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七九章 器自成灵
    “这次你总算猜对了!”

    张信失笑:“你这些日子,如非是自哀自怨,意志消沉,早该看出来的。”

    紫玉天不禁长吐了一口浊气,心知张信说的对,她自成为魔奴之后,虽是一直没有放弃成为自由身的希望,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斗志心气,仍是日渐消磨沉寂,神智懵懵懂懂。

    不过除此之外,还有她一直未能确证张信身份的缘故。如能早点确认这家伙是上官玄昊,她不会到现在才确证张信的目的。

    “要阻止问非天将那件神宝炼成,方法不多,这座神天上师的洞府,是最有效的手段。我原本以为这次七源岛之行,会是很轻松的,可没想到之后会突生变故。”

    不得不说,神子那群人的来临,确实使他的谋划,生出了许多波折,甚至一度落到较为凶险的境地。

    可好在最后他的目的,还是如愿达成了。那位神子,终究还是太年轻了,资质能为虽是天柱一级。可如放在日月玄宗,这位还没有资格成为真正的天柱。

    摇了摇头,张信同时打出了最后的一道印诀:“此间之事已了,可以走了!”

    随着那黑幕,彻底将外面的影像屏蔽,里面的两人与小魔犀,都只觉意念中微微晕眩。

    而此时张信,却不知就在他们离开之时,那十万丈云空之上,忽然有一道黑光显现,疾速往浮岛原本的所在坠落。

    对于张信及那块虚空石的离去,下方激战中的诸多圣灵,亦有感应。可此时此地,无人敢分心旁顾,‘上官玄昊’的逃离是已预定之事,无法阻拦,反倒是眼前的战局,得使诸人倾尽所有气力精神,

    直到那道黑光来临,此间诸多天域都无所觉,只有问非天的瞳孔微凝。随后竟暂弃那浮岛不顾,张开一只无形大手,往十万丈虚空之上摄拿。

    只是同时凌至的,还有一只探空抓来的炎爪。双方于空中交撞,发出了‘轰’的一声爆鸣,都是无功而返。

    而此时那道黑光,也爆出了一团凌厉无匹的犀利锋芒,将二人再次抓来的大手炎爪横扫灭去。随后此物,又光影一闪,凭空消失在了这一空域。

    当那黑光离去,问非天则不禁蹙眉看向了自己的手,那里正有丝丝血痕溢下。

    ※※※※

    半个时辰之后,七源岛上一片狼藉。

    原本那浮岛坠落,是在二百里外,可当时有数位天域联手,以狂风吹刮,使那浮岛下坠的轨迹,往北偏移。尽管神相宗亦有准备,陆九机联合六**域圣灵,数百神师借灵山大阵抗衡。可依旧有一部分,坠落到了七源岛的边缘。

    问非天也到底没能做到将那巨大浮岛完全粉碎,那些掉落的石块,最重达二十万石,最小亦有十万石之巨,在岛上砸出了无数的浅坑,更掀起了滔天的巨浪,几乎淹没了小半个七源岛。近千里地域,都化为泽国。

    而此时诛天神魔元沧海,还有诸多天域,都已纷纷撤离。

    问非天则神色默默,看着眼前的满目疮痍。

    而陆九机,也再次来到了他的身侧。

    此时这位,满面的愧色:“是弟子无能!搅扰了祖师清修,也令我宗大业功败垂成。”

    “此事你是该担责,可你之罪责,却是未早将实情禀告于我,对方处心积虑,借势而行,绝非是你一人之力能够应付。七源岛与那件神宝,总需有个取舍,何需迟疑犹豫?”

    问非天微摇着头,随后又问:“岛内损伤如何?可统计出来了?”

    “岛内七座灵山,只是根基稍稍受损,并无大碍。倒是山外损伤甚巨,海水倒灌。这千里方圆的良田,灾后都成盐碱地,恐将难以种植,需得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清理。”

    问非天却直接问他最关心的:“死伤了?”

    “民众倒是损伤不多,因十日前弟子下令,提前疏散撤离之故,死伤当可控制在千人之内。”

    陆九机苦笑:“不过今后的数年,七源岛都需其他诸岛供粮,我神相宗只怕有粮荒之危。”

    平民吃的粮食,这看似于灵修无关。可各宗各教的灵修,都是从他们治下子民中选出。

    而七源岛,正是神相宗最大的产粮地,在神相宗的地位至关重要。

    说到这里,陆九机又眼现疑惑之色,欲言又止的开口:“祖师你”

    “你是想问,为何中途我斩击浮岛,稍停了片刻?”

    问非天说这话时,又看向了自己的手。那里的伤痕,早已愈合,只剩下一条浅浅的白痕。

    “正是!”

    陆九机的神色莫测:“弟子感应,当时那十万丈云空之上,有着什么东西出现。祖师与那诛天神魔元沧海,争夺了片刻时光。”

    对于问非天当时如未分心,全力斩击浮岛,可能大幅降低损失这件事,他是提都没提。

    能令问非天在当时的情境下出手争夺之物,想必非是凡品。

    “那是一件至少十八级的神宝器胚,本体当是一口奇异的兵器,藏于某处灵地,经历十万载以上时间,器自成灵,”

    问非天目光晦涩的答着:“此次当是器灵择主,受召而来。”

    “器灵择主?”

    陆九机想着那黑光出现的方位,顿时面色微变:“上官玄昊?”

    他心中也不禁大为惋惜,十八级的神宝器胚,神相宗如有此物,何需再顾忌日月玄宗与紫薇玄宗的那些神宝?

    陆九机猜测此物,当与神天洞府有关。可惜那浮岛,在他们头顶上飘了数万年,神相宗却偏偏无人能知。

    “我不知是不是那上官玄昊,不过看来是有人,错过一场莫大机缘。”

    问非天说话之时,又抬手虚指,在空中绘制了一个符文。随后虚空中,有无数灵光汇聚而来,最终在问非天的身前,形成了一个天蓝色的水晶。

    “这神宝虽未真正完成,可依旧威能强盛,且有虚空挪移之能。我与元沧海,当时都无力捕捉,只稍稍伤了它些许元气。不过我已记下了此物的灵能特征,之后此事,就交给你了。七源岛后续救灾之事,你都不用管,只专心追索此物就是。”

    “交给我?”

    陆九机的眼神疑惑。心想问非天既然记下那宝物的灵能特征。亲自追击,岂非比他更方便?

    “此物远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它已生灵智。我记下了它的灵能特征,它对我也同样有了感应,一旦本座靠近,必定会将它惊走。所以你去追寻之时,也定要小心,没有万全把握,就不可以轻易对此物出手。”

    此时问非天的言语平淡,目中却波澜微生:“再如实在寻不到,那也决不能容这东西,落于那上官玄昊之手!”

    陆九机的神色微凛,当即神色凝重的微一俯身。他也同样不难想象,上官玄昊得此神宝之后,神相宗将面临的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