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71 实验型战争兵器
    义体高川挡住无头骑士投掷而来的长矛,并将这股冲击转化为伪速掠的动力,霎时间就反弹到无头骑士的头顶,一拳将它打得身体歪斜。不过从拳头处传来的触感来判断,并没有给这个类似素体生命前期形态的怪物太大的伤害。但是,身体平衡被破坏的无头骑士随即就被大量的灰丝缠上,这些灰丝束缚了无头骑士刚刚举起,没能劈落的长剑,并沿着这条臂膀一路缠绕而上。它想要挣脱,义体高川却倏然来到它的腰间,一拳击中那颗被它捧在手中的头颅。

    无头骑士的头颅没有破碎,却从它的手中飞了出去,再一个眨眼,就被义体高川抓在手中。就在这个时候,这颗头颅的嘴巴大张,猛然喷了一口灰黑色的液体到义体高川身上。视网膜屏幕中弹出警告框,这些液体有强烈的毒性、腐蚀性和麻痹能力,并不单纯针对有机血肉,而是一种神秘力量,对义体活动造成了干扰。一直被脑硬体精密控制的义体在干扰下,短时间内无法再如之前那样,精确而迅速地配合脑硬体发出的指令,产生了失衡现象。高速移动的义体高川顿时撞入大楼之中。而正在和灰丝纠缠的无头骑士断颈处喷出大量的灰雾,弥漫在它的肩膀上,迅速构成了两只新的手臂,解下背后的弓箭,瞄准义体高川所在的方向射出。另外一只不需要再抓住头颅的手臂猛然抓住还在身上蔓延的灰丝束,用力一拖,就将咲夜从另一栋楼中拔了出来,于此同时,咲夜所在的房间坍塌下来,只看到被灰丝束的另一端绑住的巨大水泥石块一同破楼飞出。

    咲夜在半空翻了个身。重新调整姿势后,主动借助这股拉扯自己的巨力,似奔驰又似滑翔地急冲上来。无头骑士相当愤怒,但是吼声却是从另一栋楼中传来的,它的头颅虽然暗算了义体高川,却仍旧被义体高川把持在手中。无头骑士强壮高大的身躯带给它足够的体重。它在空中奔驰,在愤怒之下,速度更加惊人,就如同一辆远超跑车速度的重型卡车,本身的冲撞就拥有极为惊人的破坏力,咲夜没有打算和它硬碰硬,直接依靠灰丝的牵扯,陡然改变角度,从它的头顶上方翻了过去。落入义体高川所在的大楼中,翻了个滚,又开始急速跑动。

    无头骑士已经斩断了捆束自己手臂的灰丝,甚至扯住这一截灰丝束,将捆束在另一端的巨大石块,如同投掷链球般砸向咲夜疾驰的方向。它并不急于夺回自己的头颅,反而开始追击咲夜。一路上,灰丝交织成网。却无法拦住暴走的无头骑士,它双手高举长剑。斩开所有障碍,无论那是普通却沉重的建筑材料,还是充满了神秘力量的灰丝,四蹄踏在空中,溅起一连串的火星,即便落足之处都是空气。却传来异常铿锵的马蹄声。另外两只手臂弯弓搭箭,接连不断地射向义体高川。

    所有的防御和反击,只在几个呼吸间就完成了,义体高川用力抓住无头骑士的头颅,迎向这一片箭幕。最开始的箭矢所带来的冲击力,已经让他转化为动力。正因为在接触之后,除了物理性的冲击之外,没有更多的诡异侵蚀,所以他并不太过忌惮这些箭矢。任何只具备单纯物理冲击的攻击,都很难对他造成足够的杀伤,乃至于变成伪速掠的“粮食”。

    无头骑士的头颅在喷出充满神秘侵蚀力的灰黑色液体之后,一时间再没了动静,仿佛那已经是它在交战时间中所储备的力量。虽然,这种力量的确在一时间干扰了义体的运转,却在义体和脑硬体的神秘性下,被削弱了大部分效果,甚至于很快就失去作用,重新调整过来的义体,让高川不断在和弓箭的碰撞中加速,加速,最终化作一串暗影,追上正在引诱无头骑士离开的咲夜。

    在义体高川的观测中,世界因为自己的加速,再一次变得缓慢,就连奔驰在空中的无头骑士,也出现了渐缓的迹象。在无头骑士再一次招来长矛,狠狠掷向咲夜的时候,两人终于再次汇合。

    义体高川抱住咲夜,从墙壁的破洞跃出,半空中,咲夜释放出来的灰丝,将义体高川手中的头颅层层包裹起来。在完成前的一瞬间,无头骑士再一次发出怒吼,却因为头颅的封印而迅速削弱,追击两人的庞大身躯,出现了动作紊乱的异常。看来,这颗头颅并没有这个怪物表现出的那样无关轻重。

    无头骑士的追击减缓,义体高川和咲夜借助灰丝,三下两下跃上另一边的大楼高层,回过身来和这只怪物对峙。无头骑士立于半空,蹄子在空中乱踹了几下,颇有点焦躁的味道,但它却似乎在思考,为下一次攻击进行准备。溅射出来的火星,没有如之前那样消失在空中,大量落入地面之后,便点燃起一簇簇的火焰。这些火焰沿着路面一路延展,灼烧着水泥、金属、塑料、树木花草等等所有可燃或不可燃的物质,很有一路将两栋楼点燃的架势。

    这一下,虽然物资损伤程度更加严重,不过,对于八景和政府部门来说,如何解释这个晚上的战斗,却有了更好的借口——烧成白地的话,所有的现象,都可以用高温、爆炸物和有毒物质的扩散产生幻象之类的说法掩饰过去,尽管勉强,但却还是挺管用的,普通人在痛苦伤心之余,也会渐渐接受这种比较正常的说法,自行将事实的真相掩盖过去吧。对于政府部门来说,只要说成是火灾,善后工作就会变得容易处理。

    不过——

    “这个大家伙真是像极了素体生命,个性化的形象,超凡的体格素质,还有擅长的攻击方式。”咲夜在对峙中说到。

    “体格素质方面,还是差了素体生命一筹,直接的物理攻击力量。也不够强大,虽然有类似灰雾法术的能力,但这种能力却没有改变胜负的强度。”义体高川说:“比起素体生命来说,相当平庸。不过,这就是巫师和素体生命的合作所得到的成果,不得不说。对大多数神秘组织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制造出这种怪物的成本,只需要十名巫师、上百名鬣狗,和百名左右的普通人的话,对末日真理教来说,也算是有赚头吧?”

    “那颗脑袋还在挣扎,灰丝的挤压和切割,无法在短时间内将其破坏。”咲夜说话的时候,灰丝还在层层缠绕上去。但是,封印球体的体积却没有显著增加。咲夜已经感受到了,头颅正在释放出的神秘力量,正在不断消融自己的灰丝。

    义体高川虽然一直盯着有些徘徊不定的无头骑士,连锁判定却同样监测着这颗头颅的动静。对照两边的情况,依稀可以得出,无头骑士的弱点有一部分来自于这颗头颅的结论。那个庞大身躯的躁动和踌躇,跟它之前那暴力、迅猛、直接的战斗方式有着显著差别。

    不过。头颅方面对它造成的影响实际上会有多大,在它最终爆发出来前。谁也不能下定结论。毕竟,此时两人面对的怪物,是这么长时间的斗争中,被敌方研究出来的新品种。将战斗拖延到现在,不仅仅是对方的身体真的太过坚硬的缘故,也有确认对方的极限和弱点的想法所驱使。

    这一战所暴露出来的。关于这个无头骑士的情报,肯定能够卖出一个好价钱。当然,末日真理教也会收集这些对战数据,对自己的研究成果进一步改造,以期达到一个性价比更好的平衡。

    尽管无头骑士相比起素体生命有些平庸。但是,对于一般魔纹使者程度的人来说,是几乎没有弱点的大杀器。如果不能破坏它的身体,也找不到击杀的弱点,那么,躲闪没有任何意义,单纯“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没有意义,对方是敌人,无法击杀它的话,只会让自己陷入无休止的追击、围剿和破坏中,那种丧家犬一样的生活,可没几个人受得了。

    “它是第一个在素体生命之后,让我感到棘手的怪物。”咲夜释放出的灰丝,被无头骑士挣断后,并没有消失,宛如天然的藤蔓一般,于熊熊的火光中随风飘荡。

    “没事吧?咲夜。”义体高川问道。

    “嗯——”咲夜摇摇头,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完全没有问题。其实我也在奇怪,这些灰丝是怎么形成的,到底消耗了什么。尽管已经尽力避免灰丝的滥用和损失,不过,即便是现在的消耗,也感觉不到任何异常。”她没有避开这个问题,平时谈论的时候,正常状态下的咲夜会有些忧虑,但是,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却表现得异常平静。

    熊熊的火焰终于沿着楼层的墙体攀爬上来,迅速渗入每一个房间中,被打碎的建材和装修材料,被焚烧后散发出浓烈的烟气和刺鼻的味道,这么强烈的火光,如果不是官方封锁了这一带,一定会引发更大的骚动吧。而在战斗结束前,消防单位也无法进入战场,这意味着,这两栋楼必将被烧为白地。

    此时,翻卷的火舌,舔拭着每一个角落,让这片风景变成了融红的地狱,而躁动而有些无所适从的无头骑士也终于平静下来。这样的环境,似乎是它所喜欢的,宛如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尽管无头骑士无法将声音传出来,动作本身,却传递着更为强烈的情绪感觉。

    “简直就是神秘学的经典改编。”咲夜也不由得说到。

    对于义体高川和咲夜来说,被火焰强力改变的战场环境,虽然谈不上多么好受,却也没有太强烈的影响,毕竟,这些火焰也好,焚烧后产生的烟雾和味道也好,都不具备神秘性。无论是义体,还是包裹着咲夜身躯的紧身衣,都具有强大的免疫力。

    “如果是真正的恶魔,拥有神秘性的火焰力量,才是最为正宗的,所以,这个家伙终究还只是个冒牌货。”义体高川说:“不过,这么战斗下去,它会变得更强吗?”

    “暂时来说。我不觉得会有这样的提升。”咲夜说:“另外,如果环境的改变,会让它获得本质性的实力提升,它早就应该使用了。如果它小看了我们,那就代表它的战斗智慧、意识和本能还有所欠缺,如果不是小看我们。那就意味着,当前的程度,已经是它的极限。”

    “那么,不需要再观测下去了吧。”义体高川赞同咲夜的判断。

    就在这个时候,无头骑士的马身人立而起,它高举着长剑,就像是宣言进攻的真正骑士,但那异常的身形,却为这一本该肃穆高傲的动作。带来了十分诡异可怕的气息。周围的火焰好似感受到了无头骑士的意志,同一时间猛然高涨,熊熊的燃烧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回荡。它背后的两只手臂拉弓搭箭,更多的箭矢,则环绕在它的身边悬浮起来,下一刻,火焰在一种无形力量的引导下。分出一道道的火舌缠绕在箭矢上。看上去像是火焰的主动,但是。在义体高川和咲夜的感觉中,这些火焰仍旧不具备任何神秘性,仅仅是被无头骑士自身的神秘性所引动而已。

    缠绕在箭矢上的火焰,的确为这些箭矢增强了杀伤力,这种感觉十分强烈,并不仅仅是火焰带来的灼伤。在所有箭头都对准两人之后。箭矢以火焰喷射的方式,撕裂空气袭来。这种攻击在准备上所消耗的时间比较长,不过,在发出攻击之后,附加的杀伤力却相当惊人。至少。每一根都相当于火箭筒一发的威力,而在攻击速度上,更远超其上。

    大多数拥有机动性超能和特长的人,都能够躲开单发火矢的杀伤范围,这一招,对付密集阵型的伤害极大,尤其在对付普通军队上。义体高川不得不怀疑,其实这种各方面素质相对平衡的怪物,并不是针对如今还采用松散阵型,小队游击的神秘组织,而是针对将来更大规模的战场而研究出来的战争怪物。

    一只无头骑士,就相当于一辆空陆两用的坦克,结成集团军的模式进行冲锋,目前来说,最有效的应对方式,在神秘力量来说,是广域性攻击模式的临界兵器,类似席森神父气压控制的超能,以及普通人的核打击。但是,无论哪一种,都不是随时都能拿出的常规力量,这也意味着,无头骑士的集团化,对当前世界的常时战斗水准来说,是无解的,而超常规的力量,一旦为了对抗无头骑士的集团化而滥用,反而会进一步引发末日。

    毕竟,无头骑士看起来,可没有核打击那么强烈的残留副作用影响。

    义体高川抱住咲夜先火矢一步离开原地,破开天花板,不断向上攀升,被火焰吞噬的下方,显然并不是什么好去处。他的动作并不快,火矢爆炸所产生的冲击,以及高温引起的上升气流,都被义体高川的伪速掠汲取了,化作速度,不断推动两人的急速上升。而在高楼之外,无头骑士也拔蹄而起,以稍后一步的速度追击上来。当义体高川和咲夜再次回到楼顶天台时,无头骑士也跃至这一带的地面上,马蹄落下时,整个天台好似毯子一般抖动,可以清晰感觉到的震波,让整栋楼好似果冻一样摇晃,仿佛随时都会垮塌。

    义体高川和咲夜都感觉到了这股震荡波,同样带着神秘性,直接对身体行动造成负面影响,与此同时,土龙钻地一般的震荡波,从马蹄处一路撕裂地面袭来,甚至于火星蓬然溅开,将周围的地表点燃了。

    咲夜射出的灰丝缠绕在天线上,将自己和义体高川带起,在动作失衡的情况下,躲过了震动波,而两人身后的高台入口,则在直面冲击后彻底崩溃,更大更密集的崩溃声,沿着楼层向下传开,大楼陡然矮了一截。

    “解开封印。”义体高川喊道,于是,层层包裹住头颅的灰丝开始瓦解。义体高川一把抓住试图飞起来的头颅,双手用力加压。无头骑士发出痛苦的声音,肉眼可以看到的灰雾,正从它的眼眶和嘴巴中冒出来,它的人马身躯高举长剑袭来,但是,咲夜却早有准备,赶紧利落地闪出很远,虽然在最高速度上有所不及,但是,咲夜却比它更加灵活。

    削开水泥石块之后,无头骑士再一次掉转身体开始冲锋,但是,义体高川的挤压,也开始让这颗坚固的头颅产生裂纹。从它的眼眶和嘴巴中冒出的灰雾,化作腐蚀性、干扰性等等负面性的法术打在他的身上,也没能让他正视。

    虽然,这颗头颅足够坚硬,但是,仍旧不足以对抗义体的力量。拳击甚至可以更快地将它打烂,只是,用挤压的方式,更能准确地确认无头骑士的脑袋,到底能够承受多大的力量。(未完待续。。)