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72 瓦解
    无头骑士的头颅在义体高川的双掌挤压下开始出现裂缝,视网膜屏幕中弹出关于这颗头颅的质地数值,的确如义体高川所判断的那样,对比起素体生命和义体的构造体材质还有一段差距,更接近于正常世界科技能够合成的坚硬金属,甚至于,在之间战斗资讯的调动和对比后,能够清晰判断头颅的质地比起人马身躯的质地还有所不如。这颗头颅虽然和身躯分开,但是,从无头骑士失去头颅后的行动特征来看,似乎仍旧充当着常规意义上的“脑袋”的功用,即便退一步,就算这颗头颅被粉碎,也不会直接导致无头骑士的生亡,但也绝对会产生强大的影响。这意味着,头颅仍旧是无头骑士这个战争兵器极为关键的要害。

    那么,为什么在制造无头骑士的时候,这种重要的要害部位,却反而没有比身躯更强大的保护呢?义体高川猜测,有可能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潜意识认知,导致映射于这个末日幻境中的技术规则有所限制。末日真理教并非不清楚无头骑士的弱点,而是于世界存在规则上无法对其进行强化。乃至于,无头骑士的形态,其实就是一种对头颅弱点的掩饰,于心理上引导敌人产生“这并非要害”的想法,或者,通过这种方式,才能利用神秘学中的强化原理,将头颅强化到现在的硬度——反过来说,如果这颗头颅仍旧在无头骑士的脖子上,有可能在材质质地上更加脆弱,甚至于,无头骑士的身躯也无法达到当前的强度。

    从神秘学的各种经典理论和案例中,可以看出其和正常科学原理有相当的相似性,同样遵循着某种程度上的守恒和交换原则。而无头骑士能够达到当前的强度。自然是因为放弃了某些结构上的优势,强化了包括材质本身在内的其它优势。

    当然,具体的制造方法和详细的制造过程,义体高川是不清楚的,但是,并不妨碍他使用对神秘学经典的认知去推测末日真理教在制造这个无头骑士时的思考方式。当然。这种推测结果,对于战斗本身并没有直接的决定性作用,但是,并不妨碍将其当作情报和经验存储起来备用。

    在义体高川的思维电转中,无头骑士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对头颅的伪装已经失效。在头颅拼死挣扎一般喷发出来的各种防御性和攻击性灰雾法术无法对义体高川产生理想效果的情况下,无头骑士放弃了对咲夜的追击,挥舞长剑冲锋而来。此时此刻,它仍旧没有将全部的攻击力都集中在义体高川身上。射出的箭矢阻挡在咲夜的跟前,阻止她和义体高川汇合。

    不过,咲夜也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进行反击,在之前的攻击中,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攻击力上限,无法切实对这个无头骑士产生足够的伤害。她利用灰丝的牵扯,灵活躲避着仿佛安装了定位追踪装置的箭矢。游走在已经快要全部被火海吞没的楼顶平台上,不断射出灰丝。在周遭构成一张巨网,将整个天台布置成一个格斗铁笼般的模样。

    无头骑士冲锋、刺击,长剑切割空气,发出呜呜的鸣叫,横亘在两者之间的火墙被挤压出一条通道。义体高川手中的头颅虽然已经裂纹遍布,反击力量变得十分虚弱。却仍旧没有被压得粉碎,而义体高川的力量已经濒临极限。面对疾驰而来,充满了碾压一切的气势的无头骑士,他没有闪躲,而是在长剑刺来的一刻。猛然将手中的头颅按向剑尖。无头骑士果然如他所料,在千钧一发之际,扭转了剑身,剑锋从被当作盾牌的头颅边擦了过去,即便如此,巨大的力量仍旧让头颅上的龟裂更加深刻了,直接可以用肉眼看到头颅里面,并不存在任何类似“大脑”的成份,但也并非完全实心,稠密的灰雾在脑腔中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却给人一种无比深邃的感觉,似乎从漩涡中能够释放出无止尽的能量。

    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放映出无头骑士成形前,腐蚀性灰雾灌入核心人形体内的场景;以及在无头骑士成形后,锁定它的断颈时,在那个切面处观测到的灰雾痕迹。脑硬体最终给出的结论是,无头骑士的头颅和身躯看似分开,但其实是拥有一条无形的途径,利用灰雾产生的神秘力量,维持着头颅和身躯的连系——这意味着,无头骑士的外观和实质并不完全相符,这很可能就是杀死这只无头骑士的关键所在。

    仅仅是物理上摧毁这颗头颅,也许会让无头骑士产生更大的负面反应,但却有很大可能,无法让它真正消失。

    义体高川利用伪速掠,看似形势险峻,却其实游刃有余地躲闪着无头骑士的劈刺连击。这只无头骑士并没有什么攻击技巧,仅仅是凭借自身的形体和重量优势,单纯而暴力地挥动手中的长剑。不过,这个问题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被末日真理教解决,从而让它在近距离的攻击力上进一步强化。大量的数据在脑硬体中备份,整合,延伸出更多的推断和猜测,包括这个无头骑士本身所代表的意义、威胁和有可能掀起的未来走势。如果只有原生大脑的话,在战斗过程中同步进行如此繁重的工作,会对战斗本身产生十分强烈的负面影响,但是,脑硬体却十分适应这种工作方式,甚至于,在如今的义体高川看来,它本该就是如此使用,而并非全然替代原生大脑。

    不过,即便时光倒流,过去的自己也不可能立刻走上现在这条道路,这是义体高川十分清楚的,因为,现在的自己,是过去的自己在种种铺垫中才发展而来的,其中的过程,有许多是不可跳跃的步骤。退一万步来说,即便时光可以倒流,而自己还能保持如今的记忆,大约也不可能做到现在这般。脑硬体和义体,就如同磁铁一般,比原生大脑更具备一种天然的相适性,自己能够重新调整脑硬体和原生大脑的位置,本就是自身和外力共同作用,达到一个巧合般的临界点的结果。根本不是自己主动就能做到的。

    义体高川分心多用,将无头骑士的头颅当作武器和盾牌,和它的剑锋对抗着,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解析记录着无头骑士的数据变化。再一次被它的巨力掀飞后,视网膜屏幕中终于弹出“完成”的提示,这并不是说无头骑士的相关数据已经被记录完毕,而是被脑硬体判断为,在时间许可和资源利用的范围内。继续记录数据已经没有足够的性价比。

    而这个时候,咲夜的灰丝,已经彻底将整个天台的四面八方和顶上包围起来,形同一个巨大的死斗牢笼。无头骑士射出的箭矢,被灰丝卷起,成为强化支点的零件。而咲夜已经脱离了牢笼内部,立于灰丝巨网的上方。

    火焰已经焚烧到了天台,将两栋大楼彻底变成了两柱巨大的火炬。哪怕是在城市的郊边。也能看到变色的夜空。远方的高空中,出现了一些不自然的闪烁光点。那并非星光,而是移动在各种高度的观测装置。虽然将战场让给了耳语者,但是,包括政府在内的其他方面的人员,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只等待结果的产生。战斗的场面太过激烈。反而说明,战斗数据值得采集,当然,因为并非亲身经历,远距离的观测。受限于环境因素和各种神秘性因素的干扰,不可能十分详尽,义体高川所获得的第一手资料,还是十分有价值的。

    “还没结束吗?我在这里都能看到,那边的天空都要燃烧起来了。”八景接通了和咲夜的通讯。

    “马上就结束。”咲夜说:“收集数据浪费了一些时间,毕竟这次可是新品种,一个人造的无头骑士,阿川觉得有可能会是未来的主战兵种。”

    “人造的?不是恶魔?”虽然之前也有过通话,但是,八景并不十分了解详情,“不管怎样,既然你接通了通讯,就代表万事顺利吧。”

    “嗯,虽然花了点时间,但应该还是值得的。其他地方没有出现异常吧?”咲夜问道。

    “没有,今晚也应该不会出现异常了。”八景说:“已经超过了神秘学理论中的最佳时段,根据过去的经验,就算那个峦重还打算做些什么,都不会比现在的场面更大了。”

    咲夜并不感到意外,无论末日真理教的技术多好,准备多么充分,涉及“神秘”的动静,也仍旧在一定程度上遵循神秘学的经典特征。越是强烈的,后继影响巨大的行动,就越是在时间、地点和事物配合上有着苛刻的要求。这种苛刻,让末日真理教的动作无法彻底摆脱固有的特征规律,从而能够让人进行预判。

    咲夜抬头望向被火焰染红的夜空,敌人的最佳时间,已经过去了。不过,理论上,除非抓住峦重,切实捣毁他们的行动据点和相关物资,这个城市的保卫战就没有真正结束。就算今晚安然过去,也依旧还有明晚。不过,一想起高川之前谈到峦重的态度,咲夜也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在这场战斗之前,最关键的战斗就已经结束了。峦重发生了什么事情,意外死亡了吗?在她的心头,不由得生出这样的想法,而且,越来越觉得,这就是真相。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无论峦重身上可能已经发生的意外,还是高川身上已经发生的异常,都让咲夜感到扑朔迷离,但是,却有一种依稀可以看到雾霾后的真相的感觉。这种感觉带来了某种说不清的预兆,真是让人烦躁。

    在咲夜和八景对话的期间,义体高川展开了最终的攻击。咲夜脱离战场之后,无头骑士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而头颅的损伤,让它的攻击愈发急躁,动作也更加混乱,原本就不够精巧的进攻方式,暴露出更多的破绽。如果说,义体高川原先还需要打其六分精神,那么现在,就算只打其四分已经绰绰有余了。该如何解决这个怪物,其实早就有了主意,而且。也不是多么新鲜巧妙的想法。毕竟,对于义体高川来说,自己针对神秘侧敌人的攻击能力,其实和针对非神秘侧的敌人一样,都是十分单调的,但却一直都行之有效。

    如今。敌人的强度,也没有超过这个有效范围。

    高强度的义体,配合伪速掠的高速,物理性的冲击因为义体本身的神秘性,而附加了神秘的力量。义体的强度和神秘性,义体高川无法改变,但是,速度却能够不断增加,这就是伪速掠最强的优势。比起真正的速掠所具备的自在灵活和“相对快”的特性。伪速掠不仅在灵活度上有所欠缺,而且,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达到理想的速度,但是,和真正速掠一样,理论上,可以达到“比任何人都快”。而支撑这个理论上的可能性的,就是伪速掠的“持续加速”优势。伪速掠可以不断将外力转化为自己的动力。实现速度的持续加值,理论上。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外力,甚至可以超越光速。

    不断增加的速度,加成不变的质量,最终的结果就是破坏力的理论无上限增强,直到超出自身义体所能承受的反作用极限。不过,在过去的战斗中。还从来都没有过超过这个极限的经历,甚至于,高川也不清楚义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到底在哪一个速度值。

    如果可以达到光速,那么。利用正常科技理论的质能公式,e=mc^2,大约可以用来对自身所具备的战斗力做一个较为精确的估计吧。

    义体高川借助咲夜构成的灰丝牢笼所具备的弹力,以及无头骑士的攻击,不断累积速度的加值。在高速移动下,平台范围相对变得狭小,而可利用的时间,也相对变得漫长。很快,义体高川就于高速移动中失去了轮廓,宛如一个高速反弹的阴影,然后,这个阴影也彻底从正常的观测范围中消失。而无头骑士的动作,在他的观测中,也无限趋向于静止。当无头骑士的剑尖再一次落在和地面平行的高度时,义体高川终于停止加速,正面朝剑尖冲去,掷出的头颅,如同超电磁炮般击中剑尖,在碰撞的作用力产生的一刻,他拳头击中这颗骷髅头的另一端。

    以剑尖的力量为支点,配合高速所产生的可怕破坏力从义体高川的拳头中宣泄出去,本就已经处处龟裂的无头骑士的头颅,在刹那间就被彻底粉碎。紧接着,这股破坏力沿着剑尖、剑身、持剑的手臂一路席卷粉碎,无头骑士却无法对如此高速强力的冲击作出任何反应,又一个刹那,义体高川直接击穿了一直以坚硬示人的人马身躯,击穿了无头骑士背后的灰丝巨网,朝着楼外的虚空一跃而起。

    粘在义体高川身上的灰丝,另一端穿过无形的通道,和灰烬使者咲夜连系在一起,在他腾空而去时,也将咲夜带上。在可怕的冲力作用下,两人如同大鸟一样于空中滑翔,没入远方的夜幕之中。

    身体好似泡沫一样被击穿的无头骑士,在两人的身影消失后还在持续分解着。义体高川没打算回头,因为,在击中它的一刻,他就已经确认了,在这个强度的攻击下,那种由灰雾本质维持的神秘性连同物质化的身躯,都遭到了无可挽回的破坏。这只无头骑士的防御能力上限,根本无从弥补这种破坏。

    正如他想的那样,在熊熊燃烧的烈火中,无头骑士连哀嚎都没能产生,碎片不断从巨大的胸洞中掉落,好似它本就是由无数的零碎组合起来,而此时已经无力再维持碎片之间的结合。而这些碎片在落于地面之前,就变成了沙子一般更细碎的物质,被火焰一卷,就如同初雪般融化了。这种宛如沙化的崩溃现象,在短短的三秒内就彻底结束,原本庞大的身躯,于烈火的环绕中彻底失去了踪迹。

    一分钟后,一直在远处进行观测的相关特派人员,正式展开后继的善后处理工作。他们要对这两栋楼进行灭火,封锁,寻找有可能还残留的线索,制造合适的假象,将整个事件掩饰下来,并对受害者的相关人员进行合理解释等等。如果是在更早的时间前,没有和政府方面合作的耳语者,这么壮观的破坏,说不定又得遭到新一轮高强度的搜查了。没有近江的技术支持,和政府部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还是挺让八景头疼的,在那种情况下,对山羊公会的进一步打压也会暂时停止,而让对方获得修养生息的时间。过去,和山羊公会的僵持,也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如今有了政府部门的配合,山羊公会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官方土壤的滋养,可以预想在大动作失败后,将会不可遏止地衰落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