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八一章 煌煌神尊
    紫玉天以为张信,会选择潜入的方式进入,可结果却是出乎她意料。随着几十道雷光闪现,那些看守隙口的几十名守卫,在一瞬间就被张信击晕!

    “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破绽,我现在也没修成什么法眼神通,只灵能洞察的天赋,能力有限。”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飞空至那隙口之前。随着他抬手一指,一丝电弧荡漾,二人身前的禁法,顿时发生小规模的崩坏。

    紫玉天看在眼中,毫不以为意。雷天神寂不但克制着灵术,对这种禁法禁制之类,也是手到擒来。

    这位高达三十六级的雷天神寂,破解这法阵,绰绰有余。

    而当众人一路往内行去时,发现这裂隙之内,虽有一片还算广阔的地下空间,可内中却是空空荡荡。

    一路可见周围有许多石窟与苔田,不过那些石窟之内,虽都是锅碗俱全,可此时里面都空无一人,苔田之内,也无人耕种。

    不得不提的是,这里所谓的‘苔’,是指生长在地下,一种被命名为苔麦的植物,通常都生长在各种荧光石的附近。这是魔人的主食之一,口感与小麦差相仿佛。

    而在很久之前,他们人族也曾依靠这种作物活命。

    “这里真是一处教坛?”

    紫玉天四处扫望着,眼含疑惑:“看起来,倒更像是我族的一处聚居地。”

    “是有些像!不过据我所知,这里曾经的主人,应该是一群半魔部落。”

    张信语声沉重的答着:“应是不久之前,被那所谓的神教,转化为教坛。”

    他之前曾是西庭山上院知事,负责北海一应事务,故而对这附近的势力分布,知之甚深。

    而提起‘半魔’,紫玉天也是神色复杂:“这是一个半魔群落?原来如此。”

    所谓的半魔,既是患有‘魔’化病症的人族,也有未能拥有完整魔体的魔人。

    这些人不被人魔二族接受,只能流浪在两方势力之外,在群山与魔渊之外的荒野中挣扎求生。又因他们修行灵法体术时,远较正常的灵师魔灵艰难,处境极其不堪。

    正常的魔人,能够活到一百五十岁,人族则达二百之寿,可那些修行未入阶的半魔,能够活到五十就是苍天开眼、

    张信感觉到紫玉天的语气,对这些半魔,似颇含着几分同情之意。

    这有点异于魔灵一族的观念,让他略有些好奇。

    不过张信却并未就此事开口询问,继续解释着:“说来我与此处,也是渊源颇深。几年之前,我担任西庭山上院知事之时,曾经亲自率人往这边送过粮食,还帮他们驱逐斩杀过几头邪兽。”

    紫玉天闻言,不禁一挑眉:“主上援手,可是同情他们?认为他们遭遇不公?”

    “确有怜悯之心,可以我那时的地位,一应行事,又岂会被自身情绪左右?”

    张信断然否认:“当时我只是认为,没必要将这些人逼入到绝境。此外这里,也可以作为我宗南面的一处屏障。无论是荒原中的妖邪北上进犯,还是海族登陆,这里都是必经之地。”

    紫玉天已经了然:“也就是将他们,作为一个哨点?”

    “就是如此!”

    张信语声平淡;“可我的后继之人,显然不是这般想的,在我离任之后,就断绝了他们的供应。你看那些石窟内,存粮与兽肉都没什么储存,可见这些人的处境不佳。还有这石壁里面”

    他说到此处,突然探手一抓,使那石层脱落,露出里面几具体型较小的尸骸。

    紫玉天看了一眼,不禁默然。那是几具婴孩的尸骨,其中两具,还未完全腐烂。

    此外她也看得出来,这两具应是才出生不久,就被人闷死。

    “说起来这些半魔,也是最易被邪教招揽笼络的。”

    也在此时,张信忽然面色微变,顿住了脚步,

    紫玉天也是神色凝然,闭住了呼吸:“刚才那是,紫迷香?”

    “是紫迷香不错,不过作用应该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张信仔细感应分辨了一番,决定还是稍稍隐藏一下形迹,以便自己查看究竟。

    他抬手一招,就将一张遁影符打出,笼住自己的周身上下。

    这种地方,就没必要用朱八八给的符宝了,故而他使用的,只是一张缴获得来的四十级的遁影符。

    可当在张信,将另一张遁影符递向紫玉天的时候,却见这位的周身,忽有微风环绕。而紫玉天整个身影,也渐渐与周围的暗影,融为一体。

    张信哑然失笑,将手中的符又收了回来。他差点忘了,紫玉天身为墨灵族的‘深渊’级天资,等同于兽类中的皇兽一级,她可非是无法施展灵术,而只是不常使用而已。

    二人一路往前,就发现前方的一一处广阔空间内,挂满了无数奇形怪状的身影。

    或是身体的一侧,生有三只手臂,或是背后无数个肉瘤,再或是肩上多长了半个头颅。

    许多人的模样,比之那些魔灵还要更丑陋,在这阴暗的环境之内,让人只觉阴森惊悚。

    张信二人都见多识广,对这些半魔的奇形怪状,都不以为意。只是眼神疑惑的,看着四周,

    发现这些人都是脸朝着前方一座石殿,身躯跪俯着,口中都念念有词。

    “腾波沸涌无暂停,魔竭出入吞血食;元是魔宫罗刹国,复是稠林笔泽;诸恶禽**横走,蕴集毒虫及蝮;亦是恶业贪魔体;复是多形卑欣期;亦是暗界五重坑;复是无明五毒院;亦是无慈三毒苗,复是无惠五毒泉;一切魔男及魔女,皆从肉身生缘现”

    “煌煌神尊降凡世,大慈大悲舍我罪;听我如斯苦痛言,引我离斯毒火海;愿施戒香解脱水。十二宝冠衣缨珞;洗我妙性离尘埃,严饰净体令端正!愿除三冬三毒结,及以六贼六毒风;降**春荣性地,性树花果令滋竺;愿息火海大波涛,暗云暗雾诸缠盖。降***普光辉,令我心性恒明净。”

    这些人的每一个字发音,都与原版有着很大不同,可却含着一种奇异的韵律。仿佛歌谣,肃穆庄严。

    而张信只凝神听了片刻,就神情微凝,眼中生出了厌恶之意思。

    他感觉到了自己,似正在被‘同化’此处这些诵经的半魔,似乎已将他们的神念融于一体,也在以这些经文的力量,意图将他的意念拉扯进去,甚至是‘驯服’。

    张信虽暂时还不知究竟,可这正是本能的反感与极度抗拒的。他可没兴趣,成为此间诸多神教信徒中的一员。

    紫玉天也同样惊觉,顿时柳眉略蹙,眸中同样现出厌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