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八二章 祸福自招
    “叶若,可有什么发现?”

    张信勉强压制住胸中的恶心之感,继续感应着附近究竟:“他们的脑电波频率,是不是相同?”

    “主人说对了喵!”

    叶若在张信的视界里回答道:“应该是他们歌颂的这些‘经文’,你们脚下的阵法,还有这里特殊气味的催眠作用,让他们的部分脑电波频率,无限接近。原理有些近似于主人的灵能同调。嗯,又好像一个个不同的计算机,通过特定的信号频率,联上网了。主人注意前面那个石殿,如果说这些人是计算机的话,那座石殿里面就是一个信号基站,正通过特殊的力场,将这些人的‘思念’强行叠合为一。而且,若儿探查到里面,正在发生着很不好的事情,”

    “不好的事情?”

    张信闻言,不禁愕然。他听出了叶若语中,含着强烈的愤慨与厌恶感。

    这在他与若儿相处的几年中,可是极其少见。

    而此时紫玉天,也抬起了眼,看向了前方的那座石殿:“这个神教,果然有些意思!与普通的邪教,大不相同。真让人好奇,那里面又是什么?”

    她一边说话,一边使全身覆盖骨铠,同时将那‘天翼’一型展开,

    在那石殿之内,也正是四位圣灵级气机汇聚之地。

    张信则是一言不发,身影继续往前飘飞,只须臾间就来到那石殿之前十数步的位置。

    这里的大门紧锁着,只有旁边一扇小门张开。外面有一群仿佛木头般的人在排着长队,井然有序的往前行进着。一边神色麻木的走,一边也在念着经:“有高天往生世界,集聚神尊虔信者;与我本界已前欢,护我旷劫无烦恼;尽我明性妙庄严,如本未沈贪欲境;复启清净妙光辉,众宝庄严新净土;琉璃绀色新惠日,照我法身净妙国;自是神尊怜愍子,复是明性能救世;我今以死愿令苏,我今已暗愿令照。”

    张信的眸色更冷,随后又一个闪身,抢在一位半魔之前,进入到那石殿之内。

    可当进入石殿之后,即便是以张信的心性经历,也不禁大皱其眉。

    初时第一眼,他就只见眼前仿佛仙境。可见那七彩霞光之中,有一条清泉,一泓碧潭,在阳光照耀下流光溢彩;周围则是鸟语花香,一片郁郁葱葱,花草遍地。有许多人行走池岸之旁,神态闲适,洋溢着欢愉的幸福。

    这真是将人世间一切的美好之事,展示在他的眼前。

    可当张信以‘灵能洞察’,窥破了这幻象虚妄,将眼前的真实映照入眼,却又生出了一股恶心欲吐的冲动。

    眼前赫然是遍地的尸骸,四处地面都沾满了红包脑浆。那些进入到石殿内的半魔,最多只在这里呆上半刻时间,就会头颅爆裂。

    而这里熏香,则更为浓郁,将那血腥之气,都尽皆压下。

    “好一个自是神尊怜愍子,复是明性能救世;我今以死愿令苏,我今已暗愿令照。”

    紫玉天一声冷哼,目里也满含不屑。

    此间之人,她都可以毫不眨眼的将之一一斩杀。可似这神教一般,以所谓的‘高天往生世界’,所谓的‘神尊救世’,来欺骗这些人送命,她却做不出来。

    张信则定定看着前方,只见那边一座高台之上,有四位红袍中年,正围绕着一枚悬浮于空的淡金色宝瓶盘膝而坐,手结印法,口诵经文。

    周围则是数百位褐袍人影,一圈圈围绕在外,不但以同样的姿势端坐,口中也是念念有词。

    只是这些人所念之经,与外面的那些半魔又有不同。

    “若有神尊,出兴於世,教化众生,令脱诸苦,平断一切善恶生民于高天之巅妆饰台殿,安置宝座,由此三界独尊,普世众生慈悲父母,亦是上天包罗一切,亦是妙空能容众相.亦是三界大引导师,亦是妙空能容众相,亦是含灵大医疗主,亦是死中与常命者,亦是众生明性中性,亦是三界诸牢固狱解脱明门。”

    这段经文,虽也是对那‘神尊’的歌颂,也有令这些祭司的‘脑电波频率’,接近于众人,可这些人,明显能保持着部分自我意识不被同化。且能反过来,操纵此间十数万神尊信徒的意念潮流,往那金色的宝瓶之内灌输过去,将之不断的冲刷洗练,激活着那金瓶之上,一个个玄奇古怪的符文。

    张信正欲细看这些符文究竟,可此时台上一位红袍中年,却蓦然眼望下方,怒目呵斥:“何人大胆,敢闯我神教法坛?”

    随着这怒斥,一团星星散散的光点,自二人的头顶洒落,使张信与紫玉天的形迹,都显露无遗。

    殿内的众多祭司,亦纷纷惊醒,转头扫望过来,面上皆满含戒备与杀意。

    而那些半跪在地的半魔信徒,则更是怒不可遏,眸中都透着几分鲜红血意,仿佛荒原里的邪兽,理智全失,似欲择人而噬,

    紫玉天毫不犹豫,就将一对骨刀从自己腕背中透出。可就在她欲动手大开杀戒之前,张信却将她的手一把扯住。紫玉天不禁蹙眉回望,却见后者微一摇头:“慢点出手无妨的,今日机会难得,本座打算先做个试验。”

    “试验?”

    紫玉天一头雾水,而就在他们说话之际,台上一位红衣中年,忽然眼神微亮:“你是张信?日月玄宗的摘星使!”

    在此句道出,那台上的其余三人,也都是目透出不敢置信与惊喜兴奋。

    “你居然能认出本座?”

    张信对自己的身份,不但毫无遮瞒否认之意,此时更神色傲然的微抬了抬下巴:“既知本座至此,汝等还不束手就擒?竟敢在我日月玄宗的地域施此邪法,必是对我宗心图叵测。本座定要将你等尽数擒拿,送回宗门问罪”

    只是他语声未落,那台上的一位中年,就是一声嗤笑:“人都说日月玄宗的摘星使张信骄横跋扈,胆大妄为,今次算是领教了。在我等的面前,你竟也能出此荒诞狂妄之言,实在是不知死活,也罢,今日就由本座让你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此时另一人,也发出了一声冷哼:“所谓生死祸福皆由自招,今日你既欲送死,那我便成全!”

    这两位甚至都未停下那金瓶的祭炼,直接口中一个呵斥,就使两道金光大手,往张信抓摄过来。

    台上其余二人也在同时出手,不过目标却非是张信,而是紫玉天。瞬使两尊石质巨人,在她的身后拔地而起,巨大的石拳,猛力往紫玉天轰击而至。

    在那四人眼中,这位是明显更具威胁的,所以一出手就毕尽全力,目的也非是伤敌,而是阻滞。

    可紫玉天见状,却不禁微一摇头,张信也是唇角微挑,满含着轻蔑之意。

    “居然还敢动手?你们是自寻死路!区区萤火之光,也敢与大日争锋?”

    随着张信的语声,他的指尖之前,就有一丝丝微小的雷电散出。只一个须臾间,就扩散成了一个庞大雷网。

    而这雷网还未散开,台上的一位红袍中年,就发出了骇然惊呼。“雷天神寂?”

    紫玉天初时有不明其意,可下一瞬间,就见那金光大手,那石质巨人,都纷纷粉碎!散成了点点金光与石质粉末。

    而下一须臾,前方台上那些祭司的头颅,竟也一个个陆续爆碎开来,发出阵阵震鸣!

    见得此景,紫玉天不禁微一摇头,更将骨甲收起,熄去了战意。

    她猜测张信的‘雷天神寂’,应是完全克制着这些人的神术。

    至于那些祭司的爆头,则多半是张信以‘雷天神寂’之术,接手操控此间十数万人汇聚的意念大海之因。

    这位必定是以灵能同调之法,强行扰乱干涉了此间十数万人的意念神识,终使那些祭司不堪重负,最后爆头身死!

    紫玉天估计今日,自己已无出手的必要。只张信一人,就可将这里诸多神教祭司,轻松解决。

    而接下来的情景,也印证了她的判断。仅仅只一个呼吸,外围就有上百位的褐袍祭司,陆续头颅爆裂。碎散的红**液,洒满了整个石殿。

    随着时间推移,更多的人倒下。台上的那四位红袍中年,亦面现惊慌之色。

    这四人先是极力从此处凝聚的意念大海内脱身,可却始终都无法办到。随后又尝试着手结法印,似在勉力施展什么术法,亦未能凑效。

    十个呼吸之后,其中一人,终是自暴自弃,怒声发问:“你不是张信!你到底是谁?”

    也就在这人语落之刻,其中一位红袍中年的头,也紧随在其他人之后爆裂开来!

    直到那高台之上,躺满了一地的尸骸,遍布着脑浆鲜血,再无活人,张信才转顾其他。

    没有了祭司的引导,那些正朝他围拢过来的半魔信徒,已经有意识苏醒的征兆。

    不过张信却不打算让这些人看到自己的形迹面目,随着那雷网扩散,顿使这石殿内外,所有的半魔,都一一晕迷。

    而下一刻,他又一个拂袖,将一张火系符打出,使这里的尸骸都开始燃烧,熊熊烈焰,瞬时充斥在石殿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