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七八章 无相神斩
    眼看着那刀芒粉碎,陆九机的脸色,却没半点好转,

    果然下一刻,一股炽红的火焰,蓦然从那碎散的刀芒中溢散开来,燃烧一切,使周围海水,亦为之沸腾,

    迫人的焰力,使得陆九机,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是诛天神魔元沧海~”

    冷哼之时,陆九机同时将一面水墙招起,护在二人身前。可仅仅须臾,这水墙就已蒸发干净。

    陆九机也不禁怒目,向南面瞪视:“魔后夜灵!”

    诛天神魔元沧海,也称西海魔帝。是西海魔灵中的神域皇者,也是这世间,少有的能与他们神相宗之祖问非天抗衡的存在。

    而北海之内,能够将元沧海请动的,也就只有那北海皇朝的魔后夜灵。

    后者也正是如今北海皇朝,唯一的一位支柱人物。

    自从前任魔帝死去之后,北海皇朝正是因这位魔后的存在,才未分崩离析。

    “无妨!”

    青袍修士答这句之时,他的身前已经被斩了二十七刀。每一刀都是隔空发力,气势万钧。可本身却无半点劲力溢出,只到被青袍修士粉碎之时,那些碎散的刀劲,才斩山裂海。在青袍修士身后的七源岛上,留下无数长达十里甚至数十里的沟壑,使大海倒卷而去,掀起百丈余高巨浪。

    不过最致命的,还是那极致的高温,那已呈焚山煮海之势!

    二人周围十里范围的浅海,已彻底蒸发干净,周围的海水稍一靠近,就会化为蒸汽。而在他们脚下,则已化为熔岩,且面积还在不断的扩散,内有火焰升腾,仿佛二人身处之地也在燃烧。

    青袍修士在不紧不慢,继续切割那巨大浮岛之余,也渐渐被那凌厉的刀势,压迫到了身前,

    他的脸上,不时出现一丝丝的裂痕,可瞬间就会消失无踪。

    而陆九机的脸色,则是更为难看。他并未被这刀刻意针对,可仅仅只是那一点余波气芒,也令陆九机感觉吃力。

    主因却非是他现在伤势未愈,而是那刀芒之中,不时闪现的虚空之痕。

    “撑不住的话,你可先行退下”

    当青袍修士再说话时,他的面目似乎渐渐清晰。而随着这位出手,朝着那刀光来处再次一抓。远方一百三十里外,蓦然传出了一声轰然炸响,酷烈的光焰在那方虚空升腾,仿佛是一颗小太阳一般,刺目之至。

    可那斩来的刀芒,非但未曾停止,反而更为狂暴!

    陆九机到此刻,也终于支撑不住,往身后疾退,回到了七源岛的法阵之内。

    那青袍修士,也离开了原地,到了九百丈云空之上!他目光远眺百里之外,而下一须臾,整片海域忽然又掀起了滔天巨浪。整个二百里方圆的海面,都在这刻下沉十丈!

    而此时这整片空域,除了这二人交手的爆震之声,除了云空中,那仍在急速跌落的浮岛之外,就再无任何杂音。

    所有的神师,所有的圣灵,都是沉默无言,看着这场惊世大战。

    ※※※※

    “无相天尊问非天,诛天神魔元沧海,这二位,果然都名不虚传!”

    大约一百四十余里之外,一位面貌清隽的白发老者,正一边看那天空璀璨之景,一边发出不自禁的赞叹。

    此时如有张信,又或者其他的日月玄宗弟子在此,必可认得这位,正是日月山十二位天域之一的萧神意。

    而随着他语声落后,他身后立时就有人笑道:“这世间可能都不到二十位的神域,自是非同小可。反正我见了这里之后,是什么念头都没有了。”

    萧神意闻言后回望,只见来者,正然是紫薇玄宗一位赫赫有名的天域圣灵皇甫绝机。

    他不禁微一挑眉:“之前就感应到你来了,可惜这些天都未能谋面。莫非你们紫薇玄宗,也在担心这位?”

    “怎能不忧?紫薇玄宗同样地近北海,神相宗能够从北方登陆,也可经杀戮岛,进入中州之地。理论而言,后者这条路,似还更容易一些。我宗如今,也就是抵御比贵宗强些,有着两件十八级神宝,可让他更忌惮几分,”

    那皇甫绝机微微一叹之后,又指着前方:“那一位,可有贵宗的份。要说只一个魔后夜灵,就能请动元沧海,我是不太信的。”

    “阁下想说什么?”

    萧神意冷笑:“且不说我日月玄宗,绝不会与邪魔勾结。即便这么做了,也是理所应当。广林山惨案,我宗死伤七十万人,已证实神相宗嫌疑极重,甚至可能是主谋。我宗今日以其之道还治其身,有何不可?”

    “听萧兄这么说,我反倒是可确定你们日月玄宗的清白了。看来那西海魔主,真与你们无关。”

    皇甫绝机莞尔:“不过说到广林山之战,就不得不提你的师侄上官玄昊,你们日月玄宗,依旧以为你们这位第四天柱,是叛门逆徒?我还听说,这次在占据洞府的那位,正是上官玄昊。”

    当萧神意闻得‘上官玄昊’四字之时,眼神却是复杂之至。他目含幽光,继续仰望浮岛,语声则是凝冷如冰:“上面那人,是否上官玄昊,仍无法确定。至于他是否我宗叛逆,与你们紫薇玄宗无关。”

    “可我宗上下,对那位都是同情居多,甚至门中也不乏有接纳上官玄昊,为我教弟子之声,且本人亦是其中之一。”

    皇甫绝机显然是不会看脸色的,继续笑道:“就只凭这位,今**迫问非天提前出关,神宝功败垂成之功,本教授他一个天柱又有何妨?又据说鹿野山之战,也有这位插手的影子?啧啧,哪怕被打为叛逆,依旧孜孜不倦的为你们日月玄宗谋划奔走,本宗真代他不值。”

    萧神意的眼中,怒意隐聚。可随后他的目光,就再次被空中之景吸引。

    只见空中的浮岛,已经跌入到六万丈处的罡风层。那巨大的山体,已经支离破碎,被那无形之刃斩成了近百万片,且在下坠时纷纷燃烧火焰。

    “看来那位西海魔主,到底还是逊色于问非天一线。”

    皇甫绝机也注意到了天空的变化,他的双眼,不禁微微眯起:“可看来在下坠之前,那位是没法将这浮岛完全斩碎了。”

    这意味着那位无相天尊的余力已穷,他们这些天域出手的时机,已经到了。

    可能此间的诸多天域联手合力,都没法奈何得了这位独霸北海的绝顶强者。可哪怕只让这位受点轻伤,又或迟滞干扰一下问非天对浮岛的切割,也是很不错的结果。

    不过皇甫绝机,并不打算在这时候出手,当那首当其冲之人。

    紫薇玄宗虽对神相宗存有忌惮之心,也不吝于落井下石,可却没必要冲在最前面,使一位神域心生怨恨,

    这个时候,最该出手的,应是那位魔后夜灵与吞海神魔宫静海?

    萧神意却没有他这样的估计,此时一道璀璨剑光悍然拔起,势如雷霆,斩向了千丈外的云空!

    只是那问非天,似早有预料,抬手之间,就使周围生出了一层无形壁障,使那剑光也好。突刺过来的骨枪也罢,都不能撼动分毫、

    也就在这刻,云空之内,身置于那穹罩之内的张信,正在被叶若的语声轰炸着耳膜。

    “这个人,到底是谁!他好厉害,好厉害耶!居然能利用量子纠缠原理作为武器。我们联邦虽有这样的设想,可到现在都没能实现。”

    只因这法阵完成启动的时间略久,而周围虽被一层黑幕蒙蔽,视线也被扭曲,可叶若依然有办法,观测外界的影像、

    而这场发生在七源岛之外的大战,也令她分外惊奇。

    “那位是无相天尊问非天!”

    张信也在通过叶若的视频影像,看着外界的战况:“他修习的神相宗的顶尖**,无相神诀,借助他的一件特殊本命灵兵,可以发出无相神斩。”

    “那么那个魔灵呢?这个也好厉害,极致的高温,使时空膨胀,从而操纵时序虚空之力,也是好强的,”

    “那位是诛天神魔元沧海,也是西海皇朝的魔帝。虽是出身魔灵中的水族一脉,可这位偏是不走寻常路,将炎力的掌控,修至登峰造极。”

    张信解释完之后,又语含古怪的问着:“极致的高温,会产生时空膨胀,这个我懂。可这量子纠缠,又是怎么回事?”

    “量子纠缠,是指两个粒子互相纠缠,即使相距遥远,一个粒子的行为也依然会影响另一个的状态。当其中一颗**作而状态发生变化,另一颗也会即刻发生相应的状态变化。”

    叶若粗略解释了一番,就又啧啧赞叹:“我们联邦,只是将量子纠缠的技术,用做星系内部的通讯而已。”

    张信没听懂,而他的注意力,随后又被紫玉天吸引。

    “以这座浮岛,逼迫问非天出关,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

    紫玉天看不到叶若投影的影像,此时只是目含异色的,看着张信。

    “神天洞府里的这些东西,只是顺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