目光看向高元德。

    之前在浮岛之上,他就是因一时犹豫,未能听这位的劝诫,最终导致自己被那无相神斩击中。

    而这次高元德的意见,果然与宗远截然相反:“我以为是上官玄昊的可能,高达九成。”

    神子不禁剑眉微挑:“理由?”

    高元德的面上,依旧毫无感情波动:“此间身死的,就只有我教神职,所有半魔都毫发无损。据我所知,神师辈中掌握雷天神寂者,就只有上官玄昊,还有这样的妇人之仁。至于那些痕迹,很可能是他本人故布疑阵,故意为之。且这位离去的时间,最多不超过两个时辰,可我建议,今日之事,神子最好莫要擅自决断,或可请示神使,此事该如何处置。即便是要追击,那也需有足够的后援才可启行。”

    那神子闻言,不禁微一愣神,那宗远却已怒声问:“那么此间教众,就任他们白死?上官玄昊,乃我神教通缉的大敌,今日好不容易掌握到了他的行踪,正该”

    “雷天神寂!”

    宗远的语声未落,就被高元德打断。这位以漠然的视线,看着宗远:“浮岛之上那一战,他还只是以雷法模拟。可今日却几可确证,此人依旧掌握着他肉身溃灭前的大神通。那么你可有把握,从他面前脱身?”

    宗远不禁气息略窒,一阵哑然。这时才意识到,上官玄昊与雷天神寂这两个词联系起来后的可怖。

    神子却又陷入迟疑,他知高元德说的对。可问题是这座教坛,乃是他的辖下。却因他之前不断的调集人手,甚至挪走了镇压圣器,才导致此间被轻易攻破,甚至令四位主祭战死,

    一旦神使问责,他难辞其咎,

    不过他也只犹豫了片刻,就已做出了决断:“帮我布置法阵,本座要禀知”

    语音未落,不远处就传来一个冰冷冷的声音:“无需了!此间之事,我已知晓。”

    众人闻声望去,只间一位身着白色法袍,头罩面具的男子,正带着六位红袍主祭,浮空行至。

    于是在场包括神子在内,都不禁神色微凛,躬身行礼:“吾等见过神使。”

    可那神使到来之后,却是直接一鞭抽再了那神子的身上。

    一连十次,直到将这位神子的前襟抽成粉碎,血肉淋漓,那位神使才将长鞭收回。

    “这十鞭是罚你不能采纳部属良言,优柔寡断,导致我教折损。天寒神子,你可心服?”

    那天寒神子面色扭曲,强忍着痛苦,俯身重礼:“今次确是弟子的过失,神使教诲无误。弟子也必定谨记教训,再不敢犯。”

    那神使见状,不禁满意的微一颔首,随后就将一枚紫色的丹丸,打向了这位天寒神子。

    “尽快把伤恢复,看看能否将功补过。”

    而这位随后又看向高元德,这位似略有些迟疑,可最后还是凝声道:“你也跟上,随本座追击上官玄昊。”

    高元德毫无受宠若惊之意,只淡淡的答着:“两个时辰,你要追他不易。”

    那神使却不再说话,只随手一拂袖,就将一枚无数金色圈环构成的宝物,招在了眼前。

    随着这位的法力灌输,那些刻满了奇异符文的金色圈环,顿时都疯狂的转动,放出璀璨灵光。

    高元德则瞳孔微缩,随后又恢复了平静。他认得此物,正是神教圣器之一,名为‘枢机仪’。据说可预知未来,测算天下大势。

    此时用于追踪上官玄昊,可谓是大材小用。

    ※※※※

    三千里外,张信对后方逐渐临近的危机,毫无感知,他此时正在原初号的船舱内,欣喜若狂。

    就在他再次驾驶那船体飞空不久,那颗被他挂在额前的‘坤土元晶’,就毫无预兆的震成了碎粉。

    这正是自己完成土属性固化的征兆,只有自身的灵能频率稳定之后,与这坤土元晶长时间的共振,才会使得这件坚硬无比的晶石粉碎。

    不过为防万一,他还是让叶若帮助自己全面检查了一次。随后果然在他那全新的人物状态表中,看到了土属性4的数值。

    张信自己,也尝试着施展了几次土属性的灵术。最终虽没使用出来,可他知道,那并非是灵能属性的问题,而是自己对于土属性的灵术,认知不足。

    确证了之后,张信自是欢喜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