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节 掠夺者
    第二百一十七章节掠夺者

    实力为尊,女娲娘娘在无法推动陆压上位之时,自然把阻挡自己的元始天尊与准提给记恨在心,直接给他们二人来了一记强力的反击,既然陆压不能为天帝,女娲娘娘也不想看到这天帝之位落在元始天尊还有准提的手中,直接用实力为尊来打他们的脸。

    无论是广成子也好,还是弥勒佛也罢,他们的修为都是一大问题,正如女娲娘娘说得那样,洪荒是以实力为尊,而天帝重任要镇压诸天星辰,连大罗金仙都不是的广成子与弥勒佛有什么资格为天帝,就算他们真得当成了天帝能够镇压诸天星辰吗?很明显那是不可能的。

    在受到女娲娘娘这强力的反击之后,元始天尊与准提为之气恼,女娲娘娘的反击让他们明白得罪女人的后果有多么严重,直接将他们的算计给推翻,原本通天教主也有意争一争这天帝之位,可是在听到女娲娘娘的这番话后也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可不想被人打脸。

    在看到元始天尊与准提被女娲娘娘给打脸之后,太上老君脸色一变,沉声说道:“够了,你们有什么好争夺的,天帝如此重任岂是我们能够做主,一切还要由老师来做主才行!”

    太上老君看得还是很清楚,天帝这样的重要职位又怎么是他们这些圣人所能够决定的,一切还要收鸿钧道祖来决定,先前的询问不过只是一句试探之言而已当不得真。可偏偏元始天尊、准提还有女娲娘娘把它当成是真话,还如此疯狂地争斗起来!

    听到太上老君之言后,元始天尊、准提还有女娲娘娘的脸色不由为之变色。这一次他们的确是失算了,竟然连一句试探之言都没有听出来,这真是白白丢了面皮。

    没有等元始天尊他们开口,鸿钧道祖则是淡然说道:“好了,既然你们推荐不出好的人选,那这件事情就有为师做主,昊天、瑶池。你们跟随我多年,这天庭重地便有你们来主持,昊天为天帝。瑶池为王母,希望你们用心做事,不要步妖族的后尘,这几件灵宝便赐予你们用来镇压诸天星辰!”

    鸿钧道祖说话之间手中多出了几件先天灵宝。给予昊天的是一面镜子。那是可观三界的昊天镜,与昊天同名,也算是与昊天有缘,给予瑶池的是一面旗,那是西方素色云界旗,又称聚仙旗,最后则是一枚仙桃,这仙桃便是日后天庭蟠桃园的老祖!

    鸿钧道祖看了瑶池与昊天一眼。然后又说道:“这枚仙桃你们分食之后可以将其种在天庭之中,日后也算得上是天庭一宝。对你们执掌天庭大为有益!”

    何止是有益,日后天庭正是因为有这蟠桃的存在方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凝聚起强大的势力,能够与诸圣分争,这一切都是因为天庭之上有蟠桃,可为昊天源源不断地培养自身的势力,丝毫不弱于诸圣。

    昊天与瑶池收下了这三件宝物,然后退了下去,诸圣在看到天庭落入到昊天与瑶池的手中之后虽然心中有所不甘,可这已经成为定局,他们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失去了天庭,女娲娘娘的心情则是十分沉重起来。

    没有了天庭妖族也失去了根基,毕竟当初巫妖之争时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将妖族从洪荒大地迁移到了天庭之上,在洪荒之中已经没有了妖族的立脚之所,南赡部州几乎是巫族的天下,虽然巫族元气大伤,可是根基尚在,西牛贺州那是准提与接引的地盘,东胜神州女娲娘娘倒是想争上一争,可是妖族却不是三清的对手,唯一能够让妖族休养生息的地方只有那苦寒的北俱荒州,再一想妖师鲲鹏的老巢就在北俱芦州,这让女娲娘娘心中更是有所不甘。

    不管怎么说鸿钧道祖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虽然没有明说,可是在场的都是圣人,没有一个是傻子,自然明白鸿钧道祖的潜在用意,都默默地接受这个安排。

    看到没有人再有意见之后,鸿钧道祖将诸圣送回到了洪荒之中,而昊天与瑶池则被其送到了天庭之上,原本以为能够得以清静,让昊天与瑶池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还没有从那震惊之中清醒过来,三清、西方二圣还有女娲娘娘则是一齐出现在了天庭之上,看到诸圣的出现,昊天与瑶池的心中别提有多恼火,他们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对方为何而来。

    巫族虽然对天庭进行了一场搜刮,但那仅仅只是针对妖族的宝库,而这天庭之上还有不少妖族所留下来的积累,特别是那药园之中灵草更是数不胜数,若是在洪荒大地灵气没有消散之前,诸圣并不在意,可是现在他们不得不重视起妖族留在天庭之上的这份财富,一个个有如恶狼一样扑了上来。

    与诸圣争夺?昊天与瑶池没有那份实力,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本该属于自己的财富就这样落入到诸圣人的手中,不过这其中百分之八十的财富落到了妖族的手中,毕竟在巫妖大战结束之后,那些幸存下来的妖圣早有所准备,为了以防万一将那些重要的宝物都收集了起来,在诸圣前来之时,他们已经完成了大半。

    如此的结果让女娲娘娘十分满意,但是这却激怒了三清与西方二圣,准提圣人先开口说道:“女娲道友,天庭已经被老师交到了昊天师弟与瑶池师妹之手,妖族已经是无家可归,我与师兄不忍心看到这么多妖族流浪天地之间,我西方愿意帮助妖族分担一点点的压力,若是妖族之中有愿意向佛之人可以到我西方,受我等的庇护!”

    准提一开口,女娲娘娘的脸色不由变了数变。傻子也知道准提这是想要趁火打劫,可是偏偏女娲娘娘又无力阻止,不过好在西方贫穷。就算妖族之中有一些心性不定之徒,那也都只是上不得台面的小辈,对妖族自身的影响并不大!

    可是打妖族主意的可并不是仅仅只有西方,通天教主同样也在虎视眈眈,在准提圣人开口之后,通天教主则是不屑地说道:“西方不过是贫穷之地,若是有妖族愿意投靠我截教。东海之上自然有妖族的立足之地,更何况当年妖族在东海之上也有几处不错的根基!”

    通天教主此言一出,妖族之中人心思动。不少的妖圣都将目光投向了通天教主,很明显他们选择了截教,不愿意继续留在妖族受苦受累了,先前的那一场巫妖大战已经让他们对妖族高层大失所望。连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这样的皇者都殒落了。妖族还有什么前途可言,难不成要去投靠逃之夭夭的鲲鹏不成!

    很快妖族在通天教主与准提的诱惑之下散去了大半,虽然心中有所不满,可是女娲娘娘并没有为此而与通天教主、准提翻脸,既然这些人已经有了离意,就算自己能够强行把他们留下来又有什么用,指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叛逃,有如那妖师鲲鹏一般。既然如此又何不放他们离开,也免得日后再惹出什么风波来!

    妖族被瓜分了。巫族被鸿钧道祖有意给分到了南赡部州之中,而妖族剩下来的那些死忠之辈则是在女娲娘娘的安排之下去了苦寒之地的北俱芦州,让这一场巫妖量劫圆满地划上了一个句号,至于天庭,没有人再去理会,无论是三清也好,西方二圣也罢,还有女娲娘娘都将共无视了,留给昊天与瑶池的只有一座残破的宫殿而已。

    还好鸿钧道祖没有忘记昊天与瑶池,在诸圣从天庭离开之后,在昊天与瑶池正式祭天接替天帝之位时,在鸿钧道祖的**力之下天庭的建筑被恢复了,不过妖族当年的护族大阵‘周天星斗大阵’却是随着妖族的离开而不见了踪影。

    天庭的一切与巫族无关,也与刑天无关,在刑天从那沉睡之中清醒过来之后,他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太一所留下的金乌本源完全融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那原始太阳印记深深地刻印在了他的识海之中,只要他意念一动便能够引动强大的太阳真火,这让刑天为之兴奋。

    就在刑天高兴自己的收获之时,突然一道声音在他的识海之中响起:“好,很好,刑天,我果然没有看走眼,你真得很不错,能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之内有如此大的进步,更让我惊讶的是你竟然有成为掠夺者的资质,这更是难得!”

    听到这声凌晨的响起时,刑天没有感到惊讶,那是大道之音,让刑天感兴趣的是大道所透露出来的信息,自己的拼搏总算没有白费,至少自己再次得到了大道的认可,这让刑天多了一份保护,更让刑天好奇的是那掠夺者三个字。

    刑天问道:“大道,什么是掠夺者,为何你会如此惊讶!”

    大道的心情很不错,笑道:“掠夺者顾名思义那是强盗一般的存在,不过他们所抢夺的并非是什么宝物,而是别人的本源,能够吞噬别人的本源来增强自身,如同你炼化了那颗金乌本源得到了原始太阳印记一样,每一个虚空的掠夺者都是传奇的存在,你虽然现在还很弱小,可是你有掠夺者足可以让你在进入虚空之后飞速地提升自身的实力,将所有人与你同期的人抛在身后!”

    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问道:“大道,我还有需要多长时间方才能够接触到虚空,能够如同杨眉大仙一样离开这洪荒天地?”

    大道淡然说道:“你的资质虽然很不错,可是实力与杨眉相差太远了,想要接触虚空还需要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至少也得等这方世界进化到一定的程度!”

    什么程度?大道没有详说,而且刑天相信自己就算问了也是白问,对于自己还有洪荒的众生来说,都只是大道所培养的盅虫一样,只有最强的存在方才能够受到最好的奖励,而自己现在还差得很远,甚至刑天还有一种猜测,以身合道的鸿钧道祖也是大道所培养的主要对象之一,要不然鸿钧道祖不可能有实力与天道争夺洪荒的控制权。

    至于说洪荒天地之中是不是还有其他大道的培养者,刑天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刑天更相信在大道所控制的所有世界之中,被其培养的对象那是数不胜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