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75 歼灭2
    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出现了人格异常的迹象,义体高川希望这仅仅是自己的错觉,不过,虽然并没有十分明显的体现,但是,现在的咲夜的确散发出十分强力的气场,和过去相比更充满了主动攻击性。被引诱来的六名巫师在灰丝的包围圈中,一转眼就落于下风,过去也并非没有和这些巫师战斗过,但是,就算胜利都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却给人一种这一次和以往有些不同的感觉——战斗并取得胜利,似乎变得更加容易了。

    义体高川趁巫师们被咲夜的突袭吸引了注意力,展开伪速掠一瞬间就来到其中一名身后,在对方行动不便的空隙中,一拳击穿了他的身体,掏出他的心脏。和普通人没太多区别的血液从巫师的身体中喷出,但下一刻,这名巫师的身体就整个儿转化为灰雾,强化了其他巫师的法术。

    光芒贴着剩余巫师们的身体亮起,灰丝抽打在上面,只在光华表面泛起一片片涟漪,根本无法接触到巫师本体。之前他们放弃了被灰丝束缚的那部分肢体,就如同壁虎断尾一样,终于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如果灰丝还扎在他们的身体中,这种防护罩法术恐怕也没那么轻易生效吧。

    虽然一副遍体鳞伤的模样,但是巫师们终于争取到了逃跑所需要的时间,而且毫不迟疑地这么做了。大概是认识到,无论他们最初来到这里时究竟打着怎样的主意,如今的确是无法对抗耳语者的两人。没有实际效果,也错过了计划的反抗,没有意义,眼前这伏尸遍地的景象,以及转眼间就死亡的那名巫师。就是最好的证据。

    借助灰丝抽打的力量,剩余五名巫师分朝五个方向散开,以为自己争取更大的逃生几率。一般而言,这是正确的选择。耳语者只有两人,巫师却有五人,虽然五人加起来正面和耳语者中的任一一人战斗。胜算都达不到三成,时间不足,地点也不对,没有充分的准备,想使用联合性的法术乃至于大型魔法阵都办不到,所以,在直接碰撞没有任何优势的情况下,想要提高逃跑几率的方法,就只剩下利用人数优势了。

    不过。这仅仅是正常的一般论,对于特殊情况并不适用,而在神秘的世界中,特殊情况出现的机会可是比正常世界中多了不少。大量的灰丝殖生出来,在咲夜的意志下,如同一张于天空铺展的巨网,一个呼吸内就赶超了五人,连释放传送门法术的时间也没有。这张巨网的每一根丝线再次分裂出大量的灰丝,以炮火齐射的气势射向这些巫师们。

    这一次。义体高川没有插手,但是,虽然有些模糊,就如同心血来潮时的想法或感觉,他突然知道自己体内的另一个高川出手了。用肉眼看不到的境界线,正在将这些巫师们的人格意识拉扯进去。

    “这种感觉……”义体高川思索着。却找不到词汇来形容。

    稍微往前一点的时间,于境界线中——

    我离开速掠状态,看不见的高速通道正从敌人之间的缝隙消失,空气中还残留着硝烟的味道,不得不说。这种战斗中所留下的味道,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丰富了。

    敌人是山羊公会的专属特殊作战部队,在这一次的末日幻境中,他们被人称为“鬣狗”,不过,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他们。在对自己而言,宛如故乡般的末日幻境时代,这些家伙有一个同样响亮的名头——“番犬部队”。即便是那个网络球早已经成长起来,可以于末日真理教分庭抗礼,至少是表面上可以做到的时代,那只“番犬部队”也能在正面战斗中,给网络球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尽管没有高端的神秘,但是番犬部队的有点,就在于“乐园”批量改造了这些充当士兵的人们,让他们获得**上的力量,并配备极为强大的火力。

    不过,在这个境界线中,这些连神秘性都是依靠“乐园”这种非法药物才能产生的恐怖份子,却显得极为脆弱。不仅仅是能力被压制,他们的内心也不够坚强。

    富江抓住一名士兵的脖子,狠狠砸在地上,这是最后一名还可以称得上人类的敌人,剩下的,就是这个世界中,因为他们的存在而从他们心中诞生出来的怪物了。我环顾被强火力扫射成废墟的周边环境,这里的景象看似固定,就是正常世界中相关地点的复刻,实际上却是不断变化的。即便大体上的轮廓不会产生太大的差别,但细节部分,就如同生物体的细胞组织一样,无论在内部结构,还是外观上,都会与几分钟前的模样产生清晰的偏差感。

    这些废墟便在这种蠕动般的变化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完整,不过,却不会恢复成和原来的景观一模一样,在损坏的部位往往会出现“增生”之类的情况,虽然在总体轮廓上和其他部分仍旧相当搭配,却更偏向一种阴森诡异的感觉。就如同普通的建筑在增加了一些修饰后,氛围就会变得不同。只不过,人为的装饰要达成这种感官上的变化,需要优秀的设计师进行设计和改造,而这些境界线中的城市景观,则在一种如同潜移默化般的状态下自我完善。

    就像是进入境界线的人的负面产生了怪物,进而影响了这个意识态世界的外表一样。正因为没有一点是趋向于感性上的真善美的变化,所以,这个境界线正在吸收负面因素的感觉才会越来越强烈。

    活动的意识进入境界线后,负面的部分会变得极为显眼,而当这些意识态映射的个体死亡后,这些负面的东西,就会彻底失去束缚般,更加火上添油。巫师被杀死,士兵们被杀死,因为他们而诞生的怪物们。以及废墟的异化,总给人一种肆无忌惮的感觉。不过,大概因为是杀得太多了的缘故,这些怪物并不会如早期杀死山羊公会的那个男人,以及峦重之后,立刻围攻上来的情况。它们在徘徊。观望,窥视,就如同狩猎强大的猎物前,进行实力的估量,选取最佳的时机和地点,因此,即便它们没有立刻现身,那种被恶意注视的感觉也是相当锐利而容易察觉到的。

    战场四周的城市景观异化,也不止一次让人觉得。这些本应没有生命活动迹象的无机物结构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变成怪物,用它们自己的身体当作陷阱,或者利用那庞大的体积,对所有进入这个境界线的人和怪物们进行狩猎。

    几乎没有一处地方是谈得上安全的,不安的气氛,伴随着我和富江的杀戮越来越严重,无论是在光亮的地方。还是在阴暗的地方,即便没有实质的怪物出现。没有聆听到多余的声响,也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潜伏在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实际上,即便自己对环境做过细致而彻底的观测,这种被埋伏的感觉,也总让人产生自己疏忽了许多地方的错觉。

    如果不是意志特别坚定的人,在这种随时随地都仿佛身陷包围。风声鹤唳的地方,恐怕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崩溃吧,然后,一定会成为境界线的养分。本来,这种异常的环境。就是孕育负面情绪的土壤。

    尸体正在消失,景色正在歪曲,原本就不怎么明亮的路灯,爬上了一股阴郁,自己投影于地面的影子好似快速生长般越拉越长。体积或修长或庞大的,外表狰狞的,或于地面窜动,或于天空飞翔的,甚至根本无法用正常动物进行外表类比的,就连神秘学中都没有过描述的怪物们在蠢蠢欲动。

    我想,自己在未来的很长一端时间中,就要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吗?我并不是抱怨什么,只是要适应这样的环境,对自己来说,就算拥有超凡的能力,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因为,造成巨大影响的,是心理意识层面的,难以完全控制的东西。

    “有你在身边,真是太好了。”我不由得对身旁的富江说到。

    “嗯,我也这么觉得。”富江似乎也对这样的环境没奈何,尽管她也是“江”,但我并不清楚,她对自我的认知有多么深入。在很多问题上,她都是一副暧昧的,看似并非完全不了解,却无法给出真正答案的态度,有一种“她仅仅是为了呆在我身边才出现”的感觉,而只是和我在一起的话,的确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东西,只要有爱就可以了。

    “真是没办法,似乎还要呆很久的样子。这个地方越来越危险了,那些怪物目前还不强大,但是却相当不自觉,拥有很强烈的攻击性。”富江挠挠后脑勺,对我提议到:“尽快建立一个安全屋比较好。这些怪物会越来越强大,数量也会越来越多。虽然在这里没什么饿肚子的感觉,想来不会因为缺少食物而死亡吧,但是,如果没有一个稍微安心点的地方休息……那种糟糕的感觉,我可不想尝试。”

    “那么,要找什么地方呢?”我环顾四周,回想一路走来的环境,根本就没有一处特别好的位置,说到底,整个境界线都是这幅模样。每一个角落,都会出现怪物,每一个地点,都会产生异化,根本谈不上什么“正常”和“合适”,反而是,无论选择哪里,都要面对不知何时就会出现的“不正常”,原本貌似“合适”的,也会在某一刻突然变得不合适,乃至于成为天然的陷阱。

    这个境界线是如此广阔,随着死者越来越多,有一种天空变得更高,范围也变得更辽阔的感觉。我相信这种感觉不是没来由的,这种变化,在神秘学中可以找到范例,就是“生命祭奠”那一类的神秘性变化。在这个世界中,唯一可以信任的,唯一可以陪伴在身边的,就只有我们彼此而已,一想到这里,就会觉得相对于整个境界线来说,我们是如此艰难的、渺小的、紧密连系着的生命,就不由得感到,无法在这个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遭遇危险的世界中,营造独属于自己的安全地带,是多么悲惨的事情。而如果真的能够找到或创建这样的地方,哪怕面积再小,也一定是极为温馨之处。

    在如此危险的,阴森诡异的,难以存活下来的境界线中,我和富江彼此扶持。彼此相爱,就像是整个世界,都只剩下我们两人,也只因我们两人而存在——即便是一种错觉,也让我不由得感受到温暖。

    “唔,又来了,新的家伙?”富江突然转过头,看向我的背后说到。

    我并没有立刻转头,不过。连锁判定一直在对周围五十米区域内的物事进行无死角观测,那些新人刚抵达,就已经被锁定了。虽然我不像富江那样,可以从境界线中对正常世界进行感受和观测,不过,我和义体高川是一体双生的存在,所以,根据被扯入境界线中的人。多少也能推测到义体高川的行动进度,甚至可以通过境界线中的活动。对身于正常世界中的他的行动进行影响。

    正如我沿着追寻到的线索,一路来到此地,义体高川,应该也在这个路线中吧。无论是鬣狗们的出现,还是如今出现于眼前的五名巫师,都充分印证了我的想法。我不觉得。另一个自己会被区区的士兵和正式巫师打倒,无论这些敌人的数量有多少,都没有这种念头。不过,既然他们被扯进来了,即便不知道“江”的打算究竟如何。也不妨碍我在这里将他们击杀,为另一个我,那个义体身躯的我,减轻一点点负担——即便,这种负担真的只是极为渺小的一点点而已。

    “怪物们又增加了。”富江没有理会那些现身之后就一直在东张西望的巫师们,锐利的目光扫视着那些阴暗的角落,仿佛在聆听,仿佛在感应,因为全身心投入,而变得极为敏感,“根据神秘学的理论,应该是心理越阴暗,越偏激的家伙,产生强力怪物的几率就越大吧?但是,也有越强大的人,心理层面的缺陷就越小的说法。不过,因为这些巫师而诞生的怪物,感觉比鬣狗们,比山羊公会的那个男人产生的,更加诡异和强大呢。”

    我没有花太多心思去确认那些尚未露面的怪物,虽然连锁判定在观测范围内,理论上没有死角,不过,影响这种观测能力的因素也并不在少数。之前有过几次经验,让我无法完全信任连锁判定观测出来的相关数据,很多时候,富江的直觉,反而更加准确。

    在富江将注意力从巫师身上移开的时候,我便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锁定于这些巫师身上。这五名巫师似乎对自己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感到惊讶,我想,他们一定刚经过惨烈的战斗吧,甚至正处于战斗之中,遍体鳞伤的模样,已经都是一群残兵,将他们变成这幅样子的,毫无疑问,必然是义体高川和他的伙伴们。

    对这些巫师来说,厄运真是一环接着一环呢,如果他们不进入这个境界线,说不定还有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的逃生几率,然而,进入此地,将意味着他们毫无生还机会。先不提我和富江,在那么激烈的战斗中,正常世界中的他们,单纯只是意识被扯入境界线后,自身行动和战斗意识所必然产生的那么一点缝隙,就足以让他们直接被从正常世界的角度杀死。

    “不要东张西望了,来到这里,是你们的命不好呢。”我对巫师们说到,“你们,已经死了——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不过,意识态的世界里,感受性的时间流速会和正常世界有些不一致,所以,理论上,你们还没死掉。”我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多,不过,一想到杀死这些家伙后,因为他们而产生的怪物们就会变得肆无忌惮起来,无论是行动还是繁殖上都是如此,就不由得想要在杀死他们之前多说几句话。“原则上来说,你们既然还能在这里思考的话……”

    巫师们用行动打断了我的唠叨,他们于正常世界中的身体,也是在这个境界线景色相对的地盘上吧,因此,很快就会察觉到,这里的风景,和他们所熟悉的风景有所异常的地方。虽然在意识形态、语言和文化上,他们和我们有很大的差别,不过,既然境界线中的扭曲风景和诡异氛围,都是受到负面因素影响的结果,那么,对他们来说,和我一样感到不舒服也一定是理所当然的。

    看不清他们隐藏在面具下的样子,不过,他们在行动上真的十分激动,初步判断情势后,也不理会我打算说些什么,直接对我这个显然比他们更早进入,还有沟通能力的人发动攻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